第十回劫寿礼两次碰钉
空山馨雨2018-10-06 10:014,323

  第十回劫寿礼两次碰钉

  上一同书说到济南府的七十二堂官和商号铺户等人,听说秦母不同意大伙拜寿,大家都跑到秦府去求情,请老太太说话。老太太万般无杂才答应了。

  再说秦琼昨天回家见了母亲,把到登州的经过说了一遍,老太太的眼泪都下来了,可是她没有怪儿子,因为自己没告诉过他。最后说:“这些过去的事都别提了,就是我这个寿不办。”

  老太太是怎么想的呢?秦琼这些个哥哥兄弟们来给磕头拜寿,那可以,但是杨林下令,让七十二堂官来拜寿,她不同意,丝毫不想沾杨林的光。自己的男人死了,老太太这口气始终还没出来呢!可是她架不住唐壁等人的苦昔哀求啊,老太太不乐意也得乐意,就答应了。

  话说这七十二堂官从秦母家出来,什么公也不办了,就是张罗给秦母办寿。尤其是绿林的总瓢把子单雄信,各处发号箭,把占山的、占岭的、占湖的、各路英雄都下了通知,告诉他们,九月初七必须到济南府贾柳店聚齐。给秦母拜寿。号箭一下,谁敢不去?

  单表程咬金和尤俊达两个人从登州回到家之后,程咬金闹了好几次,非要去看老娘不可。尤俊达掰开揉碎地和他说:“可去不得呀,秦琼好不容易把咱们的事给办完了,可再不能给他找麻烦了,万一有人看出来,那不就糟了么!”就这样才把程咬金给压下了。

  这一天,尤俊达接到单雄信的号箭,对程咬金说:“大哥,这回你该高兴了。”

  “高兴什么?”

  “单雄信的号箭到了,让我们九月初七必须到济南府贾柳店聚齐,大家给秦母去拜寿。”

  “哎呀,这可太好了!”

  两个人高高兴兴地到上房见了程母、尤母,告诉两位老太太要去给秦母拜寿。两位老太太一听非常高兴。程母告诉程咬金;”路上别惹事,到那也要稳当,娘上岁数了,别叫我再为你操心。”

  “娘,你老放心吧,你说我傻呀,不过就是楞点儿,还是挺乖的嘛!”

  “那我就放心了。”

  “哎,我说老尤哇,把皇岗弄出来,给二哥弄一半,豁出来不?”

  “大哥呀,我可不是吝啬,那皇岗是国宝啊,咱们要弄去一半,三十二万两,那可不是给老娘上寿,是要把老娘气死啊!你想:那文武官员去上寿的能少吗?万一叫人家看出来,你我丧命是小事,不又给老秦家添麻烦么!”

  “吝啬鬼!那是我老程拿命换来的,你寻思都给你了,不行!不拿一半就别去!”

  程母一听说:“咬金哪!’

  “娘,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不对!你有这份心思,慢慢给你娘送去还不行么,何必火上浇油。依为娘看哪,一块也不能动,空手去。”

  “娘,那怎么能说得出啊,我是吃她老的奶长大的,不全拿也得少拿点儿呀!”

  “不行,就是不行!”

  尤俊达说:“咱们不是一个钱没有,我去张罗张罗。”

  就这样,弄了四个驮子,算哥俩一家俩,程咬金一看,嘿!就这点玩艺儿!哎,走吧!他一甩袖子就走了。程母一看很不放心:“咬金哪,你在路上要再碰你兄弟一下,我就不再见你了。”

  “娘,你老真明白,我是要在半路上揍他的,既然这样,我不揍了,你老放心吧。”

  这哥俩就这样拜别程母、尤母,带着驮孑离开了武南庄,直奔济南府。

  程咬金边走边琢磨,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儿,就凭我程咬金,给老娘拜寿就拿这俩驮子?想到这儿,又对尤俊这说:“哎,我说老尤啊,你到那写,可写你自己的名,你要带上我程咬金,我可揍你。”

  “大哥,不是说一家俩嘛!”

  “放屁!一个我也不要。你就写尤俊达四个驮;程咬金空手!”

  这程咬金是怎么想的呢?老娘啊,就看你老的运气怎么样了!要是走时运呀,我再干份大的,不弄六十四万,也管弄二十四万,让您老富裕富裕,反正仨驮子俩驮子我是不干哪!我和尤俊达分开走,娘啊,就看你老的运气啦!”

  他想着想着就离开尤俊达了,尤俊达以为他到树林望方便方便呢,也没管他。程咬金钻进树林,从那头刚一出来,还真就碰上了,那边“当啷,当啷”过来好几十个驮子。程咬金一想:该我老娘走运儿呀!他把斧子拿起来高喊:“喂,这些驮子我都要,你们转过身去赶紧走!哪个要活够了,脑袋不要了,你就过来!看见这玩艺儿没?可开刃了!告诉你们,我是劫道的!”

  对面这些人一昕,“噗哧”都乐了。新鲜,你要劫我们,我们是干啥的!程咬金一瞧,在马上坐着这个主啊,长得是膀阔腰圆,五花蓝靛脸,赤发红眉,在得胜勾鸟翅环上挂着金顶枣阳槊。

  他是谁呀?他就是南五北四绿林的总瓢把子姓单名通字雄信,就是管响马的头,想不到今天他碰上劫道的了。

  单说单雄信把号箭发下去之后,他把天堂县当地的弟兄凑到一块,有丁天庆、盛彦师、袁天虎、李成龙、屈突星、屈突盖,再加上王伯当、谢映登、铁子健、王君可,另外还有两个老道,一个魏征魏伯策,一个徐勣徐茂功。一共十三个人,二十八个驮子,从山西到山东来给秦母上寿。

  单雄信心想,我就是闭上眼睛走也碰不上劫道的。还真别说,到济南这儿还真碰上了。他叫人往两旁一闪,一伸手就把金顶枣阳槊摘下来了:“喂,头前什么人?难道说你要劫我的道吗?”

  程咬金一听乐了:“喂呀,别看你脸长的花,以为我怕你呀,你看看我这脸,不比你难看怎么的!”

  单雄信一看,来人长得拳大脚大肚子大,青面红眉大嘴叉,奔儿楼头大下巴,连鬓红胡钢须多。拿把斧子,骑着蝈蝈红马。一看他就没干过,好象是头一回劫道:“喂,你劫道,我问你一句话。”

  “哎,你说。”

  “你劫道,谁都劫吗?”

  “你就直说吧,我听不明白。”

  “你知不知道我是何人?”

  “你是谁?”

  “我是潞州天堂县八里二贤庄赤发灵官,姓单名通字雄信。南五北四九省十二关,我单雄信何人不知,‘何人不晓!凡是劫道的,他得先到我这来标名挂号!”

  “啊,闹了半天你是头啊。好吧,冲你这个话我也不能不劫!”

  “什么,劫?”

  “对,劫的就是你呀!我就直说吧,你把驮子留下,口出半个‘不’字,你瞅见这个买卖没?这叫八卦梅花斧,重六十四斤半,哎,劈华山!”

  单雄信气得拿金顶枣阳浆往起一架。“哎,脑后摘尖!”单雄信一躲。“哎,掏耳朵!”

  单雄信一看,这个人怪不得有这么大的胆子,这三下子除了我,要是那些兄弟们,都得给撂倒。他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有点服了,这个响马不一般!这斧子是神斧啊!就这几下子,单雄信就觉着身上发紧,他一举金顶枣阳槊,还想往下打,程咬金又举起斧子;“劈华山!”

  单雄信一看,怎么又来“劈华山!”这是拿我开玩笑怎么的?

  正这时,就听“踏踏踏踏”马蹄响:“喂,别打!单二哥,那不是外人!程大哥,住手!住手!”

  喊着话,尤俊达飞马来到跟前:“程大哥,不能动手,这是朋友!单二哥,快下来,快下来!”

  单雄信一见是尤俊达,赶紧跳下马,挂上金顶枣阳槊,过来问:“他是谁?”

  “二哥,一句毕句说不清楚,我就告诉你一个事你就不能打了。他也是二哥的朋友,打不得!”

  程咬金一摆手,尤俊达过来了:“老尤,他到底是谁?”

  “他是绿林道的总瓢把子,单通单雄信。”

  “哎呀,你来的是时候,把他救了。你不来我就要使绝招,把他那五花蓝靛的脑袋给拿下来了!”

  程咬金故意大声说话,好叫单雄信听着。单雄信还真服,心想:要照他那头三下子,我这个脑袋还真玄。

  通过尤俊达一介绍,两个人见了面,程咬金说:“算了吧,我寻思你是冒牌货呢,闹了半天还是真的,你跟二哥不错呀?”

  单雄信笑了:“不瞒你说,我跟二哥就算多个脑袋差个姓。”

  “那算你拣着,我要使绝招啊,你现在吃啥都不香了。也该斧子吃素,好了,都是上寿的,走吧!”

  单雄信把程咬金向各位兄弟介绍了一番,然后说:“这儿离济南府不远了,大家歇息歇息,一会还许来朋友,大家就一块走了。”

  没想到,他们这一歇息,程咬金又来事了,心想;这回得干好,我再去碰一碰。他拿起斧子往出就走,刚穿过两道树林,又听那边“当啷、当啷”过来一群驮子。程咬金一看,哎呀,来着了,这帮驮子比那帮还多,起码得过三十。再一看人们的穿戴,知道这是官人,心想:那边没整动,这边好整,杨林那五千兵马怎么样,都叫我给打跑了……想到这他高喊:“喂,告诉你们的头目,把这些驮子都给我留下,我有用啊。口出半个‘不’字,往这看看,这是斧子!”

  对面这帮人一听,也都乐了,就凭我们能碰上这个!他们为首的是谁呀?燕山公罗成。他们是怎么知道的信呢?是单雄信以秦琼的名义写了一封信,打发人偷偷地放在了罗成的床头上。罗成见到这封信,啊,二哥的信。哎呀,表兄让去拜寿,明友多,大家见见面。罗成高兴,拿着信跟父母去说。罗艺担心罗成出去惹事,夫人挺愿意,因为她正想知道知道娘家人的消息,有这个机会太好了。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罗成说:“别看咱们三口人是一家,给我舅母拿礼物咱们得各是各的,并表各的心意。”

  老王爷笑了,说:“好.咱们各准备各的。”

  这个信叫下边知道了,中军官杜差跟王爷请假,说:“拜寿这个事我得去,我跟老娘多年没见了,二哥跟我不薄,我得去一道。”

  因为是给秦母拜寿,王爷点点头说:“也好。”

  辕门官史大奈一听要给秦母拜寿,也跟王爷请假,王爷也答应了。俩旗牌长张公瑾、白显道一听也来请假,王爷也答应了。

  紧跟着是尚时山、夏石珊、尉迟南、尉迟北,唐万仁,唐万义、尹雷、尹电、尚怀忠、夏怀奇、毛公遂、李公旦、十二家旗牌官,也来请假。另外,金甲、童环也过来了。他们已经不在潞州天堂县了,求罗成给安排的,现在在北平府混呢,在王爷府出来进去挺满意。

  王爷一看都要求去,答应谁不答应谁都不好,就都答应了,一共十九名。

  准备好了三十二个驮子,从家一动身,罗王就告诉罗成:“回来的时候,你到川云关总兵庄毅那看看,有什么回事没有。去时,先到太原府看看李渊,你叔叔说找你有事。”

  “儿知道了。”

  话说罗成听从父亲的吩咐,带领二三十二十驮子,十九十人上了路。这一天,大家来到太原府。太原侯李渊一见着罗成可就乐坏了。为什么呢?原来李渊受了川云关总兵庄毅之托,庄毅临危的时候托孤,说我这个姑娘如何如何,就托你绐安排了。说完,庄毅就死了,李渊想给姑娘找个好主,讲说罗成不错,还不敢定准,叫罗成来看看。罗成今天到了,他一看挺满意。但一提婚事,罗成没敢答应,说没有父母之命。李渊说:“你就不用管了,你走你的。”这时候李渊的门婿柴绍听说要去拜寿也要算一份,这样前后二十个人,三十二十驮子,由打山西直奔济南府,到这就碰上了程咬金。

  程咬金一喊,罗成心想:好大的胆子,你敢劫我们的道!说声:“闪开!”

  大伙往两旁一闪,罗成一抖掌中亮银枪,催开金线白龙驹,往对面一来,两个人就干上了。最后,程咬金把眼球一转。唉,我叫你跟单雄信干一家伙吧!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继续阅读:第十一回贾柳店群雄聚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响马英雄闹隋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