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程咬金登州闯祸
空山馨雨2018-10-06 10:004,756

  第九回程咬金登州闯祸

  上回书说到秦琼穿上父亲秦彝的盔铠甲胄十分合体,又听杨林这么一细说,秦琼的心是上上下下直劲翻腾,他不住地问自己;我该怎么办?我就这样呆下去码?不行!杀父之仇焉能不报!我今天一枪把杨林挑了,对不对?如果我不念父仇,回家去怎么见我的老娘?秦琼是进退两难,动手也不对,不动手也不对………

  秦琼正在犹豫不定的时候,从那道跑过一个人来:“报告王爷,大事不好了!”

  “何事惊慌?”

  “那个劫皇岗的响马,这回可真来了!”

  “啊,现在哪里?”

  “正在城外,他指着我们大骂不止。他说银子花光了,又来了。”

  杨林说:“啊,好恼!外边赶紧排兵点将,给我带马!儿呀,咱俩同到两军阵前去会会响马,看看这个程达尤金他有什么本事!”

  杨林这一说,秦琼更要命了,心想:真的?还是假的?真要是程咬金来了,哎呀,你可太没心啦!哥哥正给你想法,如果你再点一把火……哎呀!不管秦琼怎么想,也得跟看扬林去呀。

  这时候外面在排兵点将,“当当当”三声炮响,战鼓齐鸣,杀声震耳,杨林怀抱球龙棒,骑着花云豹,瞅着两旁的太保和众将,心想。这回要叫响马跑了,本王生不如死!

  那么来的是谁呀?正是程咬金!原来秦琼从打武南庄一走,尤俊达就没听程咬金的话,不相信秦琼能把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尤俊达心里话,他琊有那么大的交情,那叫稳军计。所以他叫草上飞雷云暗盯着秦琼,程咬金并不知道。

  这一天,正赶上尤母、程母和程咬金在一起唠嗑,提到交朋友,程咬金就指着尤俊达讲:“你看见没有,我交那朋友秦琼,这么大一宗事都替咱们去干,你有这样的好朋友吗?”

  “大哥,我看你说的还早点,如果姓秦的给咱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啦,你再吹也不晚,到那时我再说他不好,你就给我一个嘴巴,小弟也没啥说。现在,依我看咱们还都在危险之中,没不定哪一天,人家来了一包围,一抓,你我这吃饭的买卖就完了!”

  “你呀!…………”

  两个人正说着,草上飞雷云回来了。尤俊达问:“你怎么回来了?”

  “我一直跟着姓秦的到家,他白天没回去,是晚上进家的。还鬼鬼祟祟的,好象怕别人看着。”

  尤俊达拍拍程咬金:“你听着,你这个朋友回去干什么,不用问你也就知道了。”

  “干什么,给咱们办事去了。”

  “对,对,对,你听着。”

  雷云说:“我一直在后边跟着,他进院了,我从后墙跳了进去,找了半天才找到,我在外边趴着窗户台上听了个一清二楚。秦琼回家,你说干什么去了?”

  程咬金一瞪眼睛;“谁知道干什么去了?给咱们完事去了呗!尤俊达,你说呢?”

  “那谁知道,你听呗!”

  雷云说:“哎呀,这个姓秦的呀,我今年二十八岁,没碰见过这种人,也没听说过这种人,他想的那个道道也太奇怪了…”

  听到这,尤俊达上去一把就把雷云薅住了:“他想的什么办法?怎么样来抓我?”

  “他…他说要把咱们抓住就得死,对不起程大爷,不抓呢,杨王怪罪,百天一满,把济南府拉黄绳都杀死,又对不起父老兄弟,黎民百姓。到后来他跟老太太商量啊,就得豁出来他这条命,替程大爷到沿海登州去打官司,去送死。临走的时候给母亲磕了三个头,嘱咐家里人,还给夫人磕了三个头,叫她替自己堂前行孝。还说他死了以后,要和程咬金搬到一块,程咬金能代替他孝顺老娘,全家人哭得没法。姓秦的来到外边锏都不要了,摸把大斧子就上马了。看那意思是冒充程大爷去打官司。”

  尤俊达听到这里,心想:“哎呀,这么一个好朋友,我把人家那么看!”

  程咬金听到这,上去就给尤俊达一个大嘴巴:“姓尤的,你算什么东西,把我哥哥看的不如你,我哥哥实心实意,为咱们豁出命来,你交过这样的朋友吗?”

  说着“啪”又一个嘴巴,程母连忙喝住他:“你这是干什么?”

  “娘,我非收拾他不可!哥哥为咱们办事,他还派人去看着。眼看哥哥命都没了,他还不知远近,还在怀疑我哥哥,我还得打………”

  “咬金,你要再碰你兄弟一下,娘就碰死。”

  “这………”

  “你兄弟对你不薄啊,咱们娘俩吃这顿没那顿,来到这,对咱们怎幺样?你惹祸,人家跟你受连累。你老打你这个老实兄弟,叫娘于心何忍!你婶母也是千顷地只有这一棵苗啊,从今往后你要再打尤俊达一下,老娘我是非死不可!”

  “娘,你放心吧.你老不叫打咱就不打。尤俊达啊,以后再不打你ア。娘,你说怎么办?”

  “怎么办?”

  “就一个招,我去!我哥哥要死在那,我给他报仇;我哥哥要没死,这场官司我去打!”

  “好孩子,说的再对没有了,赶紧收拾。”

  “老尤,你去不去?”

  “我怎么能不去呢,这事有我一份。”

  “嗯,就凭这样也不打你了。走!”

  两个人给老娘醢头。这两个老太太是有话说不出,舍得舍不得?舍不得,舍不得也没办法,事情赶到这了。两个老太太只好千叮咛万嘱咐。程母还特别告诉程咬金:“到那要听你哥哥的,他比你心服多。到那万一没事就早点同来。”

  哥俩又给老娘磕了头,就这么离开武南庄,直奔沿海登州。路上,他俩遇着一个人,那人把寨琼闹登州的事说了一下,说的不全。哥俩一听,二哥一定是在这遇到危险了,没啥犹豫,干了吧!程咬金在前边把斧子一抡,离城挺远就喊:“哎——劫皇岗的嘀马又来找老该死的杨林了,你们赶紧去报,叫他给送银子,要不送银子,整个登州的人一个也别想活!”

  再说杨林这边,炮一响,人一到,大小三军到摆两旁,来十二龙出水势。这个时候,杨林一瞅,明白了,问:“董平、薛亮,你们看,是不是他?”

  “父王啊,这回可没错了,就是这个小子,就他一个人干的,他叫程达尤金哪,后边那个没动手,就这个小子自己,他使斧子,哎呀,可厉害了!”

  “嗯--陈彬。”

  四太保陈彬一听,赶紧过来:“父王……”

  “去,到前边把他给我抓来。”

  “是,儿遵命!”

  四太保答应一声,一催胯下马,手举三股托天叉奔程咬金就上来了:“喂一一贼头,哪里走!”

  “走?打不出个头脑,要不出银子来我就走了,没那么便宜的!你叫什么名字?”

  “我乃杨王驾下,十二家太保的四太保陈彬。你可是程达尤金?”

  “嘿嘿,他妈的,混蛋,哪来那么个名。别说了,宝儿,我告诉你,这个叫劈华山!”

  程咬金说着斧子就下去了,这个时候董平、薛亮没说话,可心里明白,兄弟呀,你尝尝吧。说时迟,那时快,陈彬把三股托天叉往上一架,这斧子半道就拐弯了,照着陈彬的脖子就来了。他学就这么学的,一辈子不会别的,就三招一-“劈华山”、“脑后捕尖”、“掏耳朵”。

  话说陈彬一看斧子来了,赶紧一低头,“当啷”一声,把头盔就给打飞了。陈彬~见不好,大败而回。

  杨林一看,啊,厉害!怪不得董平,薛亮那天没顶住,就这样,我过去也得核计核计:“啊,赵胜。”

  “儿在。”

  “去,抓响马!”

  “知道了。”

  赵胜说罢一抡戟,马就过去了。没等动手,程咬金的斧子又上来了:“劈华山!”

  程咬金一辈子就这么三招,还得先打,打八个人也这一个招:“劈华山、脑后摘尖,掏耳朵!”又把赵胜给战回去了。

  这时候,元帅、太保和众将一看,都惊呆了,你瞅瞅我,我看看你,都倒吸一口凉气,心想:别说长叶林劫皇岗,恐怕堵门劫皇岗也得给!

  杨林一合手中球龙棒:“众将,压住阵脚,待本王去会会贼头!”

  他刚一催坐马,秦琼在旁边一看,坏了!程咬金的斧子是厉害,可是他能不能抵住扬林哪?想到这,他把马往前一带:“父王且慢,有孩儿在此,小小的贼头何劳你老出马,待儿把他生擒活捉过来!”

  杨林怕他有危险,可又一想:我也要看看我儿的本事:“擒虎,你可要多加小心哪,能行则进,能止则止,战胜战贼,只要你回来就是我的好儿子。拿贼头不难,必要的时候我要亲手拿他!”

  “孩儿知道了!”

  “踏踏踏踏”马就过去了。秦琼怕他喊二哥,这就麻烦了,自己抢先说话:大胆的贼头,你无故劫了皇岗,今天还敢到登州无理!今天我奉王爷之命前来拿你,好赋头,你往哪里走!”

  秦琼用枪一点,那意思是:你往那里走!

  程咬金一看,哎呀,我哥哥这一穿戴,比以前更带劲儿了。可他怎么报效扬林呢?一时真就糊涂了。又一想,我哥哥用枪一指点,叫我往那里走,哎呀,八成这里边有事,程咬金是粗中有细,不糊涂:“啊,好你个大胆的……”

  过来就是一斧子,也不来什么“劈华山”了,秦琼也来个三招两势。程咬金还会装,他一边跑还一边喊:“老尤啊,这个厉害,咱可干不了,皇岗劫不了哇!咱们得改行啊!”

  尤俊达一看,这是哪跟哪呀,他也挺乖,跟着“踏踏踏踏”就跑过米了。三匹马飞快穿过几道树林,这个时候秦琼是边跑边说,“尤俊达,程咬金,你们好大的胆子,上这干什么来了?现在你们赶紧跑,往东转,别往南去,王爷驾到你们就出不去了!”

  “二哥呀,你告诉我们是怎么回事?我们糊涂!”

  “胡说,快跑!”

  尤俊达说:“二哥可能给咱们使上劲了,你没看他在王爷跟前能说了算数么,再给他找麻烦,咱就更对不起朋友了。”

  程咬金说:“有二哥什么都行,走就走。”

  说着两匹战马奔东边树林就下去了,秦琼刚一带马,只见后边尘土飞扬,王爷带着人就上来了。秦琼一见翻身落马躺在了地上。杨林的人马上就围上了,杨林赶紧上前:“哎呀,儿呀,你怎么了,受伤了?”

  “没有,爹爹,这个贼头狡猾,他把那个贼头埋伏在这,一刀将儿拨于马下。我刚想要追,他们两个往那边跑了。”

  秦琼用手一指,正是反面。王爷一听火了“好贼头,你敢把我儿子拨于马下,你们俩还想跑,给我追!”

  大批人马追下去了,杨林什么也不顾了,赶紧把秦琼扶上马回到登州。他们回到登州之后,有人来报:没追上,连个影子也没看着,秦琼这会儿才放了心。

  杨林对秦琼说:“六十四万皇岗追不回来也就算了,他还敢找上门来,我这口气一定得出。你不是打算要走么,你不管走到哪,碰上这个响马你就抓.我给你带上长期的龙签,龙票,哪都能用。”

  “好。”

  杨林给他这个东西,到哪都能调兵抓人。一切都准备好了,秦琼一看,王爷给准备了七十二十驮子,这是文武官员和各大商号凑的。杨林告诉秦琼,你回去花完了我还有办法。秦琼点头称谢。

  话说这一天,秦琼拜别了杨林,押着七十二个驮子出发了。他没带官兵,只雇了两个镖头一一孙义、李杰,他们跟着秦琼不分昼夜的往家来,恨不能一步赶到,让老娘放心。来到济南府一看,十二里外高搭龙棚,七十二堂官三天三宿没睡觉。因为王爷早就来公事了,告诉他们不再追究责任了,什么原因?看在我儿爵王的面上。我儿就要回家,你们准备接爵王,同时给秦母祝寿。这七十二堂官三天三宿没睡觉,就等着接爵王。秦琼一到,唐璧就上来了:“二弟,你到哪去了,找到响马没有?”

  “哎呀,王爷把咱们饶了,你还不知道呢,你们在这干什么?”

  “我们在这接爵王哪,接不着的话,大罪不小!”

  秦琼一听接爵王:“好吧,你们把棚拆了吧。”

  “哎呀,那还了得,王爷怪罪下来………”

  “我今天先回家,明天辰时我到,我跟你们一讲,你们就知道爵王了。”

  这七十二堂官一听,才马上命人拆棚。拆了棚也没敢回家睡觉,就在镇台府坐了一宿。第二天早晨,大伙勉强吃了点早饭,刚撂筷秦琼就到了,到里边一唠,谁是爵王?就是他呀,哎呀!唐璧他们“哗——“都跪下了:“哎呀,爵王千岁,我们该死,我们该死!”

  秦琼先请大家起来,然后跟大家讲:“我母亲寿诞之日,你们说办,那可不能办哪。”

  “哎呀,那还了得,旨意早到了。”

  “旨意到了也不行,我娘百般不肯。”

  “那我们求求老人家去!”

  说着这些人来到秦府,给秦老太太整整跪了半下午,老太太万般无奈才答应拜寿。这一个拜寿,把济南府拜了个天翻地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继续阅读:第十回劫寿礼两次碰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响马英雄闹隋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