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歃血盟火焚龙签
空山馨雨2018-10-09 11:003,583

  第十二回歃血盟火焚龙签

  上一回书说刘贾柳店四十六发结盟。摆好了香蜡、供品,弄来一大盆酒,大家过来刺臂出血,滴入酒中,各饮一杯血酒,然后面北磕头,对天盟誓,各叙年庚。魏征居长,行大,秦琼行二,徐茂功行三,程咬金行四,单雄信行五,尤俊达行六,王君可行七,芏伯当行八……排到最末一个是罗成,这算是四十六友结金兰之好。

  绿林英雄共有二十二位:魏征、徐茂功、单雄信、王君可、王伯当、谢映登、程咬金、尤俊达、齐彪、李豹、屈突星、屈突盖、鲁明星、鲁明月、金成、牛盖、铁子健、尚怀忠、袁天虎,李成龙、丁天庆、盛彦师;北平府的十四位,有张公瑾、白显道、尚时山、夏玉珊、尉迟南、尉迟北、毛公遂、李功旦、唐国仁、唐国义、党世杰、史大奈,杜差、罗成;在衙门当差的,有秦琼、金甲,童环、樊虎、连明、铁魁、任忠,共七位;还有太原侯的门婿柴绍,开店掌柜的贾润甫、柳周臣,共计四十六友。

  秦琼再一看兰谱的内容,傻了!上写:

  今因杨广昏庸无道,弑父夺权,欺娘戏妹,灭绝人伦,荒淫酒色,失于仁政,涂炭黎民,天地难容,上遭天谴,下遭民怨,刀兵四起,天下大乱,吾等不忍旁观,歃血为盟,急救百姓。我等人虽异姓,舍命结交,患难相处,荣辱不二,不能同生,但感同死!

  大业元年九月七日立

  秦琼看完,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哪是兰谱,分明是反书哇!他瞅了瞅徐茂功:“这兰谱你保存。”

  徐茂功明白了,秦琼是害怕呀:“哈哈哈哈,我知道,二哥放心!”

  “好!”

  兄弟们这一磕头,马上摆酒菜,推杯换盏,开怀畅饮。来拜寿是个喜事,见二哥又是喜事,磕了大帮头,更乐得合不上嘴。秦琼给这个满完给那个满。在他满酒的工夫,程咬金一眼看见他身后有个小黄布包,不知是什么玩艺儿,跟单雄信一挤眼,单雄信打发屈突星过去给摘了下来,回手递给单雄信,程咬金上去一把抢了过来:“二哥,这是什么玩艺儿,我看看。”

  他说着就把布包给打开了,单雄信一看是杨林给秦琼的龙签、龙票。脸马上就冷了下来:“二哥带这个东西……”

  程咬金不懂,问道:“单二哥,这是干什么的?”

  单雄信说:“抓你的,你是劫皇岗的响马,二哥有靠山王杨林给的龙签、龙票,走到哪抓到哪,到哪都能调兵。”

  程咬金说:“二哥也不够朋友哇,闹了半天你跟我们玩的全是假的,假亲,假热、假朋友,你还带着这个,那你就开抓吧!”

  单雄信也站起来了:“二哥,我看这样吧,给老娘拜寿,我们算是来了,大家就不等九月九了,今天我们就告辞吧。”

  秦琼听出单雄信的话挺冷,说道:“雄信,难道你相信哥哥带这个东西就是要和兄弟们作对吗?”

  程咬金一回头说:“你心里的事谁知道,我们怎么能猜拇着,人心隔肚皮。东西在这呢,拿不拿是你的事。我看应当把它毁了。”

  单雄信说:“那东西可毁不得,杨林要知道没有了,那可要抄家灭门。”

  秦琼说:“毁就毁。”

  说着话,旁边有人把火打着了,火焚了龙签,龙票。

  罗成脑袋“嗡”一下子,他一捅柴绍:“这是些什么朋友?这东西一烧,表兄的脑袋就没了,连舅妈也危险。这帮朋友,咱们还交他们干啥,还对天盟誓呢,这简直是往死路逼人家。”柴绍拉拉罗成,意思是不叫他说话。

  秦琼还是谈笑自若,心平气和,不以为然,继续跟兄弟们喝呀,唠呀。罗成看了很不理解,他想跟表兄唠几旬,老没机会。正这时,外边有人来找秦琼,说家里来客人了。秦琼跟大家告辞,对这件事一点没在意。单雄信说;“还是秦二哥,好样的,够朋友,火焚龙票、龙签,以后就不会再抓咱们了。”

  徐茂功说:“不错,不错,大家喝酒!”

  他们一直喝到二更多天,借酒助兴。单雄信说:“朋友们,我们给秦母拜寿,没有空手的,都拿些金子,银子,有没有少见的东西?拿出来让大家看看,高兴高兴。”

  问了半天没人说话,单雄信一回身:“单轴,把咱们的楠木盒拿来,给大伙看看。”

  单轴把楠木小盒拿过来递给单雄信,单雄信接过来擦了又擦,然后小心翼翼地打开,从里边拿出八个白玉寿星人,一个个都是单包的。一个人身上有一个字,“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大伙看了十分惊奇,不知是哪位能工巧匠所做,齐声赞道:“好,好!还是五哥高,老娘看了一定高兴!”

  这时就听人群中有人说话:“我也给老娘拿点稀罕物,不值多少钱,我是头一回得,挂在聚义厅了,这回给老娘拿来。哎,我说李豹,把咱们的灯盒架过来!”

  说话之人是谁呀?齐彪,这是他跟秦琼七杰闹花灯的时候,从宇文丞相家背出来的七宝珍珠灯。齐彪把盖一掀,往起一挂,立刻放出霞光万道,瑞彩千条。大伙一看都愣住了,这真是无价之宝:“怎么得来的?”

  “分文没花,把它献给老娘,老娘一高兴,多活个十年八年的,我齐彪就是好儿子!哈哈哈哈……你们仔细看,一会还有变化,还许出几出戏呢!”

  齐彪这一胡说,更引起人们的注意了,大伙都瞪大俩眼瞅着,正这时忽听有人喊:“不好了!外边失火了!”

  大伙听说,一个跟一个往外跑,到外边一看,没有失火。单雄信知道,完了,我们中了调虎离山计了,打一辈子雁叫雁鸽眼了。等大伙再跑回楼上一看,灯没了。八个寿星人,人家没要,光把灯摘跑了。大伙一直找到天亮也没找到,一个个闷闷不乐。秦琼来了两趟也没解释开,后来说:“大家早点歇息吧,明天咱们先给老娘拜寿,完了回到这来,大家多吃多喝。然后是七十二家堂官和济南府的乡亲们拜寿。”

  徐茂功说:“好好好,二哥过于慎重了,你是怕我们跟七十二家堂官冰火不同炉啊,你放心吧!”

  秦琼心想:反正你不是一般人,久后咱慢慢唠。兰谱在你那保存,这东西要落到唐璧手,咱们四十六个人都得抄家灭门,一个也活不了……现在不便唠,反正大伙没看着,也不知道。想到这,秦琼连说:“好,好!”就走了。

  初九是秦母的寿诞之日,早饭后秦琼专程来请,一个个带着寿礼来到专诸巷太平街。秦琼告诉七十二家堂官完全回避,包括唐璧在内。话一出口,谁敢不听啊,都褂看着秦琼的脸色行事。

  寿堂上,秦母坐在上面。秦琼第一个把四十六友的大爷魏征引见上来。魂征到前边磕头:“老娘,愿你老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魏征儿给娘拜寿。”

  “起来,魏征啊,秦琼从打天堂县回来就跟娘说,他病倒在你的庙里,不是你他就完了。伯策,你待兄弟好,娘是不会忘的。你这回来了,不然娘还要去看你哪!起来,让为娘好好看看你,秦琼说你是大材。”

  “娘,那是兄弟过举,我很鲁莽。”

  把秦琼排除,第二个是老三徐茂功。他上前跪到说:“给娘拜寿!”

  秦老太太对他不熟,唠了几句就站到一边了。紧接着是老五单雄信:“娘啊,我可看到你老人家了,我接过你老十一封亲笔信,单雄信给老娘拜寿了,祝你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起来,起来,雄信哪,你跟哥哥的交情,不必细说,你哥哥贪人命,打官司,充军发配,你是破产赎友。不仅对你哥哥天高地厚,替老娘想的也太周到了,花那么多钱修盖宅院,老娘心里明白,交朋友,难得呀!雄信,你坐到这,离老娘近点。”

  “哎!”

  紧跟着是老六尤俊达,过来给秦母一磕头,秦母知道他是和程咬金一块的,是劫皇岗的,没太多说,就让他坐到旁边了。

  他们一个个给老娘拜完寿都站到西边,听老娘说话。这时单雄信说:“老娘,我给带点礼物来,不成敬意,不知你老喜欢不喜欢?”

  这时早有两个人把楠木盒小心翼翼地抬过来,其实没那么沉,也没那么大,放到前而桌子上叫秦母看看好高兴。不但单雄信这样,其他四十六友的礼物也都是这样拿过来给秦母看。

  单雄信上前亲手打开往里瞅,顿时目瞪口呆,脸都气紫了。怎么?八个寿星人一个也不见了。里头放了个烧饼,还咬了一口。单雄信心想;好贼!你可把单雄信整苦了,还不如昨天连灯一块拿走,别叫我今天来现眼丢人!老太太也糊涂了,秦琼过来说:“娘,你老不知道,这里有点差头。齐彪、李豹由少华山给你老带柬一个七巧珍珠灯,在贾柳店丢了。这八个寿星人没丢,想摆在你老面前叫你老看看,没曾想……”

  秦琼说到这,心里不是滋味,再就没往下说。老太太明白了:“雄信哪,你心到就行了,老娘高兴。这东西肯定丢不了,说不定是哪位朋友跟你开玩笑。”

  单雄信想:也许。不过这玩笑开的可太过火了。也可能是我得罪了哪位,故意跟我作对,叫我当众出丑,好,咱们走着瞧吧!

  这时忽听外面有人喊:“借光,借光!我来晚了,四十六友没有俺,我来拜寿,带点东西给老娘看看。”

  这个人说着就进屋了,往桌上放了个小盒,回头又放了个大盘。齐彪一看愣了,捅一下李豹:“那不是咱们的灯盒吗?”

  大伙细看进来这个人,长得是一身猴相,个头不高,两嬲无肉,穿着虎皮包的短农短裤,虎皮色的靴子,往那一站跟猴一样。只见他动作灵敏,把八个寿星人往那一摆,回头把灯往出一拎:“你们看!”

  大伙一看,上来就把他围上了。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继续阅读:第十三回程咬金再劫皇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响马英雄闹隋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