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三访秦府抓响马
空山馨雨2018-10-04 10:592,684

  第三回三访秦府抓响马

  上一回书说到历城县俩班头没抓到响马,被大老爷打了二十大板,又限期三天,这回抓不来重打四十。两个班头说:

  “回大老爷,别说三天,三十天我们也抓不到。要想破这个大案,我们推荐一个人,只要他管,马上就能破。”

  大老爷“啊”了一声,问道:“此话当真?”

  “当真!”

  “他是什么人?”

  “就在咱这住。”

  “谁?”

  “就在我们历城县太平街专诸巷,姓秦名琼字叔宝。”

  “他是英雄?”

  “是。他交际宽,哪都知道。他一找,跑不了,要动手,他还能拿住。若没秦琼,这个案子算破不了。”

  “好,下去,赶紧叫秦琼来见。”

  “大老爷,不行。”

  “怎么?”

  “回大老爷,我们跟他不熟,你要叫我们去,我们能去,但是人家不能来。”

  “我叫他他也不来吗?”

  “大老爷,你要想真破案,真用他,你得亲自去一趟。就坐这一叫,他不能理你。”

  “啊,照你俩这么一说,姓秦的好大的架子呀,他是干什么的?”

  “你没来之前,他报效过前任大老爷,也是我们哥俩这个角,是班头。”

  “秦班头,哈哈,小小的马快这么大架子,你就说我叫他来!”

  “不行,大老爷,准不能来。他当班头,后来不干了,又在镇台府报效唐大人。”

  “啊,他在那里是个什么官?”

  “旗牌官。”

  “现在还是吗?”

  “也不干了。”

  “怎么又不干了?”

  “他跟唐大人有交情。唐大人是北平王罗艺的徒弟,罗艺是姓秦的姑夫。”

  “是亲的吗?”

  “是亲的。他在唐大人手下当旗牌官就是罗王推荐的。听说姓秦的在罗王手下带过兵,大战沙陀王,有战功。这个人,你要在这—叫,他要说没工夫,大老爷,你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好!带马,我去一趟。”

  孙国栋为什么去了呢?他一听这个人,这些事,心想我惹不起。他带人转弯抹角就来到了太平街专诸巷。下马一看,嗬!好大的院,像哪家王府似的。班头上前一叫门,门开了。班头说:

  “我们县太爷到了,求见二爷。”

  “请等一下.”

  来人回去不一会儿,秦老太太出来了:

  “县太带到此,老身未曾远迎,有罪呀。”

  “岂敢,岂敢。秦伯母,令郎在家吗?”

  “出去日子不少了。”

  “到什么地方去了?”

  “临走的时候说是访朋友,没有一定的地方。”

  “什么时候回来?”

  “没说准日子。”

  孙国栋一听.到屋里再坐也废话:

  “好,我告辞了。”

  “恕不远送。”

  走到半路上,孙国栋说:

  “姓秦的没在家,没办法,还得你们俩去呀!”

  “老爷,我还是那句话,你就是把我们俩打死,捶扁了,我们也抓不到。你不是想抓响马吗?还得找姓秦的。”

  “他不在家呀。”

  “大老爷,我说句话你别生气。”

  “我不生气,说吧。”

  “我看你官小,他在家不见你你有啥法。应当报告知府大人,请他帮忙。”

  孙国栋一听,这个姓秦的,抓也抓不得,碰也碰不得,“好,奔府衙。”到府衙给知府大人施礼。知府张龙瞧了瞧说:“贵县有事吗?”

  “我是为了响马一案。”

  “啊,抓到了?”

  “没有。”

  孙国栋把投有秦琼破不了案的情况一讲,最后说请你帮忙,他能给面子。张龙一昕恍然大悟,对呀!秦琼交的宽,即使抓不到也能知道是谁干的。想到这,说了一声:

  “人在哪?好,我同你一块去。”

  再说张龙和孙国栋来到秦府,一叫门,还是秦老太太迎出来。张龙抢前给秦母施札。秦母把二位让到院里。这俩班头,一个叫樊虎,一个叫连明。一进院,樊虎就捅了连明一下:“兄弟,在家呢。”

  “怎么知道?”

  “那不是黄骠马嘛!”

  这俩班头跟秦琼不错,知道秦琼爱马,连到哪串门都牵着,何况出远门呢,所以一见到黄骠马准知他在家,俩人心里就有底了。秦母将二位让到上房之后,知府大人就直接说了:

  “秦老伯母啊,不好了,有响马在咱济南惹下了塌天大祸,劫皇杠,劫走六十四万两白银。靠山王杨林动怒了,百天之内不破案,就把咱们济南府拉上黄绳,一个也活不了。万般无奈,才来请令郎。二弟不出面,这个案子算办不了。”

  秦母听罢打了个咳声:“知府大人,县太爷,你们不知道,我儿子已经出去多日,音信皆无。”

  俩班头认为人在家,不给面见。二位大人也没法,只好出来,走到街上,张龙打了个咳声:“唉,没办法,人不在。”

  班头樊虎过来说:“大人,秦琼的马在马棚星,是不给面见。”

  张龙瞅瞅孙国栋,孙国栋瞅瞅张龙:

  “知府大人,如果这样,咱们再去也白拾,听说秦琼跟唐大人不错,是不是请唐大人再来一趟,我们来个三请。”

  “有理,走!”

  两个人骑马就来到唐璧府,通禀之后,两个人进去给唐璧磕头。唐璧说:“哎呀,贵府,贵县,平身,平身。看座!”

  唐璧以为把响马找到了:

  “你们来…”

  张龙说:“唐大人,要想破案抓响马,只要一个人,这个事就好办。”

  孙国栎又把前后经过这么一讲,唐壁恍然大悟,啦呀,我怎么把二弟给忘了:“太对了,带马!”

  唐璧一边走着一边想:二弟从打长安送寿礼回来,不跟我商量就辞差不干了,我也不好强留。回家之后很少见面,他要办这个案那可是手到擒来………

  话说大伙来到秦家,班头樊虎一看,糟了!这回可真走了,马棚里的马没了,但他没敢说。心想:看唐大人怎么办吧?进屋之后,老太太吩咐献茶。唐壁笑笑说:

  “老娘,我来求你一件事,我们济南府惹下了塌天大祸,一百天不破案,王驾千岁怪罪下来,我们的脑袋都得搬家,你老看看,是不是叫二弟去给解围。二弟不出面,我们济南府就全完了。”

  老太太还是那话:“孩子外出,归期不定,行无定所,上哪去我哇!”

  两个班头心里明白,但是不敢说话,二哥对我们不薄,老太太对我们像亲儿子似的,咱别给老秦家惹事。正这时候,忽听外边有人喊“少东家回来了!”

  两个班头一听,明白了,这是给唐壁他们点面子。秦琼进屋,见唐大人上前施礼,唐大人赶紧扶住:“二弟,二弟!”

  接着秦琼又见了知府、知县,又给老娘见礼。落座之后,唐璧问秦琼到哪去了?秦琼说出门日子不少了,才回来。唐璧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最后说:“我们来求你,请你分分神,出出面。”

  秦琼一听,怎么,在咱们地面劫皇杠?可就来气了:“好,请大人放心,我去找他!”

  唐壁一听乐了,走出秦府,愣把秦琼拽到唐府,告诉他响马叫程达尤金,还拿一张画影图形,告诉他长的就是这个样。另外还给拿只令箭,走到哪都可以调兵。秦琼告辞,离开唐府,决心去抓响马,要三探武南庄!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继续阅读:第四回尤俊达假孝发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响马英雄闹隋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