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伪咬金大闹登州
空山馨雨2018-10-05 09:504,356

  第六回伪咬金大闹登州

  上一回书说到酒楼的堂倌要去报案,正往外走,被一个人给拽了回来。谁呀.望海楼的财东,叫高谭福,他哥哥高谭圣是杨林的中军官。高谭福这小子是官谜,老想找他哥哥弄个官做。可是他哥哥知道他这两下子,文不通孔孟之道,武不达孙武之机,一无所长。后来没办法,给他开个望海楼酒店,连吃喝带玩乐。今天他一见大响马送上楼来了,这要叫我整住,哥呀,你说我窝囊,我还没瞧起你那个中军官呢,好一好把你盖了,给我弄个副王爷当当……

  这小子把堂倌拽回来说:“咱们得这么这么办,我能白了你吗?”

  “那是,那是。你可得多加小心哪,这个响马可不是好惹的,我一见他都有点哆嗦。”

  “没事。”

  两个人棱计好了又返回酒店,高谭福也换上了堂倌的衣服,系着围裙。泰琼正在大吃二喝,斧子放在身边,心想:这是最后一顿饭了,吃完被拿住,死了也就完了。所以他什么也没注意。

  高谭福左手端着一盘菜,右手拿着匕首,从秦琼右侧就过来了.他们俩安排好了,让堂倌在左边摔碗,秦琼往左一看,高谭福的右手匕首就扎,两个人核计的挺周密。高谭福来到秦琼跟前,把菜将要放在桌子上,左过堂倌把一摞碗就摔地上了。“哗啦”一声,秦琼往左一扭脸,高谭福的匕首照准秦琼的梗嗓咽喉就是一家伙。秦琼虽然往左歪,可是刀带风声,秦琼一扭脸,匕首就到了。秦琼赶忙往后一侧身,匕首从右脖子就过击了。秦琼一推他的手腕子:“你干什么?”

  高谭福没有本事,秦琼劲挺大,他胳膊一打弯,刀尖回来就给自己捅上了,“哎哟”一声摔倒在地。秦琼一愣,堂倌就喊上了:“哎呀,可了不得了!财东叫人家给杀了,抓响马呀!”

  堂倌抱着脑袋边喊边往楼下逃,吓得也不会迈步了,滚下了楼梯。楼下一听中军官的兄弟叫人家绐杀了,谁不害怕呀,人们“哗”地一下子就乱了。有的喊:“抓凶手啊!”有的喊:“快逃命啊!”

  饭馆所有的人都出来了,手里拿着铲刀,片刀、大砍刀,小勺,满勺、大马勺,油锅,火锅、烧火棍、扁担、油锤,大通条,都成了兵刃,饭馆里可乱了套了……

  正这时,忽听门外马摆銮铃,有人紧喊:“别叫他跑了,把望海楼包围住,响马在这呢!”

  秦琼明白了,事不宜迟,到外面去见见世面吧,他操起斧子,把桌子一掀就下接了。到楼下自己解缰上马,就听街上有人喊:“响马来了,响马来了!别叫他跑了!”

  “报告王驾千岁,响马在这呢。”

  秦琼朝前一看,来者正是铁臂靠山正扬林,只见他头上戴着赤金盘龙帅盔,顶上是三叉盔缨,身穿鳌龙黄袍,外挂黄金甲,紫微微的一张脸,眼珠子缩到眼眶里多深,长着一对棒槌眉,连鬓络腮胡,黄的豫用火烤焦了似的牯在嘴巴子上一样。胯下骑花云豹马,怀抱一对球龙棒。左右有四大帅,这这是杨明远、刘全忠;那边是赵坤、冯玉。下边还有十二家太保、中军官、辕门官、旗牌官,外带牙将,一个个明盔亮甲,刀枪闪烁,像凶神一样。杨林在马上瞅瞅董平、薛亮两家太保:“尔等看见没有,对面来的可是劫皇杠的响马?”

  董平、薛亮早就嘀咕好了,不是也得说是,皇杠是我们丢的,看见影子也能减点罪,便说:“回禀王驾千岁,就是他.这小子叫程达尤金。”

  “嗯,好!’

  他刚说好.秦琼就到了:“嗯,谁是杨林?赶快过来,我程达尤金跟你商量件事,六十四万两皇杠没够花,朋友太多,大伙给我出主意,找别人供不起,还得找你,还得来那么多吧,怎么样?拿来我就走,不然的话,把整个登州踏为平地,我叫你杨林难逃斧下!”

  杨林一听肚子都气炸了,心里话:别看你在长叶林劫皇杠战胜我儿,在登州我的眼皮底下,只要我有三寸气在,抓你可如探囊取物……所以秦琼越叫劲,杨林越不过去,心想:我倒看看你有多大能耐,战败了我五千人,还把两个太保打得丢盔卸甲,想到这他喊:“刘全忠!”

  “在。”

  “去把响马给我抓来!”

  “得令!”

  四大帅之一一刘全忠,一踹绷镫绳,坐下马就冲出去了。马到对面,他把九耳八环两刃刀一举:“大胆的响马,吃了熊心吞了豹子胆,竟敢到我沿海登州王爷驾前无礼冒犯,还不下马就擒,等待何时?如果听我刘全忠良言相劝,赶快知罪投降!”

  秦琼一想:谁来都可以,我得对付你两下子,干一阵子,好叫杨林不多想,不然我把命搭上了,死也白死……想到这,秦琼二话没说,上来就是一斧子,刘全忠拿刀一架,“当”地一声,两个人马打盘旋,战有十几个回合,秦琼拿斧子把刀压住,玲丁一转就把刘全忠给掀下马去了。

  杨明远看见刘全忠落马,举起两刃刀就奔秦琼来了。秦琼一瞅这家伙,绛紫色的脸脖,两只眼睛像灯似的明亮,胡子往上翘翘着,十分狂妄。杨明远喝道:“嘿!响马,快下马受降,你要口出半个不字,我立刻将你腰断三截,看刀!”

  说着刀就上来了,秦琼拿斧子一架,二人马打盘旋,干不到十个回合,秦琼“当”一下子把他的刀就给磕飞了。杨明远拨马就跑。追不追?秦琼犹豫了,把他整死,无仇无恨,饶了他,又怕弄出假来,追!想到追,马就上来了,两个人来个马头碰马尾。正这时左边上来一匹白马:“嘿,小辈程达尤金,休要无理,看枪!”

  秦琼一同头,哎呀,是他!谁呀?杨林手下的辕门官上官狄。心想:方才那俩素不相识,这位是兄弟呀!哎,我早晚得就擒,来,就是为了送死,何不趁此机会把功劳让给我兄弟呢。要论能力,他打不了哥哥,但是,我得把这份功劳让给我兄弟……

  书中交代;他们俩是什么交情呢?有一年杨林叫上官驮到朝廷去送一颗宝珠,没给兵将,只给他二百两银子、半年的期限,宝珠丢了要拿他的脑袋是问。上官狄走到磨盘山,赶巧被山上的大寨主金城和牛盖给劫去了,而后对他讲:“我们不把你怎么样,你回去对杨林讲,还可以往这进,送上三回咱们就是朋友了。”

  上官狄在山下转转不敢回去,回去就得死啊,他坐在石头上哭,整整哭了一天一宿。正赶上秦琼办案走到这碰上了。秦琼一听,觉得这个人怪可怜的,便带他上山。金城、牛盖一见二哥来了,酒宴款待,秦琼就介绍上官狄,说他是自己的知己好友,让贵山把买卖做了,他家有老有小,没法回家。金城和牛盖一听就乐了,说道:“这算啥事,咱是因亲结亲,因友结友,上官狄,你当时只要提一下二哥,我们也不能伸手啊。”

  说着就把这东西还给他了。上官狄千恩万谢,对秦琼总想报恩,就是没有机会。

  今天,两个人碰到一块了,秦琼染面涂须,上官狄不认识,枪来斧去,马打盘旋,秦琼把枪架住问道:“来将何人?”

  “上官狄,王驾千岁手下的辕门官,程达尤金,知道我的历害,赶快下马就擒!”

  “哈哈哈哈……”

  说罢两个人又继续打,打的工夫挺大。为什么?秦琼尽量要助长兄弟的威风,老是让着上官狱的招数,不让他败。

  这一阵打,可把杨林闹愣了;哎呀,看来我是有眼无珠啊!原来我以为四大帅说得过去,没曾想不如上官狄呀,他的这条枪,用得稳,刺得准,手头狠,看人家是怎么练的!哎呀,上官狄,你要能把响马拿住,我叫你连升三级……

  扬林正想着,也不知上官狄用的什么招数,一下就把秦琼戳到马下,大斧子扔出多远。上官狄马到近前说:“不准动,来人哪,把他绑上!”

  这一下子上官狄的威风可就大了。过来人用挠勾一搭,码肩头拢二背,就把秦琼给绑上了。

  杨林下令回府,上官狄挺着胸脯走道,十二家太保羡慕,四大帅点头,心服日服。董平看看薛亮,薛亮瞅瞅董平,心想;我们俩是王驾千岁有名的太保,两个不如人家一个辕门官,今后得跟人家学着点。

  话说王爷回到银安殿往上一坐,众文武“哗”地往两旁一站,扬林一拍桌子:“带响马!”

  秦琼被带上来立而不跪,仰面怒视杨林:“老匹夫,不用费话,我输了,你赢了,砍脑袋吧!”

  杨林一拍桌子:“大胆的响马,本王问你,你劫了我的皇杠放哪里去了?”

  “朋友多,人多,都是穷朋友,都得沾点,我还花了人家不少,没钱了,有钱能来找你吗?”

  “六十四万两全花光了?”

  “你就甭想了!若是还有,就再给我对付点。”

  “大胆的响马,你可知罪?”

  “不就是掉脑袋吗?怕还不来了,痛快点吧!”

  “来人哪,推出去,杀!”

  杨林说声杀,早有人上来,刚要把秦琼往出推,就听有人喊;“刀下留人!”

  杨林当时就不满意了,什么人这么大胆,敢保响马?往下一看是四大帅之一,冯玉:“王驾千岁,末将有话。”

  “冯元帅,你为何保他?”

  “回王驾千岁,响马程达尤金的脑袋不值那么多,把他杀了,六十四万两皇杠全完了。他不能花光,又来要钱,这里头有事,请王驾千岁把他严刑拷打,必然打出实情,望王驾千岁三思!”

  杨林说:“言之有理,带回来!”

  杨林又再三逼问,秦琼还是这套话,要不怎么说秦琼为朋友两肋插刀呢。这时冯玉又出主意说:“王驾千岁,响马嘴硬.用刀给他拔拨肋条,叫他怎说他怎说。”

  “好。”

  话音刚落,上来人把秦琼的衣服给扒了,冯玉拿刀过来,他要亲自用刀拔秦琼的肋条。秦琼一看,心里难过,活我是没想活,没想到临死前还要来这个……想到这把眼睛一闭,一声不吭。

  上官狄一看,冯玉要夺我的功啊,你这么个主意,那么个主意。拔出皇杠,你连升三级还是我连升三级?人是我抓的,你来争功,休想!想到这,上前一推冯玉,回手就给秦琼一个嘴巴:“你这个响马,怎么,非得用刀拨肋条才说实话呀!”

  上官狄说着上去又一个嘴巴,打完两个嘴巴,上官狄手上沾满了颜色,再往眉毛、胡子上一摸:“啊?王驾千岁,这个响马不是真的!”

  “怎见得?”

  “他的头发和胡须都是染的,脸也不是本色。”

  “取水来!”

  手下人取过水来,上官狄亲手给秦琼这么一洗脸,秦琼心里非常难过,哥哥为你,你怎么还整这个,万一露出我的本来面目,得牵连多少人哪,我秦琼死也不能瞑目啊……这时候秦琼是有话说不出。

  上官狄三洗两洗,仔细一看:“啊?什么程达尤金,秦琼!哥哥,是你!”

  上官狄心里像刀绞似韵难过,我算个什么人,哥哥救过我的命,我还打了哥哥,哎呀!想到这他一下子就扑了过去。秦琼想:你活够了,这是什么地方!他瞅瞅上官狄说:

  “胡说!瞎眼了,谁是你哥哥!我是大响马程达尤金。”

  “哥呀,你是秦琼!”

  “住嘴,上官狄!”

  杨林一听也懵了,好大的胆子,你敢管响马叫哥:“上官狄,本主问你,他是什么人?’

  “他是我朋友。”

  “啊,你跟响马有交情?”

  “王驾千岁,他是不是响马我不敢说,反正他冤,他可是大好人哪,天下无双。不瞒你说,那次王爷你叫我解送宝珠,在途中我叫人劫了,走头无路,正要寻短见,遇见他了,当时找们并不认识,人家上山给要回来了,这个恩情我没报啊!

  今天,我把哥哥拿住了,王驾千岁,他不会劫皇杠,他冤哪!我敢拿脑袋担保,他是好人哪!”

  他这一番话,说得秦琼闭口无言!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继续阅读:第七回老杨林强收义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响马英雄闹隋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