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秦叔宝涂面抵罪
空山馨雨2018-10-05 09:414,168

  第五回秦叔宝涂面抵罪

  上回书说到秦琼为了抓响马,三探武南庄。和尤俊达正说话,外面有人搭茬,谁呀?程咬金。秦琼听说他是马鸣关副总兵程有德的儿子,提出小名是不是程一郎?秦琼怎么知道的呢?因为程咬金的父亲跟秦琼的父亲秦彝最好。秦彝是马鸣关的总兵,程有德是马鸣关的副总兵。后来,在两军阵前,秦彝阵亡了,程有德为了给他报仇也牺牲了。秦琼的母亲抱着秦琼,程皎金的母亲莫氏抱着程咬金,在荒乱的时候分开了。

  这两家,不但这老哥俩要好,还有一段奇怪的事,程咬金生下来就特别,母亲的奶他不吃,雇个奶母,他也不吃人家的奶,不但不吃,还一个劲地张大嘴哭,正赶上秦彝两口子来看望,秦琼的母亲宁氏,把程咬金抱在怀里,喂他奶他就吃。这样,秦彝就把宁氏留下了,整给奶了六个月,这两家的关系就更厚了。宁氏还给程咬金起了外号叫丑儿。长大之后,宁氏多次告诉秦琼,叫他打听程一郎,找到后叫他们娘俩也搬这来住,有福同享,有罪同遭。因为只知道小名,哪也投找到。莫氏也叫程咬金找太平郎,因为这是秦琼的乳名,也没我到。今天秦琼一说无名小辈,程咬金一急,报了名姓。

  程咬金问秦琼:“你是谁?”

  “我父亲是马鸣关总兵秦彝。”

  “你是太平郎?’

  “不错,是我。”

  “哎呀,哥呀!”

  两个人相互抱住,秦琼的眼泪可就给程咬金洗了脸了。程咬金说:“哥呀,我娘可把你们想坏了,叫我到处找,上哪去找呀,闹了半天你叫秦琼哇?”

  “哥哥也不知道你叫程咬金啊!”

  “你快跟我来看看老娘吧,她要看你一眼能多活十年!”

  说着,程皎金拉住秦琼就往后走。秦琼问:“这是什么地方?”

  “别提了,这都是尤俊达整的,他这套我真看不惯。二哥你说,我也没干别的,就是劫回道,抢几块银子,他吓得那样,都装棺材里了,还叫我娘和他娘到地窑里呆着,在上面谁敢碰咱们哪?你兄弟可不是吹………二哥,你没见劫道那时候呢,那么多人,一下下子都叫我给打跑了,人多顶啥!”

  秦琼听着也没往心里去,来到地窑,程咬金喊:“娘啊,你想谁呀,你看看,来了!”

  莫氏为秦家的事白天晚上着急,眼睛都有点花了:“咬金,谁来了?”

  “你最想的是谁?”

  “除了太平郎我想谁,要能见到他们娘俩,我死也瞑目了。”

  “这可多亏儿子了,我若不惹点事他还来不了呢!”

  秦琼上前一步跪倒:“太平郎给婶娘磕头!”

  “哎呀,你就是太平郎?快起来,快起来!”

  莫氏把秦琼拽到跟前,瞅瞅这摸摸那,问他叫什么名字,又问是怎么来这的,最后问你们娘俩怎么样,饿着没有?秦琼把离开以后到济南府的情况详细说了一遍,最后说到干什么来就犹豫了,他怕婶娘着急。程咬金在旁边听出了漏洞,说:“哥呀.你怎么还不敢说,告诉娘,就说抓我来了!她,就为那个事,把他惊动来了,谁知道,尤俊达现在还害怕!”

  莫氏瞅瞅秦琼:“你来办案来了?”

  “婶娘,事关重犬,皇杠丢了之后,杨林下令跟济南要,百日为期,抓不到响马,要把济南府拉上黄绳,一个不留。没办法我出来了,做梦也没想到是兄弟你呀。”

  “哥,这个事是我一个人干的,把我带去吧。”

  这时尤俊达过来给莫氏行了礼,转身对秦琼说:“二哥,我看这么办吧,要办案就把我带去吧。”

  程咬金听这话扪了尤俊达一巴掌:“好样的,够朋友!二哥,他算个屁,出主意没有他,劫皇杠没有他,打仗也没有他,他在旁边看热闹,你要把他带去那可太冤了!就我一个人干的,娘,你说对不?”

  莫氏点头说:“秦琼啊,要抓就抓你兄弟吧,俊达是个好孩子,人家不主张干这个,都是你兄弟一个人干的。”

  尤俊达在旁边一个劲地说要让带他。秦琼一核计,带谁去也好不了:“婶娘,这样吧,你看住程咬金,再别这么干了。尤贤弟,你也分点神,我这兄弟莽撞。这银子先别花,留个三年五载的再用。我回去尽量想办法,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二哥,怎么,还能完?”

  “能完,我认识唐壁,他能帮忙。”

  尤俊达愣了一下:“二哥,唐璧有这么大的力量吗?”

  “有。他跟扬王要好,多给周旋几句,事情就完了。”

  奠氏点点头说:“太平郎,你回去把事办完,是你再来呀,还是我们娘俩搬去?都这么大岁数了,我非跟你娘在一块不可。”

  “婶母,我回去安排安排,你老等着吧,别叫兄弟再胡闹了。”

  秦琼把话说完,给婶母磕了个头便连夜离开武南庄。程咬金一拍胸晡;“姓尤的,看咱交的朋友,实心实意,你交得着吗?”

  “程大哥,你做梦哪,完?我告诉你,姓秦的专管抓差办案,留个活口,这叫‘稳军计’,懂吗?今晚没有动手是看咱们人多。就那么走了,又怕咱们跑,这是把咱们稳住之后,回去调兵,你放心,出不去三天就得来包围武南庄,咱们俩的脑袋都得挂到济南府。”

  “你说什么?”

  “姓秦的回去调兵抓咱们。”

  “放屁!你要再说秦琼不好,我就宰了你!”

  “对对对,我瞎眼!”

  尤俊这来到后屋就把“草上飞”叫来了:“你背着单刀跟着姓秦的,看他到济南府到哪调兵,如果往这发兵,你先回来一步,我们好有个准备。”

  “是。”

  “千万不要误事,他如果不调兵,你也跟着,他在墙里,你在墙外,他在屋里,你在屋外,听他都讲些什么。这个事要办好了,赏你五百两银子。”

  “是。”

  尤俊达暗中派人监视秦琼,程咬金不知道。

  再说秦琼离开武南庄,心里像刀绞的一般,我求谁呀?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吗?唐壁不能听我的,杨王也不能听他的,这事根本不能完………想来想去有办法了!他白天没进家门,晚上回的家,跟老娘说:“娘,我不但找到了响马,我还找到了你最想的人。”

  “谁呀?”

  “程一郎。”

  “啊!他在哪?”

  秦琼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老太太一听傻了,眼泪就掉下来了:“这可怎么办哪?”

  “娘,我想出个办法,就得你老狠狠心哪!”

  “怎么个狠心?”

  “你老得豁出一块肉。”

  “行,只要程一郎活着,为娘我豁出来了,拿刀来。”

  “身上肉不行,得是你老身上掉下来的肉。”

  “这…”

  “娘啊,我儿怀玉今年己经八岁了,可咬金兄弟还没成家。我的意思是,我去替他打官司。怀玉八岁了,咱家也断不了后了,您再给咬金兄弟娶妻生子,他们也能代替我行孝,除非死一个,这场官司不能完哪。”

  老太太听了半天没说出话来:“这……”

  “娘,你狠狠心吧。”

  “好,就这么办。”

  娘俩正说话时,贾氏、秦怀玉、罗士信、秦安都进来了,知道后全家人都哭了。秦琼冲着秦安就跪下了:“老哥哥,我给你磕头了。”

  “哎呀,少东家。”

  “老哥哥,我走之后,你要多在老娘面前替我行孝。教士信和怀玉点能耐,这些事都在老哥哥身上了。”

  “这个行。”

  “照料家里的一切事情,也都全靠老哥哥了。”

  “这个我明白。”

  秦琼转过身来又嘱咐贾氏,要堂前孝母。贾氏纷纷落泪。怀玉抓住秦琼说:“爹爹,我不叫你走,不叫你走!”

  罗士信不明白前后经过,可也看出来不是好事,说:“哥,怎么回事,不去不行吗?要不我去吧,我看大伙都哭了,这个事不小吧?我难受,我舍不得你!”

  “你要听秦安老哥哥的话。”

  “那我听。”

  “旁的别问了,你也不懂。娘,我走了。”秦琼刚往出迈两步,老太太说:“秦琼我儿,你再回回头,娘再看你一眼。”

  秦琼一回头,老太太的泪水“刷”地就下来了。秦琼不敢停留,不忍再看,又给老太太磕了一个头:“娘啊,恕儿不孝啦。”

  秦琼站起身来把屋里扫视一番,到外边拉过黄骡马,扔了熟铜锏,就拿一把大斧子离开了家门,直奔登州。

  秦琼边走边想:把我这条命搁在那,兄弟们没事了,整个济南府也没事了,我死足矣!他走到离登州不远,看见一座店房。秦琼进店就告诉店东,先给我算帐,我有要事不能住,不过我太累了,歇息一下连夜登程,算完帐还多给一块银子。秦琼又说:“再给我找一只笔,一面镜子。”

  店东立刻买来了这两样东西。秦琼吃完饭睡了一大觉,天虽还没亮,可是已经过半夜了,秦琉起来照着镜子把头发一蒙,程咬金就这样。又把脸染成程咬金的模样,胡子也染了,骑上黄骠马,头也没回就走了。

  天一放亮,秦琼就到了登州城外,城头上的画影图形那个大呀,还真像程咬金的模样。上边几个大字一一程达尤金。旁边还有几行小字,写的是:不论文官武将,谁抓住这个劫皇杠的响马,官升三级。黎民百姓抓住,封为万户侯,赏黄金万两。知者不报,与贼同罪。

  秦琼心想:我往城里一闯,万事皆休。他摘下斧子,抖抖精神,老远就喊:“哎,城里的官兵听着:杨林老儿,皇杠六十四万是我劫的,现在花光了,手头还困难,还得找老该死的借点,哈哈哈哈……”

  官兵们一看,哎哟,就是他.就是他!哎呀,他进城了,这时城里“哔”地就乱了,有人往王府跑,有人往衙门跑,不一会儿就听“当当当”地炮响,城里乱成了一锅粥。

  秦琼这阵儿倒消停了,走着走着抬头一看,眼前是“望海楼”酒店,秦琼想:我先吃点喝点,一会儿咱们再见,秦琼一进店,堂倌吓了一跳,街上这么乱,怎么来了这么一位?哎呀,就是他!忙问道:“客官,有事吗?”

  “怎么,你们不是卖酒吗?”

  “卖酒啊。”

  “我是喝酒的。,

  “请请请,你贵姓?”

  “程达尤金。”

  堂倌往酒楼上一让,秦琼找个靠窗户的座位就坐下了:“堂倌,来好酒,来好菜,不怕多花钱,懂吗?”

  “啊,是是是,你有的是钱。”

  “是啊,就凭我这把斧子就来钱,你们这买卖不行,懂吗?我做的是一个字的买卖。”

  “噢,不明白。”

  “抢!”

  “哦,对对对。”

  堂倌答应一声,赶紧给上了好酒好菜,然后转身就往外跑去报信。这个堂倌往出一跑,就听官兵们喊:“哎,那边怎么样?”

  “没有。”

  “北边?”

  “没看见,城是进来了。”

  “搜!”

  堂倌一想:你们搜什么,你们不走运儿,他到我家来了,你们别想连升三级。我往上一报,我就是万户侯,黄金万两,无穷的富贵,嘿嘿。堂倌想的正高兴,“啪”地肩头挨了一下:“不要动!”堂倌一回头,来人将他抓住,问道:“你干什么去?”

  “我报告去,大晌马程达尤金在咱们那儿吃饭呢。”

  “谁说的?”

  “我伺候的,那还有错。”

  “你回来!”

  欲知他是何人,且听下回分解。

继续阅读:第六回伪咬金大闹登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响马英雄闹隋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