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回高潭圣拜府行凶
空山馨雨2018-10-05 21:273,981

  第八回高潭圣拜府行凶

  上回书说到上官狄坐在爵王府门前收门包,这个一百,那个五十,弄得挺肥。这一天,他正在门口坐着,高谭圣前来拜府,上官狄一听可有点毛啦;“高中军,你………”

  “我感谢爵王救命之恩,前来拜府。”

  “你等等。”

  上官狄赶紧进来说;“二哥,高谭圣来了,我看事情不妙……”

  “哦,让他进来。”

  “二哥,我看这小子脸色不正,恐怕闹出什么意外。”

  “放心吧,就说我有请。”

  “二哥,我把兵调来。”

  “不用,去请他来。”

  “是。”

  上官狄来到门口:“高中军,爵王有请。”

  高谭圣答应一声,跟上官狄进来,一见秦琼左右没人,上前抱拳说:“爵王千岁宽宏大量,要不,我高某早就没命了,你的大恩大德使我终生难忘。小可来晚了,给爵王千岁瞌头。”

  这小子说着往前一扑,“蹭”地从袖口抽出一把尖刀,照着秦琼就是一刀。秦琼一甩腕子,把他的腕子给拽住了:“哦,你看我秦某到这人地两生,怕出意外,你来赠刀,是吗?”

  “不,我不是给你送刀防身,我是来杀你的,好为我兄弟报仇。”

  ‘高中军,你兄弟是怎么死的?”

  “你到望海楼吃酒,他与你素不相识,你为什么杀死他?”

  “高中军,你在场没?问过没?那时我在楼上吃酒,他就动手了,我把他的刀一推,反回来误伤他自己。高中军,如果是我上楼就杀了他,我秦琼愿意抵偿。”

  “不对,绝对不是。”

  “你到去问个明白。”

  “你能放我走吗?”

  “放你走。”

  秦琼说着就撒手了,最后又说:“你到望海楼找一个堂倌,大个,尖下颏,刀条脸,左眼腈比右眼睛大,他在场。如果不是误伤,你也不用再来了,你想刺我也不太容易,来封信我就去抵命。”

  “好,告辞了。”

  “不远送。”

  高谭圣转身走了,上官狄这个气呀:“二哥,怎么不把他抓住剁了?”

  “贤弟,不要管,去送他。”

  上官狄撵到门口,高谭圣连头也没回,解开丝缰,翻身上马,扬长而去。上宫狄回来,秦琼告诉他:“兄弟,给我准备一下,过午我要到高家去吊唁。”

  “啊?二哥,世上还有你这样人,交他干啥。银安殿上要没二哥你,他早死了,现在反过来杀你,你还要登门,哎呀!”

  “别说了,多买大纸大箔,咱俩一块去。”

  “二哥,你要闹出意外”

  “去办吧。”

  “好。”

  话说到了过午,上官狄把大纸大箔都准备好了,而且要多带人,秦琼不让,就两个人骑着马来到高谭福家。高谭圣也搬这来住了,有人往里一禀报,高谭圣一听,啊,找上来啦!

  书中暗表:高谭圣从秦琼那回来之后,马上把望海楼的堂倌找来了:“我兄弟的死,你从头到尾给我讲一遍,事关重大,你要说实话,不然我对你可就不客气了。”

  “要说实话,还不愿那个黄大个,是二爷他想要升官发财,拿刀去杀黄大个。他一动手,人家一拨拉,二爷的刀回来就给自己扎上了。”

  “此话当真?”

  “那还有错,我在场。”

  高谭圣问明了,回屋跟他舅舅李宏说,这事原来不怪秦琼,兄弟死是误伤。他舅舅一听这话,气得一跺脚就出屋了,骂声:“窝囊废!”

  高谭圣叫他舅舅这么一骂,又有点犹犹豫豫的了,连晌午饭也没吃。到了过午忽听有人来报,说爵王前来吊纸,赶紧出来:“哎呀,爵王千岁驾到,有失远迎,我高谭圣有罪。”

  秦琼乐了:“你可曾问过?”

  “哎呀,爵王,不要再提了。”

  这时,秦琼在灵前焚纸烧香,跪倒磕头:“高谭福,我对不起你,我给你吊纸来了。”

  秦琼正跪着,李宏过来“嗡“地就是一刀,秦琼听耳旁有风声,一回头刀就到了。秦琼伸手一推,“仓啷啷”刀就飞出去了,李宏转身要走,秦琼上去就是一脚,那李宏倒退几步摔了个仰面朝天。上官狄把剑拨出来,上去就要动手,秦琼一把把他手腕子给擎住了:“慢着,我来问他。你是死者的什么人?”

  “我是他舅舅,你杀了我外甥,我要跟你拼命!”

  “哦,老人家请起来,你做得对。上官狄,你后退。”

  秦琼把误伤高谭福的事前前后后一说,李宏有点为难了。知道是误伤又去杀人家,叫人家踢倒了还没动我,人家姓秦的怕什么呢,自已有点后悔。

  这些事,高谭圣都在后面看着呢,心想:我看你姓秦的怎么处理?这一看他口服心服,跑过来就给秦琼跪下了:“爵王,我高谭圣该死,现在一切都明白了,我错了,请高抬贵手。”

  秦琼上前把高谭圣扶起来:“贤弟,我有一事冒昧,说出来不知对不对?”

  “爵王,有事请讲,只要我能办到的,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李宏在旁边也说:“对,孩子已经说了,爵王,你就吩咐吧。”

  “我想跟你换换心,结为生死弟兄,不知意下如何?”

  “爵王,这个可不敢高攀。”

  “来,我愿意,你就算是我兄弟。”

  “哎呀,哥哥!”

  高谭圣跪倒就磕头。秦琼把他搀起来,对李宏说:“舅舅,今后咱们都是一家人啦。。

  “哎呀,我老了,我混蛋!”

  舅舅和外甥留秦琼吃了一顿饭,饭后,秦琼说:“贤弟,我回去跟父王说,还得给你找点事干。”

  “哥哥,不易了,王爷的性格你不知道,他已经把我弃了,找事不大容易。”

  “贤弟,你听信吧,哥哥告辞了。”

  舅舅和外甥以其其他人员一直把秦琼送到大门口,上马走出多远,爷俩还在那点头看着。

  秦琼回蓟府里剐坐下,上官狄报告:“二哥,王驾干岁到。”

  “好。”

  书中交代,这杨林从昨天到今天干啥了?没闲着,叫下边人到处造舆论,告诉全城里的商号铺户,老王爷得了儿子。十三太保杨擒虎,可以去贺喜。谁敢不去呀?商号,大买卖。元帅,众将都来了,把杨林乐得合不上嘴。

  这一天,扬林下令,请所有贺喜的都来,设摆酒宴,招待大伙。酒席之间,杨林说:“你们大家来给我贺喜,我非常高兴。可是还有一个事我得跟大家说,要不,久后你们会埋怨我。我儿子的家母九月九日是寿诞之日,大家要愿意,可以去拜寿。”

  这叫干啥?给秦琼划拉呢。心里话,你们来白吃我呀,拿钱吧!他这一说大伙还不明白么,都说:“对,对,我们得给秦母去拜寿。”

  “哈哈哈哈,有愿意的咱们现在就动笔。”

  旁边一个旗牌官说:“报告王驾千岁,给我写一份,我可是头一份啊。”

  “哦,你是个小官,挣的不多。好,你写吧。”

  动笔人给写上一千,小官一千,丈官就琢磨了,休瞅瞅我,我瞅瞅你,明知是亏也得吃,这个二千,那个四千,连太保们也都写了,一归拢,杨林笑了,我儿子一辈子也用不了。

  杨林把大伙打发走之后,他又想起点事:我儿子的锏法像马鸣关总兵秦彝的锏法。他的枪法像北平王岁艺罗家的枪法。可是,我就没看他的撒手锏,也设看见回马枪,可能也会,我儿有这么大的本领,他既没盔又没甲。哎呀,想起来了,当初南陈和隋决战的时候,我打到马鸣关,兵困马鸣关日子不少。那秦彝马上的双锏,掌中的枪真厉害,我跟他打了一百零八阵不分胜负,我俩马打盘旋,从早晨战到晌午,从晌午战到天黑,然后又挑灯夜战。我们俩从马上到步下,从战场扣到松林,最后我借着大树往旁一闪,秦彝的枪扎到了树上,才趁机把他一棒打死。秦彝虽死,他的盔甲和枪,我一直保留着。回想秦彝的脸谱、相貌与我儿杨擒虎相似,我儿身为爵王,戴上这套盔甲,再拿上那条虎头枪,称得起纵横天下,可在万马营中取上将之首级!想到这,说道:“来人哪!”

  “伺侯王爷。”

  “把府库打开,把秦彝当年的盔铠甲胄和那条枪拿出来。”

  去人把这些东西取出之后,杨林看了看,叫人又擦了擦,高兴地说:“来人哪,到我儿那去一趟。”

  书中交代;秦琼认杨林为父,爹也叫了,头也磕了,但性不知道爹爹寨彝是死在杨林之手。秦老太太就说是跟大隋是国仇,父亲是在两军阵前阵亡了,死在谁手,老太太从没说过,秦琼当然不知道。今天老杨林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话说杨林领着人马,抬着盔铠甲胄和那条枪就来了。上官狄一报,秦琼马上出来迎接。到门外一看,杨林早就下马了,旁边有人伺候。秦琼抢前几步:“父王驾到,儿未远迎,望乞恕罪!”

  “擒虎啊,家札不可常叙,以后为父来就来,走就走,咱们是父子,不是君臣,家里的事么,哈哈哈哈……”

  杨林一边往里走,一边告诉秦琼,他这两天净忙什么了。秦琼一听,哪能这么整啊,你在那卡人家脖子,上官狄在门口勒人家,啊,两下都肥了………到屋里落坐之后,秦琼又过来重新见礼。杨林说:“儿呀,你过两天就要走了,我早该来看你。可是接到一份文书,说扬州总兵死了,把时间就耽误了。”

  秦琼一听扬州总兵死了,赶忙问:“父王,他是怎么死的?”

  “病死的。我正在想谁去接他,咱们得放个可靠的人。”

  “父王,那就叫高谭圣去吧。”

  “啊?不行,不行,我已经把他赶出去了,今后不能重用。”

  “父王,那也好,你不用我就养着他。”

  杨林一听:“怎么?你养着他?”

  “不瞒父王,我看他是好人,他来拜府时我俩一唠挺投缘,就结为生死弟兄了。”

  “嗯,要这么说,你的本意是叫他去扬州当总兵?”

  “父王,你老信不着不行。”

  “哎,不能这么说,那就让他去吧,谁去当这个官还不一样呢,明天你就叫他去吧。”

  秦琼几句话把官给要来了。秦琼一见答应了,又问:“父王,你来有什么吩咐?”

  “没有。我是来给你送东西,你一看准保满意。来人哪,抬上来。”

  这时有人把盔甲抬上来了,秦琼一穿,件件合体。杨林更高兴了:“哎呀,就象给我儿定做的一样。把枪给抬来!”

  两个人把枪给抬过来了.秦琼往起一拿,一下就愣住了。原来枪杆上刻有“马鸣关总兵秦彝制”几个字。他问道:“父王,这枪是哪的?盔甲是什么人用的?”

  “哈哈哈哈,孩子,提起这些,还有一段故事呢。”杨林就把当初南陈和大隋,如何动手,怎样交战,怎么把秦彝打死的,详详细细说了一遍。秦琼一听,火往上撞,这杀父之仇焉能不报!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继续阅读:第九回程咬金登州闯祸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响马英雄闹隋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