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老杨林强收义子
空山馨雨2018-10-05 21:264,454

  第七回老杨林强收义子

  上回书说到在杨林面前,上官狄的一番话把秦琼说了个闭口无言,只好默认。杨林问道:“你为什么冒充响马?”

  秦琼说:“王驾千岁,响马无处可寻,我没办法,想一死也就算了。”

  “什么人叫你抓响马?”

  “唐壁唐大人。”

  “你在他手下干什么?”

  “旗牌官。”

  “啊?小小的旗牌官就出来抓响马,唐壁,你好无理!旗牌官,你能抓得住吗?”

  “就是没碰上,碰上准给拿到。”

  “你会什么兵刃,练练我看看,如果你有本事,我不怪唐壁,没有能耐,我要跟他算帐!”

  “小人会使锏。”

  “看锏来!”

  站堂官拿过锏来,秦琼把锏拿过来在殿前练了一通。杨林一看,说:“站住,你的锏法跟谁练的?”

  “回王驾千岁,我的朋友多,我是到处走,到处学。”

  杨林想:怎么像当年秦彝的锏?秦彝跟我见阵多次,他的锏法我永远不忘。想到这说;“来人哪,到后花园去。”

  一声令下,文武百官前呼后拥。杨林带着秦琼来到后花园。落座之后,喊声:“罗明。”三太保赶紧过来:“父王。”

  “你跟秦琼比试比试。”

  “是。”

  “秦琼,你胜过罗明,说明你有本事,胜不过罗明,我还要找唐壁算帐。”

  “是。”

  两个人把锏拿过来当面这么一对,杨林一看,秦琼不敢赢他。最后又逼秦琼,秦琼就把罗明给赢了。杨林一阵大笑:“哈哈哈哈,秦琼,本王跟你过招,看看奉王的球龙棒。”

  秦琼连忙跪倒:“王驾千岁,我秦琼天胆也不敢……”

  “本王不怪你。秦琼,如果你胜不了本王,你们整个济南府休想活命………”

  “这………”

  上官狄在旁边小声说:“干吧,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秦琼把双锏一拿,扬林就爱上了,问道:“你还会什么本事?”

  “我还会枪。”

  “好,来人哪,拿枪来。”

  秦琼接枪在手,不敢快,王爷章棒领,逼着他不快不行,三领两领,快起来收不住了,秦琼一大意,把杨林的战袍给挑了个大口子。文武群臣一见全过来了:“不准动!”

  杨林说:“干什么?退下!”

  “是。”

  “哈哈哈哈,上官狄,把秦琼带到书房歇息。”

  “是。”

  杨林吩咐之后,又领着艾武群臣上殿。

  单说上官狄把秦琼领到书房,可就埋怨开了:“二哥,你也太冒失了,把王爷的战袍挑了,恐怕这回事更大了!”

  “贤弟,也是我一时大意。”

  “二哥,你先在这等着,我去前边看看。”

  上官狄走出书房,来到银安毁:“回王爷,已经把秦琼带到书房,候王爷吩咐。”

  “哈哈哈哈,上官狄,你哥哥的枪法不错呀!”

  “回王驾千岁,他在书房直后悔,冒犯王爷绝不应该,请王爷恕罪!”

  “我说怪罪他了吗?这不,把战袍换了就好了。比武不让步,举手不留情,再说他也没伤我,这算什么!上宫狄,本王有个想法,想把你哥哥收为本王义子,你看怎么样?”

  上官狄一想;这事打着灯笼也难找哇!哎呀,我哥哥走运了,这个爹值钱哪,有这么个爹,以后啥也不怕了。想到这说;“玉驾千岁,我先替我哥哥谢谢你,给你磕头了。不用问,那准行,应了,就这么的。”

  “去问问,我要你哥哥的话.不要你的话,如果能答应,一切事都好办,我们就是父子了;不答应,我还要他的脑袋。”

  “去,我就去,你老不用听回信,准行。”

  上官狄说着就往外走。杨林喊:“站住!”

  “王爷。”

  “上官狄,你跟他说明白,他要同意,就过来给我磕头。不同意,我第一个杀他,第二个杀你。”

  “什么?杀我?”

  “对。”

  杨林一看秦琼对上官狄好,得把他给挂上,所以又追问一句:“你记住了?”

  “记住,。”

  上官狄刚想往出走,杨林又把他叫住了;“站住!还有,第三个杀唐壁。”

  “啊?!”

  “这么说吧,济南府所有的人,拉上黄绳,一个也跑不了。”

  “是。”、

  上官狄出来冒了一头汗,心想:这个事还用这么嘱咐,谁不干,还有不干的?他想着转弯抹角来到书房,一进门就道喜:“二哥呀,恭喜,恭喜!哎呀,真想不到,这官司还打漂亮了。”

  “赍弟,此话怎讲?”

  上官狄把前后情况一说,秦琼心想;我跟大隋是国仇,我父亲死在他们手里,母亲始终不许我报效大隋,不让我当官,这是一步一步逼的,没办法才当了几同差……想到这.他跟上官狄说:“你去回王爷,我秦琼情愿一死,绝不认父。”

  上官狄一听,这真是千古奇闻!这攀都攀不上的事他还不干:“我说二哥呀,这个事你不干还不行。”

  “为什么?”

  “我先给二哥磕个头,你得救我的命啊。”

  “救你什么命?”

  “我这个脑袋就在你这句话上,王爷说了,你不同意,第一个杀你,第二个杀我,第三个杀唐璧呀!”

  秦琼听了立刻站起来,心想:我是为了救大家,救不了,这不是害了大伙吗?秦琼犹豫不定,上官狄又说:“二哥,我为你死,死而无怨,要是这么死,我觉得太冤了。有活路,咱们为啥不走呢?”

  “上官狄,你去跟王爷讲,我要三件事:第一,让他追回御旨,别再跟济南府要人,第二,响马还可以抓,但是,不要跟一个地方要,跟谁要谁为难,弄不好叉弄出个染面涂须的事来,第三,我娘九月九日乃寿诞之日,我必须回家给老狼办寿。这三点能应下,我就拜。”

  “好,好!我就去。不过,二哥你也得为我们大家着想,差个一条半条的……”

  “去吧。”

  上官狄回来跟杨林这么一讲,杨林倒乐了:“哈哈哈哈,给他娘办寿,有这份孝心,将来对我这义父也错不了啊。那两条也都行,我都答应。”

  上官狄回到书房,和秦琼一说就领他上了银安毁。秦琼怕里边有诈,没直接认义父,他上前跪倒:“王驾千岁在上,罪犯奏琼磕头。”

  杨林一听愣了,怎么没叫爹呢?又一想:孩子慎重,恐怕其中有诈,我得先说话呀:“秦琼,你跟为父要求的那三件事,我都答应了。”

  杨林说完,心想:我看你还叫不叫?秦琼跪爬半步:“如此说来,义父在上,不孝儿秦琼给父王磕头了。”

  “哈哈哈哈,从今天起,你就是本王的十三太保,赐名杨擒虎。首缺爵王,螟蛉殿下。”

  十二家太保,你瞅瞅我,我瞅瞅你。杨林一辈子没成家,净划拉干儿子,一划拉就是十二家太保,都当成眼珠子。十二家太保在沿海登州都是脚面子水——平蹬。这十二家太保为什么互相看呢?他们都惊奇,都羡慕,人家是螟蛉殿下,是首缺爵王。也就是说,王爷一死,一切都是人家的了。干脆,溜须吧!秦琼站起来,杨林马上吩咐搭座。秦琼刚谢座就听外边有人喊:“王驾千岁,哎呀!”

  杨林正高兴,忽听有人喊,立刻面沉似水,心想;这是谁来报丧,也不看看时候,我剐了你,不带全家算你便宜!想到这抬头一看,哭着进来这个人也是心尖子,气就消了一半了。谁呀?中军官高谭圣。只见他喊着进来上前跪倒:“王驾千岁,给我报仇哇!”

  “报什么仇?”

  “我兄弟高谭福叫人家给杀了,他一点罪没有,是为了给王爷抓响马被杀的,他死的冤哪!”

  “啊,怎么?为我抓响马?”

  “是啊,响马在望海楼上喝酒,我兄弟打算抓住给老爷你送来,两个人就动手了,没曾想,叫响马把他杀了,你老辑给报仇哇!”

  “响马是什么人?”

  高谭圣拿手一指秦琼:“就是他!”

  这下子杨林可动怒了,他用手一拍桌案:“大胆,他是我十三太保,首缺爵王,螟蛉殿下扬擒虎,他能杀你的兄弟吗?别说不是,就是他杀了,你冤什么?”

  高谭圣跪爬半步:“王驾千岁,你一定得给我报仇哇!这小子可杀,你要不给我报仇,我就不能报效王爷了!”

  “住嘴.来人哪,推出去斩首!”

  “是!”

  秦琼一见不好.急忙站起:“刀下留人!”然后面向杨林,说:“父王,今天是你高兴之日,将我收为十三太保,儿也满意,如果杀掉这样一个有用的大将,谓之不幸,请父王看在儿的薄面,放了他吧!”

  “嗯,高谭圣,你看我儿多宽宏大量。看在我儿面上,把你放了。”

  高谭圣重新回到杨林面前:“谢王驾千岁不斩之恩!”

  “住嘴,不是本王不杀你,是我儿杨擒虎求情,你要谢我儿救命之恩。”

  高谭圣心想:他杀了我的兄弟,还叫我谢他,我不干!他跪爬半步:“王驾千岁,你要杀我,我情愿一死,如果不杀,你不给我报仇,我是绝不干休,我冤哪!”

  杨林“啪”地一拍桌子:“好吧,站堂军,掀去他的中军官职务,把他给我赶出去!”

  “是!”

  两边人答应一声。就把高谭圣给轰出去了。杨林又把上官狄叫过来:“上官狄,去,带五百人,把高谭圣府团团围住,我儿刚刚到我身边,还没有给他预备爵王府,把中军府留下,不准他拿走一草一木,他家所有都归我儿所有,爵王府暂借中军府。”

  “是,我就去。”

  “站住!”

  “王驾千岁。”

  “从今后你也不要在银安殿报效了,你的旗牌官撤了吧。”

  “王驾千岁,还得赏我碗饭吃不?”

  “我儿杨擒虎在这人地两生,你在他的左右,听他使用。”

  上官狄一听都乐懵了:“谢王驾千岁!”

  话说上官狄前去中军府把高谭圣轰出之后,回来请爵王到中军府。秦琼一坐,上官狄过来磕头:“爵王,从今往后你有什么事就下令吧,沿海登州,我办什么事都行。”

  ”兄弟,你赶紧起来。”

  “不。二………!”

  上官狄“二”字刚出口,又退回来了,心想:这要叫王爷听见舌头都得拉去。秦琼见他跪着,上前扶起说:“你要愿意在这呆,你就是我兄弟,见面叫我二哥;如果不这样,我就把你退回去。”

  “二哥呀,我还是在这,可我总觉得我不配,因为你的身份不同了。”

  “配不配你还是我兄弟。”

  “要那么说,二哥,咱们还是兄弟。二哥,我跟你讨个脸儿,你能不能答应?”

  “什么事?”

  “我在这当差多年,可受气了,叫他们把我坑苦了,逢年遇节都得送礼,什么大太保呀,四大帅呀,可厉害了,不送礼这个整就当不了,事也办不了。今天我就借你的光,你假装没看见,我在你门口一坐,要发个小财,捞捞这些年的本儿。”

  “你随便吧。”

  “好了。”

  从此后,上官狄往门口上一坐,头一个就是四大帅来拜府,上官狄拿鼻子说道:“嗯,爵王睡觉呢!”

  就这样一连碰回去四回,四大帅明白了,这是要门包,不给不行。谁敢不来拜府,可是进不去呀。过去,上官狄净给人家进了,今天是人家给他进。这回四大帅跟上官狄说:“一个人五十两,四五二百两银子,吃饭不饱,喝酒不醉,买包茶叶吧。”

  上官狄想:光说不行,咱们得弄个明白,若不然让我久后当帐要啊!他说:“哎,别费心,别费心,不过,你们自己进去见吧。”

  四大帅你看我,我看你,敢吗?谁敢进去:“这……”

  上官狄一看笑了:“不瞒你们,我忙,昨晚输了二百两银子,他们非跟我要不可,我哪有钱哪,这不,我得给他们张罗钱去。”

  四大帅一听明白了,这叫现钱不赊呀,现打发人倒去取二百两银子给他,上官狄才让进去。紧跟着就是各家太保来拜府,也都是现钱不赊,这个一百,那个五十,上官狄这回可肥了。

  这一天,门外又有人来拜府。谁呀?高谭圣,他要拜府杀秦琼!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继续阅读:第八回高潭圣拜府行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响马英雄闹隋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