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
水千丞2018-10-10 13:386,883

  番外四 毕业以后

  李玉毕业以后,正式开始在他和简隋英的公司上班了。

  这个当初俩人共同注资的公司,年盈利已经比照两年前翻了七倍,这成绩即便是在遍地是官富二代的京城里,也是能让人竖大拇指的漂亮,毕竟有钱有人脉却不会经营的大有人在。简李俩家的儿子自走到一块儿的那一天起,就是整个政商圈的奇谈,因此多少双眼睛等着看他们的笑话呢,以俩人的心气儿之高,是坚决要闪瞎所有人狗眼才行。

  简隋英一觉醒来,扑鼻子就是一股浓郁的咖啡香味儿,他闭着眼睛伸出手,往床头柜上够,突然,手腕被抓住了。

  简隋英乐了,懒洋洋地睁开眼睛:“咖啡呢?”

  李玉靠坐在床边看报纸,他举了举手里的白瓷杯:“这是我的,你的还在咖啡机里。”

  “服务太不周到了,也不知道给我端床上来,哎,还有早餐。”

  李玉捏了捏他的鼻子:“你刷牙了吗?不刷牙就想吃喝,快起来,都八点了。”

  “这么晚了,你不会早点叫我。”简隋英嘟囔一声,坐了起来,“今天要去见刘总呢。”

  李玉暧昧笑道:“不是看你昨晚太累了吗。”

  简隋英白了他一眼:“扯淡,我精神好着呢。”他翻身想下床,却被李玉长臂一伸,捞了回来。

  李玉亲了亲他温热的背脊,手轻轻捏着他的腰,柔声道:“累不累?累了就别去了,你都连续加班快半个月了。”

  简隋英笑骂道:“你不发情,我昨晚就能歇歇了。”

  李玉低笑道:“昨晚可是你先勾引我的。”

  “我那是累得趴你身上了,怎么就勾引你了。”

  “就是勾引我。”李玉也有点儿心虚,“算了,你别去了,我代替你去。”

  “不行,这个合作我很看重,必须得去,回来之后我休两天,好吧?”

  李玉轻哼一声:“你是不放心我吧?”

  “你一个刚毕业的学生,长那么嫩,怎么镇得住场子呢。”简隋英摸摸他的脑袋,“乖啊,走吧,再跟你简哥多学几年。”

  李玉捏住他的下巴,肆意地亲了他一通,才依依不舍地放开。

  简隋英满足地哼着小曲儿,下床洗漱去了。

  吃完李玉做的早餐,俩人出门了,驱车直奔合作公司。

  开进停车场,简隋英熄了火,翻下头顶的镜子,仔细整理起发型和领带来。

  李玉侧目看着他,满眼宠溺的笑意。

  简隋英斜了他一眼:“你这什么眼神,这么瘆人。”

  “看你好笑呗,谈个合同还要打扮一番,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会情人呢。”

  简隋英嗤笑道:“我现在可不就是会情人?”

  李玉给他顺了顺领子,看着他俊美无匹地面容,满意地说:“行了,已经很完美了。”

  简隋英捯饬完自己,就给李玉整理起头发:“我告诉你啊,男人的范儿可是很重要的,场面上的人,看你几眼就知道你一身行头值几个钱,表面上的面子都撑不起来,谁会信任你的实力啊。你啊,要是没有我,也就脸能看了,成天穿个穷酸的运动服,时不时还骑个自行车,出去谁都把你当小孩儿。”

  李玉无奈道:“出席正式场合,我会穿正装的。我只是觉得男人没必要修饰得太精致。”他捏了捏简隋英的脸,“但你喜欢就好,你喜欢一柜子衣服、一大排领带,一抽屉名表、一整面墙的鞋、一车库的车,我就努力挣钱让你买个够,你高兴就行了。”

  简隋英哈哈笑道:“真上道,来,亲一口。”

  李玉凑过来,俩人啵了一下,相视笑了起来。

  推开车门,俩人信步朝办公楼走去。

  今天来谈合作的,是一家传媒影视公司,想在郊区打造一个占地千亩的电影城,看中了他们的一块地,对方公司资金不够,希望他们以地入股,但是他们只想做一次性买卖,把钱收回来干别的,毕竟长线投资是有风险的,他们手头的项目都要做不过来了。

  这件事他们已经跟公司的人商量了半个月了,今天有了个统一方案,希望这次谈判能真正推进点进程。

  进了办公楼,预约好的人已经在等他们了,前台小姐带着他们往会议室走去。

  这时,其中一个办公室的门打开了,一个女经理领着四个年轻男人走了出来,那四个男人其中有三个都打扮入时、发型前卫,只有一个显得最朴素,但是脸蛋却清秀漂亮。

  简隋英愣住了:“小朱?”

  李玉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神经都绷紧了,他顺着简隋英的目光看去了,果然看到了曾经令他嫉妒得眼睛发红的情敌。

  小朱猛地抬头,也怔住了:“简……简少。”

  那女经理会来事儿,立刻道:“简总您好,您和朱先生认识啊。”

  简隋英想到李玉在旁边,只好避重就轻地说:“嗯,认识。”

  “哦,朱先生是来面试的。”

  “面试?面试什么?”

  “助理造型师。”小朱小声说,他偷偷看着简隋英,水汪汪的大眼睛闪啊闪,那副想要看又有所畏惧的模样,看上去一如两年前那般楚楚可怜。

  “你不是在当老师吗,怎么不干了?”

  “那家技校倒闭了。”小朱用更小的声音说,在李玉眼刀子的逼视下,他低下了头去。

  简隋英感觉到了他的紧张,扭头一看,果然是李玉在释放杀气,他轻咳了一声,示意李玉别发神经,李玉脸色更加阴沉了。

  女经理说:“四位先回去等通知吧,我们会在一周内答复的。”

  三人陆续走了,小朱经过简隋英身边的时候,犹犹豫豫的,身体顿了两次,但最终没停。

  简隋英却叫住了他:“小朱,你这两年还好吗?”

  “……还挺好的。”

  “技校倒闭之后,也没对你们有什么安排?”

  小朱摇摇头:“给了点遣散费。”

  简隋英想了两秒钟,道:“把你电话给我,我再跟你联系。”

  小朱抬起头,有些惊慌地看看他,又看看李玉。

  李玉眯起眼睛,脸色难看得经理和前台小姐都看出不对劲儿了。

  简隋英掏出手机:“说。”

  小朱咽了咽口水,报了个号码。

  简隋英记下之后道:“行了,我去忙了,你回去吧。”

  小朱点点头,转身走了。

  前台小姐很会察言观色,一看俩人之间的气氛不太对劲儿,也不催他们走了,就在旁边默默地等着。

  简隋英把手机收了起来,他料定李玉这么好面子的人,也不会当场发作,就催促道:“美女,走吧,别让刘总久等了。”

  “哦哦,这边请。”

  李玉果然没说什么,进了会议室,已经神色如常。

  他们照常寒暄、谈判,一切进行得都很顺利。

  两个小时后,公司老总亲自将他们送上了电梯,电梯门合上的那一瞬间,简隋英等着李玉发难,没想到狭窄的空间里一片令人尴尬的沉默。

  简隋英轻咳一声,竟然更加不安起来。

  俩人沉默地走出电梯,进了车里后,李玉还是什么都没说,简隋英先憋不住了,问道:“那个,你没事吧。”

  李玉道:“怎么?”

  “那个,咳,小朱啊。”简隋英解释道,“他就是一学理发的,没什么别的能耐,家境又差,挺不容易的。”

  “哦,看他找不到工作,你心疼了?”

  简隋英心想,嗯,这才是正常反应,不然他还怪不安的,他笑道:“看你酸的,你犯得着和他吃醋吗,我这两年可一次都没联系过他,今天不是赶巧碰上吗,我随便说句话的事儿,就能帮帮他,何乐而不为呢。”他今天当着李玉的面儿,没敢跟刘总提小朱,今天回去打算打个电话,那家公司效益不错,小朱如果能进去,应该能挺稳定的。

  李玉“哦”了一声,“随你。”

  简隋英凑了过去,捏起李玉的下巴,笑嘻嘻地说:“真吃醋了呀,来让哥看看,哟,这小脸儿,拉这么长。”他照着李玉的嘴唇亲了一口。

  李玉皱起眉,推开他的手:“行了,别闹了,我不至于吃个鸭子的醋。”

  听到“鸭子”这两个字,简隋英心里顿时不痛快起来,他道:“你别这么说他,他不是鸭子。”

  李玉扭过头来,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他不是鸭子是什么?你在为他说话?”

  “他确实不是鸭子,他就跟过我,而且是为了给他爸治病。”简隋英对小朱的感觉一直很好,虽然不可能是爱,但怜惜是有的,小朱在他最脆弱、最艰难的时候陪伴过他,哪怕没帮任何忙,但给予他的温暖,让他一直记在心里。

  李玉讽刺地笑了两声:“这年头不编几个悲惨故事,怎么好意思出来卖。”

  简隋英心里有些上火了。俩人已经有小半年没闹过矛盾了,他脾气不好,李玉几乎事事让着他,但今天的李玉,显然是故意找茬的,他不太高兴地说:“你别这么阴阳怪气的行不行,我知道我们俩的事儿让你不痛快,可我跟他早就过去了,他没你说的那么不堪。再说,我现在只不过是想帮帮他,举手之劳的事儿,你不至于这么小心眼儿吧。”

  李玉咬了咬牙:“你跟他曾经是什么样的关系,我为什么非得大方?”

  简隋英按捺着脾气,沉声道:“谁还没个过去,你今天是想跟我翻旧账?”

  一提到“旧账”,李玉顿时底气不足了,他抿了抿嘴唇,眼神有几分不甘,又有几分紧张。

  简隋英靠回座椅,深吸了一口气,降下车窗,把车开出了停车场。

  一路无言。

  回到公司后,俩人憋着一肚子难受,各忙各的去了。

  简隋英在办公室里给传媒公司的刘总打了个电话,让他照顾一下小朱,这点小事,小刘自然不会不卖他一个面子。刚挂了电话,有人敲门进来了,他一抬头,是他的表弟白新羽。

  白新羽因伤退伍之后,来公司实习了,经过部队的历练,他早已经今非昔比,从一个烂泥扶不上墙的草包,彻底变成了一个铁骨铮铮的男子汉,现在工作上也很认真负责,让他非常欣慰。

  “简总,烟台那个项目的资料我看了,跟你讨论讨论。”

  “哦,坐。”

  白新羽坐下之后,翻开资料,开始说了起来。

  简隋英还在想李玉和小朱的事,有些心不在焉的。

  “简总?简总?哥!”白新羽大喊了一声。

  “啊?!”简隋英回过神来,“怎么了?”

  白新羽笑道:“发什么呆啊,很少看你工作时候走神的啊,怎么了,跟嫂子吵架了?”

  简隋英“呿”了一声,悻悻道:“你小子,越来越犀利了。”

  “哇,真吵架了啊,肯定是你不对。”白新羽一脸八卦的兴奋。

  “你什么意思,怎么就‘肯定’是我不对了?”

  “李玉吧,以前是挺不是东西的,但现在我看挺好的,脾气也比你好多了,你们俩要是吵架,怎么看都像是你挑头的。”白新羽笑嘻嘻地看着简隋英,一副欠揍的样子。

  “呸,嘴里没句能听的,这次的事儿,还真就不是我的错。”

  “怎么了?说说呗。”

  简隋英抓了抓头发,在犹豫了两秒钟要不要告诉自己表弟以前的破事儿之后,就憋不住说了。

  白新羽听完之后,乐不可支。

  简隋英羞恼道:“别他妈笑了,烦不烦。”

  白新羽笑得肩膀直抖:“你今天怎么不带我去呢,那场面,啧啧,肯定特好看。”

  简隋英烦躁道:“滚滚滚,赶紧滚出去。”

  “哥,你别赶我啊,我给你分析分析啊。”

  “分析什么?”

  “对错啊,你不是跟我在讨论这个吗。”

  简隋英眯起眼睛:“你说。”

  “你吧,想帮小朱,也不能当面跟他要电话啊,你当面要了,就是要私底下联系,嫂子怎么想啊,你当时应该打个招呼得了,回头再找刘总不就行了。”

  简隋英拍了拍额头:“哎,也是,我当时也是看到小朱一时懵了。可李玉也不能说小朱是鸭子啊,他真不是鸭子。”

  “他是不是不重要,重要的是,没有必要为了他和嫂子吵架吧。”

  “也没吵。”简隋英嘟囔道。

  “没吵你都心不在焉了,真吵了你不是要抑郁了。”

  “我像是那么没定力的人吗……嘿,我说你小子跟我说话怎么越来越没大没小了,哪儿来的自信你,找揍是不是?”

  白新羽笑眯眯地朝简隋英飞了个吻:“我这是关心你嘛。”

  “去你的,赶紧工作吧,上班时间不要找我闲聊。”

  白新羽乐呵呵地起身走了。

  好不容易熬到下班,简隋英想跟李玉一起回家,结果前台说李玉去看一个项目了,早就走了,他郁闷地自己开车回去了。

  到家之后,屋里一片漆黑,简隋英躺倒在沙发上,肚子有点饿,但是却不想动。家里钟点工一个星期来两次,平时都是李玉做饭,李玉不在的话,他连饭都懒得吃。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他抄起电话一看,是小朱打来的,他略有些失望,但还是接下电话:“喂。”

  “简少。”

  “小朱啊,你怎么有我电话啊?”

  “啊……你、你电话没换啊。”

  “哦,对……”

  “简少,谢谢你,那个工作,我面试通过了。”

  简隋英轻笑道:“谢我干什么,你自己有实力。”

  小朱也笑了笑:“我知道是简少帮我忙了,当时……就我工作经验最浅,受过的培训也最少,简少,你总是帮我。”

  “这有什么,别多想了,那家公司不错,你好好干,接触的都是明星,比你在学校当老师有前途。”

  “嗯,谢谢简少。”

  “行了,别客气了。”

  “简少……”小朱犹豫道,“你和他,还好吗?”

  “我们挺好的。”

  电话那头,简隋英能感觉到小朱的呼吸一滞,他在心里叹息了一声。他知道小朱对他的一点心思,以前就知道,但他只能装作不知道。他从来没把过往带上//床的任何一个小男孩儿放在心上,小朱在他最特殊的时刻陪在他身边,是唯一一个不一样的,也因此,他希望小朱能过得好。

  小朱淡笑道:“那就好,我这两年一直担心你,现在总算能放心了。”

  简隋英想着电话那头的男孩儿,脸上那柔和的笑意曾经温暖他最冰冷的心,也不禁露出一个笑容,他道:“不用担心我,我怎么样都能活得好好的,倒是你,如果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我会帮你的。”

  挂了电话后,简隋英心情好了一些,想想他今天当着李玉的面要小朱的电话,确实有点不妥,等李玉回来,就大度地哄一哄吧。

  他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不小心睡着了,也不知道迷糊了多久,客厅灯突然大亮,他不满地嘟囔一声,那手背遮住了眼睛。

  李玉惊讶道:“你怎么在这里睡觉。”

  简隋英打了个哈欠:“你回来了啊。”

  李玉走了过来:“你是不是下了班没吃饭,一直睡到现在。”

  简隋英揉了揉眼睛:“没东西吃。”

  李玉埋怨道:“没东西吃你不会叫外卖,就这么饿着?快入秋了,天气这么凉,就穿着短袖在沙发上睡觉,上个月感冒刚好,你又嘚瑟了。”

  简隋英笑道:“别啰嗦了,赶紧给我做饭去。”

  李玉叹了口气,坐在沙发上,轻轻摸着简隋英的脸,柔声道:“想吃什么。”

  “来碗面条,打个荷包蛋。”

  李玉低头亲了他一口:“等着。”

  李玉很快就煮好了面条,叫简隋英去吃,简隋英往餐桌前一坐,毫不客气地大口吃了起来。

  李玉坐在对面,静静地看着他。

  干掉半碗后,简隋英喝了口水,抬头看向他:“晚上吃什么了。”

  “时间急,在工地吃的盒饭。”

  “工地离市区也不远啊。”

  “急着回家。”

  简隋英的心顿时软了下来,但也忍不住抱怨道:“那你走也不跟我说一声。”

  李玉低着头沉默片刻,然后趴在了桌子上,大手抓了抓头发,闷闷地说:“怕你还在生气。”

  简隋英愣了愣,忍不住笑了:“你怕我生气?我看你火气比我大呀。”

  李玉低声道:“我怕你跟我提过去。”

  简隋英看着李玉低垂的脑袋上的发旋,明明就是一个普通的发旋,可看在他眼里,居然也格外地可爱,他觉得自己没救了,对李玉的喜爱,已经没救了,他伸出手,用力揉了揉李玉的头发:“傻小子。”

  李玉一把抓住他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一下,哑声道:“看到小朱,我确实很嫉妒,可是我知道我没资格嫉妒,你最难受的时候,是他在陪着你,看着他,我就想起我曾经做过的事……其实我是生自己的气。”

  简隋英看着李玉忧虑的小模样,顿时有点心疼了,忙道:“好了好了,我没想跟你翻旧账,你知道我这个人就是嘴欠。小朱呢,我除了道义上帮帮他,没别的意思,现在他工作确定了,也就没什么事儿了,这页翻过去了,好吧?”

  李玉在他的手心里亲了好几下,拧了一整天的两道浓眉,似乎终于放松了下来。

  简隋英摸着他光滑的脸蛋,有些想笑,但又有些鼻酸,不止是他对李玉的喜爱无药可救,李玉对他,恐怕也是一直诚惶诚恐吧。

  李玉道:“你吃饱了没有?我带你出去吃麻小吧。”

  “不想去了,家里舒服。”简隋英站起来,伸了个懒腰,回头冲李玉一笑,“要不要一起洗澡?”

  李玉的眼睛顿时亮了。

  ……

  发泄过后,李玉抱着简隋英,细细舔着他背上的汗水,简隋英迷蒙地说:“……你今天……怎么了。”

  李玉笑了笑:“我要是不卖力把你伺候好了,你想别人怎么办。”

  简隋英有气无力地骂道:“滚蛋。”

  李玉无限温柔地说:“隋英,每次我这么抱着你,我就觉得我什么都有了,这辈子再无所求。”

  简隋英费力地转过身来,窝进李玉怀里,用手指轻轻描绘着他完美的眉眼,笑着说:“那当然,我又帅又有钱,你还图什么呀。”

  李玉无奈地一笑,双臂收紧,恨不能把简隋英揉进身体里,永远不让别人看见、摸着,这个让他疯狂的男人,他多希望一辈子只有他能碰触,他温热的吻落在简隋英的肩头,每一吻都充满了珍重与爱意。

  简隋英的五指插进了他发间,感受着他最爱的人有力的臂膀、浓密的黑发、灼热的呼吸、性感的体味,这一切都让他深深地着迷,犹记得当年他初见李玉,那面若冠玉的少年只是一回眸,就杀进了他心底。有时候想想,命运就是如此奇妙,让一个从不相信一见钟情,甚至不相信“情”的人,为了一个人丢盔弃甲、一败涂地。

  俩人不再言语,但浓烈的情感通过所有无形的介质交互在俩人之间,无孔不入地冲进彼此心底。

  有这么一个人,你拥抱他就等于拥抱了全世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你却爱着一个傻逼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