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水千丞2021-09-28 10:4714,899

  周翔试图睁开眼睛,眼周干涩,光线刺目,他微微睁开了一条缝。入目尽是一片冰冷的白,白得没有半点人气。身体的感觉渐渐归位,他闻到了消毒水的味道,他知道自己在医院,他很意外。

  竟然还活着?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摔下来,竟然还活着?

  一定是他人品太好了,老天爷都不舍得收他。不管怎么样,捡回一条命都是件好事,只是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断胳膊断腿,他感觉不到……他的手、他的腿,全都感觉不到。他吓出了一身冷汗。活着固然好,但若是变成了残废,岂不是生不如死?

  “周翔?周翔?你醒了?”他耳朵里陡然窜进一个中年女人的声音,声音凄切悲伤,带着浓重的哭腔。

  周翔努力转过脖子,是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很瘦,长得很面善,尽管她叫着自己的名字,可是周翔并不认识她,这是谁呢?

  “周翔啊……”那女人想哭,但是硬生生忍住了,跌跌撞撞地跑到门口,拽住一个护士,激动地大叫,“我儿子醒了!我儿子醒了!你快去叫医生啊。”

  儿子?谁是你儿子?周翔张了张嘴,想说话,但是喉咙跟火烧一样干痛,他努力了半天都没发出声音。

  渐渐地,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四肢了,他动了动脚趾,都在,他的手脚都在!

  不一会儿,就冲进来一堆医生和护士,围着他一阵忙活,护士啧啧感叹:“居然真的醒了,已经昏迷两年了,居然真的醒了,这真是奇迹,阿姨,恭喜你啊。”

  那妇女连哭带笑,激动得话都说不清楚了。

  一个护士给周翔倒了杯水,用勺子喂了他一点,就那么一点点,她就把水收走了,她轻声说:“别急,你现在需要好好适应。”

  周翔哑声说:“我……我怎么样?”那声音嘶哑,简直不像人发出来的。

  “周翔。”那中年女人扑了上去,摸着他的脸哭着说,“妈妈知道你一定会醒过来的,你可算醒过来了,妈妈就要坚持不住了呀。”

  周翔震惊地看着她,这个女人,真的认为自己是她的儿子吗?周翔回顾了一下自己的记忆,完好无损,他过去三十年所发生的一切,都历历在目,虽然他死之前那一段日子,过得太糟心,他恨不得把和那个人有关的一切都忘得一干二净,可是他确定自己没忘,而他的记忆中,确实没有这个女人。尽管……尽管她哭得让他难受,她的眼泪那么热,那是属于母亲的泪水。

  “你……你是……阿姨,我不认识你。”周翔勉强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哭声止住了,那女人惊讶地看着他,医生和护士也都呆住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医生拍了拍那女人的肩膀:“陈女士,周翔脑部受重创,他醒来之后任何状况都有可能发生,如果仅仅只是失去了记忆,已经算是非常幸运的了。”

  陈英抹掉眼泪,颤巍巍地摸着周翔的脸:“周翔,儿子,你真的不记得我了?我是你妈妈呀。”

  他确实叫周翔,可是他妈在他八岁的时候就死了呀,他做梦都希望自己还有妈,可是……

  “陈女士,请你克制一下自己的情绪,不要给患者太大的压力,这样吧,你先出去休息一下,我们给他做进一步的检查,好吗?”

  医生给护士使了个眼色,护士小姐搂着陈英轻声劝慰道:“阿姨,咱们先出去吧,你冷静一下。”说完不由分说地把她带出了门。

  周翔被推出了病房,去拍片和做其他检查,他脑袋昏沉沉的,一会儿又想睡觉,无意之中一转头,看到了医生黑屏的电脑屏幕上,映照出来的他的脸。

  当他看清那张脸的时候,他被震住了。

  漆黑的电脑屏幕里,面容看得并不十分清楚,但足够辨认五官,周翔看着那个人呆滞的表情,这是谁?这不是他的脸……这个人……是谁?

  医生的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怎么了?”

  “镜子。”

  “什么?”

  周翔突然粗嘎地大喊了一声:“给我镜子。”

  医生吓了一跳,想了想,还是递给他一面镜子:“你的脸没事的,放松下来,别激动。”

  周翔抢过镜子,镜子里清晰地映出一张年轻俊朗的脸,看上去二十五六的样子,眼睛不大,很有神,虽然脸色苍白,但看上去依然颇有男子气概。

  但这不是他周翔!

  难怪那个阿姨要叫他儿子,她没弄错,只是她不知道,自己儿子的身体里住着个野魂。

  这么说,他还是死了,至少他的身体,从那么高的悬崖上摔下去,怎么能不粉身碎骨?但是他的灵魂重生在别人的身体里,这个年轻人,也叫周翔!

  医生奇怪地看着他:“你怎么了?有什么不适的感觉吗?”

  周翔把镜子扔到了一边,有些瘫软地躺回床上,用手背盖住了眼睛,喃喃道:“没事。”

  他整个人都还在震惊中,这要他如何接受眼前的一切?

  也许就是因为他们同名同姓,所以老天爷收错魂儿了?

  这一切都太诡异了,他一直是个无神论者,什么牛鬼蛇神他压根儿不信,也从未畏惧过,可是现在发生的事情,却让他动摇了,一时之间,除了震惊,他真不知道作何反应。

  医生善解人意地说:“闭上眼睛休息一下吧,你昏睡了两年,刚醒过来,心理负担会很大的,不要自己给自己压力,睡吧。”

  医生浑厚的声音好像一记催眠针,周翔闭上了眼睛,感觉一阵疲惫涌上心头,渐渐困意就袭了上来。

  这样也好,他活下来了,以全新的身份,这是老天爷给他的机会,让他重头再来,他可以抛开过去,好好生活。

  抛开那些……他觉得失败的、不愿回首的过去。

  “来,把这个鸡汤喝了,先喝汤再吃饭,养胃。”陈英满眼心疼地看着周翔,眼里的慈爱让周翔感到心酸。

  他无法开口告诉一个母亲,她辛苦养大的儿子,身体里住着别人。

  “喝呀,愣着干什么?就算你不记得我,你肯定记得这个味儿,你从小就爱喝我炖的汤。”

  周翔接过汤碗,舀起一勺浓香的鸡汤,喝了一口,味道鲜美诱人,他忍不住多喝了好几口。

  “慢点儿,别烫着。”

  周翔喝完一碗汤,看着陈英,沉声道:“阿……妈,你别天天给我送饭了,医院有吃的。”他醒过来已经三天了,这些天一直在下雨,每次陈英进来,他都看到她的裤腿全湿了,这个矮小瘦弱的女人,为了给自己的儿子送一顿热乎的饭菜,要坐半个小时的公交车,走十多分钟的路,他又心酸又感动,这就是有妈的感觉,他以为他这辈子都体会不到了。

  陈英感慨道:“送饭怎么了,以前我送你都吃不了。”想到这两年的艰辛,陈英眼圈有些发红,但她马上就笑了起来,“不说这些,你醒过来就好,妈什么都不图了,也不逼你做不愿意的事了,只要你好好活着。”

  周翔隐隐觉得陈英的话里有话,不过他没问,怕又触及她的伤心事。从她和医生口中,他断断续续地知道,这个身体两年前在打散工的时候,被掉落的货物砸中,本来所有人都以为他要一辈子当植物人了,没想到他竟然醒了过来。而周翔也知道,距离他不慎在暴雨中坠崖,已经过去了两年。

  他不禁看了眼隔壁病床的老人。这间双人病房就他们两家,这位老人因为中风瘫痪,已经在床上躺了半年多了,据说还有意识,但是跟活死人差不多,老头没了老伴儿,就一个独子,儿子工作忙,平时一个星期才能来一两次,陈英有时候就帮着护工照顾下老人。周翔看着陈英和护工为了给老人擦身体累得满头大汗的样子,就可以想象这两年来,陈英是怎么照顾他的。这个女人为自己的儿子受了多少苦,在他醒来之后却只字不提。周翔看着她,就无法不去想象,如果自己的母亲活到今天,是不是也要为他这样操心劳累。

  在他心里,他渐渐接受了陈英是他母亲这个事实,他甚至觉得有一丝庆幸,他做梦都想有的妈,一觉醒来居然真的有了,老天真的待他不薄,不但给了他第二次生命,还给他一个妈。

  周翔在陈英的监督下吃完饭,陈英用扇子给他扇着风,微笑地看着他,眼中满是慈爱。周翔被她看得有些不好意思,陈英马上说:“儿子,要不要看会儿电视?”

  “哦,行。”

  陈英把电视打开了,但是两人的心思都没放在电视上,周翔问道:“妈,我什么时候能出院?”他看得出来陈英并不富裕,他感觉自己都好了,没必要继续住在医院。

  陈英道:“不急,这些年大钱都花了,还差这几天吗?妈就希望你健健康康地出去,咱听医生的,给你治病的几个医生人都挺好的,他们说你什么时候出院,你就什么时候出院。”

  周翔点点头:“妈,你给我讲讲咱们家的事吧,医生也说,你给我讲讲,说不定我哪天就想起来了。”每叫一声“妈”,周翔就觉得心跳得特别快,不知道是因为欣慰,还是因为心虚。

  陈英笑了笑:“这个,也不急,等你出院,我给你找你小时候的照片,一边看一边给你讲,医生说了,你现在不能累着脑子,你好好休养就行,什么都不用想。”

  周翔也不勉强。他无意间把眼睛落到了电视屏幕上,电视正在播一个电影的发布会,镜头一转,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周翔瞪大眼睛。

  汪雨冬!

  导播给了这位男影星一个大特写,那无疑是个非常帅气的男人,三十出头,优雅俊逸,剪裁合身的西装把他的身材衬托得修长挺拔,轻扯的嘴角洋溢着如春风般和煦的笑容,不知道迷惑了多少女人的心。周翔对这个大名鼎鼎的影帝再熟悉不过,他曾经给他多部电影当过武打替身,因为他们有着非常相似的身材和背影。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晏明修还真看不上他,可惜他当初不知道,如果他知道,他会放宽心跟他当个炮//友,不用落到撕破脸那么难看的境地。

  心脏处传来阵阵闷痛。这颗不该算作他周翔的心,却还是会为了那些破事儿而痛,真是要不得。周翔自嘲地笑了笑:“妈,换个台吧。”

  “哦。”陈英转头看了一眼,“这不是汪雨冬吗?”

  “你认识?”

  “哎哟,你妈也没老到电视都看不了吧。汪雨冬谁不认识啊,就上半年他结婚的时候,隔壁你张大娘家那个小丫头,哭天抹泪寻死觅活的,真不知道现在的小孩儿都想什么呢。”

  周翔身体一颤:“他……他结婚了?”

  陈英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儿子,你记得他吗?”

  “不,不记得,就是,男明星不都结婚晚吗,我看他也就二十多三十来岁。”

  “是啊,报纸上说,他和他媳妇儿处了好几年了,说女方背景很神秘的,反正是很不得了的大家小姐,记者都挖不出太多消息。我就记得他媳妇儿那个姓特别好听,姓晏,不是燕子那个燕,是……”

  陈英之后再说些什么,周翔都有些没听进去。他脑子里反复回响着一件事,那就是汪雨冬和晏明媚结婚了。

  他们结婚了,晏明修会怎么样?他那么迷恋汪雨冬,眼看着汪雨冬从姐姐的男朋友变成了姐夫,他会发疯的吧?

  哈,真是可笑。说起来,晏明修,虽然咱们俩不是一路人,却都犯一个毛病,就是总眼馋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在医院又待了两天,周翔身体感觉良好,实在不想再在医院待着了,就又一次和陈英说了想出院。

  陈英说去问问医生。

  周翔就自己在病房等着,旁边的床位睡着那个恐怕永远也不会清醒过来的老大爷,有时候半夜睡觉,想着旁边躺着一个人,却没有半点声音,其实挺瘆人的。

  这时候,病房门开了,他以为陈英回来了,没想到进来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在看到这个男人的瞬间,周翔愣住了。

  蔡威?

  蔡威看到他也愣了一下,随即惊讶道:“你……你你你你醒了?”

  周翔眨着眼睛,他比蔡威还要震惊,没想到醒来不过短短几天,就能碰到自己以前的朋友。

  蔡威几步跨到他面前,这个粗糙的老爷们儿激动得满脸红光,一把按住周翔的肩膀,力气大得周翔都感到有点儿疼,他激动地说:“兄弟,你不认识我,但是我可认识你。”他指了指对床,“那是我爸,我爸在那儿躺了半年多了,我每次来都看到你。唉,我爸这个年纪也就算了,你还这么年轻,要真躺一辈子,你妈就完了,没想到你真醒过来了,好样的。”他重重地拍了拍周翔的肩膀,脸上露出直率的笑容。

  周翔心尖都在颤抖,他一把抓住了蔡威的胳膊,激动得说不出话来,他想开口叫一声“威哥”,可是对于现在的蔡威来说,他只是一个恰巧叫周翔的陌生人。

  蔡威有些奇怪地看了看:“兄弟,你怎么了?哪儿不舒服吗?我给你叫大夫?”

  “不、不用。那个,你、你别放弃,也许大爷有一天也能醒过来。”

  蔡威把东西放到他爸那边,然后坐在椅子上,叹了口气:“没指望了,这个年纪中风……现在也就是这么吊着,他这么半死不活的,全家人都难受,可是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啊。”蔡威看了他爸一眼,“不管怎么样,现在还算活着。”

  他的声音又黯淡又疲倦,让周翔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儿。蔡威在圈子里混得还行,做的事情比较杂,能张罗,人脉广,好多新出道的小孩儿都要看他脸色,所以蔡威的收入也算不错,但是养老婆孩子的同时,还要顾着老父亲,这一天天的住院费,实在是个沉重的负担。现在不过是过了两年,周翔却觉得蔡威比以前老多了。

  周翔就想安慰他两句,却害怕自己说太多暴露了什么。说这个身体里住着个别人,正常人都无法相信吧。

  蔡威默默地看了他两眼,然后就重重地叹了口气,抹了把脸,脸上的表情有些痛苦。

  周翔小心翼翼地问:“怎么了?”

  “周翔。”蔡威叫了一句,那语气就跟当初叫他的时候一模一样,周翔心跟着一颤,“你知道吗,我以前有个好兄弟,也叫周翔,要是活着的话,今年该三十二了……特别年轻,特别仗义,特别好的一个兄弟。”蔡威脸上露出似哭似笑的表情,声音有一丝哽咽,“听你妈说,你是两年前出事儿的吧?我那个兄弟,也是两年前出事儿的,只是你醒过来了,他连尸体都找不着。那个活儿,还是我给他介绍的……”蔡威吸了吸鼻子,“要不是我……”

  后面的话他说不出来了,但他的自责和悲伤,仿佛都融进了空气中,让周翔感到一阵难言的压抑。

  他特别想给蔡威一下子,骂他胡说八道,我死了跟你有什么关系。当初他得罪了汪雨冬,在圈子里明显是混不下去了,只有蔡威为他着想,给他介绍进了一个剧组,进十万大山拍一个纪录片,碰上那样的天气是他倒霉。他要是真死了也就算了,活过来却让他知道蔡威一直为他的死自责,他比蔡威还难受。

  蔡威平时绝不是能在陌生人面前说这么多话的人,此时情绪却有些失控,因为眼前这个年轻人让他触景生情,想起了太多难过的事情。他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赶紧清了清嗓子:“你别在意啊,我就是想起以前的事了。那个,我叫蔡威,你要不介意,就叫我一声威哥,咱们也挺有缘分,以后互相照应着。”

  周翔声音轻颤,叫了一句“威哥”,他多想拽着蔡威跑医院附近的小饭馆,叫上几道菜,弄两斤白酒,跟他喝个痛快,就像他们当初那样。当年他们在体校的时候,蔡威就老照顾他,他毕业了之后找不着好工作,厚着脸皮去找蔡威,也是蔡威安排他跑跑剧务,在各个片场干些杂活,后来他才能慢慢开始给人当武替,有了不错的收入。他们俩一直最谈得来,在周翔心里,蔡威跟他亲哥差不多。

  蔡威笑了笑:“我说句真心话,你别多想。你给我的感觉特别亲,特别熟悉,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你也叫周翔,反正我就觉得你跟他有点儿像。”

  周翔也笑了笑,蔡威如何能知道,他跟那个周翔,就是一个人。

  正说着的时候,陈英回来了:“小蔡,来看你爸了。”

  “哎,陈姨,你家周翔醒了怎么不告诉我一声呢,这得好好庆祝一下啊,他什么时候能出院?我带你们吃饭去。”

  “哎呀,你工作那么忙,怎么能麻烦你呢。”

  “这有什么麻烦?你老帮着护工照顾我爸,这个人情我真一辈子还不起。”

  “说哪儿的话,我闲着也是闲着,你还要赚钱养家呢,跟我这个闲人不能比,你别说这些客套话了,有空呢,就多来看看你爸,兴许老爷子有一天也能醒过来。”

  蔡威笑了笑:“是,说不定我们也能蹭蹭你们的喜气。”

  陈英的脸上明显有了光彩,整个人都喜气洋洋的:“小蔡,来,吃水果。”

  三人坐着聊了一会儿,蔡威待了一个多小时,给他爸换了套衣服,修了修头发,就走了。

  他走后,陈英对周翔说:“当着他面儿我没说,不想麻烦人家,医生说你明天就可以出院了。”

  周翔高兴地说:“太好了。”

  “我收拾收拾东西,你好好休息,明天咱就回家。”

  周翔轻声说:“妈,辛苦你了。”

  陈英笑着顺了顺他有些长的头发:“你醒了,多辛苦都值。”

  第二天早上,他们早早起来,准备去办理出院手续,没想到蔡威来了。

  蔡威笑着说:“陈姨,你太不够意思了,出院也不告诉我,还是我自己找医生问的呢。什么也别说了,也别跟我客气,今天我就是来给你们跑腿接风的。”

  陈英特别不好意思,客套了好几句,架不住蔡威的热情,也就接受了。

  蔡威忙进忙出地给他们办出院手续,周翔把东西都放到了他车上。住了两年的院,出院跟搬家差不多,要是没有蔡威的车,他们还真挺麻烦。

  忙活了一上午,所有人都累了,陈英担心周翔的身体,其实周翔现在一点儿事儿都没有,感觉身体精力充沛,这个身体都躺了两年了,现在最缺的不是休息,而是活动。

  蔡威拉着他们母子俩去了一家挺高级的粤菜馆,看蔡威新换的车,再看他的排场,周翔知道他这两年混得不错,他也很为蔡威高兴。

  周翔也不客气,一边说话一边吃了起来。

  陈英跟他们话题不多,说了一会儿就不吭声了,就剩俩人在聊天。说了一会儿,蔡威就拿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他。

  周翔心里一惊:“怎么了?”

  “你给我感觉真的……特别像熟人,这是怎么回事儿呢?”

  周翔赶紧回想了一下,自己刚才有没有说错话,他都尽量小心了,应该没有吧。于是“哈哈”笑着:“不是威哥说的吗,咱们有缘分。”

  蔡威晃了晃脑袋,笑了笑:“也是,是我想多了,谁让你跟我那兄弟刚巧同名同姓呢。”说完又叹了口气。

  周翔怕他又想起往事,赶紧给他倒了杯酒:“来,威哥,喝酒。”

  酒过三巡,俩人脸都红了。

  蔡威问他:“周翔啊,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呀?”

  “找工作吧。”

  “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周翔还真给问住了,扭头问陈英:“妈,我以前是干什么的?”

  蔡威一拍头脑:“哦,我给忘了,你记不起来了。那以前学的东西不白费了?”

  “可不是嘛。”

  陈英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不太好:“你以前,给杂志拍拍照片,还去车展当模特什么的。你说你想当明星,还去参加一个什么培训,我那时候就劝你务实,你不听,唉……”陈英叹了口气,似乎意识到不该说这么多,就低下头吃饭了。

  周翔愣了愣,没想到这个身体以前的主人居然还抱着明星梦。这个身体的条件,还算不错,但是北京长得帅气的男孩儿海了去了,这样的真不算很出众,如果没什么过人之处,基本没有红的可能。他在圈子里那么多年,看过太多资质优越的小年轻,最后都黯然离场,要红,就算什么都具备了,没有运气也白扯。

  蔡威笑了笑:“你想当明星啊,这个刚好是我本行,哥能帮你。”

  陈英抬起头:“不好,那么多人都想当明星,有几个能成的,还不如老老实实找份工作呢。”

  周翔也点点头:“威哥,我不想当明星,我也知道自己条件不行。我知道你是演艺公司的,你要想帮我,给我在你公司介绍点儿活吧,当当剧务啊助理啊什么的,我都能干。”

  “这个没问题,我们老板最近又买了一家模特经纪公司,在六环边儿弄了个一千多平米的摄影棚,活儿多着呢,只要你不怕吃苦,养活你和你妈没问题。”

  周翔果断地点头:“谢谢威哥。”他现在可以说谁也不认识,老本行也干不了,能马上就有份收入,是他目前求之不得的。死了也就算了,活着,就还得想办法活下去。

  陈英张了张嘴,见周翔心意已定,也就没再说什么,只是眼里充满了担忧。

  三人吃完饭,从饭店出来,正是下午两点烈日当头的时候,周翔眯着眼睛抬头看了看,街对面商场巨大的LED屏上正在放着商业广告,大厦背光,有那么几秒的时间,屏幕上的画面几乎无法看清。正巧一朵乌云飘了过来,遮住了太阳,巨屏画面一切,换了一个奢侈品名表的广告,一个男人从纯黑色的背景里信步走了出来。

  周翔的脸色骤变。

  那是个二十出头的男人,修长完美的身材包裹在纯白色的西装里,和背景形成了强烈的反差,他微微抬起头,露出一张俊美无匹的脸,那张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神冰冷,紧抿的唇线透出不容接近的冷硬气息。他在腕上戴上一块钻表,就这么一个简简单单的动作,被他演绎得贵气优雅,动人心魄,路过这条街的不少人都或扭头或驻足,只为让眼睛在那个男人身上停留。

  一阵尖锐的疼痛划过心脏,周翔脸色苍白地深吸了口气。

  晏明修?他为什么……他怎么会去拍广告?他以前不是最不屑抛头露面?

  身旁的蔡威冷哼了一声,语气充满了愤恨。

  周翔猛地回过神来,调整好面部表情,怕蔡威看出什么来。

  他和晏明修的事情,蔡威是知道的,因此蔡威对晏明修充满了厌恶,两年来并未改变。

  看来,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印象,真的不那么容易消失。

  对于蔡威来说,时间已经过去了两年,可是对于他周翔来说,和晏明修之间发生的一切,不过是上个星期的事,甚至他和晏明修的最后一通电话,他还记得清清楚楚。他仍然能清晰地回忆起晏明修身上的味道,他霸道又任性的各种要求,他我行我素伤了人也全不在乎的个性,甚至他的笑、他的怒火、他对汪雨冬不容质疑的喜爱,都还历历在目。那些他想尽快忘掉的一切,对他来说却是前些天刚刚发生的,都说时间是最好的良药,他服用的时间还太短。他本来以为自己重新开始生活,不用看到他、想到他,总能把那段失败的感情忘个一干二净,没想到不过出院的第一天,他又被迫看到了晏明修,而且在可预知的未来,他还要不停地看到。

  陈英看周翔和蔡威都在看对面的广告,她也看了看,然后赞叹道:“怎么一个男孩子能长得这么好看呢,太好看了。”

  蔡威不屑道:“长得好看有个屁用,就是个畜生。”

  陈英惊讶道:“小蔡,你认识他呀?”

  蔡威闷闷地说:“嗯,认识。”

  “他怎么了?不是好人啊?”

  蔡威勉强笑了笑:“阿姨,娱乐圈很乱的,没几个好东西。”

  周翔忍住了向蔡威打听晏明修的冲动,他知道得越少越好。

  屏幕上的广告消失了,周翔暗自松了口气,心尖上的战栗却并没有消失。他实在是没有办法,得罪汪雨冬、和晏明修翻脸、失足跌落悬崖,这些让他彻夜难眠的冲突,对于他来说,都仅仅是不久前发生的。他需要时间,他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蔡威把他们送回家后,陈英扭捏了半天,才不好意思地说:“小蔡,按说陈姨应该请你上去坐坐,但是这房子是我租的,太简陋了,我也不好意思让你进去,今天谢谢你了。”

  蔡威皱了皱眉头,看了看这个老旧的居民区,地方偏,周围环境差,确实不是什么好地方,他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陈英为了给周翔治病,把所有积蓄都用光了,还欠了不少钱,周翔虽然醒了,可母子俩的辛苦生活也才刚刚开始。

  蔡威走后,陈英带着周翔上了楼,这个七层板楼少说有二十年历史了,楼道昏暗、楼梯狭窄,墙面脏兮兮的,看不出原来的颜色。

  陈英租的这个四十多平米的小房子,只有一个卧室,她尽量把屋子收拾得很干净,但依然掩盖不了主人的拮据。

  陈英笑着说:“我把卧室收拾出来了,又买了张床,以后我睡客厅就行。”

  周翔连忙道:“妈,我睡客厅。”

  “那怎么行,你刚出院,还要养身体呢,我睡医院的板床都睡习惯了,没什么的。”

  周翔道:“妈,没这道理,我不可能让你睡客厅自己睡卧室。”

  俩人争执了几句,陈英拗不过他,只好同意。

  陈英冲了壶茶,并拿出了一大叠相册,俩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陈英缓缓地给他讲着周翔的过去。

  周翔是个皇城根儿下长大的普通孩子,父亲是公务员,母亲是个会计,原本生活过得不错,可他爸爸在他上大学的时候过世了,他又在二十四岁那年出了意外,陈英的生活究竟充斥了多少痛苦和辛酸,可想而知。

  他对周翔的过去并不十分感兴趣,可是知道得越多,他就越同情这个女人。

  陈英说着说着,也哭了起来:“我的命真是不好,我就要撑不下去了,儿子啊,还好你醒过来了,要不然妈真的撑不下去了。”两年的时间,抱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到来的奇迹,一直支撑了两年,这个瘦弱矮小的女人,比她外表看上去坚强无数倍。

  周翔揽着她的肩膀,让她在她最重要的儿子的怀里,哭了个痛快。

  陈英发泄完情绪,挺不好意思的,看着周翔健健康康坐在自己面前的样子,又忍不住笑了出来。

  周翔问道:“妈,我住院这段时间,你欠了不少钱吧,你把账拿出来,咱们对一对。”

  一提到这个,陈英的脸又黯淡了下去,她犹豫了一下,从电视柜的抽屉里拿出一本账本,账本里所有的借款条都工工整整地用别针夹着,陈英不愧曾经是会计,账务整理得井井有条。

  她重重叹了口气:“开始家里还有些积蓄,但是你住院花费太大,我把咱家两套房子都卖了,当时的房地产形势不好,要是这两年卖,能多拿将近一百万,可是当时急着用钱呀……”

  周翔翻了翻那些厚重的借款条,沉声问道:“妈,一共欠了多少?”

  陈英吸了吸鼻子:“我一个月退休工资才两千多,后来我就到处找人借钱,亲戚、朋友、同事,都让我借遍了,人家一看是我电话,都不接了……”陈英哑声道,“现在一共还欠着三十七万。”

  三十七万……

  周翔算了算自己以前的积蓄,如果不算房子和车的话,存款有二十多万,房子是以前他爸单位分的老房子,虽然旧,但地段很好,现在怎么也值个两百多万,车子是个二手的,不值钱,房子不能卖,他和陈英还要住,其他的凑一凑,还清三十七万并不难……

  周翔正在打着算盘,不经意间瞥到了一个相册上的照片,他猛地醒悟,他已经不是那个周翔了,他已经“死了”!那些存款和财产,究竟怎么处理,谁给他处理的,他一概不知,他又怎么能以一个陌生的身份去要回自己的财产呢?

  周翔一身冷汗都下来了,这么说,他不仅变成了一个穷光蛋,还是个背负三十七万债务的穷光蛋?

  陈英见他脸色难看,自己也愁容满面,儿子醒过来了,可艰难的生活远没有结束。

  周翔看了她一眼。尽管这个女人不是他的母亲,可他认为自己有责任照顾她的后半生。因为他占据了她儿子的身体,让她其实是永远地失去了自己的儿子,而他获得一次宝贵的、全新的生命,他不能只捡好的,也该担负起这个生命需要担负的责任和该尽的义务。

  周翔收拾好心情,合上了账本:“妈,你也别太着急了,咱们俩都活得好好的,钱是人挣的,债总有还清的一天。”

  陈英勉强露出笑容:“你说得对,咱们要积极乐观,你醒过来,妈就看到希望了。明天你跟小蔡去工作去吧,我也找找工作。”

  周翔握了握陈英的手:“好。”

  周翔一晚上都没睡好,翻来覆去地想着怎么弄钱,最后决定尽快查清楚他死之后自己的财产处置情况,再想下一步打算。到了早上他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起床之后他发现,昨天一晚上都没有想起晏明修,这真是个好现象。

  他洗了把脸,换好衣服,出门去蔡威的公司报到了。

  周翔很早就到公司了。

  蔡威现在是公司的常务副总裁,是他们老板的左右手,什么都管。老板常年不在北京,公司的事情基本都是他在张罗,这几年他无论是人脉还是在圈子里的地位,都不是两年前可以比的了,所以给周翔安排一个工作,是轻轻松松的。

  两年前,不,对周翔来说,不过是上个月,他也是这个公司的一员。以前蔡威给他介绍的活儿,抽成抽得都是最低的,对他非常好,他在公司待的时间久、人缘好,公司的员工跟他关系都不错,所以他非常喜欢这个公司,能重新在这里工作,他觉得这是个挺好的开端。

  周翔在办公楼里碰到了几个以前认识的同事,他生生忍住了和这些人打招呼的冲动,在那些人眼里,他是个完全的陌生人。

  蔡威见到他后道:“走,我带你去那个摄影棚看看。我们王总投资了一千多万弄这个摄影棚,目前在北京算是很大的了,现在每天都能接到不少活儿。你去呢,先干些杂活,别怕累,在这种地方多活动,你外形不错,指不定哪天就能捞着一个拍广告的机会。”

  周翔笑了笑:“威哥,我现在有份儿活儿干就行,别的我现在就不想了。”

  蔡威赞赏地看了他一眼:“好,你这个年纪不浮躁,挺难得的。你好好干,只要有机会,威哥肯定帮你,我知道你和你妈不容易,为了给你治病,肯定花了不少钱,慢慢来,日子怎么都要过的,以后会好起来的。”

  周翔有些感动。虽然在外人眼里,蔡威又严厉又刻薄,身上带着一种奸猾和老辣,但是周翔知道,这是他为了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圈子里立足所做的伪装,蔡威其实是个很重情义的人。

  蔡威开车拉着他往通州方向跑,俩人来到六环边儿上的新建摄影棚。他们老板包下了这个大楼的一到四层,总面积一千多平米,里面改装成了一个大型的摄影基地,每一层分两个区,每个区的主题都不相同,而且随时可以进行变化。

  一进大楼,就看到有几个高挑的模特穿着清凉地走来走去,脸上化着夸张的大浓妆,这些俩人都见怪不怪了,直奔二楼。

  他们经过一个正在拍家庭情景喜剧的剧组,然后走到另一边专门拍摄特效电影的功能区,这里在拍摄一个科幻广告,男模健美的身材包裹在银白色的紧身衣里,吊着威亚在空中飞来飞去。

  “阿六。”蔡威招呼一个白胖的年轻人。

  那个叫阿六的人连忙跑了过来,热络地叫了声“威哥”。

  这个人周翔不认识,可能是新进公司的。

  “给你介绍个人,是我老家的一个弟弟,你在这儿给他安排些活儿,他刚出院没多久,活儿别太重了,尽量让他把摄影棚里所有的东西都学会了,看你安排了。”

  “没问题,威哥您放心吧。”

  蔡威对周翔说:“阿六今年二十四吧,比你还小两岁,他是这里的一个后勤,什么杂事都管,你跟着他,多学点东西。”

  “阿六。”周翔笑着跟阿六打了个招呼,然后冲蔡威点点头,“谢谢威哥。”

  他刚毕业的时候也是混迹在摄影棚和各个片场,这些东西都是他非常熟悉的,论经验,他比谁都丰富,能干回自己的老本行,虽然辛苦,但至少游刃有余。否则,以他现在的状况,只能找到最底层的工作。他愈发感激蔡威对他的照顾。

  “我下午还有事,我先走了。”

  “威哥你不用管我,我能照顾好自己。”

  阿六笑呵呵地说:“威哥慢走。”

  阿六是个自来熟,对谁都带着一张笑面,蔡威走了之后,阿六就把周翔领进了摄影棚,简单介绍了几句:“新来个哥们儿啊,帅哥啊,大家别眼馋啊,好好工作啊。”

  周翔一眼扫过去,竟没有一个他认识的人,圈子里人员流动性大是事实,可不过短短两年时间,已经一个熟悉的面孔都看不到了,这让周翔不禁感到惆怅。

  周翔大大方方地笑了笑:“我叫周翔,以后大家多照应啊,小弟谢谢各位了。”

  “周翔?”

  一个背对着众人调试灯光的人,此时转过了身来,默默看了他一眼。

  周翔一愣,终于见到熟人了,这是他们公司的一个灯光师,也姓周,大家都叫他老周。

  老周站起来看了周翔两眼,似乎想起了以前的周翔,叹了口气:“你好。”

  老周以前跟他关系也不错,此时面对面相见,却无法相认,周翔不知道以后还要经历多少次这样心酸又尴尬的场面。

  阿六对周翔说:“眼看要中午了,吃完饭我再带你熟悉熟悉工作,现在你自己随处走走看看吧,挺有意思的,就是别乱动那些摄影器材,死贵死贵的。”

  周翔点点头,就开始闲逛起来,熟悉一下自己的工作环境。

  周翔这个人,从小到大人缘就好。他是那种宽容大度却又有原则的脾气,处处让人看到一个男人的胸襟,却又让人不敢随便冒犯他,他为人仗义、作风正派,从来不以在圈子里的资历去欺压新人,他谈吐风趣,一般跟谁都聊得来,周围人有困难,总爱找他商量或者帮忙。他接触过的年轻姑娘和小伙子,基本都挺喜欢他,他要不是个g//a//y的话,早就娶个盘亮条顺的好老婆了。

  虽然来到这里不久,可周围人对他的印象都挺好。

  下午开工后,他先帮着老周布光,做完之后又去给道具师帮忙,几个小时下来他一点儿都没闲着,虽然有些累,但是大家都夸他学东西快,周翔就不着痕迹地装着傻。

  广告拍完后,都快八点了,导演太难搞,拍了一天到现在才满意,大家都饿坏了,抓紧收拾东西打算去吃饭。

  周翔帮着老周收拾东西的时候,老周看了他两眼,叹息一声:“你叫周翔……”

  周翔装着不明所以的样子:“怎么了?”

  “我以前有个小老弟也叫周翔。”

  “哦,我听威哥说了。”

  老周说:“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你俩同名同姓,我怎么感觉你和他那么像呢?说话语气,为人处世……也可能是我自己给自己暗示了,其实他都走了两年了,我也记不那么清了。”

  周翔勉强笑了笑,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时候,阿六接了个电话,大呼小叫起来:“现在?姑奶奶,这都八点了,我都快饿成相片儿了。”

  有人嘲笑道:“六哥,是你女朋友让你去买狗粮不?”

  “哈哈哈。”

  阿六沮丧地挂了电话,瞪了那小子一眼:“净胡说八道,还笑,我看你还笑得出来。”

  “怎么了呀?”

  阿六露出扭曲的表情:“大家都别收拾了,今天活儿还没完,有个大大大明星要来拍一个广告。”

  “啊——”

  所有人都鬼哭狼嚎起来。虽然他们经常为了配合某些明星的日程而加班,这种事并不少见,可是今天是星期六,忙活一天了所有人都想快点儿回家,没想到这时候又有事儿,而且还不知道要折腾到几点。

  “谁呀?是谁呀?”

  “晏大少爷呗,人都到楼下了,非要今天拍。”

  有个刚入职的女助理一下子尖叫起来,把在场人都吓了一跳,她兴奋得直跳脚:“晏明修!晏明修!我要见到晏明修了!”

  周翔脸上的血色瞬间褪得干干净净,他收拾东西的手难以抑制地抖了几下。

  老周不满地吐了句国骂,一低头见周翔脸色吓人,忙问道:“小周?你怎么了?饿了?”

  周翔含糊地说:“啊,唔,是,有点。”

  晏明修?怎么会这样?他并不是没有想过干这行会再碰到晏明修,有晏明修参与的工作他一律不参加就是了,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第一天就要被迫见到他,他完全没有心理准备,一下子给打蒙了。

  阿六也往周翔这边看了一眼:“周翔?你没事儿吧?脸色怎么这么差呀。”

  周翔站起身,为难地说:“阿六,我刚出院,可能一时有点适应不了,我今天先回去行吗?”不用低头,他已经感觉到周围不满的眼神。他一个男人以身体不适为由逃避加班,尤其他还是个新人,难免要受到别人的指责,不是万不得已,他也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阿六虽然也不愿意放他走,要不然其他人肯定会有情绪,但是周翔是蔡威亲自带来的,而且一开始就说明了身体状态不太好,他也没法为难周翔,就点点头,问了这里资格最老的老周:“周哥,你看成吗?威哥跟我说他刚出院,可能确实不太舒服。”

  老周点点头:“让他回去吧,你看他那脸,哪有血色啊。”

  其他人看了周翔一眼,发现他确实不太对劲儿,身体都摇摇欲坠的感觉。不过忙活一下午没事儿,一听说要加班就有事儿,也确实不太好让人信服。

  阿六说:“你出门打个车吧,我这边儿忙活不开,不然就亲自送你了。”

  周翔连连摆手:“不用,我自己能走。不好意思各位,下回我把今天的份儿补上,不好意思。”他连连表示歉意,然后收拾好自己的东西,逃跑似的往电梯走去。

  就在他要走到电梯口的时候,二楼的电梯“叮”的一声响了,电梯门缓缓地、但无法阻挡地往两边开去。

  周翔心里一颤,他抹掉了额上的汗,渐渐冷静下来。

  晏明修不认识他,面对面又如何呢?

  电梯门完全打开了,站在最前面的正是那天出现在LED广告上的男人,也是年仅二十三岁就红透半边天,炙手可热的电影明星晏明修。

  晏明修长大了一些。

  周翔对他的记忆,还停留在那个喜欢穿运动服和牛仔裤的少年阶段,身上散发着青春和张扬的气息。如今的晏明修,一身休闲西装,看上去沉稳而内敛,表情仿佛凝固在了脸上一般,非常冷漠。周翔在娱乐圈混了快十年,什么样的美貌都见识过,但无论是三年前还是现在,他始终觉得晏明修是他见过的在外型上最完美的那一个,不知道老天爷怎么把他精雕细琢出来的,他能迷倒万千观众,一点都不奇怪。

  就连自认阅人无数的自己,不也曾被晏明修迷住了吗?

  脑海中无法抑制地想起他和晏明修的点点滴滴,他和晏明修从相遇到那最后一通电话的联系,前前后后不过一年的时间,对他来说,那些记忆太近了。这种感觉非常奇怪,就好像上个星期他见一个人还是少年,可这个星期相见,对方已经变成了一个男人。那对他来说完全空白的两年,改变了所有人,改变了很多事,唯独他,白白丧失了那两年的光阴,却要被迫接受两年后的变化。

  周翔就跟电梯站在一条直线上,晏明修被一堆人拥簇着走出电梯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他。

  本来只是一个他绝不会多看一眼的陌生人,可是当他看到周翔那深邃复杂到无法形容的眼神时,他的身体仿佛被吸了进去,他感到了一阵强烈的心悸。

  那眼神为何如此熟悉!

  晏明修微微弯下了腰,他无法阻止心脏传来的疯狂的悸动,他完全不明白自己怎么了!为什么一个陌生人会给他这样的震撼?

  这种……这种痛彻心扉的感觉,究竟是怎么回事!

  两个人隔着数米之遥相望,彼此之间的距离那么近,却又远得仿若万水千山。

  周翔感到如此地无助,在面对晏明修的时候,他依然会变得不像自己。他勉强稳住心神,低下头,打算走楼梯下去。

  当经过晏明修身边的时候,晏明修突然一大步蹿了上来,在所有人惊诧的目光中死死抓住了周翔的胳膊,力气大得周翔都皱起了眉头。

  周翔猛地扭头看着他,晏明修接近一米九的身高给了他不小的压力,他只见晏明修眼中精光乍现,嘴唇微微有些颤抖,冰冷、却又不容置喙地问出了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你是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职业替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职业替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