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月色入高楼(2)
氿七2018-10-12 15:241,169

  “拭目以待什么?”

  秦无夜竟然去而复返。林恬淡笑:“我们讨论天气呢。我觉得明日依旧是个艳阳天,四妹却说她方才进来的时候,瞧见太阳旁边有一小块乌云,明天必然阴云翳翳。”她看着林情,“可是她忘了,再大的乌云,也遮不住太阳的光辉。”

  不得不承认,林情非常了解她。三年前的事,她非但不会说,而且还会瞒得很好。

  “你怎么又回来了?”林恬转头问秦无夜。

  “薛姨自杀的原因。”他笑得波澜不惊,“我答应你的事,什么时候变过?”

  为了她?上千人的命在他手上,他什么时候变得这般儿戏了!

  “你是想学周幽王,还是想学吴三桂?!”林恬有些生气。

  “怎么,害怕步褒姒和陈圆圆的后尘,无故担了千古骂名?”

  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林恬更生气了:“事有轻重缓急,阿姨的事我可以自己查,不过就费些时日罢了。可那边都火烧眉毛了,你……”

  “那边的事已经解决了。”秦无夜淡声说。

  “解决了?!”她有点不敢相信,“可是,你出去不过十分钟……”

  秦无夜勾勾嘴角,露出一个不屑的笑容:“对付他们,需要很长时间吗?”

  后来林恬才知道,他出去的这几分钟,仅仅是到柜台打了两个电话。一个打给了天才探员杨飞,另外一个则打给了百乐门董事,英国的威尔逊先生。

  至于电话的内容是什么,不得而知;他如此处理的理由是什么,亦不得而知。

  那是政治上的事,她永远不想插足。

  薛姨在的时候,总说她任性胡闹,玩心太重,爷爷亦叫她收收心,多跟三叔学学生意上的事。她都听进去了,就是懒得去做。后来被林情所害,三年的漂泊生涯,让她看得愈透,一直以来她不是懒得做而是压根就不想做。

  商场如战场,不是你死便是我亡,不过各凭本事。爷爷告诉她商界从来就不是纯白色的;大伯说权势是可以逆转乾坤、颠倒黑白的;三叔更是赤裸裸地向她展示,无论用多么见不得人的手段,重要的是最后活下来的那个是林氏米行……

  商界如此,政界自不必说。

  付过账后,秦无夜带着她折回了如意咖啡馆。

  小虫不在,他们只得在门外干等着。约莫等了一刻钟,林恬不耐,举起门前的小凳子朝玻璃门砸去。

  却被秦无夜截住,他有些好笑的看着她:“这门惹着你了?”

  挡着不让进,它就惹我了!林恬撇撇嘴:“没关系,大不了我重新买一扇给它装上不就完了吗?”

  “还真完不了。你这完全是非法闯入,劝解之后依旧故我,则属知法犯法,罪加一等……”

  林恬恹恹地转过身,不想听他普法。

  其实她也没想真砸,刚才不过是急于知道真相,一时冲动。

  这扇门是阿姨花了不少心血让人从法国运回来的艺术品,不说现在还有没有,即便有价格亦是不菲。

  她考虑到的亦仅仅是价格。

  人是人,物是物。她分得很清楚,不会寄托些什么,借物怀人这种事,永远不会发生在林恬的身上。这样或许无情,可感情无法替代,不能转移。

继续阅读:第3章:月色入高楼(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幻伶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