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望君烟水阔(1)
氿七2018-10-10 13:071,774

  林恬被带回林宅那日,下了半月雨的上海,天空骤然放晴。

  林宅位于公共租界和法租界的交汇处,一座古色古香的中式宅院,明清时期建成,距今三百余年。岁月更迭,王朝易主,多少建筑淹没在历史的长河里,它却奇迹般的存活了下来。

  就这样不惊不扰的伫立于这片土地上,任凭古今交错,中外混杂。

  “林辙在哪儿?”林恬忽然停下脚步。

  在她正前方两步远的林子昊也停了下来,皱着眉纠正道:“你该叫他三叔。”

  她恍若未闻,再次强调:“我要见林辙!”

  他这个三妹妹说一是一,丝毫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固执得可怕。

  从前是,现在,依旧是。

  林子昊微叹:“南苑。”

  南苑里,正大办宴席,庆贺新夫人的到来。喜庆的氛围,几乎叫林恬错觉,这儿不曾死过人。

  沉浸在欢乐中的人,往往不会在意旁人的来去。

  没有人注意到林恬的到来。

  她穿过重重宾客,朝着宴席的主人走去。快要靠近那位喜气洋洋的林家三爷的时候,却被人自身后拉住了手腕。林恬回头,是林子昊。

  “阿恬,别闹事。”

  他的眉头皱得极深。她失踪了三年,他就找了她三年,可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毫无踪影。直到刚才,他处理完米行的事,坐车回家,途经耶稣圣心堂的时候,一道清冷的身影撞进他的眼帘。她穿着淡蓝色长裙,长发微微搭在耳后,撑一把白梅青伞站在教堂前面,一如当年。

  他急忙让徐伯停车,打开车门,匆匆朝她奔去,却在距她十步远的时候放缓了脚步。他想,这会不会又是一个幻影?直到那个清泠的声音传来——

  “沧海桑田,时移世易。大哥哥还认得我?”

  他不知何时已走到她的身边:“你便是化作灰,我也认得你。”

  他的理智散失于这场突如其来的重逢中,以至于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直到跨进南苑的那一刻,他才意识到,她和薛如意的关系。

  林恬淡淡的瞥了他一眼,拨开手腕上的那只手,面无表情地走到主席前。主席是一张明前黄花梨木藤心方桌,围坐着三个人——林辙,他的新婚妻子,以及他新婚妻子的弟弟。

  她拿出那份三日前的报纸,报导薛如意的那篇文章有一个并不醒目却刺人心肺的标题:大喜变大悲,林三爷新婚妻子惨死婚房,死因不明。

  她颤抖着手,几乎用尽毕生气力,将报纸朝桌席上扔去。恰巧落在中央那盆鱼头豆腐汤里,汤汁四溅,席上的人躲闪不及,菜汤溅了一脸。

  林辙由怒气中抬眼,在看到来人的那一刻,满眼愤怒只剩下惊讶:“阿……阿恬?你回来了?”

  “我不该回来?”林恬挑挑眉,回道。

  “哪儿的话?回来就好,回来就好……”他顶着一脸菜汤,有些嗔怒的笑道。说着朝旁边正用帕子擦脸的新婚妻子抬了抬手,“阿恬,这是你三嫂。”

  林恬认得她,或者说,在大上海没有人不认得金海棠。百乐门有名的歌女,嗓音甜美细嫩,样貌美艳,妖媚风情,号称“一代妖姬”。

  “你爱她吗?”

  这突如其来的一问,林辙愣住了,沉默了。

  他这时才注意到林恬扔进菜汤的那份报纸,日期是民国二十一年六月初九,报导的是薛如意穿着白纱死于婚房的事。

  “有多爱?”她继续问。

  他继续沉默。

  “爱到连你最看重的家族声望也不在乎了?还是爱到,一个倾心待你十几年,即将成为你妻子的人无故死亡,却可以不管不顾不问真凶,欢欢喜喜再办婚宴……”

  “够了!”林辙拍案而起,满脸怒气地看着林恬。

  四周寂静得没人敢说话。没有人见到过这样的林三爷,也没有人见到过,有人能将他惹得大怒一场。他是一只笑里藏刀的老虎,似乎永远不会发脾气,但所有人都知道,他很危险。

  相较于林辙的失态,林恬则表现得极为淡然。

  僵持半晌后,林辙无力的坐下,摆摆手示意今日的宴会到此结束。他微垂着头,有些疲累的对林子昊说:“你妹妹刚回来,也累了,带她去休息吧。”

  宾客纷纷退居两侧,让出一条小道。

  在林子昊拉着她的衣袖摇了三次后,她终于冷冷一笑之后转身,却在迈出第一步的时候,用一种极轻极淡的语气说:“原来,你不爱她。”

  如此简单的一个问题,却让你哑口无言,甚至恼羞成怒。

  原因只有一个,你不爱她,至少,不够爱。

  原来,这世间任何一个女人都可以成为林三夫人,他却偏偏不肯轻易地成全薛如意。

  这么些年,他把她的痴心、陪伴、付出,统统当做理所应当,他只有在失意的时候才会想到她。她成了他的疗伤圣地,伤一好,立刻投入到花花世界。

继续阅读:第1章:望君烟水阔(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幻伶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