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红豆不堪看(2)
氿七2018-10-11 11:251,514

  此言一出,在场之人皆看向林恬,神色各异。有人震惊,有人疑惑,有人希望这是假的,有人满心期待一场好戏的到来……

  “三叔,我还没嫁人呢,哪来这么大的孩子?”林恬显然比他更惊讶。

  “就是!你这混账,在外面做那么多荒唐事,又招些狂蜂浪蝶来家里,怎么在晚辈面前也没个正经,胡说八道!你给我滚出去!”老太爷气得直跺拐杖。在众子孙中,他最疼爱的便是林恬。

  林辙满脸疑惑加不甘的离开大堂。被殃及池鱼的金海棠,面上挂不住,随他一起离开了。

  小亮朝林恬眯了眯眼睛,无声询问:怎么回事儿?

  林恬合了合眼:自找的!

  的确是自找的。昨晚她到正门接小亮,回去的时候恰好碰到林辙。他瞧着那大步流星的黑衣小童颇为眼生,便拦住林恬问:“方才过去的孩子是?”

  林恬没好气的回道:“我儿子。”

  林辙怒:“荒唐!你不过二十一岁,哪来一个六七岁的儿子?”

  林恬淡淡然:“继子。”

  外界都在传,林三小姐大婚之日不见踪影,是跟野男人跑了。没想到这是真的,而且这个男人还是个有妇之夫!

  林辙惊道:“那孩子他爹……”

  林恬白了他一眼:“他爹关你什么事?”

  每月一次的问安结束后,大嫂便笑吟吟地将小亮带去西苑安排住处,林恬则趁空去了如意咖啡馆。

  晨曦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柜台上,手摇咖啡机慢悠悠地转动着。宽敞明亮的咖啡馆,只有林恬一位客人。

  “三小姐,这几年你都去了哪儿?”小虫将冒着热气的咖啡端到林恬面前,“感觉你似乎变了许多,但又好像还和以前一样。”

  “谢谢。”林恬轻轻搅弄着面前的咖啡,“哪些地方变了,又有什么还和以前一样?”

  “说不出来,或许是长大了吧,不似以往任性,也少了些天真。可对一个人的感情,却一直没变。”他意有所指的笑着。

  林恬微惊,这才意识到,桌上那盆红豆杉已被她拔光了叶子,散落的绿叶在桌上摆成了一个“夜”字。

  她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那个夏天,那个如意阿姨还在的漫长夏日。

  那天咖啡馆的生意出奇的好,阿姨来回奔波,忙得没时间理她。她独个儿坐在靠窗的位置,枕着手臂,沾着咖啡在桌上写字。

  这个夏天可真难熬啊!

  “呦呵,人刚走两天,竟想成这番光景了?”薛如意看着桌面上咖啡写成的密密麻麻的“秦无夜”,不禁笑出声。

  林恬没精打采的趴在桌上,没有否认。她是想他,很想很想他……

  他告诉她,他要到意大利留学两年的时候,她还很豪气的说,“光阴似箭,两年亦在弹指一挥间”。为了彰显她的“豪气”,他走的那天,她甚至没去送他。可如今,他走了不过两天,她就开始想他了。真是不争气!林恬有些懊恼,也有些担忧,接下来的七百多天可怎么过呐……

  “恬恬,你最喜欢的火烧冰淇淋,我跟对面餐厅的法国人学做的。”薛如意将一个精致的冰淇淋杯放在她面前,“尝尝喜不喜欢?”

  林恬马上来了精神,可刚吃一口,又陷入沉思:“他会记得我吗?他会不会把我忘记?”

  大西洋彼岸有个美丽新世界在等待着他,还有多情迷人的金发女郎……相较自己,稚气未脱,总给他惹麻烦,还爱耍小性子。

  薛如意逗她:“忘记怕什么,届时你也忘记他。你比他年轻,更容易忘记。阿姨给你介绍新的小男朋友?”

  林恬板着脸:“我不要什么小男朋友,我只喜欢秦无夜一个人。”

  “那你就不能再任性,不准再胡闹,假期结束,按时到圣约翰大学报到,努力跟上他的脚步。到时候就算他把你忘了,也能让他看见你的好,重新记起你,好不好?”薛如意带笑看着面前的十六岁少女,似真似假的说着。

  那一年里,林恬中规中矩,上学下学,没有翘过一堂课,功课门门甲级,深得教授赏识。

  她时常在想,岁月更迭,流年日深。追寻一个人,到底要耗费多久的光阴?

继续阅读:第2章:红豆不堪看(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幻伶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