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红豆不堪看(1)
氿七2018-10-11 11:231,806

  林恬轻轻一笑,往门框上一靠,饶有兴味的看着他:“哦?”

  “法医已鉴定过,验尸报告都出来了。”林子昊说,“你若不信,可去巡捕房求证,我相信,秦无夜很愿意帮你。”

  林恬笑笑:“我也从未说过,薛姨是他杀。”法医的鉴定报告么?她老早就看过了。可是,谁说自杀就没有“凶手”……

  “既然你知道,为何还口口声声让三叔查找真凶?为何要费尽心机回林宅跟三叔做对?”现在他已知道她是故意等在教堂前,故意让他找到她,她知道,他从米行回林宅必经过圣心耶稣堂。

  “一口一个三叔,你可真敬重他。”林恬有些嘲讽的笑,“你知道你的三叔是怎样的人吗?”

  “我当然知道。”他说,“薛姨也知道。他是怎样的人,从未瞒过她,假风流还是真下流,她太清楚了。可饶是这样,她仍要他,十几年情深不悔。他们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凑哪门子的热闹,打抱不平个什么劲儿!”末了,他似叹了一声,“阿恬,感情的事是最难管的,最容不得旁人插手。”

  林恬看着天边的明月,喃喃自语:“是呀,这样的男人,要来做什么呢……”

  林子昊还想说些什么,她却不愿再聊下去,抬手去关门:“我的事,你最好别管。”

  一室寂静。

  “你想做什么?”

  一个稚嫩却不失威仪的声音响起,小亮不知什么时候醒了,正站在她身后睁着乌黑乌黑的大眼睛看她。

  林恬捂着胸口:“这话该我问你吧!大半夜一声不响的站在一个女孩子身后,你想做什么?”

  小亮没理会她的“惊吓”,一板正经地问:“我是说薛如意,你打算做什么?”

  “把我的床还给我,你睡外面的小榻,我就告诉你。”林恬笑着冲他眨眨眼。这破小亮,来她这儿蹭住,还霸占她的大床,害她只能在不足一米的小榻上,左翻右翻都快成荷包蛋了也睡不着。

  后者却是一言不发的往内阁走,一副你爱说不说的姿态。

  林恬呆愣片刻,慌忙追上去:“要不然,我跟你挤挤?”

  “不行!男女授受不亲。”

  “我不介意。”

  “我介意。本相的一世英名,万不能毁在你这小女子手上!”

  最终,林恬不得不继续在小榻上煎鸡蛋。第二天,顶着浓重的黑眼圈,去向林老太爷问安。

  林老太爷年轻时是满清盐运史,后来清政府没落,便弃政从商,一手创办了林氏米行。两年后,不知何故,将米行交给了他的三个儿子,从此不再插手商政之事。而今的林氏米行,早已成为上海滩最大的米行。

  林恬看着这个历经沧桑却依旧硬朗的老人,由衷叫道:“爷爷。”

  老太爷看到失踪三年的小孙女出现在自己眼前,激动得双目泛光:“恬恬!来爷爷这儿……”

  这世间,只有五个人会叫她“恬恬”。可在她四岁那年,她生命中极重要的两个人相继离世,永远的消失了;前几天,她又失去了最亲爱的如意阿姨。她想,这是个不详的名字,她爱的,爱她的,都会因为这个名字,遭逢不测。

  她呆呆的站着没有动。旁边的二姐林悦推搡了一下,她才回过神来,走到老人跟前。

  “三小姐看起来没什么精神,莫不是昨晚没睡好?”金海棠笑问。

  “爷爷,我介绍一个人给您认识。”林恬挽着老太爷的胳膊,乖巧的笑着,并不理会金海棠。

  金海棠气愤地扯了一下手中的帕子。

  老太爷乐呵呵地笑:“好哇。”

  “他叫小亮,是我的好朋友。”林恬将小亮拉到老太爷面前,“他要在我们家住几天,爷爷您看成吗?”

  老太爷打量着面前的黑衣小童,极工整有灵气的一个孩子,只是那双眼睛太过深沉,不似一个七岁孩童该有的。那是一种历经世事变迁才有的沉稳。这个孩子,和他这个古稀之年的老头子比起来,似乎经历了更加悠长久远的岁月……

  他被自己的这种想法吓到了,忙笑着掩饰:“当然可以了。淑贤,你去安排吧!”

  “是的,爹。”雍容慈眉的林家大嫂王淑贤笑着应道。

  林老太爷有三个儿子,长子林辁能言善辩,可惜志大才疏,他的妻子王淑贤是标准的大家闺秀,知情识礼;次子林轩天资聪颖,品性纯良,却在十年前的一场战役中殉国身亡,其妻夏静月在其死后亦吞枪自杀;三子林辙是天生的商界奇才,却是风流多情,流连风月场,时常惹得老太爷大动肝火,他原先的妻子柳金枝,在生下小儿子林子凡三个月后,气血衰败而亡。

  “大哥林子昊和二姐林悦是大伯的孩子,四妹林情和五弟林子凡是三叔的孩子,我爸就我一个孩子……”林歌凑在小亮耳边,正小声向他介绍家族关系。

  这时,一个讶异的声音响起,在这“和谐”的氛围里,显得极为突兀——

  “这小孩不是你儿子吗?!”

继续阅读:第2章:红豆不堪看(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幻伶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