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红豆不堪看(4)
氿七2018-10-11 11:421,390

  林恬本以为买衣服是件简单的事,付完款她就马上离开,不料德商洋行的经理说,每个款式的服装他们只进货一件。于是她同他商量:“要不你重新挑一件,无论看中哪件都由我付钱。”

  可不知他是天生挑剔,还是后天故意找她麻烦,一挑就是两个小时。每件衣服他都可以说出不足之处,总能挑出瑕疵。更神奇的是,这个经理职业素养未免太好,没将他们当做闹事者赶出去不算,还全程笑脸相迎,没有表现出丝毫不耐。

  最后,又气又饿的林恬,随手抽出一件衣服扔给他:“就这件。换上!”

  救命啊!她问安后就直接去了如意咖啡馆,直到现在还没吃早饭!

  秦无夜难得没同她做对,看了她一眼便悠悠然换衣服去了。

  林恬呼出一口气,终于解决了。

  她付完账,秦无夜刚好出来。她呆了呆,这件她闭着眼睛挑的衣服,甚简单平常的款式,他穿在身上却出奇的好看。

  秦无夜的嘴角弯起一个弧度。林恬这才意识到,她的目光实在太过赤裸裸,有些心虚地垂下头,看着地面道:“我走了。”

  她匆匆跑出德商洋行,带着乱糟糟的心绪在商业街上游荡。

  感觉,太过强大!时常见缝插针,无孔不入,叫人防不胜防。

  途径西点店,看着橱窗里那一排排精致的甜点,她想应当是饿昏头了,吃饱了兴许就不会胡思乱想了。正要往里走,却发现手提包忘在了德商洋行,她现在身无分文。

  一种莫名的哀伤袭来,她靠着墙壁缓缓滑下,蹲坐在人来人往的西点店门口,将脸埋在膝盖上。

  她并没有哭,只是觉得胸口闷得慌,浑身都难受。

  不知保持了这个姿势多久。恍惚中,她听见有人问她:“你怎么了?”

  她瓮声瓮气地回道:“我肚子饿。”

  等等,这个声音是——

  她猛然抬头。正午的阳光金灿灿地照下来,面前的男子长身玉立,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他逆着光,看不清表情,却恍若天神。

  秦无夜。

  她眼眶有点湿润。她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就是他。

  她赫然起身,想要离开。却因蹲坐的时间过长,血脉不畅,加之饥饿过度,头一晕脚一软,扑倒在他身上。

  “我带你去吃东西。”他的手轻抚着她的头,语气温柔,夹杂着一丝好笑。

  他不会以为她在投怀送抱吧?!

  她慌忙后退,靠着墙站稳:“我一时没站稳。抱歉,秦少!”

  秦无夜脸色一变,声音冷了几分:“林恬,你还装!你要装到什么时候!”

  三年前不告而别的是她,三年来杳无音信的是她,三年后假装不熟的还是她!真正该生气的那个人,明明是他,可如今他却好似成了错误的一方。

  他不是没有想过再见她时的场景,是愤怒的质问她当年为何不告而别,还是漠然的走开,叫她“明白”往事如烟,她已不在他心里……

  种种臆想,都在见到她的那一刻灰飞烟灭,荡然无存。

  他很想她,想到不舍得质问,不忍心走开,连一句重话都不愿说出口。

  可他万没想到,她竟装得不认他!

  “我没装。”身体缓和一点后,她冷静的看着秦无夜,“就是想和你,相忘于江湖。”

  秦无夜俊眉紧蹙,脸色变得极难看。他一字一顿道:“你休想!”

  而后不由分说,一把将她揽过,半抱着朝对面的天香园走去。

  林恬被他的反应气炸了:“你几时变得这样不讲理了?!放开我!秦无夜,你放开……”

  饥饿的感觉充斥周身,她已无多余力气同他抗争,却依旧拼了命的挣扎。然而她的“拼命”,在某人眼中却成了老太太扭秧歌——

  “想知道薛姨为什么自杀,就安分一点,别在那扭来扭去的……”

继续阅读:第3章:月色入高楼(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幻伶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