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月色入高楼(1)
氿七2018-10-11 11:441,455

  朱门粉墙,青瓦翠柳,隔院花香。天香园是上海最负风情的饭庄。不远处,芭蕉成林,他仿佛又看到了月色下,那个踩着芭蕉树影子跳房子的小女孩。

  “九十八、九十九……九十五、九十六、九十七、九十八、九十九……九十五……”她焦急的在等着谁,却怎么也不肯数到一百。

  月色如洗,灯花燃尽。他姗姗来迟:“恬恬。”

  “数到一百,你若还不来,我绝不再等!芭蕉为证。不过好在,你‘九十五’就到了。”等了将近三个小时的她怨怼道,“你知道,我是不能饿的!”

  “我知道。”

  秦无夜忽然淡声说。旁边的林恬因这突兀的三个字,微微一怔,本想问他怎么了,想了想终是作罢。

  她以最快的速度吃完了面前的乳鸽,拒绝了服务员“再来一份”的诱惑,将用过的餐巾纸摆到一旁,示意秦无夜可以说了。

  九香乳鸽是天香园的招牌菜,拒绝的时候,她的味蕾是有些委屈的。

  “无夜哥哥,你真在这儿?!西区那边……”

  一个穿着湖绿色连衣长裙,背着照相机的女记者慌慌张张地跑到秦无夜跟前,焦急的声音却在见到林恬的时候戛然而止,讶异的表情如见鬼魅。

  林恬端起桌上的小米粥,淡淡的喝着,没理她。

  “怎么了?”秦无夜微微皱眉。

  她这才想起来这儿的目的,但依旧没有完全回过神来:“百乐门最红的舞女陈丽瑶,不肯陪日本领事左田一跳舞,双方产生了争执。后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两人忽然齐齐倒地,都死了。

  左田一一死,日本人都快疯了……要不是崔探长出面制止,百乐门里员工、客人几乎上千人都将被他们屠杀。

  日军现已将百乐门重重包围,崔探长阻止不了他们多久的。刚才我到巡捕房去做采访,西区那边刚好打电话过来,你又正好不在……”

  秦无夜一言不发,沉着眼眸不知在想什么。

  片刻后,他起身离席。

  “想不到你竟还活着?”她有些后怕地看着林恬,总觉得面前的是鬼非人。

  林恬抬眸看她,笑得有些冷:“是不是在恨自己,当初给我注射的氰化钾,应该再多一点的?没能杀掉我,你会后悔的。”

  “不可能。那已经是两个正常人的致死量了,你绝不可能还活着。”她冷静的分析,脸上没有丝毫的愧疚与不安。

  “为了杀我,四妹可真是不遗余力,煞费苦心呐!”林恬笑得很冷,“你就不怕我将这事公之于众?”

  “你不会。”林情说得很肯定。她要说早说了,况且时隔三年她现在没有半点证据,说出来有没有人信都是一个问题。最重要的,就她那执拗而古怪的性子,绝对不会将这件事讲给任何人听。

  “你老说无夜哥哥骄傲,可天底下谁能骄傲得过你呢?他是高手立于世的寂寞,而你,我的好姐姐,却是看轻了天下所有人。”林情语气平和而缓慢,她现在已经完全接受林恬没死的现实了,“或者说,你看轻的不是人,而是太看轻生死了。所以你也许恨我,却并非是恨我杀害你,而是怪我辜负了你的信任。我说的对吗?”

  “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活下来的,可是没有关系,我可以再杀你一次。”

  她甚平常的说出这样一句话,如同吃睡,源自本能。

  林恬忽然有一种感觉,在她面前的不是人,而是一个怪物。一个带了无数层皮的怪物,没有人知道皮下藏的是什么,三年前的她也不知道,才将这个“小妹妹”看得纯良无害。

  “十二岁,你杀子凡那只绿蜥蜴的时候,尚且会闭眼睛;十五岁,你杀人,已经不眨眼了;如今你十八岁,更是把杀人当做是稀疏平常的事……”林恬冷冷地看着她,“可是林情,现在不是三年前了。三年前你杀不了我,三年后的今天,更加不可能!”

  “是吗?”她忽然笑了,笑容干净得如同婴孩,“那我们拭目以待好了,恬姐姐。”

继续阅读:第3章:月色入高楼(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幻伶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