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月色入高楼(4)
氿七2018-10-14 14:271,130

  “这并非什么同色丝线,而是天蚕丝,几年前阿姨和一个俄国商人买的。它原本是雪白的颜色,可是绣到锦缎上,便会变成和背景一样的颜色。就像现在,一块布上明明绣满了字,却好像什么都没绣一样。”她将那块苏绣平铺在桌面上,边往上面倒咖啡边说,“不过只要在上面淋上咖啡,它又会显出原本的颜色。”

  秦无夜淡然地看着那块逐渐被咖啡浸透的苏绣:“这到底是你阿姨的东西,你倒真狠得下心。”

  林恬冷冷一笑:“阿姨的东西很多,而我最不喜欢的,就是这样东西。”

  “你知道阿姨当初买这卷丝线的时候花了多少钱吗?”她说,“你一定想不到,这样价值连城的至宝,那个俄国商人一块大洋就卖给她了。他说这卷天蚕丝和阿姨有缘,而他卖东西从来不论价格,只卖给有缘人。

  我原本以为,他说的有缘是指阿姨开了一家咖啡店。可这天下,开咖啡店的何其之多,他为何偏偏选中了她。

  现在我知道了,原来所谓的缘分,竟是她和林辙的那一段孽缘。她花一块大洋为自己买了一封遗书。”

  那幅苏绣已经被咖啡浸泡成了浅棕色。浅棕色的布上,那封雪色“遗书”逐渐显现。

  『这大概是他对我最好的时候了 好到我欣喜又心慌 我才知道 被心爱之人全心以待 是这样幸福的一件事

  可为什么要在我对他 对这份感情 信心全失的时候

  漫长的等待 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我无法做到挥剑斩情丝 我能做的 仅仅是将爱情定格在最美的瞬间 岁月悠长 我害怕看到爱情再次发霉变质』

  岁月悠长,我害怕看到爱情再次发霉、变质……

  这就是阿姨要说的,这就是她的死因。

  一份没有信念的爱是可怕的,犹如九层之台缺了基石,一不小心便灰飞烟灭。

  她被爱情杀了,杀死在大婚之日。

  原来“女萝草,菟丝花,此情应是久长时”不是什么美好的期许,而是一种可怕的寄托,一个魔咒。

  林恬忽然不知道应该去怪谁了。怪林辙一直以来的放浪形骸,还是怪阿姨太痴太绝,不给自己留半点余地,亦或是怪命运的戏弄。

  “阿姨,他不值得。”她喃喃自语,神情呆滞,“所有人都知道,他不值得。”

  不值得你如此倾心相许,更不值得,你连命都搭上。

  林恬将那块苏绣用吹风机吹干,叠好放进薛如意的床头柜里。想了想,又问秦无夜要了纸笔,写了这样一句话:

  『终在无边无际的等待中寂寂如雪;在希望与失望的交叠中心冷如烟;在爱情里,挫骨扬灰。』

  与苏绣一并放进床头柜。

  “这间房,我以后都不会再踏入,也再没有任何人能够进去。”她将房门上了锁,并将唯一的钥匙折断。

  之后林恬沉睡了整整三日。第四日清晨,她方一睁眼便瞧见桌案前静静饮茶的小亮。她掀开被子,坐起身来,神情呆滞地注视着紧闭的窗户,也不知在看些什么。

  “你是没回过神来呢,还是想再睡上三天三夜?”

继续阅读:第3章:月色入高楼(5)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幻伶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