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烟树正苍苍(1)
氿七2018-10-16 11:591,099

  夜色阑珊,华灯初上。

  百乐门如同暗夜中的明珠,散发着奢靡的艳光。林恬置身在这灯红酒绿、彻夜笙歌的繁华景象中,显得有些怅然。

  她轻轻摇晃手里的酒杯,透过玻璃杯身看舞台上艳光四射的歌女。

  “绿暗红稀春已暮,燕子衔泥,飞入垂杨处。柳絮欲停风不住,杜鹃声里山无数。竹杖芒鞋无定据,穿过溪南,独木横桥路。樵子渔师来又去,一川风月谁为主。”

  一曲《凤栖梧》,尽是暮春风月,落拓无依。这与她的装扮格外不符,与百乐门寻欢作乐的宗旨,也格外不符。

  许是她长得实在国色天香,许是她的歌声太摄人心,许是风月之地皆多莺歌燕舞,难得阳春白雪,她的突兀并不令人恼怒反感,相反,原本热闹的舞池此时竟静悄悄的。

  曲毕,掌声雷霆。整个二层都回荡着“李笑笑”三个字。

  从方才起就忧心忡忡的曲经理,默默擦了把汗后,往后台走去。

  “哎呦,我的小祖宗,可把我吓坏了!你怎么能唱这样的曲子呢?”

  李笑笑是百乐门唯一不用报备曲目的歌姬,每场唱什么全凭她的喜恶,这也是她当初答应登台的唯一条件。所以连经理也不知道她下一场唱的会是什么。登台以来,她几乎场场叫座,成了百乐门的大热门,从前还有一个金海棠同她分庭抗礼,可自从金海棠嫁给林三爷不再登台后,她便成了百乐门的台柱。

  曲经理欲怒而不敢怒地嗔怪道:“不过好在客人们都买单,你呀,还没玩儿砸!”

  正在卸妆的李笑笑淡淡道:“这个曲子不是为他们唱的。”

  不是为他们唱的,所以他们喜不喜欢,并不重要。只要丽瑶在天之灵听得高兴,她就开心。

  曲经理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微微叹了一声:“丽瑶的死我也很难过,可人还得往前看,日子终究是要过下去的。百乐门好不容易重新开张,我说笑笑,你可千万别再感情用事了!”

  他最担心的是李笑笑依旧故我。这样悲伤的曲子,唱唱今晚也就足够了,毕竟这场成功了,不代表下一场依旧会成功。客人终究是来找乐子,来放松的,太过悲伤压抑会让他们感到不舒服,乃至厌烦。

  “笑笑姐,这是客人让送的。”正说着,内侍送来一个礼盒。

  李笑笑自顾自地卸着妆,似乎一点儿也不想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曲经理接过,打开后吃了一惊,里头放的居然是一颗夜明珠!

  “这金大少还真是用心了,以前是一个月送一束真钱做成的花,现在更夸张,直接送夜明珠!笑笑,你要是再不动心,可就真是铁石心肠了……”曲经理打趣道。

  李笑笑也微微皱眉,这个二世祖真入魔了不成?从前她看在他姐姐的面儿上,不好拒绝得太明显,便收下了。可现在……

  她从曲经理手中拿过夜明珠,递给那个内侍:“把这个退还给金昊焱。”

  谁料,内侍并没有接:“这不是金少爷送的,是一位小姐。”

继续阅读:第4章:烟树正苍苍(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幻伶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