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烟树正苍苍(2)
氿七2018-10-17 12:001,706

  李笑笑来到宴客区的时候,林恬桌上的那瓶红酒已见底。

  她将那颗夜明珠推到她面前:“无功不受禄,这礼物实在太过贵重,笑笑受不起。”

  林恬支着额头,醉眼朦胧地看着她笑:“不必客气,宝剑配英雄,明珠赠佳人,笑笑姑娘当得起这‘佳人’二字。”

  这话要是从一个男人口中说出来,她半点儿不会觉得奇怪,可从这样一个未经世事的小姑娘口中说出,便满是诡异。

  多年的处世经验让她立即得出结论:“你想要我做什么?”

  “我不要你做什么。”林恬浅浅地喝了口酒,“我叫林恬。这颗夜明珠是我十七岁生日的时候,一个朋友送的,我嫌它太晃眼,每晚照得我睡不着。早就想送人了,可又不想随便送人。你的歌很好听,便送你了……”

  那时,他还在意大利留学,而她这年生日的唯一愿望,便是能够快些见到他。

  她没有出席爷爷为她办的生日宴,而是在如意咖啡馆待了一晚上。夜晚的咖啡馆异常安静,她趴在桌上透过玻璃窗看天上的星星,渐渐的便睡着了。

  她做了一个梦,梦见秦无夜回来了。

  他就坐在她的旁边,轻轻拍她的脑袋,声音柔和:“小懒猪,起床了。”

  她哦了一声后缓缓睁开眼睛,那张朝思暮想的脸,近在咫尺。她抬手轻轻抚摸着他的脸,真好,原来在梦里就能见着他。她怕自己醒得太快,怕他突然就消失,于是重新闭上眼睛,她要留住这个梦。

  “唉,亏我这么辛苦才能跟教授请到假,又日夜兼程地赶回来给你过生日,竟还不及你睡觉来得重要……”

  一个轻柔而哀怨的声音传来,她瞬间清醒了。

  她端坐着看了面前带坏笑的男子半晌,还是不敢相信他回来了,最后竟一口咬在了他的下巴上。

  他吃痛出声:“恬恬,你没吃晚饭呐!”

  “啊哈哈,是真的!”她兴奋地一把搂住他的脖子,趴在他耳边笑,“做梦是不会痛的!秦无夜,真的是你回来了!”

  他有些无奈的笑笑,缓缓回抱住她,眼眶微微有些热。他说:“我想你了。”

  那年,她刚好十七岁。他漂洋过海,日夜兼程,赶赴到她身旁,不是要做什么天崩地裂海枯石烂的承诺,仅仅为了说一句淡淡的,我想你了。

  而那颗夜明珠,是他送她的生日礼物。

  “当真送给我?”李笑笑拿着那颗夜明珠在她面前晃了晃。

  林恬的眼神有些飘,轻轻点头:“嗯。”

  “有些东西是有市无价的,再多的钱也买不到,比如这颗夜明珠。真的是很漂亮呀……”李笑笑边说边看林恬的表情,最后笑着将夜明珠重新放回到锦盒中,“不过,我不习惯拿陌生人的东西,尤其是女孩子的。”

  这个小姑娘,脸上有一丝落寞,眼睛里还有一丝不舍。这夜明珠,对她当是有特殊意义。

  “世间万物,皆由陌生至熟悉,这不是理由。至于你所谓的不收女孩子的礼物……”她将杯中酒饮尽,一脸认真,“我认为此乃歧视,是极不好的,应当改过。就从现在开始吧。”

  说着,她用食指轻轻将锦盒朝李笑笑推去。

  李笑笑大笑了起来,这是陈丽瑶死后,她第一次这样毫无遮掩的笑:“林恬是么,我记住了。姐们儿今天开心,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林恬此番举动,若非有意找她帮忙,她李笑笑三个字倒过来写。

  “三个问题。”见她如此豪爽,林恬也就直言不讳。

  “知无不言。”

  “你和金海棠熟吗?”

  “这算一个问题?”李笑笑问,见林恬一脸认真,遂答,“是的,很熟。”

  “她是否有收藏一幅蓝轴杏底的美女画像,或者,那是她自己的画像?”

  李笑笑噗嗤一声笑了:“她又不是臭男人,收藏美女画像做什么?至于她自己,虽说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照片确实拍了不少,却也没到专门找画师为自己作一幅画的程度……除却金银钱财和她那个宝贝弟弟外,她对什么都不大上心。”

  据小亮所言,红颜轴乃是一幅蓝轴杏底的美女画卷,画上女子命途多舛,情路坎坷,半生皆风尘。

  在林宅住了十几年,她从未见过这样一幅画,而林家女眷不多,最符合画中女形象的当属金海棠。

  本想着金海棠会是突破口,不料……

  李笑笑等待着林恬的第三个问题,她却一直没说话。片刻后,她有些失望地起身:“我已没有什么要问的了。”

  她正要离开,却被李笑笑拦住了:“你的夜明珠。”

  “它是你的了。”林恬带着微微酒意,“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未收回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幻伶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