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先谋而后动
沧桑三叔2018-10-28 10:167,013

  古都。

  洛阳。

  洛阳城熙熙攘攘的人群,证明了这座古城的繁华。

  面临即将举行的武林大会,洛阳城更是人头攒动。

  鹰眼混迹在人群之中,鹰一样的眼睛在扫视着自己的周围。

  安全是第一位的,所以自己才会有护身符,王牌的护身符。

  身着粗布衣服,头戴斗笠的王牌,就在鹰眼的附近,一个很不起眼的位置。

  不起眼的人在不起眼的位置,任谁也想不到这是一个江湖罕见的杀手。

  意想不到的出现,才会造就意想不到的结果。

  而这需要的却是很多人不愿做的寂寞。

  杀手很寂寞,因为杀手没有朋友,有朋友自然也就做不成杀手。

  静雨轩是客栈,也是酒楼。

  是洛阳城里最大最豪华的客栈加酒楼。

  最贵的房间是每晚一千两,很奢侈。

  但是,鹰眼住得起,新月教住得起。

  “那个老和尚是什么人?为什么你一看见他就跑?”鹰眼的眼神仍然是猎鹰的眼神。

  在这样的眼神下,任谁也别打算撒谎,撒谎的代价很可怕,而且,有时任你武功再高也没办法。

  这是鹰眼的本事,是新月教的能力。

  斗笠人道:“少林方丈,了然。”

  鹰眼不屑地道:“少林方丈又怎样?”

  斗笠人道:“不怎么样。”

  鹰眼道:“不怎么样,你还要跑?”

  斗笠人道:“我不能不跑。”

  鹰眼道:“为什么?”

  斗笠人道:“因为我不想死在那里。”

  鹰眼道:“这么说你不是他的对手?”

  斗笠人道:“绝不是。”

  鹰眼道:“你不是对手,难道我就是?”

  斗笠人道:“你也不是,我们两个加一起也不是他的对手。”

  鹰眼道:“所以,你就跑了,因为,你不想死在那里。”

  斗笠人道:“是的。”

  鹰眼道:“你不想死在那里,难道我就想死在那里?”

  斗笠人道:“你不会死在那里。”

  鹰眼道:“为什么?”

  斗笠人道:“因为我跑了以后,你就会第一时间跑掉,而且跑的绝不会比我慢。”

  鹰眼道:“你是我的保镖,贴身保镖,你的责任是守护我的安全,可是,我还没跑你却先跑了,你怎么能确保我的安全?”

  斗笠人道:“能确保。”

  鹰眼道:“怎么确保?一溜烟儿的功夫,你已经跑到十几里之外,而我还在那里,你怎么确保?”

  鹰眼的鼻子都快被气歪了,瞪着鹰眼看着斗笠人。

  斗笠人道:“因为事实已经证明,你没事。这证明我的推算是正确的,你的确跑的不慢,否则,现在和我说话的就不是人,而是鬼。”

  鹰眼道:“推算?你把我的安全建立在你的推算之上?”

  斗笠人道:“是的,而且我的推算从不会错,这一点事实也能证明。”

  鹰眼道:“你觉得你的任务完成的很出色?”

  斗笠人道:“是的,目前为止是这样,最起码你还活着。”

  鹰眼道:“你觉得我会不会杀了你?”

  斗笠人道:“不会。”

  鹰眼道:“这么自信?”

  斗笠人道:“是的。”

  鹰眼道:“为什么?你觉得我不是你的对手?”

  斗笠人道:“不是,我知道你有杀我的本事,在某些事面前,再高强的武功也无济于事,这是你的本事。所以,在你面前我从不以高手自居,因为那没有任何作用。”

  鹰眼道:“那你的自信心从哪里来?”

  斗笠人道:“第一,我是洞天老魔的徒弟,你杀了我,你觉得他会放过你?第二,我们是合作的伙伴,我们有共同的任务,只不过我们的分工不同。你是负责交易,而我是确保交易的成功。你杀了我,你回去无法和魔君交代,所以,你不会杀我。”

  鹰眼的鼻子还没有正过来,因为他知道斗笠人说的是实话。

  面对实话任何人都无法反驳,因为那是事实,除非你想耍赖,否则就只能听着,再难听也得听着。

  鹰眼道:“我让你找的人,你找到没有?”

  鹰眼一转身换成了另一副居高临下的派头,因为,现在斗笠人得听他的,他才是这次任务的核心人物。

  斗笠人道:“找到了,人很快就到。”

  鹰眼道:“那就好。”

  斗笠人道:“可是,我不明白的是,那里已经有我们的人,你为什么还要亲自以身犯险?”

  鹰眼道:“那个人手上的东西,对我们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他绝不会轻易交给我们,更可况现在宝图还丢失了,我们还拿什么和他交易?”

  斗笠人道:“你是想确保万无一失?”

  鹰眼道:“是的。”

  斗笠人叹了一口气道:“这次和你来中原,最遭罪的人恐怕就是我,不仅没酒喝还只能看着你喝酒,不仅不能睡个好觉还只能看着你安心的睡觉。真是不公平。”

  鹰眼道:“公平?这世上什么时候有过公平的事?”

  是的,这世上确实从未有过公平的事,即使有,也是你自认为那是件公平的事。

  想要真正的公平,恐怕只有在黄泉路上才会有,因为那时所有人都一样,必须得走过奈何桥。

  阿七就差一点走上奈何桥,已经到了桥边上,又被拉了回来。

  楚恋依的医术来自祖传,只不过这一代的楚家人之中,更多的人喜欢武功,喜欢剑。

  楚恋依不喜欢武功,不喜欢剑,所以,他学会了祖传的医术。

  相比他的两个哥哥,她是幸运的,她活的长久。

  不仅自己活的好好的,还能让阿七活过来。

  上官府。

  上官世家是武林望族,也是此次接待武林各路英雄的其中一家。

  叶诗云的二叔叶万宇,武当掌门惊云子,青城派掌门应玄通、点苍派掌门杜成非等人,也已经到了上官府。

  侧院。

  厢房。

  楚恋依手里拿着那把小小的飞刀,看着仍然昏迷的阿七。

  叶诗云一脸焦急的问道:“他怎么样?”

  楚恋依道:“别担心,他命大的很。这把飞刀只差一指的距离就插在他的心脏上,虽然很险,但是,命还是保住了,明天早上,他就能醒过来。”

  一听这话,叶诗云的脸色好了很多,很欣喜。

  封云道:“这是什么飞刀?这么厉害。”

  楚恋依举起那把小小的飞刀说道:“你和阿七遇上了劲敌,以后再见到这个人的时候,一定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只要稍微放松一点,阿七现在的结果,就会是最好的结果。”

  那最坏的结果是什么?

  谁都知道。

  封云道:“为什么?”

  楚恋依道:“我在家闲来无事,翻阅过很多武林轶事的书籍,我祖父曾经留下一本书,叫江湖奇绝录,这是我祖父撰写了三十年才完成的一部书。上面记载了几百年来江湖上的奇闻异事,其中就有阿七手中的魔刀,就是种魔的传说。可是,在同一时期还有一把刀的传说,就是这把飞刀的传说。”

  封云道:“飞刀的传说?”

  楚恋依道:“嗯,不错。这把飞刀和魔刀种魔一样,在几百年前都是江湖上的传说。几百年前,魔刀的主人叫钟鱼,钟鱼有一个好朋友叫柳孤云,他就是这把飞刀的开创者,本来是一把普通的飞刀,可是,在柳孤云的手中却变成了幽灵,幽灵一样的飞刀,所以,江湖上就给这把飞刀取了一个名字,叫幽灵飞刀。”

  封云道:“幽灵飞刀?为什么从来没听说过?”

  楚恋依道:“那是因为,近一百多年前这把飞刀失传了,也消失了,在江湖中,最少也有一百年的历史没人会使用这把幽灵飞刀。”

  封云道:“失传?为什么?”

  封云对武功的痴迷,远远大过其他任何一件事。

  楚恋依道:”柳孤云所在的嵩阳柳家,本来在武林中默默无闻,就因为这把幽灵飞刀才使得嵩阳柳家名声鹊起,进入了武林十二世家的行列。大概有将近三百年左右的时间里,柳家一直在江湖中享有相当高的地位,还曾经用幽灵飞刀力挫魔教数百名高手。可是,就在一百多年前,不知是何缘故,嵩阳柳家发生一些不为人知的事,具体是什么事,没有人知道。可是,所有人都知道,柳家消失了很多人,很多会使用幽灵飞刀的高手消失了。嵩阳柳家从那时起,就开始没落,直至彻底消失。没有知道为什么,从那时起,江湖中,再也没有了幽灵飞刀。“

  封云听得入神,眼神中充满了满足和喜悦。

  封云道:“可是,现在又出现了。”

  楚恋依道:“是的,是出现了,而且出现的很突然,而且还是武林正道的敌人。”

  楚恋依看到了封云欣喜的眼神。

  楚恋依道:“封云,答应我,千万不要盲目、鲁莽的去挑战那个斗笠人。在黑云寨,若不是了然大师出手相救,你和阿七都会没命的。”

  封云从楚恋依的手中拿过那把幽灵飞刀,眼神紧紧地盯着那把飞刀,喜悦、窃喜的心情溢于言表。

  封云渴望对决,渴望与高手对决,渴望突破自我。

  封云已经听不到任何一句忠告,封云的耳边只有这把飞刀瞬间穿越云层时那清脆的响声。

  上官府。

  正堂。

  上官羽、叶万宇、了然大师、惊云子道长、应玄通、杜成非等人齐聚正堂。

  叶诗云拿出了那卷藏宝地图。

  叶诗云道:“二叔,各位前辈你们看。”

  叶万宇接过地图,打开一看,大吃一惊。

  叶万宇惊讶道:“诗云,这……你是从哪里找到的?”

  众人都轮番看了一眼叶诗云拿出的地图。

  叶诗云道:“在洛阳城外的客栈,我们遇到了一伙异族人,后来证明他们就是新月教的人。”

  上官羽道:“新月教?就是前日在黑云寨袭击你们的那些人?”

  叶诗云道:“不错,就是那伙人。我们在客栈捡到了他们掉落的地图,当天夜里,有一个黑衣人悄悄的进入了新月教首领鹰眼的房间,我偷偷的在外面窗下听到了黑衣人和鹰眼的对话。”

  叶万宇道:“他们说了什么?”

  叶诗云道:“那个黑衣人要和新月教的人做一笔交易。”

  叶万宇道:“交易?什么交易?”

  叶诗云道:“新月教的这份地图是一个金矿,金矿的地点就在关外,新月教愿意用这富可敌国的金矿,和黑衣人交易一样他手上的东西。”

  叶万宇道:“是什么?”

  叶诗云道:“他们两个都没说,不过,能让新月教用金矿做交易的东西,一定是对中原武林不利的事情。”

  杜成非道:“不错,新月教近些年来,对中原武林一直虎视眈眈,他们虽然新近崛起只有二十年,但是,野心可不小,西域的武林已经基本上归属于新月教。”

  叶万宇道:“最可怕的还是这个黑衣人,他手上的东西我们不知道是什么,但是,新月教能用一座金矿做交易,那么就证明,他手上的东西非常重要。很有可能,是对中原武林造成致命打击的秘密。”

  叶诗云眼眶有些湿润,说道:“二叔,您知道吗?那个黑衣人不仅是武林的叛徒,还是杀死我爹的凶手。”

  “啊?什么?”叶万宇腾地站起。

  叶万宇道:“诗云,你说什么?你可听清楚了?”

  叶诗云点头道:“我听得一清二楚,二叔,我们一定要找到这个黑衣人,我们一定要为爹报仇。”

  叶万宇道:“可是,江湖之大,我们如何查找呢?”

  叶诗云道:“不怕,二叔,我的朋友阿七,他见过那个杀人凶手。”

  叶万宇道:“就是那个中了飞刀的小子?”

  叶诗云点头道:“嗯,他亲眼见到凶手杀我爹的瞬间,还见到凶手拿走了我爹身上的一样东西。只要再让阿七看一眼那个人,他就一定能认出来。武林大会四方豪杰聚集,说不定真的能找到那个凶手。”

  叶万宇点头道:“嗯,试试看吧。”

  应玄通道:“在黑风寨,袭击你们的人,用的是一把飞刀?”

  叶诗云道:“不错,是飞刀,像幽灵一样的飞刀。我听楚恋依说起,在她家的一本江湖奇绝录中,记载了关于这把飞刀的传说。”

  惊云子道:“了然大师,你可知道这把飞刀的来历?”

  了然大师道:“不错,这把飞刀的确是个传说。这把飞刀来自嵩阳柳家,是柳家祖上根据一本旷世绝学自创的一种飞刀绝技,江湖人称其为幽灵飞刀。可是,一百年前柳家出了事,柳家也从此没落,现在已经没有人会使用这把幽灵飞刀。”

  杜成非道:“时隔一百年,这把幽灵飞刀为什么会突然间出现在江湖上呢?”

  了然大师道:“我看那个斗笠人的飞刀手法,他还没有彻底掌握幽灵飞刀的秘诀,他的背后一定还有幽灵飞刀的高手。新月教能够在二十年内迅速崛起,教中一定有很多高手,否则,他们根本做不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一统西域武林。新月教对我们中原武林是一个很大的威胁。”

  上官羽道:“此次借着武林大会之机,我们可以商定一个铲除新月教的办法。”

  杜成非道:“新月教远在关外,想铲除他们,谈何容易。”

  上官羽道:“众志成城,办法总会有。”

  惊云子道:“不错,先谋而后动,我们总要做些准备。”

  先谋是正确的,但是,先谋而后动的人,不止一个。

  洛阳城南门外十里。

  紫竹林。

  一间竹屋,搭建的很别致。

  深夜中的竹屋透着昏暗的灯光。

  鹰眼悄声走进了竹屋,看到了竹屋中的两个人。

  一个老太婆、一个小姑娘。

  老太婆很老,满脸的皱纹,眯缝着双眼,牙齿也已经快脱落光了。

  小姑娘很年轻,但是,不知怎地却透着一股妩媚,一股妖娆的气息。

  “你是鬼婆婆?”鹰眼依然用鹰一般的眼睛看着老态龙钟的老太婆。

  “这是江湖上的朋友给面子,送给我的雅号。”老太婆没有否认。

  鹰眼道:“我来的目的你已经知道?”

  鬼婆婆道:“不用说也知道,找我的人当然都是一件事。”

  鹰眼道:“什么时候开始?”

  鬼婆婆道:“随时都可以,只需一个时辰。你需要几套?”

  鹰眼道:“两套,首先我要混进去,随后,再找到我的目标人物。”

  鬼婆婆道:“好,不过,我有个小小的要求。”

  鹰眼道:“请说。”

  鬼婆婆用干瘪的手,拍了拍身边的小姑娘。

  鬼婆婆道:“我这个小孙女,也想去办点事,让她和你一起去,不过,请放心,她和你的事没有任何的冲突,你做你的事,她做她的事,两不相干,你只需要把她带进去就可以了。不过,如果你需要帮忙,可以找她,她会无条件帮助你。”

  鹰眼看了一眼旁边妖娆妩媚的小姑娘。

  鹰眼道:“没问题。”

  鹰眼从怀里拿出了一沓银票,放在了桌子上,随后,找了个地方坐下,开始等。

  鹰眼不急不躁的正坐在那里等,想做大事,就要有耐心,只有耐心才能让你做好充分的准备。

  先谋而后动,绝不是一句空话,需要的是准备,万全的准备。

  鹰眼就在准备,准备通过自己的方法拿到黑衣人手中的东西,绝密的东西。

  鬼婆婆慢慢的拿出了一个小箱子,箱子里面奇奇怪怪的装了很多东西,鹰眼看不出这些东西有什么用,但是,他知道鬼婆婆一定有自己的方法能够达成自己的心愿。

  因为钱。

  钱能通神也可驭鬼。

  鹰眼知道,这世上只有钱最管用。

  可是,鹰眼看着老态龙钟已经马上进棺材的鬼婆婆,却有些糊涂了。

  糊涂什么?

  糊涂的是鬼婆婆要这么多的钱有什么用?

  难道这是要带到棺材里吗?

  难道这是要过奈何桥的时候用吗?

  据说到了下面以后用的可不是人间的钱,而是冥币。

  所以,鹰眼才糊涂,糊涂的要命。

  不过,不管糊涂也好,还是清醒也好,事情成了就好。

  事情当然能成,一个时辰后,鹰眼拿着一个小盒子,走出了竹林小屋。

  鹰眼来的时候是一个人,可是,走的时候,却是两个人。

  鹰眼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姑娘,一个看似良家妇女,可是,却浑身透着妩媚妖娆的小姑娘。

  小姑娘是什么人?

  鹰眼没问,也没必要问。

  和自己无关的事,鹰眼通常都很少问。

  只要自己的计划能成功,其他的事情为什么要问?

  上官府一下来了这么多的客人,而且还都是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

  最忙的人莫过于上官府的总管,这么多的人总要吃喝,要吃喝就要采购食材。

  送食材的人络绎不绝,一对父女挑着担子从后门走进了上官府。

  一个时辰后,送食材的人陆陆续续的离开了上官府。

  可是,那对父女却没有出来。

  为什么?

  没人问,也没人知道。

  繁闹的上官府后院,所有的下人们都在忙碌着,谁会有功夫注意一对送食材的父女。

  一对送食材的父女没有离开上官府,去了哪里?

  没离开当然就在府里,可是,府里却没有这两个人的影子。

  夜已深沉。

  星光似有似无。

  一个假山的缝隙里,出现了一对鹰一样的眼睛。

  点点星光的双眼在扫视着院中的情况。

  侧院,厢房。

  阿七已经醒来,醒来的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疲惫面容的叶诗云。

  “我还活着?”阿七感到很惊讶。

  “你还想死不成?”叶诗云喜极而泣。

  阿七道:“我真的好像做梦一样。”

  叶诗云道:“现在梦醒了,就好好养伤。”

  阿七道:“我们现在在哪里?”

  叶诗云道:“上官府,上官叔叔是我家的世交,这次武林大会上官家也是负责接待各派掌门的。”

  阿七道:“封云和楚恋依怎么样了?我倒下之后发生了什么事?”

  叶诗云道:“你倒下之后,斗笠人又发出了一把飞刀,是针对封云的,封云也差一点栽在斗笠人的手上,幸亏少林的了然大师从白云山经过,也来洛阳参加林大会,是他出手救了封云,吓走了斗笠人。”

  阿七道:“那个黑衣人也跑了?”

  叶诗云道:“了然大师一来,那个黑衣人跑的比谁都快。”

  阿七道:“真是可惜,让着黑衣人跑了,他可是你的杀父仇人。”

  叶诗云道:“没事,只要你没事就好,我们早晚都能抓住那个黑衣人。”

  阿七很感动,叶诗云关心自己胜过寻找杀父仇人。

  阿七紧紧地抓着叶诗云的手,默默地看着自己的心上人。

  爱情来的很快又好似很久。

  自己曾经讨厌至极的娘娘腔,突然变成了仙女。

  阿七的心跳在加快,快得似乎裂开了胸前的伤口。

  叶诗云粉红的脸颊、娇羞的面容,让阿七的感情不能自已。

  郎有情妾有意,人间眷侣。

  可是,这会是完美的结局吗?

  不,显然不是。

  还有更多的苦难、更多的磨难,在等待着阿七,等待着这一对有情人。

  敬请期待下一章。

  沧桑三叔

  2108年3月15日夜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第一个被杀的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