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王牌的刀
沧桑三叔2018-10-27 09:267,558

  白云山。

  黑云寨。

  这是一群土匪的山寨。

  一群作威作福,欺善怕恶的土匪,就盘踞在白云山上。

  这群土匪每天都在做着自己的梦,做土皇帝的梦,做神仙一样的梦。

  可是,梦总有醒的时候。

  一日清晨,梦即醒。

  迎接美梦的是死亡,弯刀下的死亡。

  血腥的现场,惊恐的眼神。

  很多土匪还没睡醒,人头就已落地,被惨叫声惊醒的土匪,看到的也只是刀光,弯弯的刀光,好似新月一样的刀光。

  恶人总有恶报,只是时候未到。

  土匪会杀人,为了钱财会杀很多人。

  今天,杀人的人被人杀人了。

  这也许就是因果循环。

  土匪杀人从不眨眼,但是,今天杀人不眨眼的却是鹰眼。

  鹰眼看着山寨院中高台上,捆绑在那里的叶诗云。

  转身对黑衣人道:“你好像遇上了一些麻烦。”

  黑衣人冷笑道:“你不也一样?”

  鹰眼道:“不一样。”

  黑衣人道:“有何不一样?”

  鹰眼道:“我的宝图就算拿不回来,他们也不一定能找到金矿的位置,更何况那里是我的地盘,在我的地盘挖走金子,没有我的允许,很难。”

  黑衣人道:“我的事情他们虽然知道了,但是,又能怎样?谁能知道我是谁?”

  鹰眼道:“可是,我知道。”

  黑衣人道:“你知道又怎样?”

  鹰眼道:“我很可能出卖你,随后,拿回我的宝图。这样的条件他们不会拒绝。”

  黑衣人道:“那你们新月教这辈子都别想踏足中原武林,你们新月教虽然高手不少,但是,你要知道中原武林一样高手如云,有很多武林上的顶尖人物可以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例如替天盟。没有我手上的那样东西,你们根本就别想达到目的。”

  鹰眼道:“所以呢?”

  黑衣人道:“所以,你最好乖乖的与我合作,先解决掉这几个人。尤其是那个手拿断刀的小子,随后,我们的交易继续,合作继续,利益继续。”

  鹰眼道:“昨天晚上在客栈,你见到那小子手里的断刀好像很忌惮。为什么?”

  黑衣人道:“你知道那小子手里拿的是什么?”

  鹰眼道:“不知道,没看出来。好像就是一把黑色的断刀,有什么稀奇?”

  黑衣人道:“他手里拿的的确是断刀,可是,却不是普通的断刀。那是几百年前的传说,魔刀种魔。”

  鹰眼道:“魔刀种魔?”

  黑衣人道:“不错,魔刀种魔的传说,早在几百年前就有了。这把魔刀是一把会说话的刀,有生命、有灵魂、有惊天地泣鬼神的武功,它会自己寻找自己的主人,如果你不是它的主人,当你拔出刀鞘的同时,就是你自己结束自己生命的时刻。”

  鹰眼的眼神闪烁着惊喜,说道:“这么神奇?”

  黑衣人道:“当然,魔刀的主人叫钟鱼,是几百年前武林中的传奇人物,他的武功就是魔刀赐予的,传说魔刀出鞘会发出厉鬼般的嚎叫,并且能够出发血红色的光芒。没有人会是魔刀的对手,没有人能逃脱魔刀的一刀。”

  鹰眼道:“可是,昨天晚上在客栈,那个乞丐一样的小子拔出刀后,并没有你说的这么神奇。”

  黑衣人道:“那是因为他拿的是一把断刀,断了一半的魔刀,魔刀还没有重新找回自我,魔刀的种子还未发芽,一旦有机会,魔刀就会重塑自我,重新找回自己的魔性。”

  鹰眼道:“断刀!为什么会是断刀?这样一把惊天地泣鬼神的神兵利器,难道也会断?”

  黑衣人道:“当然,世上哪有天下无敌的人?更何况只是一把刀。”

  鹰眼道:“不错,天下无敌的确是痴人说梦。可是,有人却不这么觉得,有的人专爱挑战高手,看来今天要有好戏看。”

  黑衣人道:“哦?你说的是你的王牌?”

  鹰眼面带神秘笑容说道:“不错,王牌。”

  黑衣人再一次四下扫视一眼。

  鹰眼笑道:“呵呵呵,别费劲了,我的王牌你怎么能看得到?你若能看到那就不是我的王牌。”

  黑衣人道:“我对你的王牌很感兴趣。”

  鹰眼道:“感兴趣?感兴趣可以,但是,千万别好奇,好奇是要害死人的。“

  世上的人都有好奇心,越神秘的事,世上的人就越想知道。

  好奇不是坏事,好奇能让你知道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但是,好奇要看针对什么?

  有些事可以好奇,可以保持一颗很强烈的好奇心;

  但是,有些事就不能好奇。不仅不能好奇,还最好躲的远远的。

  什么事?

  是刀。

  刀不能好奇。

  为什么?

  因为刀是杀人的刀,是见血的刀,是索命的刀。

  白云是晴空万里的点缀,黑云是暴雨如注的前兆。

  白云山上有黑云寨,黑云寨中却没有黑云。

  没有黑云却有血,血仍未冷的鲜血。

  血腥的气味还未散尽,进入黑云寨即可闻到充满血腥的气味。

  阿七、封云和楚恋依信步走进黑云寨。

  阿七看到了五花大绑被绑在高台柱子上的叶诗云,阿七心中万分焦急,恨不得立刻冲上去。

  可是,楚恋依按住了阿七的肩膀,示意他不要冲动。

  还是那个黑衣人,还是那个鹰眼。

  十几个新月教的教众手持弯刀围绕在高台的周围,鹰眼和黑衣人走上高台面对着走进大门的三个人。

  “宝图呢?”鹰眼的眼睛真的好似鹰的眼睛,目光如炬。

  “先放人。”楚恋依也不示弱。

  手上有筹码,就不能示弱,硬撑也要撑下去。

  鹰眼道:“人就在你们面前,把宝图扔上来,人就可以带走。”

  楚恋依笑道:“呵呵呵,你当我们是三岁的孩子吗?这种把戏也能骗人?”

  鹰眼道:“交易贵在诚信。”

  楚恋依道:“诚信贵在信任。”

  鹰眼道:“你们似乎不太信任我。”

  楚恋依道:“你又何尝信任过我们?”

  鹰眼道:“那,你想怎么交易?”

  楚恋依道:“公平交易。”

  鹰眼道:“如何公平交易?”

  楚恋依从怀中拿出一个纸筒,在手上晃了一晃。

  楚恋依道:“很简单,我将这份地图扔向远处,你去拿图,我救人。“

  鹰眼道:“我怎么知道你手里的图,就是我的地图?”

  楚恋依慢慢用双手打开了手中的纸筒,鹰眼当然认识自己的地图。

  鹰眼和黑衣人对视了一眼。

  鹰眼道:“好,好主意。”

  楚恋依将地图交给了封云,封云在地上拾起一个石块,将石块放入纸筒之中,随后,也和阿七对视了一眼,一甩手,石块带着地图飞向远处。

  黑衣人第一时间飞身而起,地图是他最想得到的东西,地图代表着庞大的金矿,否则自己也没必要用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去交换。

  黑衣人的心思,鹰眼何尝不知?

  鹰眼的身法也同样快得惊人,两人几乎同时飞起,直奔远处空中的地图。

  阿七和封云也第一时间飞向高台,因为,此时的那十几个新月教众,已经将屠刀砍向绑在柱子上的叶诗云。

  刀光。

  剑影。

  这是真实的画面。

  阿七早已拔出自己腰间的断刀,漆黑的魔刀带着阴森的刀锋,划出一道道黑色的闪电。

  阿七和封云守护在叶诗云的周围,挥舞着自己手中的刀和剑。

  头颅在挥刀舞剑的瞬间飞起,一个又一个喷洒着鲜血的头颅,在飞起。

  阿七近乎疯狂,有人想要娘娘腔的命,那就等于是要杀自己。

  赤红色的双眼,再一次呈现在阿七的眼中。

  阿七越杀越疯狂,可是,人数有限。

  十几个新月教徒,三下五除二的时间,就已横尸当场。

  鲜血在流,鲜血在散发着血腥的味道,这是魔刀最喜欢的味道,现在的阿七也逐渐喜欢、逐渐渴望。

  魔刀在阿七的手中,魔刀也在阿七的心中。

  手中的刀随着自己的意识而挥舞。

  可是,心中的刀呢?

  阿七一把搂过惊魂未定的叶诗云,紧紧地拥抱着叶诗云。

  叶诗云幸福的依偎在阿七的怀里,聆听着阿七狂野、激烈的心跳。

  幸福的感觉来自心底深深的爱,怦然的心跳是依依不舍的情怀。

  为什么有爱?

  为什么会爱上浑身赖气、脏兮兮的阿七?

  为什么有爱?

  为什么会爱上自己曾经讨厌至极的娘娘腔?

  爱,奇怪的很。

  为什么?

  因为爱从不需要为什么。

  这也许,是世上唯一一个不需要问为什么的问题。

  是的,唯一,百分百确定无疑的唯一。

  也许还有唯一,但,另外的唯一绝不会是爱。

  是什么?

  是飞刀。

  是一把小小的飞刀。

  飞刀怎会唯一?

  飞刀很常见,很多人都会用飞刀,从小习武的几岁孩童也会用飞刀。

  可是,飞刀和飞刀不同,就好像人和人也不同。

  有何不同?

  不同在于出现,不同在于没有开始。

  是的,没有开始,只有过程、只有结果。

  是幽灵一般的过程,是死亡一般的结果。

  空气在瞬间之后凝结。

  为什么?

  因为人的出现。

  什么人?

  是头戴斗笠,浑身灰头土脸的人。

  是好似刚从土里钻出来的一个人。

  何时出现的人?

  没人知道。

  但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压力,压力来自哪里?

  压力来自杀气,来自斗笠人发出的恐怖的杀气。

  空气瞬间凝结于恐怖的杀气之中。

  鹰眼在远处挥手的动作,才刚刚结束。

  为什么挥手?

  因为呼唤。

  呼唤谁?

  呼唤王牌。

  为什么?

  因为在鹰眼和黑衣人刀剑相击的瞬间,在争夺地图刀的一刹那,小小的纸筒被一分为二。

  两个人各自得到一半,可是,打开一看,两个人大吃一惊。

  为什么?

  因为地图变成了白纸。

  这就是楚恋依的移花接木之计。

  人也要,图也要。

  在楚恋依转身将纸筒交给封云的一刹那,地图就已经变成了白纸。

  鹰眼怒不可歇,因为他知道丢失地图将意味着什么。

  虽然,鹰眼表面上说的轻巧,但实际上,地图的丢失问题非常严重。

  因为这是一张无法复制的地图,无论从地图的材质还是地图的精密度,根本就无法复制。

  没有地图任何人都不可能找到那个庞大的金矿,包括自己在内。

  已经气得冒烟的鹰眼,挥动了自己大手,打出了一个特殊的手势。

  手势的唯一解释就是一个字。

  杀。

  于是,人已出现。

  高高的山寨大门,有两根支撑大门的柱子。

  人已出现在其中一个柱子上,稳稳地站在柱子的顶端。

  空气已经凝结,杀气已经出现。

  阿七和封云静静地看着大门上的斗笠人。

  谁都知道这个不知何时出现的斗笠人是个高手,也许还是比剃刀还要厉害的高手。

  王牌自然会是高手。

  这是新月教的王牌高手,是通常让人意想不到的高手。

  破旧的斗笠半遮面,只露出了坚毅的下颚。

  斗笠背后的一双眼睛在紧紧地盯着阿七,盯着阿七手中的魔刀。

  很显然斗笠人也知道魔刀的传说。

  挑战魔刀是高手的期许,是高手的愿望。

  阿七也看出了对方在一直关注着自己手中的魔刀。

  阿七已经做好了准备,虽然阿七心里根本就没底。

  在对阵剃刀的时候,阿七就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武功还相差很远,自己还没有完全学会魔刀的武功,自己还没有真正领悟魔刀的精髓。

  可是,阿七更未想到的事情还在后面。

  阿七不知道斗笠人使用的是什么兵器,因为在斗笠人的手中和腰间并没有刀剑的影子。

  也许是在背后。

  当然,这只能是也许,因为斗笠人还没有亮出自己的武器。

  侧身。

  挥手。

  在高高的木桩上,斗笠人有了自己的动作。

  看似笨拙,看似简单,看似很无趣的动作。

  任谁也想不到这样的动作背后,会发生什么?

  阿七自然也想不到,但是,想不到也要想到,因为这样笨拙、简单、无趣的动作背后,意味着死亡。

  死亡的气息已经接近木然而立的阿七。

  午时的阳光,夺目而刺眼。

  但刺眼的不仅是阳光,还有刀光。

  什么刀?

  是飞刀。

  是一把小小的飞刀。

  寒光夺目的飞刀,借着刺眼的阳光,更加夺目闪亮。

  小小的飞刀突然间出现在阿七的眼前。

  没有开始,阿七没看到这把飞刀是如何从斗笠人手中发出的。

  也许,飞刀根本就不是从斗笠人手中出现的。

  飞刀不是发自手中,那是发自哪里?

  没人知道,也不可能有人知道。

  幽灵一样的飞刀,没有开始的飞刀,就这样突然出现。

  阿七做梦也没想到,世上会有如此诡异的飞刀。

  天地之间仿佛只有飞刀,只有这把小小的飞刀。

  过程就是开始,幽灵般的飞刀出现时就只有幽灵般的过程。

  阿七瞪着眼睛看着幽灵般飞向自己的飞刀,没有任何反应。

  是惊讶,是惊呆。

  只有惊讶,只有惊呆。

  阿七已经忘记了挥刀,忘记了自己手中还有魔刀。

  嗡嗡的声音再次响起,薄薄的刀身微微颤抖。

  这是危险的信号,这是魔刀的提醒。

  阿七突然间醒悟。

  挥刀。

  阳光下刺眼的刀锋,擦着飞刀的刀柄而过。

  来不及了,魔刀没有挡住幽灵般的飞刀。

  结果已经出现,过程之后自然就是结果。

  只有丝丝鲜血的结果,飞刀冰冷的刀锋让阿七感觉到了绝望。

  飞刀瞬间插进了阿七的胸口。

  中刀倒下之时的一瞬间,阿七看到的只是天空中白色的云朵和叶诗云哭泣的画面。

  这是转瞬间解决的战斗,相比决斗之前的对视,这样的战斗只有一刹那的时间。

  小小的飞刀正好插在阿七的心脏附近,直没刀柄。

  阿七闭上了双眼,阿七仿佛再一次回到了参禅地室的囚牢,仿佛再一次看到了满面沧桑的白发老人。

  杀人很简单?

  那是因为你杀的都是武功不如你的人,可是,如果有一天你碰到武功高于你的人,又会如何?

  江湖之大能人辈出,高手通常都隐藏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通常都让你意想不到的出现,到那时,我不相信你还会觉得那是件简单的事。

  曾经的剃刀是高手,今天的王牌也是高手。

  高手确实如白发老人所言,通常都是让人意想不到的出现。

  空灵的空间,静静的没有任何声音。

  阿七听不到任何声音,耳边回响的只有魔刀发出的嗡嗡的响声。

  这是魔刀在呼唤自己的主人,魔刀想唤醒自己的主人,魔刀不相信这是事实。

  魔刀的主人绝不会如此轻易的倒下,魔刀的选择从没有任何错误的时候。

  断了一般刀身的魔刀,在静静的等待数百年之后,才找到自己新的主人,难道就这样结束了吗?

  结束也许又是一个新的开始。

  鹰眼的眼神中透着喜悦,看起来他对自己王牌的出手很满意。

  能够一刀解决魔刀的传人,怎能不令人满意?

  黑衣人也很惊讶,他同样看到了这把幽灵般的飞刀。

  “原来你的王牌就是幽灵飞刀?”黑衣人看着大门上方的斗笠人,对鹰眼说出了自己的感叹。

  鹰眼微笑道:“你也知道幽灵飞刀?”

  黑衣人道:“我知道的远比你想象的要多很多,这是嵩阳柳家的幽灵飞刀,几百年前和魔刀种魔一样都是江湖上的传说,神奇的传说。可是,现在嵩阳已经没有柳家,柳家人也已经消失很多年,我不明白的是,你是怎么找到柳家后人的?”

  鹰眼笑道:“呵呵呵,柳家后人?柳家后人未必还会用飞刀,用飞刀的未必就是柳家的后人。”

  黑衣人道:“不错,柳家已经没落,一百多年前就已经没落。可是,这把飞刀却没有没落,还是那样的神奇,让人难以想象的神奇。”

  黑衣人羡叹这把神奇的飞刀,这样神奇的飞刀又怎能不让人羡叹?

  鹰眼的眼神中充满喜悦,自己身边能有这样的王牌,又怎能不让人喜悦?

  有喜就有悲。

  悲的是叶诗云,叶诗云痛哭着、呼喊着、摇晃着自己怀里的阿七。

  楚恋依赶紧拿下自己的小药箱,取出银针护住阿七的心脉。

  “别着急,阿七还没死。”楚恋依安慰着叶诗云。

  封云看到阿七倒下,“唰”一声拔出了自己的噬魂剑。

  雪亮的噬魂剑在封云的左手,借着刺眼的阳光释放着夺目刺眼的寒光。

  寒光闪闪。

  寒光映射在斗笠人的面颊。

  斗笠人看到了寒光闪闪的噬魂剑,魔刀让自己很失望,自己也没想到魔刀的传人会如此的不堪一击。

  可是,这把寒光闪闪的噬魂剑,又激起了斗笠人强烈的好奇心。

  江湖不仅有刀,江湖还有剑。

  封氏家族的噬魂剑,同样是江湖上少见的神兵利器。

  封氏家族的左手武功,已经成为了左手家族的代名词。

  挑战当然要挑战高手,遇强则强,这是高手挑战自我,突破自我的捷径。

  于是,刀光再次闪起。

  侧身。

  挥手。

  还是同样的动作。

  同样笨拙、同样简单、同样无趣的动作。

  但此时,在封云的眼中已经不再是笨拙、简单和无趣。

  因为事实已经证明,这样的动作才是高超的动作。

  倒下的阿七为封云提供了最宝贵的江湖经验,面对高手任何时候都能大意,任何时候都不要被假象所迷惑。

  空空的手。

  空空的手里没有飞刀。

  但是,斗笠人却还是挥手。

  空空的手他挥什么?

  是飞刀。

  是一把小小的飞刀。

  飞刀再次出现,出现在封云的两丈之内,出现在斗笠人与封云之间。

  凭空出现的飞刀,让本已有所准备的封云,同样大吃一惊。

  没有人能想象这样的飞刀是如何出现的,没有人会知道一个手里没刀的人,为什么会发出如此诡异的飞刀。

  幽灵一样的飞刀,带着点点寒光,如同幽灵一样直奔持剑而立的封云。

  封云挥剑,飞起。

  在挥剑的同时,封云就已经飞起,这是封云对飞刀的准备,也是对幽灵的恐惧。

  “噹”一声脆响。

  刀与剑却没有相交。

  封云看到那把幽灵般的飞刀,被另外一样东西所击飞。

  那是一串正在旋转的佛珠,紫檀木的佛珠闪电般出现在飞刀的一侧,转瞬间击飞了正在飞行的飞刀。

  寒光仍在,却已飞向天际,飞向远方。

  封云大吃一惊,冷汗直流。

  因为,如果不是这串佛珠,自己恐怕也已经和阿七一样中刀倒地。

  因为,自己根本就没有躲开那把飞刀。

  幽灵一样的飞刀,在自己飞起的一刹那,改变了原有的线路,直奔正在飞起的自己,而不是原来自己站立的位置。

  这才是幽灵飞刀的神奇之处,任谁也想不到的神奇之处。

  斗笠人的飞刀被击飞,同样吃惊的当然还有斗笠人。

  高高的山寨大门,两根擎天柱的上方,此时站立的是两个人。

  斗笠人对面的木桩上,又出现了一个人,一个白色胡须的老和尚。

  斗笠人惊讶的看着对面的老和尚,自己方才也许是太过全神贯注,自己的身侧突然出现了一个人,自己居然没有丝毫的察觉。

  斗笠人斗笠下的眼睛紧紧地盯着老和尚,慢慢的说道:“你是谁?”

  老和尚双手合十,手捻佛珠道:“阿弥陀佛,老衲少林了然。”

  了然大师是少林寺在位时间最长的方丈,已经一百余岁的了然大师,武功卓绝,江湖上德高望重。

  斗笠人听到这个名字,二话没说,转身就走,飞身而起,几个起落就已消失在山涧之中。

  鹰眼很纳闷。

  他娘的,来个老和尚就把你吓跑了?

  可是,鹰眼一回身,此时,自己身边的黑衣人,也早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比斗笠人跑的还快。

  鹰眼一看感觉不妙,当然也是同样撒腿就跑。

  此时,山寨的大门方向跑进来一群少林和尚。

  十年一度,武林风云际会。

  来自四面八方的武林群雄,纷纷奔向洛阳。

  这样的盛会怎能缺少故事?

  敬请期待下一章。

  沧桑三叔

  2018年3月15日午后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先谋而后动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