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碧水湖畔
沧桑三叔2018-10-26 09:156,945

  晴空万里,碧水云天。

  丛林密布,高山林立。

  这里不同于关中,这里没有黄沙,这里有的只是碧水青山。

  清澈的湖水,潺潺的小溪。

  听黄鹂在鸣叫,见翠鸟在飞翔。

  美不胜收的美景,呈现在四个年轻人的眼前。

  高山之上瞭望着远处群山,碧水湖畔感受着人间仙境。

  阿七开心地说道:“我应该早些来中原,这里实在是太美了。”

  封云道:“那娘娘腔让你来,你还推三阻四的。”

  阿七表情有些不自然道:“这……你不知道,我有机会再跟你说。”

  娘娘腔和楚恋依走在后面,娘娘腔在楚恋依的耳边嘀咕了几句。

  楚恋依开心地说道:“好,你先洗,我给你把风,然后,我再去洗。”

  娘娘腔开心的点头。

  楚恋依叫住阿七和封云,说道:“你们两个先到那边山边去,我和娘娘腔有点事,不叫你们不要过来。”

  阿七瞥了一眼,不屑道:“哼,你们两个能有什么事?”

  阿七一边和封云向前走着,一边和封云嘀咕着:“你说,楚恋依是不是看上娘娘腔了?如果真是那样,那可把我给救了,省着娘娘腔整天缠着我。你没看到,我从普禅寺出来的时候,她哭的那个样,真的很恶心,恶心死我了。”

  封云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阿七,无奈的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

  阿七看着封云奇怪的表情说道:“喂,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不会以为我真是个断袖吧?”

  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只有阿七不知道。

  所有人都能看出来的事情,只有阿七看不出来。

  封云还能用什么好眼色看他!?

  封云没理他,一直走向山边,看着山下弯弯的山路,看着远方依稀可见的洛阳城。

  不知何时,远处一队人马沿着弯弯的山路飞奔而来。

  阿七和封云注视着这队人马,这是一伙武林人士打扮的人。

  可是,奇怪的是,他们腰间挎着的不是中原常见的兵器,或刀或剑,而是弯刀,弯弯的刀好似半月一样的弯刀,弯刀的刀鞘上还刻着与众不同的纹饰。

  阿七眼贼,一眼就看到了这伙人为首的人,浓浓的大胡子,鹰一般的眼睛,厚厚的嘴唇。

  阿七揉了揉眼睛,再一次确认。

  “是他?”阿七瞪着眼睛看着这伙人之中,纵马先行的首领。

  封云道:“你认识这些人?”

  阿七道:“当然认识,这伙人就是在老鹰口杀了三刀疯的那伙异族人。”

  封云道:“异族人?异族人怎么会穿着中原武林人士的服装?”

  阿七道:“你在这里盯着,我去叫娘娘腔他们。”

  阿七回身奔向碧水湖边。

  楚恋依也听到了一群人马经过山谷的声音,但是,她忘记了自己正在为娘娘腔把风。

  于是,楚恋依也同样跑到了高处的山边,观望着山下的情景。

  可是,楚恋依却突然间听到了娘娘腔的一声尖叫。

  楚恋依赶紧跑回碧水湖边,看到的是这样的场景。

  碧水湖中娘娘腔拖着长长的秀发,露着半裸的洁白无瑕的身体,惊讶地瞪着眼睛,看着正在岸边惊讶的看着自己的阿七。

  阿七站在岸边,瞪着眼睛、张着大嘴、舌头伸得老长、口水顺着下颚在流淌、惊讶的像一根木头一样,在直直的看着碧水湖中沐浴的娘娘腔。

  娘娘腔是个女人?

  阿七的头好像大了两圈,自己说什么也没想到。

  但是,看到事实以后,阿七回想起了自己重伤之后,在草庐里有个女人,用身体为自己暖身。

  阿七一直以为是自己伤的太重,出现了幻觉。

  阿七再回想娘娘腔平时扭捏的神态,回想在普禅寺门口娘娘腔抱着自己痛哭时的神态,回想起自己提到楚恋依看上娘娘腔时,封云对自己奇怪的眼神。

  阿七终于明白了,这一切所有人都知道,所有人都看出来了,只有自己没看出来。

  阿七真想扇自己八十个耳光,因为自己真的是太笨了,当然,也许自己从来就没聪明过。

  洛阳城外十里。

  一家小小的客栈。

  “我叫叶诗云,我是襄阳叶家的八小姐。”娇羞的正式介绍着自己。

  娘娘腔已经换上了一身白色衣裙,乌黑的长发垂肩而下,长长的睫毛闪动着黑黑的眼睛,粉嫩的皮肤白里透红。

  这一切,阿七之前居然完全没有注意到。

  此时的阿七,听不到任何声音,他的眼里只有娘娘腔。

  阿七坐在叶诗云的对面,依然瞪着眼睛、张着大嘴、舌头伸得老长、口水顺着下颚在流淌,在直直的看着眼前一身白色衣裙的娘娘腔。

  此时的娘娘腔,在阿七眼里突然间变成了神仙中人。

  叶诗云被阿七看得脸红红的,低着头,不再言语。

  “喂……你是不是傻了?”楚恋依用手在阿七的面前比划着。

  阿七这才缓过神来,才发觉自己有些失态。

  楚恋依笑着道:“你是不是饿了?”

  阿七道:“没……没有啊。”

  楚恋依道:“没有?我看你这模样,不仅饿了,而且饿了很久,好像要吃人。”

  叶诗云一听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阿七挠着头,有些尴尬。

  马嘶长鸣。

  一队人马进入视野。

  “你确定就是他们?”楚恋依看着客栈外楼下院中的十几个腰挎弯刀的人。

  阿七道:“确定,我这辈子都忘不了。那个为首的鹰眼,一刀砍掉了三刀疯的脑袋,让我丢了饭碗,我只做了三天的马贼就失业了。”

  叶诗云瞥了阿七一眼道:“你是不是感觉很可惜。”

  阿七尴尬道:“不……不是,我还要感谢他,要不然我怎么会在黑风寨遇到你?”

  叶诗云瞪着道:“你还提黑风寨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阿七不再言语。

  客栈一楼。

  酒馆。

  小小的客栈客人不多,但是,来了这十几个大汉之后,几乎就满了。

  阿七、封云、叶诗云和楚恋依坐在角落。

  阿七偷眼观察着为首的鹰眼。

  阿七确定鹰眼绝不会认出自己,因为在老鹰口自己只是远远的看着鹰眼,鹰眼也绝不会记得自己这样的小角色。

  三刀疯的而武功不弱,可是,鹰眼却能飞身一刀砍掉三刀疯的脑袋。这证明这个鹰眼的武功绝不是一般人可比。

  异族人来到中原,穿着打扮却是中原武林人士的衣服。

  为什么?

  来自西域的异族人对中原的酒特别贪恋,这十几个大汉一会功夫就喝进去二十几坛的女儿红,忙的店小二跑前跑后,不住脚的伺候着。

  脸红脖子粗的是十几个大汉,在酒足饭饱之后,在店小二的引领下,走向二楼的客房。

  可是,就在鹰眼上楼梯的一刹那,他身上背的一个竹筒中掉落了一卷纸筒,正好滚落在楼梯的后方。

  阿七眼贼,一眼就看到了这个场景,在鹰眼等人走上二楼之后,阿七赶紧跑到楼梯下,拿起了那个纸筒。

  纸筒展开之后画的是一份地图,几个人在回到房间后,看到了画上的内容。

  阿七看着地图道:“这上面画的是什么?”

  楚恋依仔细看了看地图道:“这是一份地图。”

  阿七很奇怪:“地图?”

  叶诗云道:“看起来好像是关外沙漠的地图。”

  楚恋依道:“不错,就是关外沙漠的地图。”

  封云指着地图上标记的一个点,说道:“这个小点是什么?”

  楚恋依也看到小点,这是特殊标记的红色圆点。地图上还有很多三角符号和代表线路的段线。

  叶诗云道:“这地图标记的可能是这些异族人住的地方,我们捡到了人家的东西,是不是应该还给人家。”

  阿七道:”我看过这些异族人的功夫,和他们杀人时的凶狠,依我看这些异族人绝不是什么好东西。“

  楚恋依道:“嗯,先留着。二十年前,在西域出现了一个教派,叫新月教。这个新月教在西域已经基本占领了西域武林,近几年,新月教一直有入侵中原的野心。我们现在不知道这伙人是不是新月教的人,但是,防人之心不可无,如果我们证实了他们没有恶意,到时再还给他们也不迟。”

  叶诗云思索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我爹生前在和一些武林人士聊天的时候,我确实听到过一些关于新月教的传闻。我爹生前就在一直联络一些武林正派,密切关注着新月教的动态。”

  封云道:“我在家族内,也听一些长老谈起过关于新月教最近几年对中原武林蠢蠢欲动的野心。新月教的教众武功奇特,和中原武林的武功截然不同,关键是,这些人非常狠,杀人不眨眼,而且有很多让正常人难以接受的教派礼教,比如用活人祭祀、活泼人皮等,可以说这个新月教就是一个典型的邪教组织。”

  阿七惊讶道:“这么残忍?”

  楚恋依道:“我们对新月教的了解知之甚少,但是,他们对我们却是一直在潜心的研究,他们在研究中原的文化、中原的礼仪、中原的风土,我有种感觉,新月教一定没安好心,我们要密切关注这些异族人的一举一动,如果有必要,我们可以去通知在洛阳的武林人士。”

  叶诗云:“不错,我爹生前好兄弟上官羽就在洛阳,而且,上官家还是武林豪门,上官叔叔也是武林中鼎鼎有名的重要人物,如果真的有事,我们可以第一时间去找上官叔叔。“

  夜已深沉。

  星光闪耀下的客栈,在荒野中格外沉静。

  一个黑色的人影在夜空中飞行,一个身着黑袍、面戴黒巾的黑衣人像一只夜莺,飘然接近了小小的客栈。

  叶诗云辗转难眠,父亲的仇至今没有线索,茫茫人海到哪里去找那个阿七见过的凶手呢?

  武林大会四方豪杰云集,但是,这样的情况更加难以识别。

  凶手杀了父亲以后,还从父亲的怀里拿走了一样东西。

  凶手到底拿走了什么?

  新月如钩,静静的夜是沉思的最好时间。

  叶诗云并没有沉思多久,夜空中犹如夜莺般的黑色人影,进入了眼角的余光。

  二楼,客栈外侧的通道。

  黑衣人飘然而落。

  人影一闪进入了顶头的房间。

  那是异族人鹰眼的房间,傍晚时分,几个人亲眼看到鹰眼走进了顶头的房间。

  是什么人?

  深更半夜,身着黑衣,悄悄而来,潜入了鹰眼的房间。

  灯光亮起,是鹰眼的房间。

  房间内有两个人的声音,一个自然是鹰眼,而另一个就是那个黑衣人。

  黑衣人很狡猾,他没有用自己真实的声音,而是利用腹语变声发出了另一人的声音。

  叶诗云听得出来,正常人和腹语变声的声音有着截然不同的明显区别。

  “东西带来了吗?”这是黑衣人的腹语变声。

  “当然,否则我来洛阳干什么?”这是鹰眼的声音。

  黑衣人道:“我要看看东西。”

  鹰眼笑道:“呵呵呵呵,狡兔未出,猎鹰怎会有所行动?东西在我这里,但是,我需要的你也要让我看到。”

  黑衣人道:“那东西太绝密,我不可能带在身上。”

  鹰眼:“我的可是真金白银,你看了一眼就能找到,我在没有见到我要的东西之前,是绝不可能让你看的。”

  黑衣人道:“你这是不信任我?”

  鹰眼道:“信任?我们从来没有过任何交往,何谈信任?我们之间只是利益,对你我都有利的利益,在利益面前没有信任这两个字。小心驶得万年船这是你们中原文化的精髓之一,我对你们中原的文化很感兴趣,我总是觉得你们中原的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这样的文化足可以孕育出最伟大的民族。只可惜,你们中原人,对自己的文化却丝毫不知道珍惜,看来只有我们新月教才能帮助你们。”

  黑衣人道:“我没时间听你说教,我要看到东西。”

  鹰眼道:“我们可以定一个时间和地点,互相交换我们自己的利益。”

  黑衣人道:“这里是中原,你们的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你还敢和我讲条件?你就不害怕吗?”

  鹰眼笑道:“呵呵呵,怕?我既然敢来就不怕。”

  黑衣人道:“你好像很有底气。”

  鹰眼道:“底气?底气当然有,但是,绝不是我带来的那几个人,那几个人你也不会放在眼里。”

  黑衣人道:“哦?这么说,你还有王牌?”

  鹰眼道:“王牌?嗯,这个形容非常准确。不过,对于你来说,他是不是王牌我还不敢确定,所以,你可以试一试,我有信心你在动手的一刹那,就会死在这个房间里,当然,我不会动一根手指头。”

  黑衣人四下扫视着房间周围。

  鹰眼笑道:“呵呵呵,这样就能被你发现,那还叫什么王牌?”

  黑衣人道:“你想怎样?”

  鹰眼道:“怎样?不怎样。我想要的是公平。”

  黑衣人道:“公平?”

  鹰眼道:“是的,公平。我用西域最大的金矿,换取你手中的东西,这就是公平,而且我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也是公平。公平的交易,对我们都有利。

  黑衣人道:“哼!公平!你可知道为了我手上的东西,我付出了多大的代价?”

  鹰眼道:“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你花了十几年的时间寻找这件东西,而且,你还杀了叶万龙,他和你一起找到的这件东西,只是你们在如何对待这件东西的问题上出现了分歧,所以,你就杀了他。你的胆子确实不小,也可以算得上是孤注一掷,你明知道叶万龙在江湖上的地位,也知道叶家在江湖上的势力,居然敢不顾一切的对他下手。说实话,我真的很佩服你的魄力。”

  黑衣人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不管他是谁。有了富可敌国的金银,还有什么事做不到的?哪怕是做皇帝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鹰眼笑道:“呵呵呵,好,有魄力。那,我们就定一下交易的时间和地点吧。”

  黑衣人道:“下月初八,是十年一度的武林大会,届时整个江湖的武林人士都会来到洛阳,你们可以混进洛阳隐藏好自己,我会随时找你,时间就在下月初八,地点到时再通知你。”

  鹰眼点头:“嗯,好。”

  时间不长的一段对话,好像一道晴天霹雳。

  叶诗云蹲在鹰眼房间外的窗口下,用力捂住了自己的嘴,防止自己因为惊讶、因为痛哭而发出声音。

  眼泪,伤心的眼泪。

  泪水犹如水柱一般顺着叶诗云的眼角喷涌而出。

  仇人就在眼前,自己的杀父仇人就在鹰眼的房间之内。

  叶诗云此时不知该是悲是喜。

  进去杀了他。

  不,不可以。

  自己绝不是黑衣人和鹰眼的对手。

  去找阿七和封云。

  叶诗云赶紧起身向阿七的房间奔去,可是,他忘记了房间内还有黑衣人和鹰眼。

  “谁?”黑衣人和鹰眼非常警觉地听到了门外叶诗云的脚步声。

  两个人破门而出,一眼就看到了正在奔跑的叶诗云。

  “轰隆”一声巨响,一道剑气已出,闪电般劈向叶诗云。

  正要打开阿七房门的叶诗云大惊,赶紧飞身而走,飘落至院中。

  一声巨响惊醒了客栈中的所有人,鹰眼手下的十几个手下蜂拥而出,客栈的老板和店小二也扒着门缝向外瞧着。

  阿七、封云、楚恋依推门而出。

  阿七一眼就看到了院中叶诗云正在被鹰眼用雪亮的弯刀架在脖子上。

  阿七和封云飞身而下。

  “唰”一声,阿七拔出了自己的断刀,漆黑的魔刀,在夜色中泛着恐怖波纹,透着死亡的气息。

  阿七怒吼着:“放开她。”

  “啊!魔刀种魔?”黑衣人在一旁一惊。

  鹰眼道:“她做了一件不应该做的事,我不仅不能放了她,还要杀了她。”

  鹰眼手上弯刀刚要用力,此时听到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慢着,你看看这是什么?”楚恋依从楼上走了下来,手里拿着那张金矿的地图。

  鹰眼一看大吃一惊,赶紧翻看自己身上背的竹筒,竹筒空空如也。

  “把图还给我。”鹰眼愤怒的瞪着楚恋依。

  楚恋依道:“还给你?还给你很容易,把人放了,图就还给你。”

  叶诗云大喊着:“不能还给他,那图是金矿的地图,我身后的黑衣人就是我的杀父仇人,他们在做交易,不能还。”

  三人一听大吃一惊。

  吃惊的不仅是阿七等人,还有叶诗云身后的黑衣人。

  黑衣人慢慢走到叶诗云的面前,慢慢说道:“你说什么?杀父仇人?你是谁?”

  叶诗云面带泪水,怒喝道:“我是叶万龙的女儿,叶诗云。你杀了我爹,这个仇叶家一定找你算账。”

  黑衣人一听,眼神中透着诡异。

  黑衣人和鹰眼对视了一眼,互相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鹰眼道:“明日午时,二十里外白云山,一手交图,一手交人。别跟着我们,否则,我宁可不要图,也要杀了她。”

  十几匹马,趁着夜色扬尘而去。

  阿七刚要骑马去追,被楚恋依拦了下来。

  楚恋依道:“不要冲动。”

  阿七焦急地道:“怎么?不追?”

  楚恋依道:“不追,我们手上有他们要的宝图,所以,诗云绝不会有事。”

  阿七道:“可是,那个黑衣人是娘娘腔的杀父仇人,他知道了娘娘腔的身份,怎会留她性命?”

  楚恋依道:“他们没有在方才交换地图,而是要我们明日午时去白云山。很明显,这是在给我们下套,他们想要宝图,更想杀了我们,一箭双雕。”

  阿七愤恨道:“我不怕。”

  楚恋依道:“这不是怕不怕的问题,最重要的是要保住诗云的性命,而且我们还要留下这份宝图,这是对他们最大的牵制。”

  封云道:“不错,看今天的情形,这些异族人就是新月教的人,他们来到中原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楚恋依道:“方才听诗云这么一说,我也猜到了。那个黑衣人应该是中原武林的人,他在和新月教做交易,新月教用这份金矿的宝图和那个黑衣人做一笔交易,虽然我们不知道黑衣人要用什么和新月教做交易,但是,我们可以推测。”

  封云道:“新月教一直对中原武林虎视眈眈,能让新月教用金矿来做交易的东西,一定是对中原武林极为不利的事情。”

  楚恋依道:“不错,我也是这么想。所以,我们决不能让宝图落在他们手里,而且,我们还要救出诗云,我们也是一样,人也要,图也要。”

  封云道:“那我们要做好相关的准备。”

  又是一场斗智斗勇的对决,只是这一次的筹码很大。

  东方泛白,这是一个不眠之夜。

  阿七的心里只有娘娘腔,而叶诗云有何尝不是呢?

  阿七的心里焦急万分,恨不得立刻救出娘娘腔。

  可是,那个杀死叶万龙的黑衣人又怎能放过叶诗云?

  敬请期待下一章。

  沧桑三叔

  2018年3月14日午后

继续阅读:第十五章王牌的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