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第一个被杀的人
沧桑三叔2018-10-29 11:226,979

  上官府。

  府里聚集了很多来自各门派的人。

  都是来才加武林大会的掌门人、家族掌舵人。

  阿七在房间里美滋滋的养伤,不仅有下人伺候,还好酒好肉的招待。

  阿七的心里甭提多美了,更关键的是,娘娘腔接纳了自己,自己美人在怀怎能不美?

  刚刚进府不久的丫鬟小翠,长得很水灵,人又机灵。

  叶诗云不让阿七喝酒,可是,小翠还是偷偷的给阿七带来了一壶女儿红。

  阿七乐坏了,正在房间里美滋滋的品味着女儿红。

  突然间,叶诗云闯了进来,阿七吓坏了,赶紧藏起了酒坛。

  可是,叶诗云并没有看阿七,而是,坐在床边哭泣。

  阿七一看就急了,这还得了?

  阿七焦急的问道:“发生了什么事?谁欺负你了?我去找他。”

  说着,阿七拍了拍腰间的魔刀。

  叶诗云哭着道:“是……是我二叔,……“

  阿七惊讶道:“你二叔?你……你二叔怎么了?”

  叶诗云道:“我二叔,要让我嫁给上官叔叔的儿子。”

  “什么?”阿七急坏了,大叫道:“我不同意。”

  “你凭什么不同意?”说话的人走进了阿七的房间,是个二十多岁的公子哥。

  阿七扭头一看,喝道:“你是谁?关你鸟事?”

  公子哥道:“我是上官龙。”

  阿七道:“什么上官虫?我是问你进我房间干什么?”

  上官龙道:“这上官府是我家,我爱到哪里就去哪里,关你什么事?”

  阿七道:“你家?”

  上官龙道:“是的,我是上官家的少爷。”

  阿七道:“我管你什么爷?你爱给谁当爷就去找谁,别来烦你七爷我。”

  上官龙喝道:“穷小子,你好张狂,你别忘了,你是在我家。”

  阿七道:“你家又怎么样?告诉你,七爷我住在你家是给你们上官家面子,别人八抬大轿请我,我还不去呢,哼!”

  上官龙道:“这么说,我还要感谢你?”

  阿七道:“当然,不仅要感谢,还要三跪九叩像拜祖宗一样,拜我。”

  上官龙气的直冒烟。

  上官龙喝道:“穷小子,你找死。”

  “唰”一声,拔出了自己的宝剑。

  阿七当然也不示弱,“唰”一声拔出了自己的断刀,漆黑的魔刀无论何时都散发着恐怖的气息,尤其是在阿七愤怒的时候,寒光闪闪的刀锋更是时而滚动着红色的血滴。

  阿七愤怒的看着上官龙,上官龙也同样瞪着阿七。

  叶诗云起身按住了阿七握刀的手,看着上官龙。

  叶诗云道:“上官公子,你来找我有事?”

  上官龙一看叶诗云出面,火气消了一大半,赶紧收回了宝剑。

  上官龙道:“诗云妹妹,我们大喜之日就定在武林大会的当夜,我想请你到我房间去看看我为你准备的礼物,如果不喜欢我可以再去买。”

  叶诗云冷冷的道:“不必了,再说,我也并没有答应要嫁给你。”

  上官龙道:“诗云妹妹,你这可就是气话,我们两家门当户对,都是武林中的名门望族,再说,你爹生前就已经将这门亲事定下了。”

  阿七怒道:“那你就去下面找他爹问问,问他现在还同意不同意?”

  上官龙愤怒的瞪着阿七。

  叶诗云暗中掐了一下阿七,道:“别乱说话。”

  叶诗云看着上官龙道:“我爹生前是否定下了这门亲事我不知道,但是,现在我爹已经去世了,我的事,我做主。”

  上官龙道:“诗云妹妹,这恐怕不妥吧。”

  叶诗云道:“有何不妥?”

  上官龙道:“你二叔,可是当着我和我爹的面,满口答应了这门亲事。你爹虽然去世,但是,你二叔……“

  叶诗云道:“我二叔管不了我的事,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我想嫁给谁,那是我的事。”

  阿七怒道:“听到没有,上官虫。还不给七爷滚出去?”

  阿七还想举起断刀,却被叶诗云再一次拉住。

  叶诗云瞪着上官龙道:“你还不走?”

  上官龙很没面子。

  “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阿七瞪着上官龙的背影,也“哼”了一声。

  叶诗云看着阿七笑道:“你这浑身的赖气什么时候能改一改?”

  阿七道:“改什么改?我怕我改了之后会变得太帅,到时你就不认识我了。”

  叶诗云笑道:“你这脸皮可真厚。”

  二人有说有笑的声音,让门外不远处的上官龙,露出了嫉妒、愤恨的目光。

  人不能过于幸福,因为过于幸福会招来很多人的嫉妒,很多人的不满。

  这世上有太多不幸福的人,太多容易嫉妒别人的人。

  幸福的日子可以过,但是,一定要低调的过。

  否则,就将是厄运的开始。

  厄运说来就来,通常情况下厄运总是比幸福来的要容易的多。

  翌日。

  清晨。

  一声尖叫从叶万宇的房间传出。

  这是一个打扫卫生的丫鬟传出来的尖叫声。

  为什么?

  因为丫鬟进门之后,看到的是叶万宇的尸体。

  叶万宇的头颅是被人一刀砍下的,刀很快,刀法也很奇特。

  叶万宇的头颅就摆在房间的桌子上,桌子上还有一个茶壶两个半杯水的茶杯。

  上官羽等人查验了现场情况,房间内没有丝毫的凌乱,一切完好如初。

  鲜血喷洒在地面上,血腥的气味还未散尽。

  叶诗云痛哭不已。

  父亲和二叔接连不幸遇难,也不知叶家是犯了哪路邪神?

  上官府。

  正堂。

  众人全都来到了正堂。

  上官羽道:“叶兄是被人一刀砍掉了头颅,而且,凶手距离叶兄非常近。”

  惊云子道:“可是,房间内并没任何打斗的痕迹。”

  楚恋依道:“我查验的叶世叔的伤口,根据伤口的时间分析,事情应该就发生在昨晚子时左右。”

  应玄通道:“事情发生在子时,有人进入了叶兄的房间,可是房间内又没有打斗的痕迹,这说明了什么?”

  杜成非道:“这说明叶兄和这个凶手是认识的,而且很可能很熟。”

  上官羽道:“府里的上上下下我已经派人搜过了,确定没有外人,那么,根据现场的情况来看,内部人作案的可能性很大。”

  上官龙上前道:“爹,杀人要有动机。依我看在府里,嫌疑最大的人就是他。”

  上官龙转身指着边上摇头晃脑的阿七。

  阿七一看上官龙的手指头直接指着自己。

  阿七当时就急了。

  阿七喝道:“上官虫,你的手指头不想要了是不是?”

  上官龙走向阿七,愤怒的看着阿七说道:“杀死叶世叔的凶手,就是你。”

  阿七怒道:“你凭什么这么说?”

  上官龙道:“叶世叔是被人近距离一刀砍去了脑袋。”

  阿七怒道:“那又怎样?”

  上官龙道:“怎么样?你手上有刀。”

  阿七看了看自己腰间的断刀,气的直冒烟。

  阿七怒道:“有刀?”

  上官龙道:“不错。”

  阿七道:“有刀的就是杀人凶手?”

  上官龙道:“不错。”

  阿七道:“那我说,他是被人杀的。”

  上官龙道:“废话,不是人还是鬼杀的?”

  阿七道:“那凶手就是你。”

  上官龙道:“为什么?”

  阿七道:“你是不是人?”

  上官龙中了套,气的直翻白眼。

  上官龙道:“叶世叔不仅是被刀砍去了头颅,而且,你是最有可能杀死叶世叔的人。”

  阿七道:“为什么?”

  上官龙道:“因为叶世叔要将诗云妹妹嫁给我,你心里不服,所以,你就趁着夜色进入叶叔叔的房间,假意和叶四叔套近乎,冷不防一刀杀了他。这就是杀人的动机。”

  阿七怒道:“上官虫,你不要含血喷人。他是娘娘腔的二叔,我怎么可能杀他?依我看,凶手就是你。”

  上官龙道:“为什么?”

  阿七道:“因为娘娘腔喜欢的人是我不是你,她不肯嫁给你,所以,你就恼羞成怒杀了她二叔,以泄私愤。随后,又嫁祸给我,来个一箭双雕,这就是你杀人的动机。”

  上官龙怒道:“穷小子,你不要胡说八道。我看你是活腻了。“

  上官龙刚要拔剑,上官羽喝道:“住手,不要胡闹。”

  上官羽回身看着了然大师,说道:“了然大师,您看……”

  了然大师一直巍然而坐,闭目养神,手捻佛珠。

  了然大师道:“凶手用的是刀,这没错。但是,却不是七施主腰间的刀。”

  阿七怒视着上官龙道:“听到没有上官虫?”

  上官龙撇着嘴没理他。

  上官羽道:“那是什么刀?”

  了然大师道:“凶手用的不是中原的刀。”

  众人很惊奇。

  上官羽道:“不是中原的刀?难道是……”

  了然大师道:“中原的刀,正常情况下刀背较为宽厚,刀锋较直。可是,叶施主脖腔的伤口,却与中原刀的特征极为不符。凶手用的是一把关外的弯刀,刀背较薄,所以,凶手应该是新月教的人。”

  众人大吃一惊。

  惊云子道:“大师的意思是新月教的人混进了上官府?”

  了然大师点了点头。

  上官羽道:“可是,府里上下除了各门派的掌门,就是我府中多年的下人和护院,新月教的人,会藏在哪里呢?”

  上官龙道:”爹,府里上下我都已经搜过了,根本就没有外人。”

  阿七道:“说不定,凶手杀了人之后就跑了。”

  上官龙喝道:“你当我上官家是什么地方?岂容凶手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楚恋依道:“你们不要吵了,现在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新月教的凶手为什么要杀叶世叔?他的动机是什么?”

  叶诗云道:“如果说动机,那应该就是我交给二叔的藏宝图。方才装殓二叔尸体的时候,我没发现他身上有藏宝图。”

  应玄通道:“这就对了,看来凶手果然是新月教的人。”

  杜成非道:“那份藏宝图是新月教用来和黑衣人交换绝密东西的,他们必须要拿到手。”

  楚恋依道:“我们现在要捋顺一下思路,首先,叶世叔被杀的现场没有任何凌乱的迹象,这说明他和凶手之间没有任何的打斗,如果外人潜入上官府作案,那么,面对一个杀手,以叶世叔的武功,他和凶手之间不可能没有打斗。”

  叶诗云道:“没有打斗就说明这个凶手和我二叔是认识的,而且看起来应该很熟,因为我仔细看了我二叔的房间,我发现房间的桌子上还有一壶茶和两个茶杯,而且,茶杯里还有茶水。昨天夜里,凶手进入我二叔的房间以后,很可能两个人还喝了茶。随后,在我二叔没有防备的时候,突然从怀中拿出弯刀,一刀从我二叔的身后杀了我二叔,拿走了宝图。”

  惊云子道:“嗯,这个解释很合理。”

  上官羽道:“既然凶手不是从外而来,那么就说明,在我府上有新月教的奸细。”

  应玄通道:“上官兄,你不是怀疑我们几个吧?”

  上官羽道:“现在,每一个人都有嫌疑,包括任何人。”

  惊云子道:“不错,从现在起,我们每个人都不能离开上官府,一定要查出凶手,给叶兄一个交代。“

  封云道:“凶手既然是用弯刀杀人,那么,我们可以从凶器着手查起。”

  楚恋依道:“还有最重要的就是宝图,凶手还没有时间离开这里,那么宝图就还在府里,现在,谁手里有宝图谁就是凶手,因为,凶手绝不可能将宝图放在别人那里,这份宝图对于凶手来说太重要了。”

  众人的案情分析进行了一个上午,午时,告一段落。

  阿七回到房间气的又是咬牙又是跺脚。

  阿七恨恨地道:“这个上官虫,居然敢诬陷我?我找个机会一定好好教训他。”

  叶诗云安慰阿七说道:“你应该知道他为什么诬陷你,只要我相信你不就好了。”

  楚恋依道:“是啊,只要诗云相信你,管他怎么说。”

  阿七点了点头。

  封云道:“事情有些奇怪?”

  叶诗云道:“为什么这么说?”

  封云道:“就算凶手是和叶世叔是熟悉的人,就算他是趁着叶世叔不防备的时候,突然间下手,那么以叶世叔的武功也不可能一点反应也没有。”

  楚恋依道:“你是说,这里面可能还有其他的问题?”

  封云点了点头:“嗯,是的,我怀疑凶手不是一个人。”

  叶诗云道:“不是一个人?”

  封云道:“我对武学有着相当大的痴迷,我在云游江湖的这几年里也到过襄阳,我早就听说过你们叶家的剑法,你二叔的剑法绝不会差,武功也绝不会低,因为我在襄阳一带听到过你爹和你二叔早年间行走江湖的传闻。所以我想,对于一个行走江湖多年的老江湖来讲,有一个人转到他的背后,就算这个人是他非常熟悉的人,就算他不想防备这个人,作为一个高手,他的潜意识也会告诉自己要有所防范。所以,绝不会轻易的被人暗害,更不可能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就被人砍掉了头颅。”

  楚恋依道:“武功的事情我懂得不多,但是,听封云这么一讲,问题真的来了。”

  几个人对视了一眼,随后,立即奔出房门。

  叶万宇的房间。

  尸体早上就已经装殓,但是其他的都没有动。

  门窗都是开着的,为了挥发房间里的血腥气味。

  桌子上的茶杯还是没有动,茶壶在中间。

  地上的血迹已干,呈不规则的喷洒状。

  床上的被褥没有动过的痕迹,整整齐齐。

  楚恋依拿出了一根银针,放插进茶碗和茶壶里,没有毒。

  四个人开始在房间搜寻着,希望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突然,楚恋依在房间正中心的香炉旁慢慢仔细的瞧着。

  封云道:“怎么?有什么发现?”

  楚恋依道:“你们都过来。”

  三个人围了过来。

  楚恋依道:“封云,你把这个香炉盖子拿开。”

  封云搬走了香炉重重的盖子。

  楚恋依用一根银针,慢慢的拨弄着里面的香灰。

  楚恋依道:“你们看。”

  楚恋依将里面的香灰挑出了两小堆,放在一张纸上。

  三人一看,这两小堆的香灰很明显不一样,一堆是白色的香灰,而另一堆则是蓝色的香灰。

  阿七道:“这香灰有什么问题?”

  楚恋依道:“这白色的香灰是龙涎香,晚上点燃用于安神,有助于睡眠。“

  阿七道:“那这蓝色的是什么?”

  楚恋依道:“我还从来没有见过蓝色的香灰,这香灰一定有问题。”

  叶诗云道:“那我们是不是应该把这件事告诉上官叔叔和了然大师他们?”

  楚恋依道:“暂时不要。”

  叶诗云道:“为什么?”

  楚恋依道:“现在案情扑朔迷离,凶手很可能就隐藏在上官府之内,我们不知道谁是凶手,这件事,我们先不要说。现在除了我们四个,其他人都有嫌疑,我们要暗中查访,我们需要证据。”

  叶诗云点头。

  蓝色的香灰,这世上怎么会有蓝色的香灰?

  楚恋依百思不得其解。

  阿七道:“如果按照封云所说,凶手有两个人,那现在我们找到了有问题的香灰,能证明了什么?”

  楚恋依道:“证明了封云的推测正确的,凶手的确有两个人,这两个人合作共同杀死的叶世叔。”

  阿七道:“怎么杀的?”

  楚恋依道:“和叶世叔喝茶的凶手,一定是叶世叔很熟悉的人,这一点肯定没错,因为如果两个人不熟悉,叶世叔绝不可能让他进房间,而且还给他倒了一杯茶。这个凶手在与叶世叔喝茶的期间,另一个凶手走了进来,而这个凶手所扮演的身份只能是下人。”

  阿七道:“下人?为什么?”

  楚恋依道:“因为只有下人才会为宾客们点燃香炉,这个扮演下人身份的凶手走进房间,偷偷的点燃了一段蓝色的香炉,虽然我们还不知道这段蓝色的香是什么香?但是,我们可以假设,假设这段蓝色的香就是一种特殊的迷香,那么,就能解释为什么叶世伯在被杀的瞬间,居然没有任何的反应?”

  阿七道:“迷香在房间里,凶手和叶世叔岂不是都闻到了?”

  叶诗云道:“凶手既然有这种迷香,自然就会有迷香的解药,所以,凶手是不会被迷倒的。”

  楚恋依道:“不错,所以事情很显然,这的确是两个人合谋的结果。”

  新的问题出现了,凶手不是一个人,而是两个人。

  封云道:“现在的问题是,我们应该从何处着手调查呢?”

  楚恋依道:“我觉得凶手的任务还没有结束,他的行动还会继续。”

  封云道:“为什么这么说?”

  楚恋依道:“你们想想,凶手是新月教的人,他乔装改扮来到了上官府,或者说他本来就隐藏在上官府,那么他的任务是什么?

  阿七道:“你是说他的任务和鹰眼一样?”

  楚恋依道:“不错,新月教的鹰眼这次来中原的目的,就是要和黑衣人做交易,可是,宝图不见了,所以,他就只能通过某种方式拿回宝图,否则无法和黑衣人交易。”

  封云道:“现在叶世叔已经被杀,宝图他也已经到手了,那交易?”

  楚恋依道:“交易还会继续,问题是怎么继续?宝图在上官府,人也在上官府。他出不去,鹰眼也进不来,宝图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阿七道:“所以,凶手一定会想办法将宝图送出去,以完成自己的任务。”

  楚恋依道:“没错,所以,我们只要盯住进入和走出上官府的人,就可以查出凶手。“

  封云道:“那我们具体怎么做?”

  楚恋依道:“上官府的上上下下这么多的人,每天必须做的事情是什么?”

  阿七很快答道:“拉屎撒尿。”

  叶诗云踢了阿七一脚,喝道:“你有点正经事没有?”

  阿七道:“怎么?拉屎撒尿有什么不正经?谁不是每天都做这件事?”

  叶诗云气的狠狠掐了阿七一下,阿七疼的直叫唤。

  楚恋依和封云都被逗笑了。

  楚恋依笑道:“上官府这么多人,每天都要吃饭。那么食材从哪里来?”

  封云道:“当然是外面的菜农和米店送过来。”

  楚恋依道:“这就对了,我们通常都注意前门和表面上的一些人,可是,我们都忽略了后门。后门就是那些菜农和米店送食材必须走的门,前门已经封锁,实行严查,可是,后门却通常被人忽略,所以,我们就盯住后门,看看有没有发现。”

  楚恋依找到了事情的突破点,是通常都会被人忽略的突破点。

  任何难题的突破点都往往出现在细节上,而细节又包括很多方面,很多我们意想不到的方面。

  最容易被忽略的问题,恰恰就是最关键的细节。

  上官府的夜依然充满着血腥的气味,充满着阴谋的味道,充满着你死我活的暗战。

  敬请期待下一章。

  沧桑三叔

  2018年3月16日午后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线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