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线索
沧桑三叔2018-10-30 09:487,992

  生活还要继续。

  活着的人当然要吃饭,不仅要吃饭还要吃得好。

  上官府的客人都是贵宾,做饭的食材自然也要好。

  不仅要好,还要新鲜。

  那么,如何保证新鲜就是个问题。

  寅时。

  天还没亮。

  所有贵宾和主人们都还在睡觉的时候,下人们就已经开始忙碌。

  忙碌什么?

  忙碌着清点和接收送进府里的食材。

  附近的菜农和米店都是上官家的老客户,上官家突然来了这么多贵宾自然还是这些老客户来送食材,这可是块肥肉,肥的流油的肥肉。

  暗流涌动的上官府,表面上还是一派祥和,还是那样的井然有序。

  阿七、封云、楚恋依和叶诗云四个人在后院的角落偷偷的盯着往来进出的人。

  肥肉自然很多人喜欢吃,但是,阿七等人却并没有在那些菜农的脸上看到喜悦。

  没有喜悦也就罢了,反而还有哀怨之色。

  这该如何解释呢?

  上官府的总管老邱,在上官府做了三十多年的总管。

  老邱正站在台阶上,指挥着下人们,按部就班的接收和清点送进府里的食材,还交代了厨房立即准备早餐。

  一切是那么的井然有序,一切是那么的清清楚楚。

  可是,突然一个老菜农跑到老邱的面前,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老菜农哭着喊道:“邱总管,求求你了,我们家老婆子病了,没钱治病,我的菜钱您就给结了吧,否则,我们家老婆子就没命了啊……”

  邱总管眼睛都没眨一下,淡淡的说道:“老何,我不是和你们说过了嘛,等武林大会一结束,就把你们的帐都一起结了。”

  老菜农道:“可是,今年上半年的帐您还没给结,这都欠了快一年的帐了,您多少就给我们结一点吧。”

  其他的菜农,看到之后,也都纷纷走上前哀求这老邱给他们结账。

  阿七等人很惊讶,这么大的上官府,居然连买菜的钱都没有?

  突然,阿七看到了一个菜农并没有和其他人一起去讨要菜钱,反而悄悄的要挑着担子溜走。

  阿七和封云对视了一眼。

  两个人突然间从角落里窜出,飞身直奔那个要溜走的菜农。

  菜农也会武功?

  这当然不现实,但,今天就变成了现实。

  那个菜农看到阿七和封云突然窜出奔向自己而来,突然,一脚踢飞菜篮子,飞身而走。

  阿七和封云当然不可能放他走,小小的菜篮子怎么可能阻拦得了他们两个。

  两个人的身形好似黑暗中的猎鹰,纵身飞出府外,追了上去。

  这个菜农的伸手很不简单,轻功了得。

  阿七和封云施展最佳的身法,蹿房越脊紧紧地跟着前面飞檐走壁的菜农。

  南门外。

  紫竹林。

  两个人足足追了菜农二十多里,在紫竹林中穿梭的过程中,阿七绕到了前面,两个人堵住了会武功的菜农。

  “菜农的武功都这么好,看来我真的要再练几十年的功夫不可。”阿七气喘吁吁的看着眼前的菜农。

  阿七心里知道,自己的轻功魔影神行还不到火候,否则早就追上他了。

  “唰”一声,菜农从怀中拔出了一把很短的弯刀,弯的好似新月一般的弯刀。

  曙光已经来临,东出的阳光斜照进轻风徐徐紫竹林。

  刀,阿七也有。

  阿七“唰”一声拔出了自己的断刀,漆黑的魔刀在红色阳光的反射下,好似蕴含着滴滴鲜血。

  菜农道:“你们追我干什么?”

  阿七道:“你跑什么?”

  菜农道:“我跑什么,关你什么事?”

  阿七道:“你跑说明你心里有鬼。”

  菜农道:“我心里有没有鬼关你什么事?”

  “你的刀,已经证明了你是新月教的人。”封云在菜农的背后冷冷的看着菜农。

  菜农一侧身说道:“我是不是新月教的人,关你们什么事?”

  阿七道:“什么事?既然你是新月教的人,又悄悄的混入上官府,那就证明你去和里面的人接头,而且,你的怀里一定有一样东西,乖乖的把东西拿出来,我就饶你不死。”

  阿七的话触动的菜农,菜农的眼神在闪烁,为什么闪烁?

  因为拿出来就是死,不拿出来也是死。

  刀光。

  在斜照的日出闪耀下格外的刺眼,宛如新月的刀光好似闪电一般直奔阿七。

  阿七早有准备,晃动身形,施展魔云幻影身法,舞动手中的断刀,刹那间就来到了菜农的背后。

  菜农的刀已劈空,还在空中的弯刀,已经抖动。

  因为菜农已经感觉到了自己的脖子上有一股冰冷的杀气,是刀锋,是阿七的刀锋。

  阿七的断刀在转瞬之间,已经架在了菜农的脖子上。

  阿七学聪明了,人可以杀,但不能随便杀,那要看是什么人?

  面前的这个人很有用,说不定还能从他的嘴里弄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阿七道:“说,你潜入上官府是去和谁接头?”

  菜农的声音有些颤抖:“我……我……”

  刀光再次闪起。

  此时的刀光却不是菜农手中的弯刀,脖子上还架着一把刀,他怎么敢晃动自己手中的刀?

  刀光也不是阿七手中的刀,因为他并不想杀了菜农,如果杀早就杀了,用不着等到现在。

  刀光来自哪里?

  刀光来自远处,刀光来自空中,刀光来自菜农的眼前。

  是飞刀。

  是一把小小的飞刀。

  是斗笠人。

  封云看到一点寒光闪电般突然出现之菜农的眼前,飞身想去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飞刀。

  幽灵一样的飞刀。

  一个字,快。

  太快了。

  阿七也没有反应过来,菜农的心脏处已经插进了一把小小的飞刀。

  没有人。

  封云和阿七第一时间飞身穿进竹林,可是,没有人。

  只有飞刀。

  一把小小的飞刀正好插在菜农的心脏处。

  一丝鲜血顺着刀口缓慢的流出,菜农还在瞪着自己不可思议的双眼。

  不可思议的事情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有飞刀,幽灵一样的飞刀任谁都会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的事还有人,飞刀的主人是自己人,自己人为什么要杀自己人?

  “当然是杀人灭口。”楚恋依看着匆匆赶回的阿七和封云,听了两个人的描述。

  楚恋依手中拿着那份藏宝地图,是阿七在菜农的怀里找到的,地图上还有血迹,是菜农的血迹。

  叶诗云道:“事情证明了你的推测是正确的,上官府的内鬼出不去,他就想办法要将藏宝图送出上官府,这样,杀我二叔的凶手就没有了顾忌,因为没有了藏宝图谁也无法证明他就是杀人凶手,而且还可以继续和黑衣人进行交易。”

  封云道:“不错。可是,现在我们截住了藏宝图,凶手的计划落空了。”

  阿七道:“那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

  楚恋依道:“打草惊蛇。“

  阿七道:“嗯?打草惊蛇?”

  楚恋依道:“不错,藏宝图的被截住的事情,现在内鬼可能还不知道,但是,上官府一定还有其他的内线,消息他早晚都会知道,所以,事情瞒不住。既然是这样,我们就直接将这个消息公布于众,随后,我们密切关注着事情的发展,密切关注每一个人,我倒要看看这个内鬼下一步想要干什么?”

  上官府。

  正堂。

  楚恋依拿出了截获的藏宝图,大家看到后都很惊讶。

  上官羽:“你们是根据什么线索想到的?”

  楚恋依道:“我们对人进行了分析。”

  上官羽道:“人?什么人?”

  楚恋依道:“死人和活人。”

  上官羽道:“说说看。”

  楚恋依道:“叶世叔是高手,这一点无可置疑,他年轻时就在江湖上很有名。现在人过中年,武功自然更是炉火纯青。试问这样一个武林高手,在有人转到他背后的时候,他会没有警觉吗?我相信在座的各位掌门也是一样,如果我现在转到你们的背后,你们的潜意识也会告诉自己,一定警觉起来,因为危险通常都是在背后。”

  上官羽道:“也许凶手和他太熟悉,他才没有警觉。”

  楚恋依道:“我不相信一个怀揣藏宝地图的人,会对哪个熟悉的人没有任何防范。这是人性,是每个人心底的人性。”

  上官羽道:“那随后呢?”

  楚恋依道:“我们分析到这一点之后,我们就怀疑凶手不止一个人,而是两个,是他们两个合谋杀死了叶世叔。”

  应玄通道:“有什么根据?”

  楚恋依道:“叶世叔如果在自己意识清醒的状态下,就算背后向他出手的是绝顶高手,他也不可能没有任何反应,哪怕是潜意识的反应,可是,事实上是他的确没有反应,刹那间就被砍掉了头颅。这也就说明了,叶世叔当时并不是没有防范,而是,没有了反应的意识。所以,我们就再一次回到了现场,我用银针试茶,结果茶里没有任何问题,随后,我们就在房间的香炉里,找到了这两种完全不同的香灰。”

  楚恋依从怀中拿出了两个小纸包,一包是白色的香灰,另一种是蓝色的香灰。

  众人看了看那与众不同的蓝色香灰。

  杜成非道:“这蓝色的香灰,怎么从来没见过?”

  上官羽和惊云子也摇了摇头,表明他们也没见过。

  了然大师慢慢说道:“这是蓝色眼泪。”

  大家一听都很疑惑,什么是蓝色眼泪?

  上官羽惊讶道:“蓝色眼泪?”

  了然大师道:“嗯。”

  惊云子道:“蓝色眼泪是什么?”

  了然大师道:“蓝色眼泪出现在西域一片神秘的沙漠,那里有一片无人知晓的绿洲,绿洲里有一个蓝色的湖泊,蓝色的眼泪就来自那里。那是一种水藻,蓝色的水藻,蓝色的水藻衬托着蓝色的湖泊,蓝色的湖泊映射着蓝色的蓝天,那里是世外桃源,那里很美。那里还有传说,一个神秘女人的传说。”

  了然大师讲述着蓝色的眼泪,眼神茫然而又缥缈,好似身临其境,好似进入幻象。

  楚恋依道:“那蓝色水藻有毒吗?”

  神秘女人是谁?

  没人想知道,对于蓝色水藻来说,这本就不是重点。

  了然大师道:“蓝色的水藻在水中时,没有任何危害,一旦出水,就会剧毒无比。放入茶中水会变成蓝色,饮之,必死无疑。掺杂在檀香里,其香灰也会随之变成蓝色,其香味会使人呆若木鸡、失去意识和知觉。“

  楚恋依道:“果然不错,虽然我们当时无法确定这蓝色的香灰意味着什么,但是,可以假设它是有毒的,这样就能解释,为什么叶世叔在凶手杀他的时候,他为什么没有任何的反应?”

  上官羽道:“那,你们怎么确定凶手是两个人?”

  楚恋依道:“这就简单了,那一晚,将近子夜时分,凶手进入了叶世叔的房间,叶世叔和这个人很熟,所以,就给凶手倒了一杯茶。两个人在喝茶的时候,一个下人走了进来,因为客人快要入睡,这个下人就为客人点上了龙涎香,以安心神。可是,叶世叔根本就没想到,在这个下人点燃龙涎香的同时,又点燃一段掺有蓝色眼泪的毒香。下人走后,毒香开始发作,屋内的凶手,假意在房间内转悠着,还和叶世叔聊天,实则他是在等蓝色眼泪发挥作用,随后,他看到叶世叔呆若木鸡,知道了毒已起效,但是,他为了确保自己的安全,还是慢慢的走到了叶世叔的身后,最后,一刀砍下了叶世叔的头颅。这一切的行动,只有两个人才不会引起叶世叔的怀疑,才会神不知鬼不觉。“

  众人听到楚恋依的分析后,频频点头。

  上官羽道:“你截获宝图是怎么回事?”

  楚恋依道:“凶手就在这个院子里,他无法离开,因为现在谁离开,谁就是凶手。但是,宝图放在自己手里又是个麻烦,放在其他地方又不保险,怎么办?凶手当然就要利用自己的同伙,将这份藏宝图送出上官府,这样一来,不仅无法证明谁是凶手,而且还能继续和黑衣人进行交易。但是,怎么送出去呢?前门,不行。前门盘查的最严,根本就没有任何希望。所以,只有后门,因为后门人多眼杂,不仅有府中做工的下人,还有前来送食材的菜农和米店、杂货店的伙计。因此,后门是最好的出路,但是,时间要快,因为夜长梦多,如果我们在第二天开始每间屋子挨个的搜查,那么,凶手就会暴露。所以,在第二天的寅时,我们就去了后院,在后院的角落里,我们观察到了一个形迹可疑的菜农。因此我们才能截获这份藏宝图。”

  惊云子道:“真没想到你们几个年轻人这么用心,真是英雄出少年。”

  楚恋依笑道:“多谢道长夸奖。”

  阿七蹦出来道:“这件事,我起到的作用其实也不小,那个新月教的奸细就是我抓到的,我还碰到了那个用幽灵飞刀的斗笠人,就差一点我就抓到他了,算他跑的快,要不然,我手中的断刀可不是吃素的……”

  正在中间手舞足蹈吹牛的阿七,被叶诗云一把就拽了回来,使劲掐了阿七一下,阿七疼的直咧嘴。

  上官羽道:“那这份藏宝图……”

  这份藏宝图在没人知道的情况下,是无价之宝。

  可是,在众所周知的情况之下,那就是催命符。

  谁拿到手里,谁都会面临叶万宇的下场,不知道何时就会掉了脑袋。

  这些话,谁都知道,可是,谁都没有说出口。

  所有人都在等待,所有人都在看着对方。

  这是人性,人心底不为人知而又众所周知的人性。

  了然大师口中送佛道:“阿弥陀佛,我佛慈悲,既然要入地狱,就让老衲先行一步吧。”

  说着,了然大师慢慢的接过了藏宝图,看着这张价值无法估量的藏宝图,了然大师眼神中透着无奈。

  是对红尘的无奈,是对世俗的无奈。

  金钱真的是个好东西,能让人享受到一切想要享受的奢侈生活。

  可是,好东西,也要有命才能享受。没有命,能享受到的也只能是一坡黄土。

  密室。

  不知何地的一间密室。

  昏暗的灯光,若隐若现。

  鹰眼的眼神依然炯炯放光,依然犹如猎鹰,他能觉察到身边所有的危险,也包括面前坐着的黑衣人。

  黑衣人的眼神很愤怒:“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在上官府杀了叶万宇?”

  鹰眼很淡定:“我的胆子,从来都不小,我敢做任何人都不敢做的事。”

  黑衣人道:“不错,你确实做了很多人都不敢做的事。我也真是小看了你,你居然能够悄无声息的隐藏在上官府里,而且,就在了然大师那些人的眼皮子底下从容自在的做你想做的事,真是厉害。”

  鹰眼道:“好听的话通常都很受用,我也一样,头脑发热的时候,我也喜欢别人的吹捧。可是,人总有冷静的时候,我冷静的时候,通常都比头脑发热的时候多,多很多,所以,我更愿意听实话,大实话。”

  黑衣人道:“实话就是,你机关算尽也没有能将藏宝图拿到手,或者说你拿到手,却又弄丢了。”

  鹰眼道:“不错,藏宝图是丢了,可那又能怎样?这也不是第一次丢藏宝图,丢的次数多了,也就习惯了。”

  黑衣人道:“你能杀了叶万宇,你能杀了上官府所有的人,但是,我不相信你能杀了了然那个老和尚。”

  鹰眼道:“不错,以前我对这个老和尚不了解。在黑风寨,我的王牌见到这个老和尚,二话不说撒腿就跑,我还很生气,还臭骂了他一顿,可是,回过头来之后,我就冷静了下来。我找到内线,通过一些途径,了解到这个了然和尚,今年已经一百零九岁,五十岁那年接任了少林掌门,整整做了五十九年的少林方丈,成了任期最长的少林方丈。而且这个和尚来历颇为传奇,至今为止没人知道他四十多岁以前是做什么的?只知道他出家的时候就已经是四十多岁了,这个和尚的武功很高很杂,少林的功夫是他后学的,但是,他有很多功夫都是他以前自己的功夫,是什么功夫,没人知道,他也从不使用。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目前江湖上没有人敢挑战他,传说也只有普禅寺的燃灯祖师,才有可能是他的对手,而他们两个又绝对不可能交手。这就是了然和尚的资料。“

  黑衣人道:“很具体,你调查的很仔细。事实确实如你说的那样,正因为如此我才不相信你能杀了了然。”

  鹰眼道:“不错,我自己也不相信,所以,我索性就不杀了,免得偷鸡不成蚀把米。”

  黑衣人道:“可是,藏宝图在了然的手里。”

  鹰眼道:“我知道,我看到了他手里拿着藏宝图,我当时很气愤,我很想过去抢过来,可是,我不敢。”

  黑衣人道:“没了藏宝图,你那什么和我交易?”

  鹰眼道:“这是个问题,但是,却不是难题。”

  黑衣人道:“哦?这么说,你还有其他的东西和我交易?”

  鹰眼道:“东西?还有什么东西能比这座庞大的金矿更能让你动心?“

  黑衣人道:“既然你没有让我动心的东西,那我为什么还要在这里听你的废话。“

  鹰眼道:“别急,我没有让你动心的东西,但却有让你动心的人。”

  黑衣人道:“人?什么人?”

  鹰眼道:“你的亲人。”

  黑衣人一听眼神中就喷出了怒火,慢慢的站起身,愤怒的盯着眼前的鹰眼。

  黑衣人道:“你是想逼我杀你。”

  鹰眼道:“我不相信你敢杀我。”

  黑衣人道:“我为什么不敢杀你。”

  鹰眼道:“因为你杀我的瞬间,就会有人去告密,去告知全天下的人,你的真实身份。我不相信,在你的真实身份暴露之后,你还能逍遥自在的活下去。”

  黑衣人道:“你以为你的话会有人相信?”

  鹰眼道:“世上有些事很奇怪,谎言如果一个人说,那就是一句没人信的谎言,但是,有一百个人同时说一句谎言,那就会是一句有人相信的谎言,那么如果有一千个人、一万个人同样说一句谎言的时候,你猜会有什么结局?”

  结局自然是谎言变成事实,一个让人无法去证实其真实性的事实。

  黑衣人慢慢的坐下,但是,怒火仍在。

  黑衣人道:“这样的谎言吓不到我。”

  鹰眼道:“我知道,所以,还有另一样,另一样你忌惮的事。”

  黑衣人道:“你想怎么样?”

  鹰眼道:“不想怎么样,我只想告诉你,你亲人的命和我的命是连在一起的,我如果走不出这间密室,你的亲人也同样活不过今晚。”

  黑衣人道:“你这算是威胁?”

  鹰眼道:“就算是,但是,也是没办法的事。谁让我的计划已经落空,被那几个丫头、小子搞砸了我的事,使得我的宝图永远也拿不回来了。没了宝图任务却要完成,完不成任务我也同样得死,所以,我只能兵行险着。希望你能理解我的难处。”

  黑衣人道:“理解?”

  鹰眼道:“是的,理解,相互理解?”

  黑衣人怒道:“你用我亲人的命威胁我做交易,你让我如何理解你?”

  鹰眼道:“不能理解,也得理解,因为这是没办法的事。”

  黑衣人道:“你觉得我会受你的威胁?”

  鹰眼道:“不能肯定。”

  黑衣人道:“那你还敢威胁我?”

  鹰眼道:“这是一场赌局,是我和我自己的一场赌局。我只能赌你能够接受我的威胁,别无他法。”

  黑衣人道:“你不相信我能杀了你?”

  鹰眼道:“不相信。”

  黑衣人道:“为什么?”

  鹰眼道:“就算你不受我的威胁,你也同样杀不了我。”

  黑衣人道:“为什么?”

  鹰眼道:“走出这间密室,你就绝不会知道我是谁,如果你能找出我是谁,你就不会在这间密室里和我见面。”

  黑衣人道:“那我可以在你走出这间密室之前杀了你。”

  鹰眼道:“自然可以,但是,你却忘了一件事。”

  黑衣人道:“何事?”

  鹰眼道:“你忘了,我还有王牌,随时都会出现在不可能出现的地方,随时都会保护我安全的王牌。”

  黑衣人道:“这间密室密不透风,只有我们两个人。”

  鹰眼道:“可我觉得有三个人。”

  黑衣人道:“还有谁?”

  鹰眼道:“想知道,那就动手杀我。”

  鹰眼没有和黑衣人再多说一句话,转身向密室之外走去,只要黑衣人此刻出手,鹰眼一定会死在当场,因为他已经将自己的后背给了对方,也把自己的命交给了对方。

  可是,鹰眼从容的步伐,让黑衣人望而却步,他不敢赌,王牌的幽灵飞刀太诡异,太神奇,自己没有把握能躲得过那把幽灵飞刀,尤其是在自己出手的一瞬间,更没有十分的把握。

  王牌会不会出现在这间狭小的密室里?

  黑衣人不敢确定,不敢确定也就不敢尝试。

  所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鹰眼走出密室。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鹰眼走到外面,继续扮演他神秘的角色。

  鹰眼就在上官府,但是,却谁也看不出他是谁。

  谁也想不到他会扮演谁。

  他是怎么做到的?

  黑衣人很疑惑,但是,疑惑之后,黑衣人就突然间想起,能让一个人完完全全的变成另外一个人,能拥有这种本领的人,就只有江湖中神秘的易容鼻祖,鬼婆婆。

  除了她,谁也做不到这一点。

  但是,鬼婆婆来无影去无踪,鹰眼是怎么找到她的呢?

  这一点,也许只有鹰眼自己才能知晓。

  鹰眼实在是太可恶,自己一定要找出他,在他没有反应的一瞬间,立即干掉他。

  可是,线索呢?

  没有线索,怎么才能找到鹰眼呢?

  敬请期待下一章

  沧桑三叔

  2018年3月16日夜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谁是凶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