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没有鞋的刀客
沧桑三叔2018-10-11 08:406,896

  长安城。

  一条普通的街道。

  街上有很多人,可是却都站在街道的两旁。

  宽敞的街道中间只有两个人,两个怒目而视的年轻人。

  东边持剑而立的白衣人,面容俊秀,衣着华丽,双眼炯炯有神。

  剑已在他的手中,剑已在他的心中。

  这是自己出人头地的机会,自己不远万里来到关中,就是想在江湖上一举成名,闯出一番天地。

  江湖上的年轻人都这么想,谁不想在江湖上混出个样来。

  站在他对面五丈远的是另外一个年轻人。

  一个衣衫褴褛,黑黑瘦瘦,光着一双黑黑的脚板,没有鞋的年轻人。

  黑瘦的年轻人腰间挎着一把刀,是一把黑色的刀。

  刀,也会有黑色的刀?

  刀,为什么就不能有黑色的刀?

  黑色的刀柄,黑色的刀鞘,只是不知道刀身是什么颜色的刀。

  黑瘦的年轻人没有着急拔刀,为什么?

  因为在他看来,刀是用来杀人的,不是用来给人看的。

  刀出鞘的瞬间就是杀人的瞬间,就是刀吞噬鲜血的瞬间。

  风在吹。

  风中伴着细细的黄沙。

  在关中如果没有黄沙,就好像在江南没有水一样,那是不可能的。

  风中不仅有黄沙,还有随风飘来的纸钱。

  圆圆的、带着方孔的纸钱。

  纸钱从哪里来?

  就从街道的两旁被风吹来。

  这条街本来有一个名字,还很雅致。

  但是,人们早就忘了那个雅致的名字是什么,只记得现在的名字。

  就是棺材街。

  为什么叫棺材街?

  因为这里的店铺大多数都是棺材店。

  为什么有这么多棺材店?

  因为这里每天都在死人。

  为什么?

  因为这里有赌局。

  什么赌局?

  比武的赌局。

  杀人的赌局。

  想要出人头地就要到长安来,这里的繁华给了年轻人更多的憧憬,美好的憧憬。

  出人头地?

  出人头地就得有好功夫。

  江湖只认武功,好武功,震撼江湖的武功。

  有人想出人头地,有人想问鼎江湖,就会有人提供机会。

  什么机会?

  比武的机会。

  不论死伤的比武。

  一切后果自负的比武。

  这是比武,也是赌局。

  赌上自己的身家性命,

  赌上自己的一切。

  赢了就有名,就有钱。

  输了,通常都只有一个结果。

  就是死。

  ……

  此刻正是午时。

  棺材街的中间仅有一家酒楼,醉仙楼。

  二楼有很多人,但是,坐着的只有两个人,靠近栅栏的两个人。

  “他能赢?”说话的人五十多岁,清瘦的脸颊,身材修长,衣着华丽。

  这个人叫屠九,是江湖上的豪门大户,有钱、有势,更有面子,所以在长安城每个人都得叫他一声九爷。

  屠九看着此时在棺材街中间,正在对峙的两个人,问着旁边的周百川。

  周百川和屠九一样,同样在长安城有头有脸,同样有钱有势,同样以爷自居。

  而且,现在周百川的实力要远远大于屠九。

  为什么?

  因为背景,有背景的人通常都是能只手遮天的人。

  “一定能。”周百川也在看着街上正在准备生死对决的两个人,眼神中透着一丝凶狠,周百川一直都是这样的眼神,无论看谁都是一样。

  “他赢了几场?”屠九慢慢的品了一口桌上的铁观音,一边问着身边的周百川。

  “七场。”周百川在和屠九解说着,街上站在东侧的那个持剑而立的白衣人。

  “这个人从哪来?”屠九对于连赢七场的那个年轻人似乎很感兴趣,找到高手为自己效力,也是屠九紧忙从京城赶回来的原因之一。

  “据说是从岭南来,是岭南江湖上的后起之秀,他叫楚天风,他的剑法不赖,很快,很巧妙。”周百川最近一直在长安城,他一直在关注着棺材街的赌局。

  “今天你做庄?”屠九很关心周百川在这个岭南后起之秀的身上,赢了多少钱?

  “嗯,不错,我已经连做了七天庄。“周百川赢了很多钱,楚天风连赢七场,已经让自己赢了一亿多。

  “对面那个穷小子是谁?”屠九此时似乎才看到楚天风的对手,那个毫不起眼的穷小子。

  “没什么来头,几天前这个没有鞋的穷小子和另外一个不男不女的小子,一起来到的长安。看起来像是穷疯了,想用那把破刀挣点钱花,我看就是个送死的货。”周百川的信息很灵通,江湖上的任何动静都瞒不过他的眼线,这是他发财的依据,有了详细的第一手信息,对于任何赌局周百川都有百分百的把握。

  所以,周百川在赢钱,在大把大把的赢钱,这几日他已经赢了很多钱,从童老鬼那里赢得最多,赢了他整整八千万两。

  “送死?呵呵呵,我看未必。”说话的人声音苍老,是刚刚被人搀扶着走上二楼的一个老人,银白的胡须,银白的头发,满脸褶皱,佝偻的身体,手拄拐杖,这个人就是输给周百川八千万两银子的童老太爷,他叫童北方,年逾九旬,但身体硬朗。

  童北方在江湖上可是大有来头,在关中武林,没有人敢不给他面子,不管黑白两道都一样。

  在人前,谁见了他都得叫一声童老,但是,在背后每个人都知道童北方是条老狐狸,老谋深算,都叫他童老鬼。

  可是,事情总有例外,周百川就不把他放在眼里,那是因为周百川现在在关中的势力,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

  人的腰一旦粗起来,眼睛就会自然而然的向下看。

  因为他会觉得所有人,都在自己的脚下,没有人能和自己对等。

  “童老的意思是很看好那个穷小子?”周百川斜眼看着刚刚慢慢坐在栅栏边上的童老鬼,眼神中依然如故的透着一股莫名的凶狠。

  “我不知道这个穷小子从哪儿来,可是,我想和你赌一赌运气。人不可能永远运气好,楚天风已经为你赢了很多钱,今天我就想赌一赌是你的运气继续好还是我的运气来了?”童北方看着楼下街心上的两个正准备决斗的年轻人,眼神中透着一种莫名的神秘。

  “那……童老想怎么赌?”周百川很不相信,老谋深算的童老鬼会和自己赌运气?

  童北方没有直接回答他的话,而是向后一招手,他身后的几个跟班,立即抬上一口大箱子放在桌上,随后,身后的一个浓髯大汉打开了箱子。

  周百川和屠九一看,箱子里面全是银票,满满一箱子的银票。

  “这是八亿两,我想用这八亿两,赌一赌我的运气,不知道百川贤弟敢不敢?呵呵呵呵”童北方笑的很牙碜,笑的很诡异。

  周百川和屠九都一愣,看着满箱子的银票,又看了看街心上没鞋的穷小子,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

  两个人的表情都是难以置信,都没想到童老鬼会来这一手,难道自己的眼线出了问题?街上的那个穷小子真的有什么来头?

  周百川不相信,自己的眼线遍布江湖,只要是江湖上出了什么事,出现了什么高手,周百川都会第一时间知道。

  街上那个腰间别着把破刀,穷的连双鞋都没有的穷小子,就是十天前来到的长安城,他是和另一个娘娘腔的小子一起从西面来的,大概是来自关外,而关外根本就没这号人物,不知道这小子是从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

  这个光脚的小子没出过手,但是,据自己三十几年的江湖经验来看,他的功夫高不到哪里去,那把破刀也看不出任何的异样。

  可是,现在童老鬼的举动让周百川有点疑惑,有点不安。

  八亿两不是个小数目,童老鬼这条老狐狸会随随便便的拿出来和自己赌运气?

  “八亿两?童老好大的手笔。”周百川斜着凶狠的眼神,看着依然在那里奸笑的童老鬼。

  “大手笔?这不算什么,和周老弟的亿万身家相比,这只是九牛一毛。我没有周老弟的腰粗,但是,我有胆量,我有胆量赌我今天的运气。”童北方一边瞥眼看着周百川,一边撇着嘴,意思很明显,是看不起周百川,说他是个胆小鬼。

  “你……”周百川刚要发作,旁边的屠九拽住了他的衣服,周百川狠狠的盯着童北方道:“好,我就跟你赌运气,就赌今天的运气,就赌这桌上的八亿两。”

  “呵呵呵呵,好。周老弟真是痛快。”童北方笑道:“既然是这样,反正今天也是你做庄,我就再来个杠上开花,我再一点赌注。”

  “你想加什么?”周百川想看看这个童老鬼到底想玩什么花样?

  “哦,也没什么。”童北方看似若无其事的说道:“我只想加上我在漠北的那条路,不知周老弟能拿什么和我对赌?”

  “什么?”周百川差点没从椅子上站起来,他很吃惊,为什么?

  因为,童北方所说的漠北那条路,其实就是走私的通道,这件事谁心里都清楚,周百川也有这样的路,走私的路,是通往关外的走私的路。

  这是一条肥的流油的路,为了打通这条路周百川可是花了大本钱上下打点。

  周百川知道童老鬼一直在惦记着自己这条发财之路,可是,他没想到老谋深算的童老鬼会把这样大的事情,当儿戏一样拿到棺材街的赌局,来和自己赌运气。

  周百川鬓角的冷汗都下来了,转头看着自己的老友屠九。

  屠九给了他一个眼神,周百川这才放心。

  屠九的眼神意思就是,你不赌就会马上输掉这八亿两,没赌就输了。但是,赌上那条路又能怎样?路是自己趟出来的,输给了他,他就能拿走?到时还不是看谁的手腕够强?谁的手腕够狠?别说是关外的路不会给他,连他漠北的路自己也能抢过来,只要自己有这个实力。

  周百川看着屠九的眼神点了点头,转身对童北方道:“童老真的要做这么绝?”

  “绝?”童北方看似很惊讶说道:“开赌局,你做庄,你还怕别人赌的小?没这个胆量,就别做庄,趁早哪凉快哪呆着去。”

  周百川看着童老鬼的那种招人恨的表情,气的脸都绿了,狠狠的说道:“好,我就跟你赌路,你赌漠北的路,我赌关外的路。”

  “呵呵呵呵,周老弟豪气干云真是让我佩服,好,那就这样定了,开始吧。”童北方看起来胸有成竹,一点也不像是赌运气的样子。

  周百川和屠九都很纳闷,童老鬼凭什么这么有底气?

  难道就凭那个没有鞋的穷小子?

  难道这个穷小子真的有什么来头?

  穷小子没什么,穷小子遍地都是。

  穷小子没有鞋也没什么,没有鞋不代表买不起, 没有鞋也有可能是因为穿不惯鞋。

  穷小子不一定需要来头,没来头也一样,没来头也能赢。

  凭什么赢?

  凭着腰间那把刀。

  刀?

  什么刀?

  是黑色的刀。

  是黑色刀柄,是黑色的刀鞘,是黑色的刀身的刀。

  黑色的刀身?

  刀身怎么会有黑色?

  刀身为什么不能有黑色?

  刀身不仅是黑色,还是一把黑色刀身的断刀。

  是一把只有一半刀身的魔刀。

  是来自传说中的种魔。

  现在是阿七的种魔,是阿七的魔刀。

  腰间挎着魔刀的穷小子,就是阿七。

  阿七看着自己面前五丈远的白衣人,脸上露出了不屑,阿七了解自己的魔刀,了解自己现在的武功。

  虽然以前的阿七只是个赖皮的小混混,但,现在不是。

  虽然以前的阿七只是做了几天的小马贼,但,现在不是。

  虽然以前的阿七只是浑浑噩噩混日子的穷小子,但,现在不是。

  风依然在吹。

  黄沙依然在飘。

  数片圆圆的纸钱,在风沙中乱舞。

  人未动。

  身着白衣的楚天风在等待信号,这是赌局的规矩,有了信号之后,才能开始。

  等待的期间,就是给人下注的时间。

  棺材街的赌局就设在醉仙楼,一楼是小赌,小赌可以怡情,二楼是大赌,大赌可以致富。

  可是,谁能赢呢?

  赌局的局势明显是一边倒,赌白衣楚天风的能赢的人,占了九成,因为他已经连赢了七场,每场赢得都很漂亮,楚天风的剑法轻灵诡异,而且非常快。

  可是,他对面的那个没有鞋的穷小子,却没人看好,只是有一些人为了保险,赌了两头,而且只是少量的赌注。

  每个人都在关注着这场生死对决,甚至有些人已经准备好要为自己庆祝胜利,这些人都是赌楚天风赢的人。

  最不着急的就应该是街道两旁那些棺材店的老板,无论谁赢都没关系,谁赢谁输自己都会有生意,谁赢谁输总得死一个人,他们最希望的就是两个人一起死,那样最好,那样就能多卖出一口棺材。

  信号在很久之后终于出现,是醉仙楼的一个小伙计,拿着一个红色小旗子,在醉仙楼的门口摆了几下。

  这就是信号,决战开始的信号。

  所有人的眼睛都睁得老大,都在等着楚天风一剑刺穿那个穷小子的咽喉的一刹那,那也是庆祝的一刹那,也是赢钱的一刹那。

  楚天风底气十足,他了解自己的剑法,了解自己的武功,来到关中两个多月,还没碰到像样的对手,面前的穷小子根本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

  剑光闪起,就在店小二的小红旗摆动的瞬间,闪亮而起。

  这是一把好剑,是炫光夺目的剑。

  剑锋很冷,远远看到就感觉到了冷冷的剑锋。

  刺眼的剑光,带动着冰冷的剑锋,随着楚天风身形的闪动,直奔阿七而去。

  可是,让楚天风惊讶的是,自己的身形才飞出一丈多远,面前就已经出现了阿七的影子。

  阿七的身形闪动得像一阵风,在楚天风刚启动的同时,阿七也已经闪动了身形,而且快似闪电的身形,飞出四丈远的时候,楚天风的身形才到。

  这就是差距,所有人都看到的差距,完全不对等的差距。

  楚天风虽然吃惊,但是,已经没有时间。

  两道身影相会,剑光再次闪起,直刺阿七的咽喉。

  可是,楚天风再次吃惊,这次他有时间吃惊了,而且他有一辈子的时间吃惊这一件事,也只能吃惊这一件事,因为他的生命就定格在这一件事。

  楚天风看到自己的剑马上就要刺到穷小子的咽喉了,可是,就在那一刹那的时间里,消失了,人消失了,那个穷小子就在自己的眼前像人间蒸发一样消失了。

  楚天风很恐惧,出道江湖三年的时间内,他第一次感觉到恐惧原来是那么的可怕。

  甚至相比死亡,死亡之前的恐惧是最让人感觉恐惧的一件事。

  因为你永远也不知道,死亡之前会发生什么事?

  是刀。

  是冰冷的刀锋。

  刀锋已至,冰冷的刀锋已经经过了自己的脖子。

  微凉的感觉,没有疼痛,什么感觉都没有,只有那微凉的感觉。

  随后,就是鲜血,从自己的脖腔中狂喷而出的鲜血。

  楚天风已经看到了自己的鲜血,已经看到了自己的脖腔。

  人,怎么可能看到自己的脖腔?

  能看到,人的头颅掉落的一瞬间就能看到自己的脖腔,看到自己脖腔内喷出的鲜血。

  惊呆,所有人都惊呆了。

  整条街上的所有人,都惊呆在了那里。

  没有人见过这样的身法,没有人见过这样快的刀。

  没有人见过的事情有很多,只不过今天见到了。

  周百川和屠九在二楼也看到了这场生死对决,自己下了大赌注的生死对决。

  两个人看到了穷小子幻影一般的身法,像带着很多影子一样的身法,身形带动着空中飘舞的纸钱,突然闪现在楚天风的面前,当楚天风举剑刺出的一刹那,穷小子那幻影般的身形再次闪动,人已经到了楚天风的背后。

  拔刀。

  穷小子快速拔出了自己与众不同的刀。

  周百川也看到了那把刀。

  那是一把断刀。

  那是一把黑色刀身的刀,薄的像一张纸一样的刀,透着一股诡异杀气的刀。

  闪电般的刀光,在穷小子挥刀的一刹那,突然出现。

  黑色的刀为什么会有闪电般的刀光?

  因为刀锋。

  因为只有刀锋不是黑色。

  因为只有冰冷的刀锋透着闪亮夺目的光芒。

  光芒造就了闪电般的刀光。

  也成就了阿七辉煌一生的开始。

  这就是阿七。

  这就是魔刀新的主人。

  这就是断刀阿七。

  ……

  “这个人是你特意找来的?”周百川看到了楼下街上比武的结果,突然站起身形,怒吼着狠狠的看着童北方。

  周百川已经明白了,这是童北方给自己下的套,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高手,让自己输了这场赌局。

  “呵呵呵呵呵呵,是,又怎么样?呵呵呵呵呵。”童北方看到此时的结果,开怀大笑,眯着双眼看着眼前已经气得直冒烟的周百川。

  “看来你花了不少钱?”屠九爷吃惊的看到了街上的情景,他知道童北方为了这个局,一定花了不少的心思,花了不少的钱。

  “钱?呵呵呵呵,钱有时候不解决任何问题,有时只要动动脑筋,要比花钱强得多,呵呵呵呵。“童北方慢慢起身拄着拐杖,向楼下走去,边走边笑,他有资格笑,赢家通常都有资格笑,怎么笑都有资格,因为他是赢家,这场赌局的赢家。

  阿七也赢了,他转瞬之间就战胜了自己的对手。

  这时,左侧街道上微笑着走来了一个人,是一个女人,一个富家小姐打扮的女人,旁边还跟着一个丫鬟。

  “七哥,你真棒。”微笑着走来的富家小姐,来到阿七的面前,祝贺着阿七的胜利。

  一声“七哥”,叫的阿七的骨头都酥了,阿七看着眼前像仙女一样的女人,心里甜滋滋的,脸也红了起来,很显然,他很喜欢这个眼前仙女一样的女人。

  可是,右侧的街道边上也走来了一个人,是一个长相俊俏的人,俊俏得看不出是男是女的人,因为他穿的是一身富家公子的衣服,梳着公子哥的发髻,但是,他的长相和身形却十足的像个女人,声音也同样像个女人。

  这个人就是周百川所说的,和阿七一起来到长安的那个不男不女的小子。

  不男不女的人眼神中没有一丝喜悦,相反,却在狠狠的盯着那个富家小姐,好像想把她生吞下去的感觉。

  这个不男不女的人是谁?

  那个富家小姐又是谁?

  阿七为什么会出现在赌局?

  阿七为什么会成为魔刀新的主人?

  阿七看着自己手中的断刀,那把薄如纸一样的断刀,那把在风中不断颤抖而嗡嗡作响的断刀。

  嗡嗡作响的刀声,将阿七的思绪带回了三个月之前的日子。

  那会是什么样的日子?

  那会是什么样的江湖?

  敬请期待下一章。

  沧桑三叔

  2018年1月2日黄昏

继续阅读:第三章与贼共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