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再现江湖
沧桑三叔2018-10-13 08:136,765

  茫茫而无边际的沙漠。

  只有烈日,只有黄沙。

  烈日烘烤着滚烫的黄沙,远处只有热浪,只有蒸发的热浪。

  这样的沙漠居然还有一个建筑。

  已经被严重风化的建筑,是一只鸟的建筑,但是,却是有着两个头的鸟。

  这里不仅有这样奇怪的建筑,奇怪的建筑下面还有一个洞口,不仅有一个洞口,山洞里还有一个人。

  阿七就在这里面。

  阿七正在瞪着眼睛,张着大嘴看着一件更加奇怪的事。

  什么事?

  是一把刀。

  一把漆黑的刀。

  刀有什么奇怪?

  刀不奇怪。

  奇怪的是,刀居然能漂浮在空中。

  阿七看到在灯火通明的大殿之上,居然有一把刀飘在空中。

  嗯?刀也能飘在空中?

  耍戏法吗?

  阿七很好奇。

  阿七走进了大殿,走到了飘在空中那把刀的下方。

  阿七左看右看才真的确信,这把刀真的是自己漂浮在空中,上面没有什么绳索系着它。

  阿七还能确定的一点就是,自己听到的嗡嗡嗡的声音,就是来自于这把刀。

  虽然,现在的声音小了很多,但是,还是有声音在发出,就是这把刀发出的声音。

  这可真是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这种奇怪的事,也能让自己碰到。

  刀能漂浮在空中,还能自己发出声音,这辈子也没听过这种事,连说书人都没说过这样奇怪的事。

  可是,更加奇怪的事,还在后面。

  阿七看到那把漂浮在空中的刀,突然间,自己慢慢的向下飘,飘的很慢,很慢,慢慢的飘到了自己的眼前。

  阿七看清了这把刀的全貌。

  这是一把漆黑的刀鞘,漆黑的刀柄,就是不知道刀身是什么颜色的刀。

  这把刀太诡异了,诡异的让阿七感觉有些毛骨悚然。

  刀已经不再发出任何声音,一点声音都没有。

  阿七想拿这把刀又不敢,因为,阿七感觉这里很怪异,漆黑的山洞,只有这一把刀,没有人,可是,门口却放了那么多的酒和肉干。

  证明还是有人来,可是,在这茫茫的沙漠深处,谁会来这样的地方?

  更诡异的还是自己面前的这把漆黑的刀。

  这把刀给自己的感觉很奇怪,自己也说不上来的一种奇怪的感觉。

  阿七不敢拿起面前的刀,他慢慢的向后退,打算带着门口的肉干和酒,赶紧离开这里,这里太怪异了。

  可是,阿七往后退步的时候,面前的刀,再次发出了声响,而且,退的越远,声音就越大,就是那种嗡嗡嗡的声音,声音很刺耳。

  阿七停住脚步,再次走到那把刀的前面,奇怪的事又发生了,声音消失了。

  只要阿七离开刀,刀就会发出刺耳的声音,只要阿七一走近刀,刀发出的声音就会消失。

  阿七的汗毛都竖起来了,自己难道遇上鬼了不成?

  阿七来回试了好几次,情况都是这样。

  索性阿七伸手一把就拿起了刀,感觉更奇怪,因为自己拿到刀的瞬间,就感觉自己对这把刀很亲切,好像这把刀本就应该属于自己,好像这把刀就是在等待自己。

  阿七试着拔出了那把刀,拔出刀的瞬间,阿七看到的是,一把漆黑的刀身,很薄,薄的像纸一样,薄的好似没有一样的刀身。

  刀身是通体的黑色,但是,刀锋不是,刀锋是闪亮而又夺目的刀锋,在灯光的照耀下极为刺眼,炫光夺目,刀锋冰冷,刀锋闪亮,刀锋让人不寒而栗。

  可是,唯一缺憾的是,这把刀只有一半,这是一把断刀。

  这把断刀出鞘的一刹那,整个大殿都晃动了一下,冰冷闪亮的刀锋,漆黑恐怖的刀身,散发着诡异的杀气。

  阿七的眼睛被这把刀深深的吸引了,再也离不开这把断刀。

  阿七内心深处的自己告诉阿七,这把断刀,就是在等待着自己,自己就是这把断刀的主人。

  阿七此时突然间看到周围大殿的石壁上,在刚才晃动的瞬间,出现了很多图画,很多字。

  可是,阿七不认识字,不知道那上面写的是什么?

  但是,阿七能看懂那些画,那些画上,画的是一个人拿着一把刀在做着不同动作的画,还有一些只有两条腿和两只脚的画。

  这是武功秘籍,阿七再不懂,此时,也已经知道大概了。

  阿七没想到自己能遇到这样的事,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能学会武功。

  时间好像就静止在这一时刻,时间好像就停止在阿七在山洞内的时刻。

  但是,事实却非如此。

  时间在流逝,只不过阿七感觉不到,因为阿七在练刀,在疯狂的练刀。

  阿七彻底进入了一种疯狂的状态,也许连阿七自己都没感觉到自己现在有多可怕,双眼散发着赤红的颜色,散发着诡异可怕的杀气,舞动着那把诡异的断刀。

  阿七虽然不认识字,但是,阿七天生就很聪明,他照着图画上的动作一点一点的练习,越练越熟练,越练越疯狂。

  刀已经和阿七融为了一体,刀已经变成了阿七身体的一部分,他再也离不开这把断刀,刀也同样再也离不开阿七,离不开自己新的主人。

  阿七不知道自己练了多久,汗水不知道流了多少,但是,阿七从未感觉累,而是,越练越起劲,越练越疯狂。

  可是,吃的东西眼见着就要没有了,虽然还有很多酒,但是,也挺不了多长时间。

  阿七没办法,只能带着剩余的一些肉干和一坛酒,离开了那个山洞。

  阿七的腰间从此多了一样东西,多了一把漆黑的断刀。

  阿七学会了轻功,虽然非常的不熟练,但是,他还是试着在离开沙漠的过程中,一边练习一边领悟。

  阿七现在想的就是回到黑风寨,还回去干什么?

  回去报仇。

  “他娘的,一只眼,在自己马上要逃走的时候,居然被他从马上拽了下来,抢了自己的马,他自己跑了。要不是自己跑得快,此时已经被人大卸八块了,这回老子没死了,就该轮到你了。”阿七一边在沙漠中狂奔着,一边嘴里面自言自语的骂着一只眼。

  三刀疯已经死了,也没剩几个马贼,阿七想的是,这一只眼现在一定搂着三刀疯的女人,在寨子里喝酒吃肉呢。他娘的,一只眼就冲这一点,就应该把你大卸八块,好事都是你的,送死的事让别人干,真不是个东西。

  阿七一想起一只眼现在搂着女人,喝酒吃肉,开心大笑的模样,心里就嫉妒的要死,恨不得自己现在变成一只眼,谁不想搂着女人,大块吃肉,大碗喝酒?

  阿七连做梦都想,就是从来没实现过。

  阿七足足狂奔了三天,吃完了最后一点肉干,喝完了最后一口酒,终于走出了沙漠。

  三道沟。

  黑风寨。

  一到黑风寨,阿七看到高大的寨门是开着的。

  阿七心里想,自己猜的不错,一只眼和其他剩余的马贼,此刻一定在大堂内搂着女人享受呢。

  阿七气的瞪着眼睛龇牙咧嘴,直接冲进了大堂。

  可是,冲进大堂的一瞬间,眼前的情景让阿七惊呆了。

  大堂正前方三刀疯的虎皮椅子上,坐的并不是一只眼而是另外一个人,一个富家公子打扮的人,一个虽身着男装,但是,长相俊俏,俊俏得跟女人一样的,不男不女的人。

  不男不女的人手里拿着一把剑,正在直勾勾、恶狠狠的看着自己。

  而自己的身后此时,突然出现了很多人,有两把剑一下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阿七吓了一跳,此时他已经忘记了自己已经学会了武功,腿都软了。

  阿七再一看旁边,一只眼和其他的马贼都被绑了起来,都老老实实的跪在大堂的一侧。

  最让阿七感到惊讶的是,包括一只眼在内的马贼,所有人看见阿七之后,都异口同声的喊着:“就是他,人就是他杀的,是他把人头带回来的。”

  阿七蒙了,但是,阿七隐隐感觉到自己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

  这时,阿七看到面前的那个不男不女的人,拿出了一个锦盒,那个人慢慢的打开了锦盒,阿七一看锦盒里的东西,当时,“噗通”一下就跪下了。

  锦盒里是什么?

  锦盒里装的是人头。

  这人头就是自己从绿洲里的尸体上砍下来的。

  阿七明白了,这是人家的家人寻仇来了。

  “这个人头,是你带回来的?”那个不男不女的人,用女人一样的声音问着面前跪在那里,张着大嘴,瞪着惊恐眼神的阿七。

  “是……啊……不……不是……“阿七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件事了。

  “到底是不是?”娘娘腔的人,大声的呵斥着阿七。

  “是他,我可以作证,真的是他带回来的,这是他的投名状。”旁边的一只眼为了活命,赶紧作证,这个人头就是阿七拿回来的。

  阿七斜眼狠狠地看着一只眼,气的龇牙咧嘴,真恨不得现在上去一刀解决了他。

  “人是你杀的?”娘娘腔此时已经眼含泪水眼神充满仇恨,看着跪在那里的阿七。

  “不,不是我杀的,我只是砍下了他的脑袋,带回来交差,人可不是我杀的。”阿七这时候不再口吃了,他要赶紧解释清楚,人头是自己拿回来的,但是,人可真不是自己杀的。

  虎皮椅子上的娘娘腔,没有说话,而是一挥手,旁边出现了一个手持大刀,像是刽子手一样的壮汉,阿七以为这是要杀他,吓得都快哭出来了。

  可是,那个大汉却走到了另一个马贼的身旁,不由分说手起刀落,“咔嚓”就是一刀,马贼的人头像皮球一样滚落到了阿七的面前。

  阿七吓得都快尿裤子了,赶紧大声哭着喊道:“人真不是我杀的,冤枉啊。”

  “人不是你杀的,你哪来的人头?”娘娘腔大声喊叫着。

  “我……我是在三道沟的绿洲里,从尸体上砍下来的,我砍他脑袋的时候,他已经死了半天时间了,人真不是我杀的。”阿七赶紧解释着。

  “你怎么知道他已经死了半天的时间?”娘娘腔没有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我……我看到了是谁杀了他,当时,我就在树上。”阿七刚才被吓得竟然忘了这回事了。

  “你怎么看见的?那个人长得什么样?他是怎么杀的人?”娘娘腔一连串的问话,想要知道具体的细节。

  “我想到黑风寨入伙,其实,我只是没饭吃,想来混口饭吃而已,三刀疯让我纳个投名状回来,就是随便杀个人。可是,我哪敢杀人,于是,我就想就着投名状的事溜之大吉,我到了三道沟里面的绿洲,喝了点水,天气太热我就上了树,在树上睡着了,我朦朦胧胧的时候,就被两个人的说话声吵醒了,我往下看的时候,就看到两个人一前一后从树下经过,就在这时候,后面的那个人突然拔出了剑,一剑就刺死了前面的那个人,随后那个人在尸体的衣服里拿走一样东西,之后,那个人转身就跑了。我在树上半天都没敢下来,快天黑的时候,我才敢下来,本来我是想跑的,可是,肚子太饿了,我想,反正人已经死了,就算做善事了,我就借用了一下他的脑袋,做善事我想他不会反对的,我就拿着他的人头回到了黑风寨,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我真的没杀人啊。”阿七说的声情并茂,楚楚可怜,砍下了死人的脑袋,还说死人在做善事,真是狡辩到家了。

  “那个在身后杀人的人,长得什么样子?多大年纪?”娘娘腔很重视这一点,这是关键。

  阿七想了想说道:“那两人的年龄都差不多,都是五十岁上下,后面的那个人大概年轻一点,长相嘛,方方的脸,带胡子,我也不太会描述,但是,再让我见一次我肯定能认出来。”

  阿七拍着胸脯保证,自己一定能指认凶手。

  “我凭什么相信你说的是真话?说不定凶手就是你。”娘娘腔听完阿七的讲述的全过程,突然,再一次恶狠狠的看着阿七。

  这时候,已经吓得直哆嗦的一只眼,赶紧就坡下驴地说道:“对,对,对,凶手就是这小子,这位公子,你就饶了我们几个吧,我们做马贼也是生活所迫啊,再说,杀人的也不是我们,您就放了我们吧。”

  阿七气的七窍生烟恨不得立马杀了该死的一只眼,赶紧解释道:“这位大侠,人真的不是我杀的,我连武功都不会,我怎么杀人?再说,我根本就不敢杀人,我只杀过鸡,我说的真的都是实话。”

  “你不会武功?那你腰间那把刀是干什么的?”娘娘腔在阿七一进大堂的时候,就发现阿七的腰间别着一把与众不同的刀,这把刀很诡异,说不出的那种诡异的感觉。

  阿七此时才想来,自己会武功啊,自己现在可不是以前的自己了,可是,想起来也晚了,自己的脖子上已经有两把剑架上了,怎么办?

  阿七赶紧说道:“这刀是我捡来的,我看着比我那把菜刀强一些,就拿回来了。”

  “把刀解下来。”娘娘腔越看阿七的那把刀越不对劲,总觉得心里不踏实,好像自己有这样一个印象,可是,又怎么也想不起来。

  阿七慢慢的解下了自己腰间的刀,可是,后边的两个打手手中的剑和自己的脖子贴的跟紧了,生怕阿七耍什么花样。

  “慢慢把道放在桌子上,慢一点,别耍花样。”娘娘腔对阿七并不在乎,但是,对阿七手里的刀却很警惕。

  于是,阿七就乖乖的把自己的刀放在了面前那个很长的长方形大桌子上。

  阿七心里非常的舍不得,也不知道为什么只要离开这把刀,自己的心里就好像刀扎一样难受,可是,没办法保命要紧。

  娘娘腔的旁边闪出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看起来像是娘娘腔的跟班仆人,跟班仆人刚想上去拿那把漆黑色的刀,可是,突然被娘娘腔制止了。

  “慢着,云叔。”随后,娘娘腔向侧面看了看被绑着跪在那里的一只眼,向一只眼后面的两个自己的打手说道:“把这个一只眼的绳索解开。”

  打手上前解开了一只眼的绳索,一只眼很高兴以为这是要放了自己,还没等一只眼千恩万谢,娘娘腔说道:“你上前把那把刀拔出来。”

  嗯?一只眼很惊讶,拔刀?

  刀,就是阿七带回来的那把桌子的刀。

  拔刀为什么要让自己去?

  拔刀谁不能拔?

  一只眼心里有点犯嘀咕,不知道面前的娘娘腔在打什么鬼主意,也许……

  “您的意思是让我帮您杀了阿七这个混蛋?”一只眼试探着问了问,高高坐在上面的娘娘腔。

  娘娘腔点了点头,眼神中透着一种神秘,其实杀不杀阿七无关紧要,只是桌子那把刀很诡异,娘娘腔没有让自己人去拔刀,而是让一只眼去,就是感觉这把刀有问题。

  “好嘞,您把这事交给我就算对了,您放心,这小子做了太多的缺德事,锦盒里的人就是他杀的,我这就为您报仇。”一只眼来了精神,感觉自己找到了靠山,杀个阿七就可以让自己再找到一个出路,何乐而不为?

  阿七一听一只眼的话,气的都快翻白眼了,怒吼道:“一只眼,你他娘的太不是东西了,在老鹰口,我都要跑了,你他娘的把我从马上拽了下来,抢了我的马,你跑的比兔子还快。我干了什么缺德事?我就当了三天的马贼,第四天大当家的就死了,我已经说了锦盒里的人,他娘的不是我杀的。最缺德的就是你,你都不知道杀了多少人?你还有脸说我?回了黑风寨,你成大王了,又是玩女人,又是喝酒吃肉,就冲这一条你就该千刀万剐。”

  “骂,接着骂。”一只眼一边卑劣的笑着一边一把抓起了桌上那把漆黑色的刀,说道:“你小子说白了就是嫉妒我,是,女人我玩了,酒我也喝了,肉我也吃了,你能怎么样?呵呵呵呵。”

  阿七看着一只眼拿起了自己的刀,很恐惧,他知道像一只眼这样的混蛋,为了他自己,连他亲爹他都敢杀,可是,自己不能服软,随后怒喊道:“一只眼,你敢杀我?”

  “我有什么不敢的?”一只眼说着话“唰”一声拔出了那把刀。

  可是,诡异的事情发生了,让娘娘腔最担心的的事情真的发生了,而且所有人都没想到,会发生如此诡异的事。

  什么事?

  一只眼拔出那把漆黑的刀的同时,所有人都看到了,那把刀恐怖而又带着杀气的刀身,黑色的刀身伴着闪亮夺目的刀锋,冷冷的刀锋,让人不寒而栗。

  可是,让所有人最吃惊的是,那把本该砍向阿七的刀,却意外的、让人不可思议的划向了一只眼自己的喉咙,鲜血瞬间喷出,溅到了阿七的脸上,溅到了桌子上。

  一只眼临时之前都没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一只眼瞪着惊恐而又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阿七随后缓缓的倒下。

  拥有惊恐而又不可思议的眼神的人,不仅是已死的一只眼,在大堂上的所有人都一样拥有。

  娘娘腔已经惊讶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娘娘腔早就已经觉察到这把刀很不寻常,很诡异,所以,娘娘腔才没有让自己人去查看那把刀,但是,娘娘腔怎么也没想到,这把刀会诡异到这种程度。

  诡异到本该杀人的刀,却突然间变成了自杀的刀。

  为什么?

  为什么一只眼会自杀?

  难道一只眼并不是真的想杀了阿七,他只是想自杀?

  可是,从一只眼临时前的眼神中,完全可以看出,一只眼根本就没有自杀的意思,鬼才想自杀。

  可是,他还是自杀了,就用那把本来要杀了阿七的刀,自杀了。

  为什么会这样?

  这个问题也只有自杀的一只眼有可能知道,可是,他永远也说不出来了。

  满脸是血的阿七,看着倒在地上瞪着眼睛的一只眼,又看了看掉在地上的自己的刀,真的惊呆了,自己也没想到自己的刀居然能有这样的本事,除了自己任何人拔出这把刀都得死,这太神奇了。

  这件神奇的事其实就记载在魔窟的石壁上,只不过阿七不认识字,所以才不知道。

  这就是魔刀的神奇之处。

  因为这是一把有灵魂的魔刀。

  因为这是一把有生命的魔刀。

  因为这是一把认主的魔刀,他只认一个主人,其他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拔出这把魔刀。

  擅自拔出魔刀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死。

  魔刀已经出世,魔刀再现江湖,魔刀等到了自己新的主人。

  魔刀的出现会给江湖带来什么?

  阿七的出现会给江湖带来哪些未知?

  敬请期待下一章。

  沧桑三叔

  2018年1月3日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