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天上掉馅饼了
沧桑三叔2018-10-15 09:287,763

  长安城。

  童北方的府邸。

  童北方是谁?

  童北方就是童老鬼。

  在江湖上,可以没人知道童北方,但是,绝不会有人不知道谁是童老鬼。

  童老太爷,是江湖人对童老鬼的尊称,但是,所有人背后都叫他童老鬼。

  为什么?

  因为他就是鬼,甚至比鬼还可怕,比鬼还要让人不寒而栗。

  在这看似平静祥和而其实只会人吃人的江湖里,不比鬼还精,怎么能活的长久?

  这是童老鬼的座右铭,也是他的处世之道。

  年已九旬的童老鬼,头发和胡子都已经是银白色,满脸的皱纹很深,眼窝已经深陷,身体已经佝偻,老态已经尽显。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精神依然健硕,从他闪亮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人虽老但精神可没老,闪亮的眼神中无时无刻不透着神秘,让人永远也猜不透的神秘。

  在两个小妾服侍下,童老鬼侧卧在后堂的软塌上,一边品着自己喜欢的香茶,一边享受着这神仙一样的日子。

  可是,最近童老鬼也有些烦心的事,就是同在长安的周百川现在越来越过分,越来越不把自己放在眼里,周百川和屠九两个人联合在一起,这几年靠着朝廷的某种连带关系,在江湖上生意做的很大,给自己造成了很大的麻烦。

  而自己还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因为自己在朝廷上的关系几年前就断了,现在没什么很硬的靠山。

  怎么办?

  童老鬼对这件事一时间真的是有些束手无策,不过,他有耐心,他知道自己一定能想出办法。

  人无百日好,花无千日红。

  只要有耐心,自己就一定有机会。

  机会有时候就是说来就来,想挡都挡不住。

  童老鬼最信任的属下老刁,已经带着一个惊人的消息来到的后院,后堂。

  “老太爷,我们的内线在关外三道沟发现了一件大事。”老刁跟了童老鬼将近五十年,也已经是年近七旬的人,经验老道,头脑更是清醒。老刁很少会出现慌张的时候,但是,今天童老鬼看得出老刁有些不安,甚至有些慌张。

  “大事?大西北那鸟不下蛋的地方,能有什么大事?”童老鬼处变不惊的性格,使他面对任何事都没惊讶过。

  “是大事,我们的内线在三道沟的一个马贼寨子里,看到了一把刀。”老刁在为童老鬼讲述着内线的重大发现。

  “刀?刀有什么好奇怪的。”刀的确没什么好奇怪的,已经九十岁的童老鬼,这么多年的江湖经验,什么刀他没见过。

  “是刀,但不是普通的刀,是一把黑色的刀,是除了刀的主人谁拔出那把刀,谁就会自杀的刀。”说完这句话老刁的眼神中已经泛起了莫名的惊恐。

  “黑色的刀?自杀的刀?……你说什么?”童老鬼一骨碌身就从软榻上爬了起来,用惊讶的眼神看着老刁,从未因任何事而惊讶过的童老鬼,今天惊讶了,为什么?

  因为童老鬼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黑色的刀,谁拔出刀谁就会自杀的刀,几百年前的江湖,早就有这个传说,那是魔刀的传说,那是种魔的传说,那是自己听父亲为自己讲过的恐怖的传说。

  传说会成为事实?

  自己这辈子还能赶上这样的好事?

  惊讶之后的童老鬼,不再是吃惊,而是笑,像鬼一样的笑,笑的像鬼一样,这多亏是在白天,要是在夜里真的会以为碰到了鬼。

  童老鬼的举动,前后差别极大的举动,把老刁和那两个小妾吓坏了,他们不知道童老鬼今天是怎么了?

  童老鬼为什么会惊讶?

  童老鬼为什么又会像鬼一样笑?

  他惊讶,当然是因为听到了魔刀再现江湖的消息,这样的消息,凡是知道魔刀的人,知道魔刀传说的人,任谁听到都会惊讶。

  他笑的原因却只有他自己知道,因为他是鬼,鬼的心事当然只有鬼知道。

  可是,老刁有感觉,老刁知道童老鬼最大的本事,就是无论什么事,无论什么人,只要童老鬼认为有用,他就一定能通过各种渠道和各种方法利用上,让其为自己所用。

  “拿着那把刀的人是谁?”童老鬼笑过之后,再次露出神秘莫测的眼神。

  “是一个小马贼,叫阿七。”老刁看着童老鬼神秘的眼神,谨慎的回答着。

  “嗯,呵呵呵,好,这真是天赐良机,这个人将是一副好牌,去把小十三找来,这正是用她的时候。”童老鬼诡异的笑着,他已经准备好布下一个完美的局,好好教训一下那个周百川。

  “是。”老刁转身刚要出去,可是又回来了,对童老鬼说道:“老太爷,还有一件事。”

  童老鬼若有所思的说道:“什么事?”

  老刁道:“我们的内线在发现那把刀的同时,还和叶家人找到了叶万龙的尸体,他被人一剑刺死在三道沟,头也被人砍了下来,一开始叶家人怀疑是阿七杀了叶万龙,后来经过证实不是这样,阿七只是砍下了叶万龙尸体的头颅,但是,人不是他杀的。”

  童老鬼一边听着一边闭目养神的靠在软榻上,慢慢说道:“叶万龙也算是江湖上很有分量的人物,为人还算老实,他会死于非命,我也真是没想到。可惜了,可惜了……”

  老刁继续说道:“据阿七交代他看到了杀死叶万龙的凶手,最关键的是,那个凶手居然在叶万龙身上拿走了一样东西。”

  “嗯?东西?”童老鬼的眼睛当时就睁开了,斜眼看着老刁:“什么东西?”

  老刁说道:“被布包裹着,他也没看到里面装的是什么?”

  童老鬼脑子飞快的运转着,说道:“看来叶万龙的死并不简单,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告诉蝙蝠组的人,一定要查清楚那个包裹里面装的是什么?只是随便下了一个钩,没想到还能钓上一条大鱼,这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

  老刁一边答应着一边退出了后堂。

  局已经开始,网已经撒下。

  局是什么局?

  网是什么网?

  局是迷局,是赌局。

  网是罗钳吉网,是天罗地网。

  漫漫黄沙的官道。

  两个人影从西至东缓慢而行。

  还是黑黑瘦瘦的脸,还是破衣烂衫的打扮,还是黑黑的大脚板,还是没有鞋的阿七,还是那个赖皮阿七。

  阿七捡回来一条命,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因为砍下了一个尸体的头颅差点丢了性命。

  那个混蛋一只眼,为了能活命居然要杀自己。

  幸好他用的是自己的断刀,这把断刀给了阿七极大的震撼,他真的没想到世上能有这样奇怪的事,不可思议的事。

  一只眼拔出了自己刀,正准备砍向自己,自己连眼睛都已经闭上了,但是,再睁开眼的时候,居然看到一只眼用自己的刀自杀了。

  阿七蒙了,阿七太惊讶了,本来必死的是自己,可是,最后死的居然是要杀自己的一只眼。

  别人想不通,但是,阿七过后想通了,他想到了这是自己这把断刀的原因。

  在那个山洞里,断刀种种不寻常的表现,以及自己因此而学会的武功,都让阿七感觉到了自己遇到了天上掉馅饼的事。

  而且这个馅饼还很大。

  和阿七走在一起的是那个娘娘腔,一只眼自杀之后,娘娘腔遣散了那群马贼,并让云叔带着自己人先回去,随后娘娘腔告诉阿七,只要他帮助自己找到那个凶手,他砍下尸体头颅的事情,就算一笔勾销。

  阿七当然满口答应,这不仅是因为自己要活命,更关键的是,毕竟自己做了一件不应该做的事情,毕竟死者为大,自己为了能混口饭吃砍下了死人的头颅,确实有些不应该,阿七虽然有些赖皮,但那也是生活所迫,实际阿七的本性还是不坏的。

  可是,去哪里找呢?

  娘娘腔问阿七想不想闯一闯江湖,因为他有了这把神奇的断刀,完全可以在江湖上找到自己的出路。

  对啊,阿七这才想起来,自己现在可不是过去的自己了,现在自己有了断刀,有了断刀的武功,自己也算是江湖人了。

  好,闯就闯,怕什么?

  可是,去哪里呢?

  当然是长安,那里是江湖后辈的天堂,哪里有江湖新秀的梦想。

  而娘娘腔想的是,在长安那样龙蛇混杂的地方,找到仇人的可能性会很大。

  两个人,两匹马,踏上了东行之路。

  一路上走的很慢,阿七一会腰难受,一会屁股疼。

  一则,他他确实不习惯长时间骑马,二则,阿七有着自己的打算。

  什么打算?

  阿七在山洞练刀的时候,是看着那些图画练的,但是,他不认识字,图画旁边记载的是心法,阿七知道自己一定得学会上面的那些字,最起码得知道那上面写的是什么?否则自己的武功就是空有其表的花架子。

  可是,怎么才能快速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呢?

  阿七不认识字,但是,阿七很聪明,他将上面的字全都记载脑子里,随后,他就问娘娘腔。

  阿七留了个心眼,他问的时候是倒着写一句话或者穿插着写几个字,这样娘娘腔就不知道,他要问的具体内容。

  阿七一边学习山洞石壁上的字,一边偷偷的练习石壁上的武功。

  阿七没想到的是,娘娘腔非常配合,不厌其烦,问什么教什么。

  “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总不能叫你娘娘腔?”阿七看着身边的娘娘腔越看他越像个女人,眉目之间是十足的女人像,如果娘娘腔穿上女人的衣服再化化妆,简直就是仙女。身材也很像,他的腰很细,走路的姿势也很像女人,他的手也很小,很细嫩。

  总之,从哪儿看都不像个男人。

  可是,就是穿着一身豪门公子哥的衣服,而且举手投足都是男人的做派。

  阿七真的是搞不懂,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我姓叶,排行老八。”娘娘腔看着黑黑瘦瘦,浑身邋遢的阿七说道:“看你的年纪应该也就是二十一二岁,我比你大,你就叫我八哥好了。”

  “嗯?八哥儿?”阿七很奇怪道:“那你还不如叫鹦鹉,我还是叫你娘娘腔好了。”

  “少贫嘴,爱叫什么叫什么。”娘娘腔瞥了阿七一眼。

  “你家是哪的?”阿七还不知道娘娘腔是哪里人。

  娘娘腔说道:“襄阳,叶家。”

  “襄阳?叶家?那……那个被人杀的人,是……”襄阳叶家,是武林豪门,江湖世家,可是,阿七不知道,阿七也不关心这事,但是,阿七真的很想知道,那个被人杀死在绿洲,随后被自己砍下头颅的人,到底和娘娘腔是什么关系?

  “那是我爹,叶万龙。”娘娘腔眼睛遥望远方,一提到这件事,眼睛里就突然泛起了泪花。自己的爹死的太惨了,不仅被人杀了,还被人砍下了头颅,头颅还被挂在了马贼的大门上。要不是指望着阿七能帮自己找到杀父的仇人,自己肯定早已经杀了阿七。

  娘娘腔想到这里,收回泪水,突然转头狠狠的瞪着阿七说道:“你帮我找到凶手,咱们的帐一笔勾销,如果找不到,我定要取你的狗头。”

  阿七眼睛一转,仗着胆子说道:“哼,娘娘腔,你少吓唬我,小爷我是吓大的,要说以前我还惧你三分,可是,现在……哼。”

  阿七拍了拍自己腰间的刀说道:“我把你爹尸体的头砍下来,是我不不对,但是,我已经说了,我只要再见到那个凶手一次,我一定能认出来,你少烦我,哼。”

  阿七的赖皮劲头又上来了,反正自己现在学会魔刀的武功,害怕什么?

  “呦,呵呵呵呵。”娘娘腔笑道:“真没想到,一个赖皮的小马贼,居然还敢抖起来?你以为,你学会了点功夫,我就治不了你了,是吗?”

  “哼,试试看?”阿七很不屑,拍了拍自己腰间的魔刀,感觉自己现在很牛。

  “试?那你也得有机会试,你也得有命试,你说呢?”娘娘腔不急不慢,好似对付阿七,胸有成竹。

  阿七刚要反驳,可是,突然间阿七感觉自己的肩头和脖子上出现了一个东西,阿七听到了蛇的吐信声音,阿七没敢动,吓得脸都绿了,他平生最怕的就是蛇,关键是自己根本不知道,这条蛇是什么时候爬到自己脖子上的。

  阿七的牙齿直打颤,腿也不听使唤了,哆哆嗦嗦的说道:“啊……啊……娘……娘……娘……“

  “呵呵呵……”娘娘腔看着阿七吓成那个样子,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噗嗤一声笑了,说道:“不用叫娘,只要你乖乖的听话,帮我找到杀我爹的凶手,我保证你能活到八十。”

  随后,娘娘腔一招手,阿七脖子上的蛇,“嗖”一声,就钻进了宽大的衣袖里,那条蛇并不长,但是,速度非常快,阿七都没看清蛇的样子,蛇就消失了。

  阿七的冷汗都下来了,差点没虚脱,缓了老半天,才算缓过神来。心里骂道,这该死的娘娘腔,哪来的这些邪门歪道,把自己吓个半死。

  可是,嘴上又不敢得罪娘娘腔,便说道:“好,你放心,这只是小事一桩。”

  从关外到长安快马也得半个月,两个人的马不错,但是,却走了一个多月。

  这一路上阿七一边偷偷的练习心法,一边被娘娘腔整惨了,一会儿放出一条蛇,一会儿从他衣袖里爬出个蝎子,阿七吓得连睡觉都睁着一只眼睛。

  阿七现在对娘娘腔那是服服帖帖的,娘娘腔让他往东看,他都不敢往西瞧一眼。

  一路心惊胆战的总算到了长安城。

  长安城的繁华,让阿七的眼睛都不够使了,他看什么都新鲜,他哪见过这么大的城池,老君庙的小镇,一共加起来都不超过几百个人。

  人声鼎沸,繁荣似锦的长安城,给了阿七极大的震撼。

  可是,让阿七没想到的是,刚到长安城,自己就遇到了一件好事,又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什么好事?

  英雄救美。

  这样的事是阿七最愿意干的,面对美女被欺负,阿七的眼睛早就瞪圆了。

  阿七的刀像闪电一样快,直接就削断了那两个杀手手上的刀,打跑了准备要杀一个女人的两个杀手。

  阿七的刀,震惊了整条热闹的大街,震惊了被救的美女,一个富家千金打扮的美女。

  “多谢少侠救命之恩,请问少侠高姓大名?”看到阿七用这么俊的功夫,干净利落的救了自己,富家千金模样的美女,一边娇羞的问着阿七的名字,一边用含情脉脉的媚眼瞟着阿七。

  阿七的魂都飞了,他哪见过这样的美女,更没有女人这样看过自己,阿七脸红脖子粗的说道:“啊……我……我叫阿七,嘿嘿嘿。”

  “七少侠,看少侠这风尘仆仆的样子是第一次来长安吧?”美女依然用魅惑的眼神在看着阿七。

  “啊……是啊,我第一次来,我从关外来。”阿七结结巴巴的回答着,有点不敢看眼前美女的眼神。

  “正好,我现在住在前面不远的福来客栈,少侠不如到那里去落脚。”美女为阿七找了个落脚的地方。

  富家美女和阿七走在前面,美女的丫鬟和娘娘腔跟在后面,向福来客栈走去。

  一路上,阿七的心里美滋滋的,心里想着,人要是走运喝凉水都能喝出金子来,自己不仅有了上乘的功夫,现在还开始走桃花运了。

  富家美女勾魂的眼神始终没有离开阿七,阿七的心的飞出去了,当爱情来临的时候,任何人的男人都会变成一个傻瓜,更可况阿七连个漂亮女人都没见过。

  后面跟着的娘娘腔,用警觉的眼神看着前面的阿七和富家美女,越看越不对劲,娘娘腔已经将警觉的级别调整到了最高,娘娘腔不相信这么漂亮的富家千金,会看上阿七这种像乞丐一样的穷小子。

  福来客栈。

  阿七的房间。

  “那两个人为什么要杀你?”阿七看着眼前楚楚可人的富家美女。

  “七少侠,我……我家糟了大难,有一群恶人他们惦记上了我家的财产,我爹已经被他们杀了,我是不得已才躲到这里避难的,今天,我上街上买些东西,就被他们发现了,要不是碰到七少侠,我的命恐怕就已经没了……”富家美女一边哭着一边诉说着自己悲惨的遭遇。

  “什么?还有这样的事?”阿七一听就急了,自己的心上人被人追杀,阿七心里当然火冒三丈,拍着胸脯道:“你放心,只要有我在谁也别想欺负你,更不可能杀了你。”

  “真的?”富家美女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道:“七少侠,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我……我能叫你一声……七哥吗?”

  一声七哥让阿七的心都融化了,魂儿也早就飞到美女的身上了,艳福来了,自己做梦也想不到啊。

  看着富家美女含情脉脉的勾魂眼神,阿七的口水都流下来了,随后说道:”啊……当然……当然可以,啊……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童彤。”富家美女说出了自己的名字,随后突然间隔着桌子一下抓住了阿七的手,楚楚可怜的说道:“七哥,我爹他死的太惨了,你能不能为了我,帮我爹报仇。”

  阿七没想到童彤会突然抓住自己的手,那种感觉就像触电一样,但是, 却非常的舒服,被童彤抓住手的瞬间,阿七的某些方面差点起了变化,口水也顺着嘴角直接流了下来。

  阿七咽了一口口水大声说道:“你放心,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说,是谁杀了你爹。”

  童彤听到阿七已经答应,破涕为笑,刚要给阿七讲述自己仇人的事,可是,门口却传来了另外一个人的说话声。

  “你的全身都已经臭了,客栈对面有一个澡堂,你现在就去洗个澡。”说话的是依靠在门口,狠狠盯着阿七的娘娘腔。

  阿七正在握着童彤的手陶醉着,突然听到了娘娘腔的声音,这个时候来搅局,阿七的气的差点没翻白眼,可是,娘娘腔的话他不敢不听,又舍不得离开童彤细嫩丝滑的小手,正在犹豫的时候,娘娘腔阴沉的说道:“快点,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啊……啊好,我去洗个澡。”阿七拍了拍童彤的手,说道:“你等我一会,我很快回来。”

  阿七万般不舍的离开了房间,离开时还没忘记瞪了娘娘腔一眼,搅黄了自己的好事,阿七心里当然有气。

  阿七走后,门口的娘娘腔慢步走进了房间。

  娘娘腔看着童彤的眼神,已经从警觉变成了透着神秘,娘娘腔围着童彤转了一圈,随后说道:“你到底是谁?”

  “我……我是童彤啊。”童彤感觉很奇怪,这个娘娘腔好像有毛病,一直围着自己转。

  “你的故事编的非常烂,这样的剧情你只能骗一骗那个傻小子,骗不了我。”娘娘腔用阴沉的口吻问着童彤。

  童彤用不屑的眼神说道:“骗?我为什么要骗他?”

  “这正是我要问你的?你少耍花样,不说实话我让你好看。”娘娘腔的眼神已经变得凶狠。

  “呵呵呵,花样?我看是你在耍花样,你一定是嫉妒七哥,我看上了七哥,没看上你这个娘娘腔,呵呵呵。”童彤还是对自己的姿色很有自信。

  娘娘腔冷笑着说道:”我嫉妒?我会看上你?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也会有人看上你?你看看你自己见到男人之后的那股骚劲,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童彤听到娘娘腔在羞辱自己,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瞪着圆圆的眼珠,厉声道:“你想怎么样?”

  娘娘腔依然冷笑着说道:“呵呵,我没想怎么样,我只想告诉你,别打什么歪主意,否则我一定让你后悔。”

  说着娘娘腔转身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童彤狠狠地看着娘娘腔走出门口的背影,小声嘀咕着:“哼!后悔?我看到时候谁后悔?”

  客栈里的唇枪舌战阿七想不到,他现在很舒服。

  阿七已经不记得自己上次洗澡是哪一年的事情了,在黄沙漫漫,常年缺水的大西北,水,是最奇缺的资源,有时花钱也不一定能买到水。

  洗澡就更是一种奢侈的享受,原来洗澡是这么舒服的一件事,阿七泡在一个大大的水池里,一边享受这洗澡的快乐,一边在想着自己的心上人。

  这世上真的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自己以前从来没想过,可是,最近也不知是怎么了?

  天上不仅掉下了馅饼,还砸在了自己的头上,自己不仅有了馅饼,而且,接连两个馅饼。

  先是自己的这把魔刀,这是上天赐给自己的魔刀,魔刀选择的自己,自己也选择的魔刀。

  有了这把魔刀和魔刀上的武功,自己从此以后就可以闯荡江湖,说不定还可以扬名天下。

  随后就是童彤,谁能想到这样一个美女居然能被自己遇到。

  童彤那勾魂的眼神,瞟向自己的时候,自己的魂儿都被她勾去了。

  阿七闭目养神的泡在水池里,一边偷偷的笑着一边回想着童彤抓住自己手的那种感觉。

  馅饼?

  这世上真的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吗?

  没有辛勤的劳动能有馅饼吃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可是,这世上就是有很多人都想不通。

  他们就真的以为,这世上真的会有不劳而获的好事,就像天上真的能掉下馅饼一样。

  这样的人真的有,还不在少数。

  就像现在的阿七。

  敬请期待第五章

  沧桑三叔

  2018年1月6日晚

继续阅读:第六章暴风雨之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