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一箭双雕
沧桑三叔2018-10-22 09:365,733

  沉静之夜,已过子时。

  密室。

  童老鬼的密室。

  童老鬼在温柔乡里睡得正沉。

  可是,暗门开启。

  老刁急匆匆走了进来,表情很慌张。

  童老鬼不耐烦的看着老刁道:“你最近是怎么了?遇事慌慌张张,你过去那股沉稳劲去哪儿了?”

  老刁擦了一下头上的汗水,说道:“老爷,不是十万火急的事,我怎么敢打扰老爷。”

  童老鬼道:“说吧,又出了什么事?”

  老刁道:“水鬼和刀子去偷袭,遇上了埋伏,他们和黑寡妇一起被杀。”

  “什么?”童老鬼立即就精神起来了,眼珠像球一样转着,他在思考,思考这是为什么?

  老刁继续说道:“黑寡妇被杀时,我们的暗哨还看到了屠九。”

  童老鬼道:“嗯,我明白了,周百川和屠九这是想要借刀杀人,他们这是要向我宣战。”

  老刁道:“水鬼和刀子去偷袭,是我亲自向他们两个交代的,外人根本不知道,可是,他们刚一进阿七的别院里,就遇到了埋伏,水鬼连门都没进去,当场就被砍了脑袋。”

  童老鬼道:“你是说,我们身边出了内鬼?”

  老刁道:“正是这样,我们身边一定出了内鬼,否则周百川和屠九根本不可能知道这件事,更不可能被他们钻了空子,利用这件事和阿七他们达成了同盟。”

  童老鬼道:“周百川欺人太甚,以为自己有朝廷的靠山就可以为所欲为,是时候和他一决高下了。他能借刀杀人,我就来个直捣黄龙。”

  老刁道:“您看,我们是不是应该来个离间计,先干掉周百川,随后,再干掉屠九。”

  童老鬼道:“嗯?离间计?说说看。”

  老刁道:“周百川和屠九两个人看似亲密,可是,周百川这个人嚣张跋扈,向来以自己的利益为中心,屠九心中必然不满。只不过碍于周百川的靠山和实力,不得不委曲求全,我们如果和屠九联合在一起,先干掉周百川,随后,屠九表面上会得到很多好处,可是,他势单力孤绝不是我们的对手,到时,我们再一举干掉屠九,一箭双雕。”

  “呵呵呵……”童老鬼赞许地说道:“好计、妙计,先离间后双雕,这件事你去办。”

  老刁道:“是,老爷。”

  童老鬼道:“还有,屠九那边成了之后,告诉剃刀,让他去一定要干掉周百川,确保万无一失。”

  老刁道:“那,您的安全。”

  童老鬼道:“没事,干掉周百川能用多长时间?我们只不过摸不准他的路数。如果屠九能给我们提供具体的信息,干掉周百川就是剃刀一刀的事。”

  老刁:“那内鬼的事?”

  童老鬼道:“内鬼的事情先放一放,等事情结束以后,再彻底查清楚,现在要稳定人心。”

  人心不能乱,正是用人之际,决不能因为查内鬼而乱了方寸,否则就是因小失大。

  童老鬼深谙用人之道,深知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事。

  凤凰集的繁闹,在新的一天再次开始。

  可是,距离叶家别院附近的街道却冷冷清清。

  也不是完全没有人,还是有很多人,只不过是一群手持刀剑、凶神恶煞的人。

  熊老大和黑金刚带着几十人堵住了别院门口的街道。

  熊老大坐在叶家别院斜对面的茶摊椅子上,一边喝茶一边盯着别院的门口。

  黑金刚看着熊老大说道:“老大,你说干爹让我们守在这里,也不让进去杀人,也不让兄弟们撤,为什么?”

  “别问那么多,干爹自己有他自己的主意。”熊老大向旁边扫了一眼:“蚊子跑哪儿了?”

  黑金刚道:“这小子,昨天晚上在怡红楼玩虚脱了,已经在床上爬不起来了。”

  熊老大道:“哼!这个蚊子,干活没这么卖力,一到了怡红院都快不要命了。”

  蚊子不是蚊子,蚊子是人,也是童老鬼的干儿子之一。

  蚊子的本事不大,却有着其他人没有的聪明,对于敏感的信息他向来非常敏感。

  拼命的事,他从来不干,去了也是勉强的应付。

  蚊子最大的本事就是钻空子,在夹缝中生存也是很多人最现实的生存方式。

  本应该在执行童老鬼命令的蚊子,此时,却出现在了屠府。

  “你想投靠我?”屠九看着瘦的像竹竿一样的蚊子。

  “是的,九爷。”蚊子弯着腰答应着。

  “你有什么本事?我这里可不养闲人?”屠九品了一口茶。

  蚊子赶紧答道:”在下没什么大本事,但是,却能给您出几个点子。“

  屠九道:“哦?点子?什么样的点子?”

  蚊子道:“既能活的长久,又能发财的点子。”

  屠九道:“保命?发财?”

  蚊子道:“是的,九爷。现在长安的局势并不是一边倒,谁能活到最后,谁的心里也没底,毕竟自己的对手都不白给,虽然童老鬼和周百川表面上镇定自若,其实,他们心里都在打鼓。”

  屠九看着蚊子道:“哦?那以你之见,事情将会怎样发展呢?”

  蚊子笑着说道:“依我之见,这长安最后一定会属于九爷您。这不是恭维的话,而是有根据的话,是实话。”

  屠九的眼神在放光,很显然对蚊子的话很感兴趣。

  屠九道:“哦?那你说说看,为什么会属于我?”

  蚊子道:“童老鬼和周百川两虎相争必有一死,现在周百川想利用阿七干掉童老鬼,而童老鬼也已经知道,同样也会很快的干掉周百川。“

  屠九道:“如果童老鬼有能力干掉周百川那他早就得手了,不用等到今天。”

  蚊子道:“话是不错,但是,童老鬼不敢轻易动周百川,一方面有朝廷方面的顾虑,而另一方面周百川有自己的路数,所以,童老鬼在没有摸清周百川的路数之前,是绝不敢轻易打草惊蛇的。”

  屠九道:“那现在童老鬼就摸清了吗?”

  蚊子道:“没有,他还没做到。”

  屠九道:“那童老鬼怎么干掉周百川?”

  蚊子道:“因为有您。”

  屠九道:“有我?”

  屠九显然有些惊讶。

  蚊子道:“是的,童老鬼很快就会派人来,和您达成同盟,一起干掉周百川。”

  屠九道:“我为什么要帮助童老鬼?为什么要和他同盟?”

  蚊子道:“您一定要和童老鬼同盟。“

  屠九道:“为什么?”

  蚊子道:“童老鬼是鬼,鬼能夺人魂魄,周百川是虎,虎也能吃人。童老鬼来找您,和您谈同盟的事,如果您不答应,您就会和周百川一起干掉童老鬼。可是,周百川这个人生性多疑,做事嚣张跋扈,您一直是周百川的好友,那是因为童老鬼的存在,因为童老鬼才使得周百川不得不依仗您,这就是童老鬼存在的价值。可是,童老鬼一死,周百川就会开始把目光转向您,他绝不会允许有人和他平分童老鬼的一文钱,到时,您就成了周百川最大的敌人。如果您答应了童老鬼和他同盟,那么干掉周百川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屠九道:“和他同盟干掉周百川,对我有什么好处?”

  蚊子道:“没好处,干掉周百川之后,童老鬼会第一时间来对付您。”

  屠九道:“那我为什么还要和他同盟?”

  蚊子道:“现在的局势已经很明显,您和谁同盟谁就能赢,但是,您和童老鬼同盟最划算。”

  屠九道:“为什么?”

  蚊子道:“因为还有阿七他们几个人,那个阿七和封云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关键是,他们都想尽快干掉童老鬼。如果,您和童老鬼同盟,首先先干掉周百川,随后,再利用阿七手里的刀,干掉童老鬼,那么,这长安城就是您的天下。这是一箭双雕的好事。”

  屠九用赞许的眼神看着面前的蚊子。

  屠九笑着说道:“你真不愧是蚊子,不仅能准确的吸人血,还能一针见血。”

  蚊子赶紧赔笑:“多谢九爷赏识。”

  屠九道:“可是,我不明白的是,你为什么要背弃童老鬼转而投靠我呢?”

  蚊子道:“良禽择木而栖,现在的长安城山雨欲来风满楼,看似平静,可是到处都弥漫着血腥。童老鬼和周百川是下棋的棋手,但是,他们却还是没想明白一件事。”

  屠九道:“何事?”

  蚊子道:“棋手也是棋子,在江湖中没有人不是棋子,只不过,要看这盘棋有多大,下棋的棋手有多高明。谁是最高明的人谁就是棋手,但是,却绝没有永远最高明的人。所以,我们每个人都是棋子。在下不是什么高明的人,但是,我是最识时务的人。”

  屠九道:“识时务,识时务是好事,识时务的人能活的长久,但是,我怎么才能相信你不会像背叛童老鬼一样背叛我呢?”

  蚊子道:“不用相信,我背叛您的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是,绝不可能是现在。您只需要在将来我要背叛您之前,先杀了我,就可以了。”

  屠九点头道:“你在童老鬼那里真的是屈才了。”

  蚊子道:“不敢当,这是九爷您对我的抬举。”

  叶家别院。

  屋里的四个人正在分析现在自己面临的情况。

  阿七转着眼珠说道:“那个屠九真的甘心情愿帮我们杀了童老鬼?”

  楚恋依道:“他当然是心甘情愿,杀了童老鬼对他和周百川来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

  娘娘腔道:“你不是说,屠九和周百川也是赌局的幕后黑手吗?”

  楚恋依道:“不错,他们也和童老鬼没有任何区别,同样是该死的人。”

  阿七瞪着眼睛道:“那我们还被他利用?”

  楚恋依冷笑道:“利用?哼!利用是自然的,只不过,他利用我们,我们也可以利用他。”

  阿七道:“你是说,我们杀了童老鬼之后,再去干掉周百川和屠九?”

  楚恋依点头道:“不错,正是这样。这叫一箭双雕。”

  封云道:“那个周百川,就是骗我到赌局的人,我一定要杀了他,我最恨骗我的人。”

  阿七拍着胸脯说道:“放心,杀了童老鬼之后,我们两个一起去,这几个老家伙,没一个是好人。”

  楚恋依道:“江湖中不尽然都是他们这样的人,还有正义,还有我们武林正道。”

  娘娘腔道:“没错,我们这次先不谈个人的恩怨,就单从童老鬼、周百川设赌局,为了赚钱而害人的把戏,就必须要除掉它们。赌局不能再存在,不能再让这个必死的赌局,去害更多的人。”

  几个人点头频频点头。

  正义不会消亡,因为无论何时都会有人去坚守。

  周府。

  周百川在后堂的太师椅上品着香茶。

  总管在旁边伺候着。

  周百川品了一口茶问道:“屠九有消息了吗?”

  总管道:“还没有,九爷之前传来的消息是,已经和阿七等人达成了同盟,现在正在通过童府的内线,查找童老鬼的下落,一旦证实了童老鬼的藏身地点,就会第一时间通知阿七等人,随后,我们就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周百川道:“只是做黄雀还不行,人还在黄雀的后面。”

  总管道:“那老爷您的意思是……”

  周百川道:“童老鬼所有的生意和资产加起来不是一个小数目,一山不容二虎。屠九不是不想和我争,而是,他一直都没有这个实力,一旦童老鬼死了,如果我们平分了童老鬼的生意和资产,那么,到时候,他就有了和我一争高下的实力。所以,不能不防。”

  总管道:“还是老爷考虑的周全,那我们是不是要先做些准备?”

  周百川道:“童老鬼死了之后,你第一时间派人去告知阿七等人,说我在屠九那里,和屠九正在商议如何杀了他们几个。”

  总管伸出了拇指道:“高明,老爷,您这简单的一招就将屠九置于死地了,而且,不用我们费吹灰之力。”

  周百川道:“对付像阿七、封云这样的雏,根本就不用过于复杂的计谋,直接了当就好。”

  总管道:“这可真是一箭双雕,随后,我们就可以坐享其成了,呵呵呵呵。”

  周百川道:“童老鬼那边有什么动静?”

  总管道:“童老鬼派了熊老大和黑金刚带着几十个人,堵住了叶家别院的街道,只是在那里守着,没有其他的行动。”

  周百川道:“他这是虚张声势,那些人根本拦不住阿七和封云,我们只需要静观其变就好。”

  总管道:“是,老爷。不过,老爷为了以防万一,我们也不能不防啊。”

  周百川道:“嗯,那是自然,你去密室把那个人叫出来,让他坐在我这里,然后,告诉双胞胎,让他们在密室暗门中等待,这几天,我就在密室等待消息。”

  危机四伏、暗藏杀机的长安城,在一片宁静、祥和的氛围下悄然进行着。

  刀不一定是杀人的刀,人却一定是杀人的人。

  屠九在面对老刁的时候,就感觉到了,杀人的人不一定会用刀。

  屠九看着秘密来访的老刁说道:“要和我合作?我还是不是听错了?”

  老刁笑着道:“没听错,我家老爷确实是这个意思?”

  屠九笑道:“我为什么要和你们合作?我和周百川亲如手足,我们合作的一直很愉快,我没有理由和他反目成仇。”

  老刁道:“理由当然有,而且很充分。”

  屠九在听。

  老刁继续道:“周百川为人生性多疑、嚣张跋扈,如果他在这次决战中胜出,那么,我家老爷的资产是归您呢?还是归他?”

  屠九道:“可以一人一半。”

  老刁笑着道:“一人一半?不错,这却是皆大欢喜。不过,周百川可不一定这么想。”

  屠九道:“哦?那他会怎么想?”

  老刁道:“在周百川眼里,您多年来一直是在依附于他,没有他就没有您的今日。可是,如果您有了我家老爷一半的资产,那么,您就有了和他竞争的实力。一山不容二虎,这个道理通俗易懂。”

  屠九思虑着道:“和你们合作,对我又有什么好处?”

  老刁道:“我家老爷的意思很明显,我们不要周百川的一文钱,我们只是想让周百川死。只要有了您的帮助,杀周百川易如反掌,到时,周百川的一切就都归您,我们从此以后河水不犯井水。”

  屠九道:“我凭什么相信你们?我怎么知道你们说的是真是假?”

  老刁道:“我们不论真假,只论时势。今日的决战如果周百川赢了,您必然兔死狗烹。可是,如果您和我家老爷合作,最起码还能得到周百川的资产和生意。退一步讲,就算将来您和我家老爷再有利益冲突,那也是以后的事,不是现在的事。现在的事就是,我已经来了,不管我们的合作是否能够成功,周百川都会起疑心,所以,他对您下手是迟早的事。”

  无论什么事,就要看你站在什么样的角度去看。

  站在不同的角度,就会有不同判断方向、不同的处理思路。

  老刁的话就像一把杀人的刀,直接将周百川推上了断头台。

  世上最可怕的刀,可能就是这样杀人不见血的刀。

  江湖人相互利用、相互羁绊这是平常之事;为了利益,敌人变成朋友、朋友变成敌人,随后,再变脸,敌人又变成朋友、朋友又变成敌人,这也是并不奇怪的事。

  江湖之所以恐怖,并不是因为血腥和杀戮,而是因为诡谲多变的人心。

  难以猜度的人心,远比蛇蝎更可怕,远比魔鬼更恐怖。

  四方人马都在斗智斗狠,都在相互利用,都在盘算着谁是螳螂谁是蝉?谁是黄雀谁是人?

  谁都想做后者,因为只有后者才能笑道最后,因为只有后者才能活着。

  敬请期待下一章。

  沧桑三叔

  2018年3月10日夜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剃刀也是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