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魂断断魂崖
沧桑三叔2018-11-16 21:016,862

  洞天山。

  断魂谷。

  断魂崖。

  浓重的迷雾笼罩着整个山谷,深不见底的山谷。

  陡峭的峭壁刀削般挺直而立,立于断魂崖之下。

  一段延伸向山谷上方的悬崖,奇迹般的伸向山谷的中心上空。

  这是断魂崖。

  让人不寒而栗的悬崖,让人胆战心惊的断魂崖。

  一声鸣叫,来自山谷中盘旋的苍鹰。

  潮湿的空气散发在断魂谷的上方,弥漫在断魂崖之上。

  压抑。

  压抑的空气,让人心情压抑,压抑的透不过气来。

  抑郁。

  抑郁的心情,跟随着阴森的断魂崖,久久挥之不去。

  秋。

  冷冷的秋风。

  这是阿七第一次感到,中原的秋风比关中还要冷。

  冷的让人颤抖,冷的让人不寒而栗。

  断魂崖的秋风,无需呼啸的秋风,即可让人难以站立,难以控制自己的身形。

  断魂崖。

  这是燕子簿的记载,这是燕子坞的地点。

  四个年轻人跋山涉水终于来到了断魂崖,看到了燕子坞。

  燕子坞就在眼前。

  燕子坞是什么?

  四个年轻人看到的燕子坞却让人难以理解。

  断魂崖上只有一块巨大的石碑,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石碑上面恰恰就刻着三个字:燕子坞。

  这个石碑难道就是燕子坞?

  燕子坞不应是一间屋子?或是一个山洞吗?

  如果没有屋子,如果没有山洞,怎么可能装得下江湖上所有的秘密?

  迷茫而又让人难以理解。

  这就是让所有人都在苦苦寻找的燕子坞吗?

  燕子簿的记载绝不会错,燕子坞的存在必然有它自己神秘的理由。

  燕子秘钥。

  这石碑就是燕子簿中所记载的燕子秘钥。

  打开燕子秘钥,就能看到装载着江湖所有秘密的燕子坞。

  站在石碑前的四个年轻人,已经确定自己没有找错地方。

  这里就是传说中的燕子坞。

  “当然是燕子坞。”声音来自四个年轻人的身后,是一个苍老的声音。

  四个年轻人大吃一惊,回头一看。

  一个身着黑袍、白发苍苍、面目褶皱的老人。

  “什么人?”封云当先喝道。

  “洞天老魔。”洞天老魔右手依然拿着一个酒壶,左手却多了一把长剑。

  楚恋依小声在后面说道:“洞天老魔是武林公敌,他是魔教的人。”

  阿七向前走了两步,说道:“你这个老头儿居然跟踪我们?”

  洞天老魔面无表情,冷冷的说道:“是我跟踪你们,还是你们跟踪我,这值得商榷。”

  “呸!”阿七道:“你这个老不要脸的,还说我们跟踪你?我们凭什么跟踪你?”

  洞天老魔道:“五十几年前,我就来过这里,我曾在这里杀了两百多人,在这断魂谷中,至今还有那些人的尸骨,你说我为什么要跟踪你们?”

  四个年轻人听到洞天老魔的话,大吃一惊。

  阿七看到了洞天老魔不断颤抖的右手,随后说道:“我看现在吹牛该是上税的时候了,你连个酒壶都拿不稳,还杀人?还杀两百多人?”

  洞天老魔颤抖着举起手中的酒壶,颤抖着喝了一口酒,慢慢说道:“吹牛?我从未这么做过,我只做我该做的事。”

  封云冷冷的说道:“你来到这里该做什么事?”

  洞天老魔冷冷的回应道:“来做你们要做的事。”

  封云道:“我们是否需要先让你来做。”

  洞天老魔道:“不,你们先来。”

  封云道:“为什么?”

  洞天老魔道:“因为我打不开燕子秘钥,进不了燕子坞。”

  封云道:“你打不开燕子秘钥,那你来干什么?”

  洞天老魔道:“我来等你们打开,我已经在这里等你们十几天了。”

  封云道:“我们打开?打开之后呢?”

  洞天老魔淡淡的说道:“杀了你们。”

  阿七怒道:“你想拣现成的?做梦。”

  洞天老魔道:“我做不做梦就要看你们是否配合?”

  阿七喝道:“我们为什么要配合你?”

  洞天老魔淡淡的说道:“原因很简单,要么打开燕子秘钥,要么现在就死。”

  这算是威胁,也算是挑战。

  阿七和封云对望了一眼,两个人知道,今天这一战在所难免。

  秋风更冷,凛冽的秋风吹着衣襟“咔咔”作响。

  秋风虽冷,冷不过封云的剑锋。

  剑光闪起。

  雪亮的剑光,突然闪起。

  这是噬魂的光芒,这是噬魂的杀气。

  杀气已起,随着噬魂闪耀的瞬间,陡然而起。

  封云的身形好似一阵更强的秋风,风一般飞向洞天老魔。

  阿七“唰”一声拔出了自己断刀。

  刀声随秋风嗡嗡作响,漆黑恐怖的刀身、寒光夺目的刀锋,透着诡异的杀气。

  阿七飞身而起,使用自己的魔云幻影身法,瞬间分出无数个身影,幻影般飞向洞天老魔。

  这是一场生死决战。

  阿七和封云心里都很清楚,自己面对的是江湖中闻名丧胆的洞天老魔。

  五十多年前的断魂崖一战,洞天老魔已一己之力杀了武林两百多名高手,这是事实。

  这绝不是什么吹牛,洞天老魔没有任何理由需要为自己吹嘘。

  这很可能是一场必死的决战。

  尽管如此,阿七和封云都明白,绝不能让洞天老魔得到燕子簿。

  否则,这之前所经历的一切都将前功尽弃,了然大师和慕容正山的死也将失去应有的意义,武林也将由此进入浩劫。

  黑色的魔刀,雪亮的噬魂。

  两个人拼死一战,用尽了全力。

  可是,很可惜,两个年轻人远远不是的洞天老魔的对手。

  刀剑已至,洞天老魔左手持剑巍然而立,面不改色。

  “噹噹噹……”刀与剑相击,剑与剑相遇,发出清脆的声响,闪耀着无数道刺眼的火花。

  以二对一的两个人,用尽全力的两个人,看到的是面前神情自若,舞剑相敌的洞天老魔。

  这就是差距,这就是不可比拟的差距。

  “噗噗”两声,飞身而退的阿七和封云落地之后,看到的是自己胸前一模一样的伤口,是两道斜长的剑痕。

  鲜血已经渗出,鲜血已经染红了两个人的衣襟。

  这是多么神奇的剑法,这是多么高强的武功。

  楚恋依和叶诗云大吃一惊,赶紧上前查看两个人的伤势。

  绝境。

  四个年轻人面对的是绝境。

  不出意外的情况之下,这将是必死的绝境。

  凄惨的秋风再次呼啸而至,撕裂着鲜血渗透的伤口,撕裂着面临死亡的心境。

  洞天老魔冷笑着,看着站在那里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四个年轻人。

  洞天老魔慢慢举起颤抖的右手,快速喝下了最后一口烈酒,摔碎了空空的酒壶,眼中喷出了怒火,手中握紧了长剑。

  狂吼一声,腾身而起。

  那是苍鹰般的身形,巨大的黑袍在风中飘起,好似苍鹰,好似翱翔于山顶的苍鹰。

  暴怒的杀气,呼啸而至,那是洞天老魔的怒火,那是洞天老魔的杀气。

  凄惨的剑光,泛着青色的波纹,闪耀在空中。

  虽是绝望的时刻,虽是绝望的瞬间。

  可是,封云没有恐惧,没有退缩,迎难而上是封氏家族血性男儿的胸怀。

  封云吼叫着飞身冲向了洞天老魔。

  阿七当然也要如此,阿七也并不怕死,但是,阿七舍不得娘娘腔。

  阿七在这生死诀别的瞬间,回身看了一眼惊讶中的叶诗云,虽然,那只是回眸的一瞥。

  但是,对阿七来说已经足够。

  飞身而起,阿七紧随着封云,挥舞着手中的魔刀,直奔空中的洞天老魔。

  噬魂此时已经刺出,封云怒吼着,刺出了可能是自己此生的最后一剑。

  左手对左手。

  噬魂对青云。

  封云的左手剑来自天生,来自祖传。

  洞天老魔的左手剑,来自无奈,来自迫不得已。

  因为洞天老魔的右手在颤抖,已经颤抖的连酒壶都拿不稳。

  这是左手的对决,这是怒吼的对比。

  人在怒吼,剑在怒吼。

  风在怒吼,天在怒吼。

  鲜血,又见鲜血。

  在噬魂剑刺出之后,在洞天老魔挥剑之间。

  鲜血喷洒在封云的脸上,噬魂飘荡在秋风之中。

  封云的噬魂已经脱手,封云看到自己的噬魂已经飞起。

  为什么?

  为什么自己的噬魂会脱手?

  因为已经没有手。

  不,应该说已经是断手。

  封云再次看到自己的手之时,已经是一只断手。

  自己的左手已经断了一半,只剩下拇指的一半。

  封氏家族将自己拥有魔力般的左手视作自己的生命。

  没有了左手也就没有了生命。

  封云人在空中痛苦的喊叫着,疯狂的怒吼着。

  那是天地为之逊色的怒吼,那是天地为之惋惜的一幕。

  “封云……”人在空中的阿七,看到了封云断手的一幕,看到了封云痛苦的瞬间。

  阿七大声的喊叫着,挥刀直奔洞天老魔。

  洞天老魔挥剑之后,飞起一脚,正中阿七的心口。

  鲜血。

  再见鲜血。

  是阿七口中喷出的鲜血。

  阿七被踢中一脚之后,身形已经向后飞出,阿七感觉到心口犹如巨石压身,感觉肋骨已经断裂,胸中一口血红的鲜血,瞬间喷出。

  阿七和封云都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可是,阿七知道,封云比自己伤的还要重。

  这时正是需要自己站起来的时候,自己不能倒下。

  阿七在摔倒的瞬间,凭着自己的精神力,一下翻身而起。

  这只是一瞬间,洞天老魔也只是这一瞬间。

  一瞬间什么?

  一瞬间的转身,一瞬间的挥手。

  挥动自己颤抖的右手。

  颤抖的右手除了拿着酒壶还能有什么作用?

  颤抖着空空的右手还能挥出什么?

  空空的手他挥什么?

  是飞刀。

  是一把小小的飞刀。

  闪亮夺目的刀锋,映射着洞天老魔愤怒的眼神。

  是幽灵飞刀?

  阿七大吃一惊。

  阿七看到了那把突然间出现的飞刀,那是斗笠人的飞刀,那是江湖中最神奇的幽灵飞刀。

  原来洞天老魔是斗笠人的师傅?

  这是阿七看到幽灵飞刀之后的第一感觉。

  阿七必须死在幽灵飞刀之下,因为是阿七杀了自己的徒弟。

  同样的幽灵飞刀,同样的挥手之间。

  不同的是飞刀的速度,不同的是颤抖的右手。

  洞天老魔发出的飞刀,拥有无与伦比的速度,绝对是斗笠人的数倍以上。

  洞天老魔颤抖的右手,没有因为颤抖而影响他的飞刀,丝毫没有影响。

  阿七惊呆了,阿七根本就没有任何反应的时间。

  因为这把飞刀就出现在自己倒地之后,翻身而起的瞬间。

  阿七的身形还没有站稳,飞刀就已经出现在阿七的眼前。

  “阿七……”一个女人的喊叫声。

  阿七听到,那是娘娘腔的声音,阿七感觉到那是娘娘腔温柔的双手。

  可是,此时叶诗云的双手,却发出了最大的力量,一下推开了站立未稳的阿七。

  叶诗云站在阿七身侧的不远处,看到了洞天老魔挥手的瞬间,看到了阿七翻身而起的瞬间。

  叶诗云飞身扑向阿七,用尽全力推开了阿七。

  阿七倒地的瞬间,阿七看到了娘娘腔。

  已经身中飞刀的娘娘腔。

  飞刀是随着内力而发出的,洞天老魔有着强大的内力,这是洞天老魔全力的一击,因为阿七必须死。

  飞刀闪电般刺进了叶诗云的身体,强大的内力使飞刀具有强大的冲击力,叶诗云被强大的冲击力,瞬间击飞。

  犹如万丈深渊的断魂谷,不知埋葬了多少人的灵魂。

  今天又迎来了一个新的生命。

  叶诗云飞向了断魂谷,叶诗云带着绝望的眼神,看着断魂崖上向自己疯狂喊叫的阿七。

  绝望的叶诗云,转瞬之间就已经落入了万丈深渊般的断魂谷。

  阿七看到了这一切,阿七疯狂的喊叫着:“娘娘腔……”

  阿七的双眼突然发出了赤红色的目光,泪水已经瞬间奔流,疯狂的怒吼,已经让阿七进入彻底疯狂的状态。

  挥刀。

  阿七怒吼着挥起自己手中的断刀。

  赤红的眼睛,看到的是血红的刀光。

  那是阿七的断刀吗?

  是的,本是黑色刀身的断刀,而此时,却突然间变成了血红色的刀身。

  那是鲜血欲滴的颜色,那是魔刀的本色。

  阿七在怒吼,阿七在挥刀。

  挥刀之后,是厉鬼般的嚎叫。

  不是阿七的吼叫,而是魔刀的怒吼。

  好似厉鬼般的怒吼,响彻断魂崖、回荡在山谷之中。

  这是刀语,这是刀声。

  是魔刀在怒吼,是魔刀狂啸。

  红色的光芒带着鲜血的气息,血色的刀光透着死亡的味道。

  魔刀找回了自己,魔刀的种子在此刻已经萌发,就在自己主人的心中萌发,就在阿七怒吼的瞬间萌发,就在娘娘腔落入山谷的瞬间萌发。

  这是魔刀,这是种魔。

  种下魔的种子,种下魔的灵魂。

  阿七疯狂的挥舞着魔刀,疯狂的冲向洞天老魔,怒吼中挥刀,挥刀中再次怒吼。

  “噗”一声,阿七的魔刀在发出一声呐喊,一声吼叫之后,瞬间砍断了洞天老魔的头颅。

  惊讶的眼神还保留在洞天老魔的眼中,惊讶的眼神看到的是血红色的魔刀、怒吼中的阿七,飞起的头颅看到的是自己喷洒鲜血的脖腔。

  鲜血。

  还见鲜血。

  滚烫的鲜血。

  鲜血喷洒在阿七的脸上,鲜血滴在魔刀的刀身。

  魔刀在贪婪的吸食着鲜血,魔刀在无魇的吞噬着灵魂。

  是洞天老魔的鲜血,是洞天老魔的灵魂。

  无人可以阻挡魔刀鬼厉的咆哮,无人能够抵挡魔刀疯狂的愤怒。

  疯狂的阿七,咆哮的魔刀。

  这是完美的配合,这是血腥的瞬间。

  茫茫无边的山谷,幽深无底的深渊。

  那是阿七永远失去娘娘腔的断魂谷,那是阿七永远诀别娘娘腔的断魂崖。

  阿七手拿滴血的断刀站在断魂崖边,疯狂的哭喊着,疯狂的喊叫着。

  哭喊着娘娘腔,喊叫着娘娘腔。

  阿七不能失去娘娘腔,阿七不能没有娘娘腔。

  血泪铸成的江湖路,唯有娘娘腔的陪伴,才是阿七继续走下去的精神支柱。

  情爱累加的人生路,只有娘娘腔的伴随,才是阿七继续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娘娘腔……”泪水潸然而下,绝望失魂的阿七,发出自己最后的呐喊,向着深渊般的山谷大声的呐喊:“奈何桥边……等等我……孟婆汤……我们一起喝……娘娘腔……我来了……”

  阿七会履行自己对娘娘腔的承诺,永远在一起的承诺。

  阿七会伴随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一生,执手偕老的一生。

  没有一生却有半生,却还有阴曹地府再相聚的后半生。

  爱,是否有天长地久的传说?

  爱,是否有地老天荒的传奇?

  阿七不知道,阿七知道的只有自己要永远陪伴着娘娘腔,无论是在人间还是在天堂。

  第一次的相遇,阿七看到的是英姿飒飒的娘娘腔。

  第一次的邂逅,阿七见到的是与众不同的叶诗云。

  碧水湖畔的一幕,是阿七永生难以忘怀的一幕,因为那是阿七爱上叶诗云的一幕,因为那是阿七彻底震惊的一幕。

  叶诗云已经不再有往日的花容月貌,已经不再是昔日的国色天香。

  可是,在阿七的眼里娘娘腔永远是最美的女人,永远是闭月羞花的容貌。

  一幕一幕的往昔,仍然历历在目。

  一点一滴的往事,仍然记忆犹新。

  如今伊人已去,如今阴阳两隔。

  还有什么能比失去娘娘腔更让阿七生不如死?

  还有什么能比生离死别更加让人悲痛欲绝?

  死亡。

  面对生不如死,面对悲痛欲绝,死亡又算得了什么?

  于是,阿七慢慢举起了自己手中的断刀,断刀慢慢的靠近了自己的咽喉。

  挥刀。

  再次挥刀。

  依然是魔刀。

  依然是种魔。

  依然是阿七手中的断刀。

  依然是阿七心中的魔刀。

  可是,这一次挥刀的目标却是阿七自己,这一次魔刀的对象却是自己的主人。

  魔刀从未向自己主人挥起过自己。

  那是自己的主人,自己怎么能杀死自己的主人?

  那是自己选择的主人,自己又怎能忘记自己的选择?

  人在刀在,人亡刀亡。

  这是魔刀的承诺,魔刀对自己的承诺,魔刀对自己主人矢志不渝的承诺。

  血红的魔刀好似在滴血,血红的断刀好似在流泪。

  有血有肉的是人,流血流泪的是刀。

  人是魔刀的传人,刀是主人的魔刀。

  来自几百年前的传说,来自魔刀种魔的传说。

  魔刀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选择。

  是主人让自己杀死主人的选择。

  散发着诡异光芒的魔刀,在彷徨中不断的犹豫,在痛苦中不断的徘徊。

  为什么?

  因为这是无法选择的选择。

  阿七的存亡只在阿七挥刀之时,主人的生死只在魔刀的一念之间。

  阿七挥起手中的魔刀,挥向自己脖颈的刹那,看到的是娘娘腔微笑的面容,微笑着看着阿七的笑容。

  知我心忧,懂我何求,

  伊人难留,覆水难收。

  剪不断相思,忘不掉是哀愁。

  感叹人生,一壶烈酒,愁与苦涌上心头。

  三生石上泪几许,伊人在何处,却在奈何桥头。

  一日秋风,一日悲愁,

  美人似玉,明月如钩。

  斩不断思绪,最难忘是离愁。

  长恨江湖,一曲悲歌,谁与我再解烦忧。

  问世间情归何处,阴阳再相聚,只在断魂崖头。

  ……

  这就是阿七的故事,也是另外一个我的故事。

  阿七的故事远远没有结束,阿七的系列才刚刚开始。

  作品最后一章,最后一页,最后一段的词牌名为《伊人曲》。

  这是我有感而发的创作,送给我心中最爱的女人,送给我最爱的读者们,感谢您长久以来对我的支持和关注,感谢您品读我的每一部作品,真心感谢您。

  这是《断刀阿七》系列的第一部,也是我的第五部武侠小说。

  我的系列武侠小说《会说话的刀》,我将会一直创作下去,感谢您,我的忠实读者,有您的支持,我自然不会缺少创作的源泉,有您的相伴,我必然不会缺少创作的灵感。

  真心感谢您,我的忠实读者们。

  希望您能在品读我的作品之后,给予一些珍贵的评论,也欢迎您为我留言,谢谢!

  作者:沧桑三叔

  作品完成于2018年4月15日夜

  (全书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