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燕子归巢
沧桑三叔2018-11-15 09:448,056

  洛阳城。

  东郊坟场。

  人有高低贵贱之分,无论何时都是这样。

  活人当然是这样。

  那死人呢?

  死人也一样。

  东郊坟场的墓地,显示了死人的身份高低和贵贱。

  墓地当然有十分奢华的,当然有十分普通的。

  高大、奢侈的坟冢,豪华而又气派。

  尽显死者生前显赫的身份。

  低矮、平常的坟头,平淡而又无奇。

  谁都知道死者生前只是一个普通人。

  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区别,无论活着还是死了都会有区别。

  无奈。

  是很无奈。

  但是,那又能如何?

  这就是人,有思想的人。

  人有思想才会想到将自己和其他同类做出区别。

  为什么?

  因为,他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因为,他觉得你低我一头。

  有些人很愤怒,但是,当你换一个角度去看待这件事,你也许会平静很多。

  什么角度?

  回头。

  回头之后,你就看到了,有一个地方、有一些人和你有着天差地别的区别,远远不如你的区别。

  是什么?

  是乱葬岗。

  坟场东北方向,就有这样一个乱葬岗。

  深深的一个大坑,随意抛弃、随意埋葬的一个又一个尸体。

  远远看去,尽是白色的骷髅。

  这些都是什么人?

  无人知晓。

  这些人都来自哪里?

  没人知道。

  问题是,就算是知道、知晓,又能如何?

  谁会去关心这样的事?

  谁也不会。

  是的,很冷漠,人就是这样的冷漠。

  是的,很无奈,人就是这样的无奈。

  冷漠是人最现实的表现,

  无奈却是人最现实的遭遇。

  有些人不会冷漠,有些人不会无奈。

  是谁?

  当然是死者的亲人。

  来祭拜死者的人不是亲人就是朋友,不是朋友就是兄弟。

  一座高大、豪华的坟冢面前,坐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

  年愈古稀的老人,牙齿都已经几乎脱落干净。

  褶皱的皮肤,浑浊的双眼,在紧紧地盯着面前的墓碑。

  墓碑上的碑文写的很明显,这是上官家族的墓地。

  这个老人难道是上官家族的后人?又或是上官家族的朋友?

  无人知晓老人到底是谁,但是,老人的表情和眼神,却很能说明问题。

  浑浊的眼睛,不能掩饰老人炯炯放光的眼神,他在注视,注视什么?

  注视着墓碑,一动不动的注视着墓碑。

  老人的表情说明,他好似很担心面前的墓碑。

  墓碑是上好的青石雕刻而成,千百年都不会损坏,又有何可担心?

  老人手里拿着一把剑,没有出鞘的剑。

  剑鞘的纹饰已经表明,这是一把好剑,至少不是市面上随处可见的剑。

  剑鞘的上半部分还刻着两个字:慕容。

  老人手里拿的是慕容家的剑,是宝剑。

  那人呢?

  人会不会就是慕容家的人呢?

  呼啸的秋风,掠过东郊坟场的上空。

  吹起一段凄凉,扬起片片纸钱。

  黄色的纸钱随风飘荡,飘向远方,好似带走了后人的追思,好似带走了先人的灵魂。

  等待。

  白发老人好似在等待。

  等待什么?

  好似等待着坟墓。

  为什么?

  为什么要等待坟墓?

  老人的眼神透着平静的等待,眼中只有坟墓,目不转睛的等待着坟墓。

  坟墓并不稀奇,坟墓遍地都是。

  豪华的墓冢这里还有,还有很多、很多。

  可是,白发老人似乎对上官家族的墓地很感兴趣,尤其是那个巨大的青石墓碑。

  人到了这个年纪,无论对任何事都不会有兴趣。

  因为任何事对于一个看破红尘万物的人来讲,都没有什么实际意义。

  你争我夺又如何?

  勾心斗角又怎样?

  最终谁又会是赢家?

  赢家又怎样?

  输家又怎样?

  还不是都一样,最终所有人都要来到这东郊坟场。

  结局是平等的,结果是一样的。

  没有任何区别,一点区别也没有。

  墓冢再豪华也还是墓冢,黄土垒得再高也还是一坡黄土。

  老人通常看得都很开,那是因为自己曾经经历过,因为自己曾经思考过。

  一生都在经历,经历着人世间的种种磨难;

  一生都在思考,思考着人世间的利益纠纷。

  在白发老人眼神的余光中,在自己侧前方的乱葬岗里,出现了四双眼睛,四个年轻人的眼睛。

  老人没有理会,没有理会那四双惊讶的眼神。

  老人依然盯着自己前方的豪华坟冢,豪华大气的墓碑。

  阿七、封云、楚恋依、叶诗云四个年轻人就在乱葬岗深坑的边缘,偷偷的看着豪华墓地前的白发老人。

  四个年轻人为什么会出现在乱葬岗的深坑里?

  在上官府的密室中,发生了什么事?

  他们发现了什么?

  他们发现了密道。

  密室之中难道还有密道?

  这是四个年轻人万万没有想到的。

  昏暗的密室中,只有角落的一具干尸和迎面而立的一把椅子。

  光秃秃的石壁,坚硬而又光滑。

  上官羽在哪里?

  不在密室又会在哪里?

  四个年轻人在一起分析了很久,事实已经很清楚,上官羽就是黑衣人,就是武林的叛徒,就是杀死叶万龙的凶手。

  可是,四个年轻人却找不到上官羽的影子,哪怕只是影子。

  阿七很累,阿七坐在了那把立在密室中间的椅子上。

  无意间阿七发现椅子的扶手处有一个缝隙,阿七下意识的搬动了一下椅子的扶手。

  突然,阿七坐着的椅子一下翻滚朝后而去,阿七的反应很快,阿七飞身而起,再抬头,就看到了那把椅子已经朝下进入了一个幽深的洞口。

  是密道。

  四个年轻人欣喜不已。

  原来上官羽是通过密道逃跑了。

  追。

  阿七和封云二话不说,直接进入了幽深的密道。

  密道很长,真的很长。

  四个年轻人不知道在密道中走了多久,才看到出口。

  可是,密道的出口却让四个年轻人更加的意外。

  密道的出口处,尽是骇人的白骨,是人的白骨。

  这是东郊坟场的乱葬岗。

  走出密道,四个人才看清,这里就是东郊坟场。

  可是,人呢?

  依然没有上官羽的影子。

  人是有,但不是上官羽。

  四个年轻人看到了一个白发老人,坐在一座豪华墓冢前面的白发老人。

  阿七在看到这个白发老人的一瞬间,大吃一惊,惊讶的看着那个白发老人。

  “啊?是他?”阿七发出了惊叹。

  叶诗云道:“怎么?你认识他?”

  阿七点头道:“这个老头儿,就是普禅寺地牢中的老头儿,他怎么会在这里?”

  阿七从普禅寺回来之后,和三个人讲过自己在普禅寺的经历。

  叶诗云道:“他就是你说的那个自己走进地牢的人?”

  阿七道:“不错,他说他在那里已经呆了一万八千天。”

  楚恋依惊讶道:“一万八千天也就是五十年,一个人会甘愿自己走进地牢,而后在那里呆了五十年?”

  奇怪的事永远都会发生,只不过不是人人都能见到。

  白发老人坐在那里干什么?

  四个年轻人对这个白发老人产生了浓重的兴趣。

  白发老人眼睛的余光里早已经有了四个年轻人的影子,尤其是大惊失色呆呆的看着自己的阿七。

  可是,白发老人却好似没看到,炯炯放光的眼神,仍然目不转睛的盯着眼前巨大的坟冢、巨大的青石墓碑。

  奇怪的事情再一次发生,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再一次出现在四个年轻人的眼中。

  稳如泰山的青石墓碑,不知是何缘故居然开始移动,向一侧移动。

  墓碑怎会移动?

  墓碑不仅会移动,而且就在四个年轻人的眼前移动,慢慢的移动。

  移动的结果是一个幽深的洞口,洞口处慢慢的走出了一个人。

  上官羽?

  四个年轻人再一次大吃一惊。

  苦苦寻找的上官羽,居然会从一个坟墓中走出来。

  坟墓是留给死人的,可是,此刻的坟墓居然走出了一个活人。

  而且,还是自己苦苦搜寻的上官羽。

  此时的上官羽,精神依然健硕,气质恢复往常。

  不再是演戏时的上官羽,不再是精神颓废,弯腰驼背的普通老人。

  不同的是眼神。

  此时的上官羽眼神中透着凶狠,透着狡黠。

  好似狼一样的凶狠,好似狐狸一样的狡黠。

  “你是谁?”上官羽凶狠的眼神紧紧地盯着面前坐在那里的白发老人,大声的喝道。

  白发老人见到上官羽从坟墓中走出来,微笑着看着上官羽,慢悠悠的说道:“慕容正山。”

  “啊?是你?”上官羽很惊讶,继续道:“你还没死?”

  慕容正山道:“当然,你死了我都不会死,我会好好的活着,活到两百岁。”

  上官羽惊讶道:“了然居然没有杀了你?”

  慕容正山道:“你应该知道,了然大师很少杀人,尤其是他出家之后,他就没杀过任何一个人。”

  上官羽道:“为什么?你可是武林的叛徒,他为什么没有杀你?”

  “不错,我是叛徒。”慕容正山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五十年前我就是武林的叛徒,我出卖了武林,我投靠了魔教,我引领者魔教进攻武林,我坏事做尽,我杀了很多武林同道,我死有余辜。可是,让你失望了,我没死,不仅没死我还加入了替天盟,我现在就是代表替天盟来杀你,来杀你这个叛徒。“

  上官羽道:“我是叛徒?我叛变了什么?”

  “呵呵呵呵。”慕容正山笑道:“你的事情没人发现,不等于没人知道,你所做的一切事情我们都知道,只不过,你真的很会隐藏,做了事,不露面,不露任何的马脚。你和叶万龙去关外的事情,是我们的失误,我们没有及时的派人跟着叶万龙,所以,让你钻了个空子。你杀了叶万龙让替天盟很丢面子,我们发誓一定要找到你,可是,却只能怀疑没有证据。你为自己建的坟冢,我们当然知道,所以,我就在这里等你,我等了你两天两夜,我就不相信你不出来。“

  上官羽道:“你如何确定是我杀了叶万龙?”

  慕容正山道:“你隐藏自己在外面的家室,地点我们已经找到,你很厉害,养了是十一小妾,生了十六个儿女。你奢靡腐败,你很缺钱,所以你才会杀了叶万龙,因为,你和叶万龙在关外找到的东西,能价值亿万金,而能花钱买那个东西的,就只有新月教。这样种种的迹象早已经将你自己暴露出来,只不过,你自己还不知道,还以为可以隐藏的很好。”

  上官羽道:“你们早就已经怀疑我?”

  慕容正山道:“当然。”

  上官羽道:“那为什么到现在才找到我?”

  慕容正山道:“证据。我们是武林正道,我们不是邪魔歪道,我们做事情需要的是证据。”

  “呵呵。”上官羽冷笑道:“证据?武林正道?你也配称武林正道?你杀了多少武林中人?你出卖了多少武林人士?我呢?我除了杀了叶万龙,还做了什么?我没有背叛武林。”

  “呵呵呵呵。”慕容正山笑道:“你可真会狡辩,仅仅杀了叶万龙?你应该知道你手里拿的东西是什么,你还没有和新月教交易,不管出于什么原因,交易没有进行是事实。但是,你一旦交易,你应该知道武林将会付出怎样的代价?整个武林将会因为你的一念之差而毁于一旦,那将是多么悲惨的结局?你还敢说你没有背叛什么?武林的生死存亡就握在你的手里,可是,你却心术不正,为一己私利打算出卖整个武林。如果你不死,武林的安危岂不随时危在旦夕?“

  上官羽道:“你知道我手里拿的是什么?”

  “呵呵呵呵。”慕容正山大笑道:“你难道忘了,我姓什么?我是慕容家的人,你手里拿着我慕容家的东西,我会不知道?呵呵呵呵……”

  上官羽不屑道:“知道又怎样?你觉得你能是我的对手?”

  慕容正山摇头道:“对手?不不不,我没想过这个问题,我来这里是我主动请缨的,本来要来这里的人,应该是惊云子、或者是觉尘。可是,我和他们说,这是我慕容家的东西,是我慕容家的失误才造成了今天武林的窘境,就让我去吧。我没有想过要活着回去,但是,你也别想活下去,无论如何你都得死,为了武林我死也要把你拉下阴曹地府。”

  五十年。

  人生能有几个五十年?

  很多人只能有一个。

  一个人用五十年的时间为自己忏悔,为自己赎罪,参悟人生,参悟红尘。

  这需要多么大的毅力和耐心。

  慕容正山知道自己罪孽深重,知道自己做了让武林痛心疾首的事。

  了然大师慈悲为怀,对于一个甘心悔罪的年轻人,了然大师给了慕容正山最大的宽容,给了他为自己赎罪的机会。

  慕容正山自己甘愿走进参禅地室,倾听空灵的钟声,品味清心的佛语。

  慕容正山已经参悟,自己剩下的人生应该如何度过。

  为武林尽一份心,为正义尽一份力。

  一个人的力量很弱小,所以,才需要万众一心。

  万众一心的力量,是世间最强大、最坚不可摧的力量。

  今天的慕容正山,心怀武林,心怀正义,心怀善良,心怀决心。

  必死的决心。

  慕容正山坚毅的眼神已经看出,他今天的生命即将结束。

  但是,任务必须完成。

  风。

  依然是秋风。

  秋风仍然存在,并没有因为即将开始的生死决斗而暂时停止。

  这就是自然的力量,虽然没有任何情感,但却是最直接、最坦白的存在。

  剑光。

  那是秋风中的剑光。

  剑锋。

  是剑风而不是秋风。

  剑锋好似电闪雷鸣般的出现,在秋风中突然出现。

  两道剑光,几乎同时出现。

  在沉默良久之后,在已无话可说之后。

  再多的话语又能如何?

  还是一样的需要鲜血。

  只有鲜血才能解决目前的问题。

  谁生谁死的问题。

  问题是会不会有第三种可能。

  四个年轻人看到了慕容正山突然飞身而起,突然拔剑,突然飞身而进的全过程。

  这是真正的高手。

  闪电的身形,闪电的剑光。

  阿七和封云不得不叹服,慕容正山和上官羽拥有世间少有的上乘武功。

  这不是自己能够相比拟的,自己还差的很远。

  两把剑。

  两把闪亮夺目的剑。

  两个人。

  已在空中的两个人。

  剑与剑相见。

  是剑尖与剑尖相见。

  两把剑的剑尖,正好在空中相对,丝毫不差的相对。

  只要偏差一丝一毫,两把剑都只能交错而过,可是,就是那样,就是那样不差丝毫。

  这是棋逢对手的相遇,这是高手与高手的对决。

  罕见的上乘武功,罕见的相似剑法。

  时间好似已经静止,在两个人空中相遇的刹那间静止;

  空间好似已经暂停,在两把剑空中相见的一瞬间暂停。

  四个年轻人惊讶的看着眼前空中的惊人场景,不敢相信世间的上乘武功就这样意外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这是一次绝佳的学习机会,尤其是对阿七和封云这样年轻的武林后辈而言,更是这样。

  剑光。

  剑光再闪。

  是两把剑的剑光,是同时再次闪耀的剑光。

  人还在空中,剑光却已再闪。

  两把闪亮的剑锋,相互交错的瞬间,擦出数到火花,火花四溅,剑锋直奔自己的目标。

  那是,最终的目标。

  那是,最终的结局。

  结局自然只有鲜血,结局自然只有生命的结束。

  虽然每个人都有这样的时刻,可是,当这样的时刻真的来临的时候,人的心里又是怎样的感觉呢?

  谁能知道?

  知道的只有一种人。

  知道的当然只有濒死之人。

  阿七和封云第一时间冲了过去,冲向从空中掉落的慕容正山。

  慕容正山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他用自己的生命完成了自己的任务。

  必须杀掉上官羽,不仅是因为上官羽手里拿着关乎武林生死存亡的东西,还因为上官羽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那样的事情绝不能让上官羽这样心术不正的人知晓。

  到底是哪样的事情?

  上官羽的手中又到底拿着什么?

  慕容正山半睁着浑浊的双眼,看着来到自己身边的阿七,他早就看到了阿七,也知道阿七会在这里出现,他知道这时只有阿七能够帮助自己完成最后的心愿。

  慕容正山凭着最后一口气,慢慢说道:“拿着……那件东西……找到……那个地方……烧掉……全都烧掉……”

  拿着什么?

  找到哪里?

  烧掉什么?

  阿七如同掉进了五里雾中,不知所以然。

  可是,慕容正山已经不可能再多说一个字。

  叶诗云走到上官羽的身边,从上官羽的怀中拿出了一个黄布包裹。

  这个黄布包裹正是上官羽从自己父亲的怀中拿走的,而今天自己又从凶手的怀中拿了回来。

  这难道就是天道轮回吗?

  这难道就是人间宿命吗?

  这个黄布包裹里面到底是什么?

  叶诗云慢慢打开了那个沾满鲜血的黄布包裹。

  四个年轻人一起看到了里面装的是一本册子,册子的封面写着:燕子离巢燕子坞,燕子归巢燕子簿。

  “啊?是燕子簿?”楚恋依看到册子封面的字以后,大吃一惊。

  阿七问道:“燕子簿?燕子簿是什么?”

  楚恋依道:“我祖父在江湖奇绝录里面记载的很清楚,燕子簿代表的是武林的秘密,全部、所有的秘密。”

  封云道:“这样的一本小册子,能记载什么秘密?”

  楚恋依道:“这本燕子簿里面记载的并不是什么秘密。”

  阿七道:“那它记载了什么?”

  楚恋依道:“燕子簿记载的是燕子坞的地点和开启燕子坞的神秘方法,江湖数百年来所有的秘密,所有不为人知的秘密都在燕子坞。”

  阿七道:“燕子坞?燕子坞又是什么?”

  楚恋依道:“这件事是几百年前的传说,比你手里魔刀的传说还要久远,还要神奇。几百年前,慕容家的势力正是如日中天,正是蓬勃发展的时候。慕容家的掌舵人和各分支家族的长老,用了三十年的时间,建立了一整套的间者计划,成立了江湖上最庞大的间者组织,就是燕子坞。燕子坞的成员都是和慕容家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人,他们非常可靠,组织里的人也是经过精挑细选的人才。燕子坞的主要任务就是隐藏和渗透,随时收集江湖上的所有情报和信息,打探所有人的秘密。为了能够做到事无巨细,慕容家动用了数以亿计的资金,动用了数以万计的人,渗透到了江湖的每一个角落。为了渗透,有的甚至可以几代人默默的守候在某一个地点,不失时机的收集所有人的秘密和情报。在燕子坞眼里江湖没有秘密,尤其是在燕子坞成立百年之后,整个江湖的秘密都掌握在燕子坞的手中。燕子坞将间者们收集来的情报分别记录在册,放在一个十分隐蔽的地方,随后建立了燕子簿,燕子簿中记载了燕子坞收藏情报的地点还有开启燕子坞的专用方法,那个神秘的地点就被称作燕子坞。”

  阿七道:“我明白了为什么这个黄布包裹这么值钱?如果上官羽和新月教交易之后,新月教就会得到燕子坞的所有情报,那么,整个武林的所有秘密都会被新月教所知晓。这世上的每个人都有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而且有很多秘密是绝对不能让任何人知晓的,这就是隐私。如果自己的隐私被人知晓,那么,也就等于是被对方抓住了把柄,对方让自己做什么,自己都得照着做。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天,那整个武林就会是新月教的天下,甚至于新月教可以兵不血刃的得到整个武林,整个天下。”

  楚恋依道:“你说的不错,事情就是这样,这就是为什么说上官羽的叛变将会直接毁掉整个武林的原因。所以,上官羽必须死,燕子簿也绝不能落在新月教的手中。”

  叶诗云道:“方才慕容前辈临终前对阿七说的,拿着那个东西指的应该就是燕子簿,找到那个地方,应该就是燕子坞,全部烧掉,指的应该就是要我们烧掉燕子坞内的所有秘密。”

  阿七道:“慕容正山为什么临死之前,让我找到燕子坞,随后烧掉那里,全都烧掉呢?”

  楚恋依若有所思道:“当然要烧掉,而且连一张纸片都不能留下。”

  阿七道:“为什么?”

  楚恋依道:“你想想,燕子坞的存在实际上有什么意义吗?对于当时的慕容家来说是有意义,因为,当时的慕容家可以利用燕子坞做到称霸武林,光耀家族的目的。可是,结果呢?几百年后的今天,慕容家不还是一样的没落?现在的江湖已经不再有武林十二世家,有的是百花齐放的武林,燕子坞的秘密无论何时都是一个祸根。如果被一些心术不正的人得到,那么,整个武林就算不被新月教或者其他魔教所取代,也会造成武林内部之间的血腥屠杀,那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所以,燕子坞的秘密必须要消失,必须要烧掉。”

  燕子离巢燕子坞,燕子归巢燕子簿。

  这是江湖上流传几百年的传说,真实的传说。

  这样重大的秘密其价值何止一座金矿?

  有些事从一开始就不应该发生,也不应该存在。

  秘密谁都有,隐私谁都有。

  可是,却绝不能让别人知晓,否则有怎能称之为秘密?称之为隐私?

  因此慕容正山的决定是正确的,绝不让这些秘密继续存在于武林,必须消失在江湖。

  可是,燕子坞在哪里呢?

  那就要问燕子簿。

  敬请期待下一章。

  沧桑三叔

  2018年4月13日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