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美人画卷
沧桑三叔2018-11-02 09:197,426

  夜。

  宁静的夜。

  片片乌云断断续续的掠过明月,掠过头顶的天空。

  上官府的夜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人还在,武林中的很多门派掌门,都还在上官府等待着几日后的武林大会。

  这里当然就包括了然大师。

  了然大师的房间内还有灯光,已经过了子时居然还有灯光。

  为什么?

  也许是因为了然大师还在参禅静坐,也许是因为下人忘记帮了然大师灭掉油灯。

  时间在流逝,静静的夜好似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了然大师房间的灯光逐渐失去了光亮,因为天色渐明。

  一夜平安无事的上官府,天明之后又会发生什么事?

  事情当然有,不仅有,而且是让江湖震惊的消息。

  了然大师昨夜在上官府被杀。

  这是一个天大的噩耗,是令整个江湖为之颤抖的噩耗。

  所有人听到这个消息,每个人的表情都是一样的震惊。

  为什么?

  因为没有人相信了然大师会被人杀死。

  人总有一死,只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这是常理,这是天理循环。

  只是有些人只能有某一种死法,例如病亡、例如自然死亡。

  了然大师的死亡,最正常的方式就应该是自然圆寂。

  为什么?

  因为了然大师的武功修为属于目前江湖上无人能敌的境界。

  了然大师的武功到底达到什么境界无人知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绝顶高手,居然会被人杀死。

  是谁杀了了然大师,又为什么杀死了然大师?

  阿七、封云、叶诗云、楚恋依、上官羽、惊云子等人都看到了,倒在房间地上的了然大师。

  了然大师惊讶的眼神还在,茫然的表情还在,可是宝图已不在。

  目标很明显,杀死了然大师的目的就是藏宝图。

  致命的是一把刀,一把小小的飞刀。

  飞刀正中心脏,不偏不倚。

  “啊!是他?斗笠人?”阿七惊讶的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封云也感叹道:“不可能,绝不可能。了然大师绝不可能死在斗笠人的手中。”

  阿七道:“不可能?可是,这飞刀你也看到了。”

  封云道:“是斗笠人的飞刀没错,可是,那也不能证明他能杀的了了然大师。”

  阿七道:“可是,事实就在眼前。”

  楚恋依道:“眼见的并非就是事实,也许就是假象,也许另有原因。”

  阿七道:“什么原因?什么假象?”

  楚恋依道:“我们都亲眼见到过,了然大师和斗笠人在黑云寨的交手,斗笠人听到了然大师的名字,二话都没说,转身就跑。他的飞刀眼看着就要到封云的面前,可是,却还是被了然大师的佛珠击飞。这一切都证明了,斗笠人绝不可能是了然大师的对手,不仅不是对手,而且还是天差地别的差距。”

  黑云寨的场面阿七没见到,阿七当时已经昏迷。

  阿七道:“那,此刻的事情怎么解释?”

  是的,了然大师的死已经是事实。

  事实就在眼前,无论多么不可能的事,也已经成为了可能,成为了事实。

  想要怀疑事实就要拿出证据,证据不会主动出现在眼前,证据需要寻找,需要关注细节。

  楚恋依、封云和阿七在房间开始搜索,搜索推翻事实的证据。

  忽然,阿七在桌子底下发现了一个画轴,阿七拿出来,打开画轴,看到一副很美的画。

  “你们看。”阿七叫过叶诗云、楚恋依和封云。

  画轴被放在桌子上,这是一幅很美的画。

  画上是一片茫茫的沙漠,沙漠中有一片小小的绿洲,绿洲中一个蓝色的湖泊分外妖娆,湖边站着一个女人,蓝色的衣裙、黑发飘飘的女人。女人很美,美得让人窒息,美的让人沉醉。这种美让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感觉到心潮荡漾、不能自已。这是一种有着特殊魔力的美,让人陶醉的美。画面的左下角还有一行字:柳从风赠蓝娘子。

  柳从风是谁?

  没听过。

  蓝娘子是谁?

  闻所未闻。

  画中这个女人是谁?

  没人见过。

  这幅画又是谁的?

  无人知晓。

  这幅画为什么会出现在了然大师的房间之内?

  没人知道。

  但是,有一件事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也许这就是突破口。

  是什么?

  是这幅画的中间有一个破洞,小小的破洞。

  破洞的开口处很明显是某种物体穿透的痕迹,而且很新。

  楚恋依拿起画轴,在了然大师的胸前比划了一下,随后,恍然大悟。

  楚恋依慢慢起身,看着手中的画轴,慢慢说道:“也许,阿七是对的。”

  封云道:“对什么?”

  楚恋依道:“了然大师也许真的是被斗笠人杀死的。”

  封云吃惊道:“为什么?”

  楚恋依道:“你看这幅画。”

  封云道:“我看到了,怎么了?”

  楚恋依道:“你看画中间的这个破损的洞。”

  封云仔细看了一下,说道:“这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穿透之后的结果。”

  楚恋依转身看着窗户大开的窗口,说道:“不错,正是这样,如果,我推测的不错,事情的经过应该是这样的。”

  漆黑的夜。

  正是子时。

  上官府的灯光均已熄灭,只有了然大师的房间仍有光亮。

  了然大师房间的窗口正对着院中几棵松柏,青翠的松柏不会因为季节的变化而改变自己本来的颜色。

  人影。

  一个身着粗布衣服、头戴斗笠的人影,突然出现在一棵松柏之下。

  斗笠人神秘而冷酷的眼神,透过斗笠的缝隙,紧紧地盯着了然大师明亮的窗口。

  秋风忽起。

  斗笠人慢慢从怀中拿出了一卷画轴,画轴的边缘已经变色,画轴的纸张也已经有些发黄。

  挥手。

  斗笠人施展自己最娴熟的手法,好似挥出飞刀一般的动作。

  画轴“嗖”一声,急速奔向光亮的窗口,画轴在风中闪电而过,笔直的破窗而入。

  了然大师的禅境已至化境,绝没有人能对能禅境中的了然大师造成任何威胁,更何况,只是一卷画轴。

  破窗而入的画轴,突然间停在了空中,停在了了然大师床前的三步之外、窗口之处。

  了然大师的护体金钟罩,发挥了最大的作用,禅境之中的了然大师,内力早已遍布自己的周围。

  有人袭击自己。

  了然大师慢慢的睁开了双眼,锈色浑浊的双眼,尽显老态龙钟之感。

  可是,睁开双眼之后的了然大师,看到的却是一副悬停在空中的画轴。

  了然大师仔细观看着画轴,画轴的外观虽有些发黄,有些陈旧,但是,却极其眼熟。

  好似在哪里见过?

  强烈的好奇心,使得了然大师慢慢起身,走到了窗边,伸手接住了掉落中的那幅画轴。

  了然大师慢慢的打开了画轴,在看到画轴内容后的一瞬间,了然大师大吃一惊。

  无论何时都稳如泰山的了然大师,此刻再也稳不住了。

  就在看到这幅画的瞬间,了然大师好似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任谁也想不到的人。

  万般吃惊的表情,证明了此刻的了然大师已经彻底的崩溃。

  了然大师的下颚在颤抖,胡须也随之抖动,双手在颤抖,画轴也随之抖动。

  了然大师惊讶的眼神,紧紧地盯着画中的女人,蓝色的衣裙好似在随风飘动,黑黑的长发好似被轻风吹拂,美艳的面容好似下凡的仙女,含情脉脉的眼神眺望着远方,蓝色的湖泊衬托着蓝色的眼泪,美人没有眼泪,眼泪属于蓝色的湖泊。

  荒凉的沙漠、美丽的绿洲、惊艳的美人,这样的组合,形成了一副美轮美奂的人间美景。

  这优美的画面、迷人的画风,本应是这世间最美的存在。

  可是,了然大师此时的表情,已经由惊讶变成了恐惧,莫名的恐惧,好似见到鬼一样的恐惧。

  了然大师恐惧的是什么?

  是眼前这幅优美的画卷吗?

  不可能。

  为什么?

  因为此刻了然大师的眼神已经离开了画轴,眼神转移至自己的胸口。

  胸口有什么?

  有飞刀。

  是一把小小的飞刀。

  了然大师看着扎在自己胸口的飞刀,眼中露出了恐惧、惊讶、不可思议的眼神。

  这是一把小小的飞刀。

  是来自己嵩阳柳家的幽灵飞刀。

  了然大师见过这样的飞刀,击飞过这样的飞刀,从未惧怕过这把传说中的飞刀。

  而此刻,还是同样的一把飞刀,却深深的插进了自己的胸口。

  画卷上还有一个破损的小洞,这正是飞刀穿透之后的结果。

  瑟瑟秋风贯穿着小小的破洞,吹动着破损的画卷。

  任谁也没想到,这样一幅优美的画卷带来的却是死亡的气息。

  楚恋依手里展开画卷,站在窗口,感受着秋风习习。

  阿七道:“你的意思是,了然大师的死是因为这幅画?”

  楚恋依道:“不错,这是唯一的解释。否则,以了然大师的武功,斗笠人绝不可能伤他分毫。”

  阿七道:“可是,这幅画又代表了什么意思呢?”

  楚恋依道:“江湖上的人都知道,了然大师出家时已经四十多岁,出家后的事情每个人都知道。但是,却没有人了解了然大师出家之前,他的俗家名字是什么?也没人知道他曾经是什么样的一个人?所以,我想这幅画代表的应该是了然大师出家之前的回忆。”

  阿七道:“回忆?”

  楚恋依道:“不错,回忆。”

  是的,回忆。

  这世间最美好的莫过于回忆。

  因为我们只有在回忆中,才能找到潮气蓬勃的青春、热情奔放的自我以及那曾经花样年华的日子。

  也许还有最不堪回首的回忆,因为那曾经是郁郁寡欢的日子,因为那曾经是无奈迷茫的日子,因为那曾经是痛苦不堪的日子。

  楚恋依仔细品味着手中的画。

  楚恋依慢慢的说道:“这画中的沙漠绿洲,很可能就是了然大师曾经谈起过的生长蓝色眼泪的地方。”

  阿七道:“我想起来了,我们发现蓝色香灰的时候,了然大师曾经提及过蓝色眼泪是生长在一片沙漠绿洲的湖泊中,还说那里有一个女人的传说。”

  楚恋依道:“是的,当时,我们太过于关注寻找凶手,没有注意到了然大师提及的这件事。”

  封云道:“现在宝图已经被斗笠人拿走,再一次回到新月教的手中,那么,也就表示他很可能会继续和黑衣人交易。”

  阿七神秘的道:“交易?我看未必。”

  封云道:“为什么?”

  阿七道:“因为那个黑衣人怕死。”

  封云道:“怕死?”

  阿七道:“不错。”

  封云道:“为什么这么说?”

  阿七道:“你们想想,就连了然大师这样的绝顶高手都死在了斗笠人的手里,难道黑衣人就不害怕?”

  封云道:“了然大师的死,是因为斗笠人使用了阴谋诡计,虽然,我们现在还不知道,了然大师具体死亡的原因,但是,这并不能代表斗笠人就能杀的了黑衣人,”

  阿七道:“不管什么原因,了然大师死在斗笠人的手中,这总是事实。黑衣人是武林的叛徒,他身在武林之中,这件事情他一定会第一时间得到消息。所以,他心里很清楚,斗笠人代表的不是他个人,而是整个新月教,新月教想要做的事情,就一定会千方百计的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了然大师的死,就是最好的证明,黑衣人手里的东西价值一座金矿,这么重要的东西,如果交易成功,新月教很可能会立即反悔,杀掉黑衣人。当然,黑衣人很清楚,新月教要杀自己会有很多种方法,杀人的方法通常都是这样,不一定非得有多么高强的武功,也许阴谋诡计更能很容易的达到目的。“

  封云频频点头。

  楚恋依微笑道:“阿七,真是要对你刮目相看了,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

  阿七一副无所谓的样子说道:“人都在进步嘛,我也是这些天和你们学的,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叶诗云开心的说道:“七哥,你真棒。”

  阿七无意间得意的点头答应了一声:“嗯,那是。”

  可是,突然间,阿七瞪着眼睛看着叶诗云,双眼直直的看着,不错眼珠的看着。

  看得叶诗云心里直发毛,差点被阿七吓到。

  楚恋依和封云也吓了一跳。

  叶诗云道:“你……你……你怎么了?”

  阿七瞪着眼睛, 惊讶的说道:“你……你……你刚才说什么?”

  叶诗云道:“我说……你真棒。”

  阿七立刻说道:“不是这句,是前面的。”

  叶诗云这才有点羞涩又恍然大悟道:“我……说……七哥。”

  阿七听到这一声七哥差点没昏过去。

  如果说别人也就罢了,可是,娘娘腔会叫自己七哥?

  这是阿七做梦的不敢想的事情,她不是每天骂自己就不错了。

  阿七很不理解这是为什么?

  阿七道:“娘娘腔,你为什么这两天突然变得这么温柔,突然对我这么好?我真的有点不太习惯。”

  叶诗云笑道:“怎么?难道每天骂你你才习惯?”

  阿七道:“不,那倒不是。不过,你突然间这样总要提前和我说一声,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

  叶诗云笑道:“准备?那就从现在开始准备吧。七哥……“

  说着叶诗云搂过阿七的胳膊,拽着他向阿七的房间走去。

  封云和楚恋依也很纳闷,可是,还是很羡慕这一对有情人。

  密室。

  不知何地的密室。

  昏暗的灯光依旧忽明忽暗,人也没变。

  还是黑衣人,还是斗笠人。

  斗笠人道:“你是不是打算让我等到下辈子?”

  黑衣人道:“我虽然没这个打算,但是,如果你愿意,我也不会反对。”

  斗笠人道:“宝图就在我手中,就在你眼前,如果你现在拿出你手上的东西,我们就可以很轻松的完成交易。这样你好我好大家都好,何乐而不为?”

  黑衣人道:“不好。”

  斗笠人道:“不好?”

  黑衣人道:“是的。”

  斗笠人道:“为什么?难道这个交易不是你主动提出的吗?”

  黑衣人道:“是我提出的。”

  斗笠人道:“那为什么还不好?”

  黑衣人道:“因为,新月教用切实的行动,给我生动的上了一课。”

  斗笠人道:“上了一课?什么课?”

  黑衣人道:“活下去的课。”

  斗笠人道:“活下去?难道你现在活不下去?”

  黑衣人道:“不交易我就可以活下去,有可能活到一百零九岁,我愿意活多久都可以。可是,交易之后我就会死,会死的很快,死的有多快连我自己都想不到?”

  斗笠人道:“交易之后,你为什么会死?”

  黑衣人道:“交易之后,你们就会想尽一切办法杀了我,就像了然和尚那样,他就是我的前车之鉴。”

  斗笠人道:“交易之后,我们为什么要杀你?”

  黑衣人道:“因为交易之后,除了你们,就只有我知道那东西是什么?我很可能会破坏你们的计划,很可能会成为你们的绊脚石,所以,我必须死,而且要尽快的死。”

  斗笠人道:“那你以前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黑衣人道:“我以前对自己太自信了,这是我的错,我以为我会很好的活下去,我以为我有这个本事继续活下去,甚至比了然和尚活的还要久。”

  斗笠人道:“那现在呢?”

  黑衣人道:“现在我知错就改,因为我看到了然死了,死的没有痛苦,死的却很惊讶,死的非常蹊跷。”

  斗笠人道:“蹊跷?为什么这么说?”

  黑衣人道:“了然的武功,就算不是天下第一,也算得上江湖中的佼佼者,他的修为很高。这样的一个人居然会死在你这样一个后生小辈手里,这真是难以置信,这难道不蹊跷?”

  斗笠人道:“不蹊跷。”

  黑衣人道:“为什么?”

  斗笠人道:“因为每个人都有弱点,但是,我们不可能掌握每个人的弱点。可是,很巧的是,我们掌握了了然的弱点,人一旦有了弱点,尤其是致命的弱点,那一定是致命的机会,是我们一击必杀的机会。所以了然死了,死的并不蹊跷,而是巧合,巧合的是我们掌握了他的弱点。”

  黑衣人道:“那么,我怎么知道你们有没有掌握我的弱点?”

  斗笠人道:“我们对你的确进行了调查,包括你有几个小妾,当然,你绝不会让别人知道你居然会有小妾,因为你的身份不允许,因为你是武林正派的典范,整个中原武林每个人都知道你是一个好男人,极品好男人。可是,我们还是知道了,不仅知道了你有几个小妾,还知道了你有几个私生子,很多个私生子,这一点足以证明你的精力很旺盛。但是,这一切都不能成为你的弱点,因为你这个人对任何人都可以无情无义,所以,我们并没有找到你有什么弱点。“

  黑衣人的眼神慢慢由神秘转为愤怒,瞪着斗笠人道:“你这是在威胁我?”

  斗笠人道:“威胁?不,不是威胁。因为对于你来说,威胁不会起到任何作用,鹰眼就是因为相信自己能威胁你,所以才会傻到用你那些私生子的性命,去逼迫你交易,他更不应该进入上官府盯着你、等着你的回复。他太傻了,他是我的前车之鉴。所以,我没有威胁你。”

  黑衣人道:“那你想怎样?”

  斗笠人道:“我了解你的需求,想做交易当然要了解你最需要什么?这一点我比鹰眼要聪明的多。”

  黑衣人道:“我最需要什么?”

  斗笠人道:“钱。你最需要的就是钱,而且非常迫切的需要很多钱。在江湖上你扮演的是对朋友很慷慨的大侠,对自己很吝啬的好人。你处事低调,毫不张扬,那都是表面的你,而实际的你花销很大,你表面上很节俭,但是,私底下却很奢华。就只是你的八个小妾和十二个私生子,他们的每日开销就已经很大,早已经让你捉襟见肘。所以,着急交易的不应该是我们,而是你。”

  黑衣人道:“我可以想其他的办法。”

  斗笠人道:“你没有其他的办法,如果有,你也不会主动联系我们。”

  黑衣人:“我有一身的武功,难道不会去偷去抢?”

  斗笠人道:“当然,你能做到。可是,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应该知道你身份的特殊性,以及你在江湖上的地位,这种下五门才做的下三滥的事,一旦有一点风吹草动让别人知道是你做的,你觉得你还有脸活下去?”

  黑衣人叹了一口气道:“你的确比鹰眼聪明的多,没想到你才是真正要和我交易的人。”

  斗笠人道:“是的,我才是真正和你交易的人。这一点连鹰眼都想不到,他只是个投石问路的石子。”

  黑衣人道:“为什么?”

  斗笠人道:“这一切都在我师父的掌握之中,宝图无论被谁拿走,我们都会最终拿回来,直到我们的交易成功。”

  黑衣人道:“你师父?是谁?”

  斗笠人道:“洞天老魔。”

  黑衣人的眼神很惊讶:“洞天老魔是你师父?”

  斗笠人道:“是的。”

  黑衣人道:“据我所知洞天老魔三十年前就已经失踪了,几十年的江湖生涯,他杀了很多人,武林正道追踪了他很多年,都没有找到他。”

  斗笠人道:“他老人家现在是新月教的护教法师。”

  黑衣人点头道:“怪不得。我现在才知道,了然和尚为什么会死在你这样一个后生小辈手里?”

  斗笠人道:“为什么?这一点我也很好奇,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也没想到,我的飞刀能杀了天下第一高手。”

  黑衣人笑道:“呵呵呵,天下第一,呵呵呵呵,这是世上永远都不会有天下第一的人。”

  是的,天下第一只是年轻人对未来的幻想,这样的幻想虽然不是坏事,但是,决不能将幻想当做是可以实现的梦想,否则,那绝不是什么好事。

  因为一代又一代的江湖人,用自己的生命证实了,天下第一只是幻想,永远也不能实现的幻想。

  敬请期待下一章。

  沧桑三叔

  2018年3月20日黄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