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一模一样的人
沧桑三叔2018-11-01 12:017,359

  上官府。

  府中的情况没有丝毫变化。

  虽然已经解除了禁足,但是,却没有人离开。

  因为凶手不是应玄通,凶手另有其人。

  强行的禁足已经解除,心中的禁足却又开始。

  谁也不会离开,此时,每个人都知道,谁离开谁就会招来不必要的怀疑。

  尽管有人心胸坦荡,但是,谁也不想惹这个麻烦。

  阿七的房间。

  四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

  可以说,应玄通的死是四个人间接导致的。

  如果不是封云意外的发现了应玄通的特殊举动,也没有截住书信的事情发生。

  如果不是四个人将书信交给上官羽,也不会有应玄通含冤被杀的事情发生。

  但这只能是如果,如果只能代表假设,却不能代表事情没有发生。

  毕竟,人已经死了。

  一对有情人没能终成眷属。

  看着香云声泪俱下的哭倒在应玄通尸体之上,四个人的心都已经碎了。

  看着香云心灰意冷的回到了翠红楼,继续自己以后屈辱的生活,四个人只有深深的自责。

  事情已经无可挽回,因为事实已经产生。

  封云道:“都怪我,是我太鲁莽了。”‘

  楚恋依道:“不,怪我,是我没有思虑周全。”

  叶诗云道:“是我的错,是我提议将信交给上官叔叔的。”

  阿七道:“好了,怪谁又有什么用,人都已经死了,现在怪来怪去,又能解决什么问题?依我看,现在我们想的应该是尽快找出凶手。”

  楚恋依道:“不错,武林大会马上就要举行了,到时,无论我们能不能找到凶手,事情都将从此过去。到时,我们再想找到凶手,就更难了。”

  叶诗云道:“那我们现在应该再重新分析一下,看看我们有没有遗漏的地方。”

  阿七道:“依我看,最应该怀疑的就是上官虫那个混蛋,那把弯刀是最直接的证据,要不然应玄通也不会气急败坏的说上官虫冤枉他,也不会因此而被杀。”

  楚恋依道:“不错,弯刀。弯刀就是凶器,这是我们最大的疏忽,也是最大的疑点。弯刀为什么会出现在应玄通的床板之下?”

  封云道:“会不会是凶手趁着应玄通不在房间时,偷偷放到他房间的?这样就可以将自己的嫌疑转嫁给应玄通,而自己就可以在旁边看热闹。”

  叶诗云道:“这很有可能,这也是一个很正常的思维。”

  楚恋依道:“可是,我觉得可能性不大。”

  叶诗云道:“为什么?”

  楚恋依道:“应玄通是个老江湖,在他离开自己房间之后,一定会做好自己特有的暗号,以证明有没有人进入过自己的房间。这是一个老江湖随时随地都会去做的一件事,所以,凶手偷偷进入应玄通的房间,将凶器放到应玄通的床板之下,这样的举动不可能瞒过应玄通。因此,可能性不大。”

  阿七道:“那就怪了,弯刀不是凶手放到应玄通房间的,应玄通不是凶手,凶器也自然就不是他自己放的。那还会有谁?难道是鬼?”

  楚恋依眼神中透着豁然,说道:“鬼到时没有,但是,人倒是有一个。”

  阿七道:“谁?”

  楚恋依道:“上官龙。”

  叶诗云道:“上官龙?”

  楚恋依道:“不错,我们一直都忽略了这个到处乱窜,让人讨厌的上官龙。因为他是上官羽的儿子,任何人都有可能是凶手,任何人都有可能是新月教的奸细,只有上官龙不会。这是我们一直以来在用潜意识告诉我们自己的答案,可是,弯刀却恰恰就是上官龙发现的。我们已经分析了,弯刀是凶手放进房间的可能性,确实很小。但是,如果是上官龙在搜查应玄通房间时,从自己的怀里拿出那把弯刀,放在应玄通的床板下,随后,又假意发现弯刀。那,又会是一种什么情况呢?”

  封云道:“你的假设很大胆,很难想象。”

  楚恋依道:“越是大胆的假设,越是难以想象的事情,才能让我们接近真相。因为,现在所有的可能性都没有了,就只剩下这一个最不可能的事情。那么,无论这件事多么的不可能,它都很可能就是事实。”

  叶诗云惊讶道:“你是说,上官龙就是凶手,他就是新月教的奸细?”

  楚恋依道:“现在只是假设,我们还需要证据证明。”

  阿七道:“上官虫这小子,我无论怎么看他,他都不是一个好东西。”

  封云道:“那么我们怎么去证明这件事呢?”

  楚恋依道:“很简单,我们先搜查他的房间。这里所有人的房间,都被上官龙搜过了,但是,唯独他自己的房间没人搜过。”

  阿七道:“好,晚上,我和封云分工合作,封云你去盯着上官虫那个混蛋,我就悄悄进去。”

  封云点头道:“好。”

  夜幕逐渐降临。

  所有人都已经进入房间安歇,了然大师已经打坐了五天五夜,已经进入了空灵的禅境。

  上官龙带着很多护院仍然在府中巡视着,上官府很大,巡视一圈下来最少也要半个时辰。

  封云在上官龙门口的附近盯着上官龙,阿七已经悄悄的进入了上官龙的房间。

  阿七刚一进房间,就闻到了一股特殊的气味,虽然房间内点着龙涎香,掩盖了很大一部分那种特殊的气味,但是,仍然让阿七闻到了。

  这气味很特殊,阿七的鼻子灵得很。

  阿七很奇怪,赶快在屋子里进行搜寻。

  当阿七接近上官龙床铺的一瞬间,忽然发出了一阵清脆的铃声。

  “不好。”阿七知道这是上官龙在自己房间提前布置的暗号,暗号一响,上官龙就会知道有人进了他的房间。

  刚才阿七太过专注去寻找那种特殊的气味,于是,忽略了这一点。

  特殊的气味就出现在床铺的附近。

  阿七赶紧翻开上官龙的床铺,没有异样。

  再看床下,阿七大吃一惊。

  门外,一群护院听到了清脆的铃声,呼啦啦都聚拢了过来。

  封云一看飞身而出,拦在了上官龙的房门前。

  清脆的铃声惊动了院子中的所有人,包括上官羽、惊云子、杜成非等人。

  上官羽等人来到上官龙的门前时,正看到上官龙和封云拔剑对峙的局面。

  上官龙喝道:“封云,你想干什么?”

  封云道:“不干什么?”

  上官龙道:“让开,我要回房间。”

  封云道:“不行。”

  “你说什么?”上官龙瞪着眼睛,突然拔剑,准备动手。

  封云冷静的看着上官龙,没动。

  “住手。”上官羽等人来到了门前。

  上官龙停住脚步,愤怒地看着封云。

  上官羽道:“这是怎么回事?”

  上官龙道:“爹,这个封云站在我的门口,不让我回房间。”

  上官羽道:“封云,你这是要干什么?”

  “干什么?”声音来自房门之内,是阿七的大喊声。

  房门大开,阿七突然甩出了一样看似很沉重的东西,“哐”一声,落在了院中。

  阿七飞身而出,大叫道:“你们看看这是什么?”

  是什么?

  楚恋依和叶诗云也赶到了现场。

  也看到了阿七从上官龙房间内扔出的东西,被一块床单包裹的,很长的东西。

  床单随着剧烈的震动而滑落,露出了本来的包裹的东西。

  这不是东西,而是人,是死人。

  什么人?

  什么人的尸体会藏在上官龙的房间之内?

  大家定睛一瞧,所有人都惊呆了,所有人都惊讶的瞪着眼睛。

  所有人看了看尸体,又看了看站在那里的上官龙。

  大家看到了什么?

  大家看到的尸体面目居然就是自己眼前的上官龙。

  惊呆的表情,惊讶的场面。

  所有人都惊呆了,所有人都不敢相信。

  为什么会有一模一样的人?

  为什么会有两个一模一样的上官龙?

  而且是一个活人,一个死人。

  为什么?

  上官龙不是好好的站在大家的面前吗?

  为什么会有两个上官龙?

  两个一模一样的上官龙,没有任何区别,连上官羽都看不出有什么区别。

  到底哪一个才是上官龙?

  阿七紧紧地盯着站在那里的上官龙,大声喝道:“你到底是谁?”

  上官龙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没有任何的不自在。

  可是,他的眼神在不断的变化,是一种神秘的眼神,是一种鹰一样的眼神,锐利而炯炯放光的眼神。

  阿七的眼睛很贼,一眼就看到了上官龙眼神中的变化,这种眼神是阿七一辈子也忘不了的。

  阿七恍然大悟,指着上官龙大声喊道:“他是鹰眼。”

  此话一出,上官龙飞身而起,朝着府外飞去。

  可是,这里都是高手,他怎么可能跑得掉?

  惊云子和上官羽一前一后纵身飞起,人在空中剑光已经闪起,惊云子闪电般的身形,早已飞掠至上官龙的前面,突然凌空一脚就将鹰眼踹回。

  上官羽正好在鹰眼的背后,长剑“噗”的一声,从鹰眼的后胸穿入,穿透了鹰眼的前胸。

  鹰眼的眼神还是那样的炯炯有神,只是永远也合不上了。

  倒在院中的鹰眼,是上官龙的面目。

  和另外一具上官龙的尸体相比,没有任何区别,真的是一模一样。

  阿七走上前,一下就撕下了鹰眼的面具。

  鹰眼露出了本来的面目,还是鹰眼的面目,还是棱角分明西域人特有的面目。

  这真是夺天地之造化的易容术,神奇到了极点。

  易容后的鹰眼,和上官龙无论从哪方面都没有任何区别,身材、相貌、举止、行为、甚至连声音都是一模一样,这就是一模一样的人,就是同一个人,只不过,其中一个是戴着面具的人。

  上官羽看着自己儿子的尸体,老泪纵横,深深的自责让上官羽捶足顿胸,自己的儿子自己都没认出来是别人假扮的,有怎会不自责?

  楚恋依已经查看了上官龙的尸体。

  楚恋依道:“上官公子的尸体已经有十几天了。”

  封云惊讶道:“这么说,这十几天以来,和我们朝夕相对的人,就是鹰眼?”

  楚恋依点头道:“不错,尸体一直就被鹰眼藏在房间内。因为,没有人会到上官公子的房间去搜查,只有他去搜查别人的可能。”

  阿七道:“我的鼻子灵得很,我一进房间就闻到了一股气味,虽然有龙涎香的气味掩盖,但是,那种特殊的气味是不可能完全掩盖的。于是,我就在床下发现了尸体。”

  叶诗云道:“阿七,这次你可立了大功了。”

  阿七得意的道:“那还用说。”

  此刻,才是真相大白的时刻。

  鹰眼进入上官府后,就找准了自己的目标。

  当然,这个目标并不是临时起意的,而是早有预谋。

  “预谋?什么预谋?”阿七很奇怪。

  回到房间后,阿七奇怪的问着楚恋依。

  楚恋依道:“很简单,高明的易容术是完全可以将一个人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的。但是,却不能改变人的行为举止,想要让自己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那就要事先好好观察自己要下手的目标人物,观察他的一举一动,包括吃饭睡觉的动作,只有这样才能惟妙惟肖的扮演自己的角色。”

  叶诗云道:“难怪连上官羽都没看出来,自己的儿子居然会是鹰眼假扮的?”

  阿七道:“鹰眼用的是什么易容术,这么厉害。”

  楚恋依道:“江湖上能将一个人完全变成另外一个人的人,就只有鬼婆婆。”

  阿七道:“鬼婆婆?这又是什么鬼?”

  楚恋依道:“不是鬼,是人。传说这个鬼婆婆已经是一个八九十岁的老太婆,她很贪财,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她的易容术的确是天下无双。很多普通的易容面具戴上之后,面部的表情会很僵硬,很不自然,很容易被细心的人看出来。可是,鬼婆婆的易容面具,却能和真的皮肤一样,真的就是一张脸,任何人都看不出来的一张脸。”

  叶诗云道:“上官龙已经死了十几天,而鹰眼十几天之前还在黑云寨。那么,也就证明了鹰眼是在我们到达上官府之后,才来到上官府,并且第一时间就杀了上官龙,将自己变成了上官龙。”

  楚恋依道:“不错,时间是正确的,就是这样。”

  叶诗云道:“可是,他根本就没有时间近距离观察上官龙的一举一动,而是第一时间下手。这也就是你所说的他是早有预谋,他早就已经观察了上官龙的具体情况。“

  楚恋依道:“是的。”

  叶诗云道:“那么,问题就来了。”

  楚恋依道:“你是想说,鹰眼为什么要杀了上官龙,以上官龙的身份隐藏在上官府?”

  叶诗云道:“不错,鹰眼既然是早有预谋的,他怎么可能预料到自己宝图会丢失?又怎么可能预料到我们拾到了他的宝图?又怎么可能预料到黑云寨的事情?又怎么可能预料到我们来到上官府?又怎么可能预料到我们会将宝图交给我二叔?”

  楚恋依道:“你想的问题,我也想了,但是,我没有找出答案。鹰眼预谋杀死上官龙看来已经很久了,可是,此时才下手,而且很巧的是,这时候正是宝图在上官府的时候。这个疑问的确是很难解答的疑问。”

  阿七道:“管他呢,反正现在鹰眼已经死了,宝图也在我们这边,他和黑衣人的交易看来是不可能了。”

  楚恋依道:“嗯,黑衣人的事情我们慢慢再查。下一步,我们还是集中精力在武林大会上寻找诗云的杀父仇人。”

  叶诗云道:“嗯,阿七,这次可就看你的了。”

  阿七拍着胸脯道:“放心吧,交给我。”

  可是,阿七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很不自然,心跳也非常的快。

  为什么?

  这只有心里直打鼓的阿七,才能知晓。

  翌日。

  上官府的上上下下所有人都很忙碌,少主人死了,这可是天大的事。

  在忙碌中,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

  说大,是因为有个人失踪了。

  是谁?

  丫鬟小翠。

  就是经常偷偷给阿七送酒的那个新来不久的小丫鬟。

  事情说小,也小。

  因为,面对少主人突然去世,一个丫鬟失踪并不会引起人们太多的注意。

  可是,阿七心里有点不得劲,这半个多月以来,小翠很照顾自己,和自己很谈得来。

  小翠去了哪里?

  为什么会失踪?

  “你很担心她?”叶诗云微笑的看着阿七。

  阿七尴尬道:“哦……不……不是,我只是在想,一个大活人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失踪呢?毕竟是条人命,而且之前还很照顾我,所以……”

  叶诗云微笑道:“没事,你担心她也是正常的,我不会吃醋的。”

  阿七惊讶道:“你……你真的没吃醋?”

  叶诗云微笑道:“没有,当然没有。”

  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阿七很奇怪,阿七看到叶诗云的眼睛红红的,而且还只直打哈欠。

  阿七问道:“你怎么了?好像一夜没睡的样子。”

  叶诗云道:“哦,没什么,只不过没睡好而已。”

  阿七关心道:“那就去睡一会儿吧。”

  叶诗云微笑着点了点头。

  叶诗云的一颦一笑,温柔的举止,让阿七的魂儿都飞了。

  娘娘腔这是怎么了?

  她从来没对自己这么温柔过,阿七的心里此时像喝了蜜一样甜。

  也许是自己昨晚英勇的表现,打动了娘娘腔,让娘娘腔开始对自己另眼相看了。

  阿七对自己很有自信,他相信自己的能力。

  阿七看着叶诗云离去的背影,很是得意。

  密室。

  不知在何地的密室。

  密室并不大,昏暗的灯光若隐若现。

  黑衣人坐在椅子上,用神秘的眼神看着对面的斗笠人。

  黑衣人道:“鹰眼已经死了,你还来干什么?”

  斗笠人道:“我知道,我看到了,他死的时候,我就在墙外。”

  黑衣人道:“你看到了,就在墙外?”

  斗笠人道:“是的。”

  黑衣人道:“据我所知,你是他的保镖,你的任务是负责他的安全。”

  斗笠人道:“是的,我一直都在保护他的安全。”

  黑衣人道:“可是,你看着他死,却没出手救他。”

  斗笠人道:“是的。”

  黑衣人道:“为什么?”

  斗笠人道:“因为我不想和他一块死。”

  面对上官羽、惊云子、杜成非、还有阿七和封云等人,斗笠人根本就没有胜算,他救不了鹰眼,不仅救不了,而且还有可能把自己也搭上。

  黑衣人道:“那你作为保镖,好像很不称职。”

  斗笠人道:“我向来都很称职。”

  黑衣人道:“哦?为什么?”

  斗笠人道:“首先我要说清楚,我不是鹰眼的保镖,而是这次任务的保镖。”

  黑衣人道:“那不还是一样?”

  斗笠人道:“不一样。”

  黑衣人道:“哦?有何不一样?鹰眼负责这次交易的任务,他死了任务也就宣告失败,怎么会不一样?”

  斗笠人道:“任务是任务,鹰眼是鹰眼。鹰眼死了,任务还在。”

  黑衣人道:“哦?为什么这么说?”

  斗笠人道:“因为还有我,我会代替鹰眼和你继续交易。”

  黑衣人道:“你?”

  斗笠人道:“是的,我。”

  黑衣人道:“你拿什么和我交易?”

  斗笠人道:“当然是宝图。”

  黑衣人笑道:“呵呵呵,你当我是三岁的孩子吗?”

  斗笠人道:“我从没这么想过。”

  黑衣人道:“那你还和我提什么宝图?宝图在了然和尚手里,这谁都知道。”

  斗笠人道:“那你就错了。”

  黑衣人道:“我错了?什么错了。”

  斗笠人道:“宝图不再了然手里。”

  黑衣人对这件事很好奇,微微欠身看着斗笠人。

  黑衣人道:“不在了然手里?”

  斗笠人道:“是的,确切的说一个时辰前还在了然手里,可是,此刻不在。”

  黑衣人道:“那宝图在哪里?”

  斗笠人道:“宝图在我手里。”

  黑衣人道:“在你手里?”

  斗笠人道:“是的。”

  黑衣人道:“我不相信。”

  斗笠人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包裹,随后,打开了包裹,里面果然是宝图。

  黑衣人眼神中透着惊讶,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

  黑衣人道:“你是怎么拿到手的?”

  了然大师武功绝顶,绝不可能有人从他手里抢走宝图。

  这是怎么回事?

  黑衣人惊讶道:“你是怎么拿到宝图的?”

  斗笠人道:“当然是从了然手里拿到的。”

  黑衣人道:“他会乖乖的把宝图交给你?”

  斗笠人道:“他当然不肯,不过,从一个死人手里拿走一张宝图却没有人会反对。”

  黑衣人大惊道:“什么?了然死了?”

  斗笠人道:“是的。”

  黑衣人道:“是谁能杀的了他?”

  斗笠人道:“是我。”

  黑衣人道:“是你?你在痴人说梦吗?”

  斗笠人道:“我没有做梦说话的习惯。”

  黑衣人道:“你怎么可能是了然的对手?”

  斗笠人道:“我是不是他的对手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死了,就死在我的飞刀之下,还是我一直的习惯,一刀正中心脏。”

  黑衣人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斗笠人绝不可能是了然和尚的对手,但是,从斗笠人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他没有撒谎,而且,他手里拿着宝图,这总是事实。

  杀死叶万宇的凶手找到了,他就是鹰眼,扮演成上官龙的鹰眼。

  可是,事情出现了峰回路转的巨变,武功绝顶的了然大师,居然会死在一个后生小辈手里。

  尽管斗笠人的飞刀,是江湖上早已失传一百多年的幽灵飞刀;

  尽管斗笠人的飞刀,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飞刀,鼎鼎有名的传奇。

  但是,这并不能证明,他会有这个能力杀死了然大师。

  斗笠人是怎么做到的?

  上官府又发生了什么事?

  敬请期待下一章。

  沧桑三叔

  2018年3月18日黄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