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探究真相
沧桑三叔2018-11-07 10:487,353

  午后。

  客栈。

  阿七的房间。

  事情要回到原点,因为阿七根本不认识那个凶手的模样。

  阿七看到的,只是凶手的背影和凶手的服饰以及长剑。

  长剑遍地都是,谁的手里都有,所以武器不能作为寻找凶手的依据。

  服饰可以伪装,服饰也不能代表什么。

  背影却是可以注意的问题,但是,也同样不能作为重要的证据。

  怎么办?

  四个年轻人遇到了瓶颈,寻找凶手和叛徒的瓶颈。

  楚恋依思虑着说道:“依我看,我们还是要仔细的回忆一下,我们在上官府遇到的一些事情,有很多事情我们都没有想明白。”

  叶诗云道:“不错,我们应该重新捋顺一下,自从我们进入上官府之后,都发生了哪些事?”

  阿七道:“第一件事,就是你二叔被杀的事,因为他手里拿着宝图,所以,被鹰眼杀了。”

  封云摇头道:“不,第一件事不是这件事。”

  阿七很奇怪道:“不是?。”

  封云道:“嗯,不是。”

  阿七道:“那是什么?”

  封云道:“第一件事应该是两个人的死。”

  阿七道:“两个人的死?”

  封云继续道:“不错,我们在发现上官龙尸体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上官龙早就被鹰眼杀了,而且,据楚恋依的验证,上官龙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十天之前。那也就证明他的死绝对早于诗云的二叔,而且几乎和我们进入上官府的时间是一致的,所以,第一个被杀的人应该是他,在上官府发生的第一件事,也应该是这件事。”

  阿七继续问道:“你不是说是两个人的死吗?还有一个人呢?”

  楚恋依接着道:“第二个人你也认识,只不过,你认识的那个人也是被假冒的。”

  阿七奇怪道:“谁?”

  楚恋依道:“第二个死的人,就是偷偷给你送酒的丫鬟小翠。”

  阿七这才想起来,小翠在上官龙死的当晚就失踪了。

  阿七问道:“小翠不是失踪了吗?”

  楚恋依道:“我的推测是,小翠是和上官龙一前一后被杀的,而你见到的小翠其实就是蝎子。”

  阿七道:“你是说,蝎子是和鹰眼一起进入的上官府?”

  楚恋依道:“应该就是这样,蝎子在我们的身边观察了十天左右,才在鹰眼被杀的当晚消失。”

  阿七道:“为什么?她为什么这么做?”

  楚恋依道:“对于易容术,我只是略懂皮毛,江湖上若论易容术的鼻祖,当然是非鬼婆婆莫属。这个鬼婆婆到底多大年纪?长得什么模样?根本没人知道,而且神出鬼没,更没人知道她的行踪。她的易容术天下无双,她不仅能制作出能和人皮几乎一模一样的人皮面具,还能通过某种药物改变人的身材和声音,这才是她的高明之处。可是,无论她有多么高明的易容术,无论她能把别人伪装的多么相像,有一点是她绝对做不到的。”

  阿七恍然大悟道:“你是说她无法让一个人完全代替另一个人,是因为,人的记忆?”

  楚恋依道:“不错,一个人的性格可以暂时压制,但是,却很难改变。这也是为什么你会发现蝎子伪装成诗云后有些不对劲的原因。可是,由于鬼婆婆的易容术实在是太高明,我们根本就看不出来哪里有问题?所以,人的记忆,就成了最大的突破点。”

  叶诗云道:“这一点,我在竹林小屋被困的时候也想到了,所以,我保留了我和阿七只有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所发生的事情,这样,那个蝎子也就一定会露馅儿。”

  楚恋依点头道:“不错,蝎子就是想从你那里得到你的记忆,因为,如果她得到了你所有的记忆,那么,无论我们和阿七如何怀疑她有问题,我们都无计可施。”

  阿七道:“所以,她杀了小翠,假扮成小翠,隐藏在我们的身边,就是为了要观察娘娘腔的一举一动以及生活习惯,并且侍机探听娘娘腔的记忆。”

  楚恋依点头道:“不错,事情就是这样。”

  阿七道:“可是,短短的十天时间,她根本没有机会得到那么多的记忆。”

  楚恋依道:“时间是不够,但是,也没有办法。因为和他一起来的鹰眼死了,她失去了一个保护伞,所以,在鹰眼被杀之后,她就立刻失踪。她失踪之后,中间一定做了一些准备,而她做了哪些准备,这是我们不知道的。我们所知道的就是在了然大师死的当晚,她也悄悄回到了上官府。”

  阿七道:“她会不会和那个斗笠人也是一伙的?”

  楚恋依道:“这一点我们现在还不能做出定论,只能先假设这也许就是巧合。”

  阿七道:“了然大师,那么高的武功,居然会被斗笠人杀了?这件事,我怎么也想不明白。”

  封云道:“我也是想不通。斗笠人的飞刀的确是江湖少见,而且很神奇。可是,再怎么神奇,他也绝不可能是了然大师的对手。”

  楚恋依一回身,从包裹里拿出了一个画轴。

  “还记得这幅画吗?”楚恋依展开一副很美的画,有一个小小的破洞的画。

  画上是一片茫茫的沙漠,沙漠中有一片小小的绿洲,绿洲中一个蓝色的湖泊分外妖娆,湖边站着一个女人,蓝色的衣裙、黑发飘飘的女人。女人很美,美得让人窒息,美的让人沉醉。这种美让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感觉到心潮荡漾、不能自已。这是一种有着特殊魔力的美,让人陶醉的美。画面的左下角还有一行字:柳从风赠蓝娘子。

  阿七用手摸着画上的破洞道:“这不是我在了然大师房间找到的画吗?”

  楚恋依道:“就是这幅画,当时在现场我就在想,为什么以了然大师那么高的武功会死在一个年轻后辈的手里?于是,后来我就仔细的观察了这幅画。”

  阿七道:“这幅画怎么了?”

  楚恋依道:“这幅画的画工高超,虽然,这并不是什么名家的手笔,但是,也绝对能称得上是一副好画。这幅画画的很传神,尤其画中的蓝衣女人,简直是美的让人窒息。莫说是你们男人,就算女人见了也要赞美。画中左下角的这几个字已经证明了,是一个叫柳从风的人将这幅画送给了一个叫蓝娘子的女人。”

  阿七道:“那又能说明什么?”

  楚恋依道:“作为武功绝顶的了然大师,会突然间死在一个年轻后辈的手上,如果我们单从武功上去看,那这件事是不可能发生的。可是,事实却很残酷,事实证明了,这样不可能的事,真的发生了。如果我们要找到这件事情发生的原因,那我们就要换一个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

  阿七道:“什么角度?”

  楚恋依摸着那副画,慢慢说道:“我们可以从这幅画上寻找原因,在了然大师拿着这幅画,站在窗口观看这幅画的时候,突然间,从窗外飞来一把飞刀,飞刀穿破画卷一刀正中了然大师的心脏。了然大师武功高深,有护体金钟罩,这是江湖上尽人皆知的事,所以,就算了然大师进入禅境,别人也害不了他。可是,当时了然大师的护体金钟罩居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为什么?“

  阿七问道:“为什么?”

  楚恋依道:“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因为这幅画。因为了然大师在全神贯注的关注着这幅画,他忘记了防备,忘记了作为学武之人最基本的防卫之心。”

  封云道:“了然大师江湖经丰富,他怎么可能忘记这种最基本的江湖常识?”

  楚恋依道:“这个问题好,这又是一个为什么?我们可以假设,用假设来找到线索。”

  封云道:“假设?”

  阿七道:“假设什么?”

  楚恋依慢慢道:“如果,我们假设这幅画和了然大师有关呢?如果我们假设这幅画本就是了然大师他自己画的呢?那又会发生什么事?”

  叶诗云道:“你的假设很大胆。”

  楚恋依道:“既然是假设就要大胆一些,否则,我们也同样没有线索。”

  阿七道:“可是,就算是大胆的假设,我们也同样找不到任何依据啊。”

  楚恋依道:“依据,我们可以慢慢去查找,但是,我们总要有个方向,这就是假设的目的。”

  阿七道:“什么方向?”

  楚恋依道:“了然大师是在四十岁以后,才出家遁入空门的。可是,这么多年以来,在江湖上,没人知道了然大师的俗家身份,他在四十岁以前是做什么的?他的武功为什么这么高超?这些都是不解之谜。”

  叶诗云道:“你是说,如果我们假设这幅画就是了然大师自己的,那么就一定是他出家以前的事情。”

  楚恋依道:“不错。如果这幅画就是了然大师的,那么就一定是他在出家之前所画的,随后送给了一个叫蓝娘子的女人。所以,我们就大胆的假设了然大师的俗家名字就是柳长风,而画中的女人就是蓝娘子,那么,作为一对正常的年轻男女发生爱情是在所难免的事情,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这个蓝娘子是谁?我们不得而知,但是,这样的假设却恰恰可以证明了,了然大师的死因就是因为这幅画。这幅画给了然大师带来了六十多年前的回忆,这样的回忆一定是刻骨铭心的,哪怕他现在已经是得道高僧,也同样不可能忘却这样深深刻在心里的记忆。所以,当了然大师在六十多年后的今天再一次看到自己的画的时候,就会瞬间失去所有的防范,而斗笠人恰恰就抓住了这样的一个瞬间,发出了他的幽灵飞刀。”

  阿七点头道:“这样的解释似乎很合理,随后,斗笠人就拿走了藏宝图,准备去和黑衣人做交易。”

  叶诗云道:“鹰眼假扮上官龙进入了上官府,就是为了要拿回宝图,可是,他杀了我二叔之后,却没想到被我们截住了,所以,他失败了。可是,我始终想不明白的是,他既然已经拿到了宝图,为什么不直接离开上官府呢?目的已经达到,为什么还要费那么大的周章,还要继续以上官龙的身份留在上官府呢?”

  楚恋依道:“这又是一个很让人头疼的问题。”

  阿七道:“你的假设现在我也会了。”

  楚恋依道:“哦?你想怎么假设?”

  阿七道:“鹰眼假扮上官龙进入上官府,首先要拿回宝图是必然的。由于,宝图太重要,在上官府很不安全。所以,他只能想方设法将宝图先送出去,可是,他自己却从未有过想离开上官府的想法。为什么?我们可以假设,他来到上官府还有第二个目的,就可以解释为什么?”

  楚恋依道:“怎样假设第二个目的?”

  阿七道:“我们如果假设鹰眼的第二个目的是为了要交易呢?那样会发生什么事?”

  叶诗云惊讶道:“交易?你是说,他继续留在上官府是为了和那个黑衣人做交易?”

  阿七道:“不错,我们可以假设那个黑衣人就在上官府,而且就是那些门派掌门之一,就每天出现在我们面前,那不就能解释为什么鹰眼没有离开上官府的想法了吗?”

  叶诗云道:“你的假设也很大胆。”

  阿七道:“我这是现学现卖,大胆就对了,大胆才能找到解决问题的方向。”

  楚恋依道:“没错,这的确是个好方向。

  叶诗云道:“可是,当时上官府查找凶手查的那么紧,鹰眼为什么没选择暂时离开,随后再找黑衣人交易呢?”

  阿七道:“不错,宝图已经到手,他完全可以离开,随后再找黑衣人接头,这样他就会安全很多,最起码不会死在那里。可是,我们也要换个角度去考虑考虑。”

  叶诗云道:“什么角度?”

  阿七道:“我们完全可以站在鹰眼和黑衣人的角度,去考虑这个问题。”

  叶诗云道:“他们两个无非就是各取所需,要进行无耻的交易。”

  阿七道:“交易自然是各取所需,但是,这并不是一桩普通的交易。鹰眼代表着新月教,他带来的是关外的一座金矿,新月教要用一座金矿来换取黑衣人手中的东西,那么很显然,黑衣人手中的东西能给新月教带来巨大的利益。”

  楚恋依道:“黑衣人手中的东西是什么,我们现在无法推断,甚至连假设都难以成立,但是,后来我仔细想了一下,能让新月教花一座金矿的代价去换取的东西,必然与中原武林有关。”

  阿七道:“不错,我们可以想一下,新月教现在最希望得到的是什么?”

  封云道:“自然是中原武林的地盘,新月教成立只有二十年,但是,他们发展的非常迅速,因为他们手里有庞大的资金,随随便便就能拿出一座金矿来,就足可以证明新月教有着庞大的资金支持。”

  阿七道:“是的,新月教对中原武林早已虎视眈眈,所以,新月教最关注的利益,自然就是这一点。”

  叶诗云道:“那这么说,黑衣人手中的东西,就是关乎中原武林利益的重要东西?”

  楚恋依道:“不仅是重要,我推测他手里的东西一定是关乎中原武林生死存亡的东西。”

  叶诗云道:“那,这么重要的东西会是什么呢?”

  阿七道:“我们先不管黑衣人手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有一点是我们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如此重要的交易,黑衣人绝不敢轻易和新月教交易。因为,这件事不仅关乎着中原武林的存亡,也关乎着他自己的生死。”

  叶诗云道:“为什么这么说?”

  阿七道:“了然大师的死,给了黑衣人一个警告。”

  叶诗云道:“警告?”

  阿七道:“是的,警告。这个警告有两个方面,一个方面是,新月教在某些方面的确能让人出乎意料,了然大师武功绝顶,新月教却仅仅派了一个年轻后辈,就将他杀了。这说明,新月教有很多不为人知的力量,这种力量足可以杀了完成交易后的黑衣人,因为黑衣人知道交易的内容,也拿走了新月教的金矿,新月教在和黑衣人交易之后,如果翻脸,可以随时杀了黑衣人,这样不仅拿到了黑衣人手上的东西,还可以拿回金矿,一举两得。这件事,不是没有可能,黑衣人怎么会不防备?怎么会不考虑?”

  叶诗云道:“那,另一个方面呢?”

  阿七道:“另一个方面就是,如果我们的假设是正确的,黑衣人完成交易后,中原武林有可能受到灭顶之灾。破巢之下安有完卵,黑衣人自己以及黑衣人的家人,也都很难独善其身,所以,黑衣人在交易之前,也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楚恋依道:“我明白了,按阿七刚才的分析,那么也就说明了,为什么鹰眼在杀了诗云的二叔拿到宝图之后,并没有立即离开上官府?因为,他想留下来快点交易,着急交易的并不是黑衣人,而是新月教。鹰眼想留在上官府,在黑衣人的眼前盯着黑衣人,让黑衣人感觉到压力,逼迫他快点交易。”

  阿七道:“正是这样,可是,很意外的是,我们因为怀疑上官龙栽赃应玄通,偷偷的去查看上官龙的房间。更意外的是,我们居然发现了上官龙的尸体,这才拆穿了鹰眼的把戏。”

  封云道:“鹰眼死后,交易不可能中断,那么,代替鹰眼和黑衣人交易的会是谁?”

  楚恋依道:”最有可能的就是那个杀死了然大师的斗笠人。“

  阿七道:“嗯,我也是这么想。可是,我们不用过于担心,因为黑衣人如果没有完全准备好全身而退,他是绝不可能轻易做这笔掉脑袋的交易的。”

  楚恋依点头道:“嗯,的确是这样。那么,我们再分析一下这个黑衣人,他和诗云的父亲很可能是一起找到了这件重要的东西,也就是阿七在关外绿洲里看到的,凶手从叶前辈的怀里拿走的那件黄包裹。这个包裹里有着关乎武林生死存亡的秘密,可是,作为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黑衣人是出于什么原因,要将它卖给新月教呢?”

  阿七道:“这个问题不用想也知道。”

  叶诗云道:“说说看。”

  阿七道:“当然是为了钱。”

  叶诗云道:“钱?做为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难道还缺钱?”

  阿七笑道:“没有人不缺钱,只不过每个人对钱的重视程度不同,我有十两银子就能活一月,有一壶酒两个馒头就能过一天,而且我还很开心。可是,对于某些人来说,每天一万两银子也不够,因为,他想要的是奢华无比的生活,锦衣玉食、酒池肉林、美人在侧、骄奢淫逸的生活,这样的生活莫说一万两,就是每天十万两的开销也是有可能的。所以,这个黑衣人很缺钱,而且缺的不是一点两点,而是很多,多到只有拥有一座金矿才能满足他的欲望。”

  楚恋依道:“不错,这才是重点,这也是我们寻找黑衣人的重要途径。”

  叶诗云道:“鹰眼留在上官府不想走,而是想逼迫黑衣人交易,如果这个假设成立,那么黑衣人就很可能是当时在上官府的众多掌门人之一,我们可以分析和查找这些人谁最缺钱,不就有目标了吗?”

  封云道:“你们还记不记得,我们在堵截宝图的时候发生的事吗?“

  楚恋依道:“当时,我们做出了错误的分析,我们当时以为,新月教的人将宝图送出府外是为了要和府外的黑衣人做交易,却没想过原来黑衣人就在府内,我们都忽略了这一点,当时,我们都没想到鹰眼就在府内。我们在后院堵住了传递宝图的新月教的人,拿回了宝图。”

  封云道:“不错,我们是拿回了宝图,可是,在守候奸细的时候,我们又看到了另外一幕。”

  叶诗云道:“你说的事邱总管?”

  封云道:“邱总管在后院由于拖欠菜农的菜钱,被围着追债的事,我们都看到了。”

  叶诗云道:“那又说明了什么?”

  阿七道:“说明了上官府有问题。”

  叶诗云道:“什么问题?”

  阿七道:“你们想想邱总管代表了谁?”

  叶诗云道:“当然是上官府。”

  阿七道:“这就是了,邱总管拖欠菜农的菜钱,并不是他自己欠下的,而是上官府。”

  叶诗云道:“可是,后来不是查清楚了吗?邱总管贪污上官府的银子,有账可查,而且当场他也没有提出异议,当时就被上官龙杀了。”

  阿七道:“我要提醒你的是,邱总管没有提出异议、进行辩解,并不代表他真的贪污了。”

  楚恋依道:“你们两个的意思是,邱总管的事情另有隐情?”

  封云道:“不错,如果我们假设邱总管并没有贪污,那么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

  阿七道:“如果是这样的假设,那么就说明,邱总管是一个忠心的不能再忠心的仆人,他甘心情愿背着贪污的罪名替主人一死。”

  叶诗云道:“问题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阿七道:“因为上官府已经外强中干,已经是表面繁荣,上官府现在很穷,穷的快揭不开锅了,上官府缺钱,就说明上官羽缺钱,上官羽缺钱,就说明他很有可能就是黑衣人。”

  叶诗云大吃一惊道:“什么?你说上官叔叔他……”

  阿七道:别紧张,我现在只是假设性的怀疑,当时在上官府的那些掌门人和家族掌舵人里,谁缺钱谁就有可能就是黑衣人。”

  封云道:“不错,如果上官府真的是外强中干,那么就能解释,为什么他要杀了邱总管。”

  楚恋依道:“为什么?”

  封云道:“因为,他要找一个替死鬼,来掩盖自己缺钱的真相。”

  叶诗云心有余悸,仍然很惊讶道:“可是,这怎么可能?上官叔叔和我家是世交,两家世代交往,关系非比寻常。他怎么可能是杀死我爹的凶手?又怎么可能是武林的叛徒?”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排除所有不可能的事情,那么剩下的事情,无论多么不可能,它都一定是真相。”

  真相只有一个,凶手只有一个,叛徒只有一个。

  四个年轻人经过一系列的分析和讨论,找到了问题的突破口。

  突破口很可能就是上官府,很可能就是自己一直忽略的上官府。

  问题是能否进一步寻找到相关线索?

  真相又在哪里呢?

  敬请期待下一章。

  沧桑三叔

  2018年4月3日午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