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娘娘腔是谁
沧桑三叔2018-11-03 09:287,227

  洛阳城外。

  紫竹林。

  竹海滔滔,风浪作响。

  秋风起处,片片飘落的竹叶,好似一只只飞舞的竹蜻蜓。

  这是一片尽人皆知的竹林,但却有着不为人知的人。

  小小的竹屋,矗立在浓密的竹林之中。

  刺眼的阳光,越过清晨直接接近于正午。

  阳光照射进小小的竹屋,一个倒在地上的女人在用尽全力躲避着强烈刺眼的阳光。

  女人好似不喜欢阳光,好似不喜欢见到任何的光亮。

  为什么?

  因为脸。

  因为自己的脸,像鬼一样的脸。

  二十几岁的年轻女人,正值青春靓丽的年纪,正是最爱美的年纪。

  可是,为什么会变成鬼一般的脸?

  是刀割的痕迹,这是很明显的痕迹。

  是有人用刀划破了他的脸,俏丽而白质的脸被人用刀划破了无数道刀痕。

  有些伤口还没有愈合,有些伤口却已经结茧。

  这是新伤加旧创。

  女人没有泪水,倔强而坚毅的眼神告诉了每个人,肉体的折磨并不能使她屈服。

  女人的眼中只有愤怒、只有愤恨。

  女人斜着眼睛,狠狠地瞪着竹屋内的另外一个女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女人。

  满脸的褶皱、松弛的皮肤、干瘪的双手已经看不出多老的老太婆。

  女人很想站起身,拿起刀,走上前,杀死面前的这个老妖婆。

  但是,她做不到,因为老妖婆已经点住了自己的穴道,自己一动都不能动,只能用充满怒火的双眼瞪着面前的老妖婆。

  这个老妖婆就是鬼婆婆。

  江湖上最神秘的易容高手。

  “我可以再让你变成美人,从现在的鬼变成美人,世上最美的美人,比之前的你还要漂亮十倍、百倍的美人。”苍老的声音,来自鬼婆婆。

  鬼婆婆还在慢慢的制作自己的道具,那些看起来很不起眼、很没用的道具,但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些道具的作用到底有多大。

  躺在地上的女人,并没有理会鬼婆婆,愤怒的双眼仍在。

  鬼婆婆道:“我知道,此刻的你一定很恨我,也很恨我那小孙女。可是,你应该理解的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我这个小孙女从来都不听我的话,两年前,她非要跑去长安,说什么要加入一个赌局,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很刺激、很好玩。好玩?呵呵呵,谁没年轻过?这一点我很理解。”

  鬼婆婆叹了一口气,继续道:“后来赌局被魔刀的传人,那个叫阿七的穷小子和几个年轻人给破坏了,她就回来找我。我就劝她说,女人就应该找个男人,让自己有所依靠,女人始终都要有个归宿,刺激、好玩只是一时的,归宿才是一世的。“

  鬼婆婆突然抬起头,眼神突然明亮了很多,慢慢说道:“我本以为,我说的话她从来都不听,这次也一样。我本以为,她会不屑一顾,依然我行我素。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她却非常认真的告诉我,她遇到了一个自己喜欢的人,她找到了自己的依靠,找到了自己未来的归宿。你猜我信不信?我当然不信,可是,她却声泪俱下的跟我讲诉了她和那个男人相遇、相爱的故事。”

  鬼婆婆没有理会地上那个女人喷着怒火的眼神,继续自言自语的说道:“我被感动了,我也是个女人,曾经也是很美的女人,所以,我能理解小孙女的心情。于是,在她告诉我,她喜欢的男人被你抢走以后,我就帮助她,告诉她既然她那么喜欢那个男人,那就再抢回来就是了。”

  鬼婆婆收回了明亮的眼神,回归自然,回归黯然神伤的目光,说道:“所以,就有了今天的结果,我知道,这对你来说,是悲惨的结局。可是,对于我的小孙女来讲,却是美好的开始,他将陪伴她最心爱的男人,共同走过余生,共同走向幸福。你应该理解的是,我这样的一个老人家,能在入土之前见到小孙女找到最好的归宿,那该是多么安心的一件事。”

  鬼婆婆放下手中的小盒子,慢慢的站起身,慢慢的走近躺在地上的女人,叹了口气说道:“可是,我这个人向来心软,我可以让你再变回美人,虽然,不能让你回到过去,变回过去的你。但是,我可以给你一个新的身份,让你能够迷倒所有的男人,让他们都拜倒在你的裙下,让他们都为你疯狂,为你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

  躺在地上鬼一样的女人,扭过了头,做了无声的抗议和反对。

  鬼婆婆似乎没理解这样的动作代表了什么意思,慢慢站起身看着屋外的竹林,慢慢说道:“只不过,你也知道这世上的事无论你想得到什么,都要付出代价,只不过是代价的多与少、大与小而已。这世上绝不会有不劳而获的事情发生,所以,你想得到一张完美的脸,那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鬼婆婆忽然转过身,俯下身,盯着地上躺着的女人道:“你放心,我让你付出的代价并不大,只是希望你能告诉我的小孙女,你和那个男人的每一个细节,生活中的点点滴滴,包括哪些只有你们两个人才说过的话,和只有你们两个人才知道的秘密。一点都不能落下,一点都不能疏漏,只要你答应,我就会满足你的任何条件,包括给你一张完美的脸,美丽的脸。”

  躺在地上的女人,知道鬼婆婆和她的那个小孙女想要干什么,知道她们在打什么鬼主意。

  无言的对抗一直在持续,鬼婆婆并没有点住她的哑穴,鬼婆婆希望她能说话,可是,女人好似被点住了哑穴一样,一言不发。

  愤怒的眼神依然在凝视着鬼婆婆,神秘而恐怖的眼神依然在注视着躺在地上的女人。

  两个人的眼神在交汇,两种截然不同的眼神在对峙。

  没有结果,这一切当然不会有任何结果。

  女人绝不会让鬼婆婆和她的孙女得逞,她在等待,等待奇迹的发生。

  又是一阵强烈的秋风穿过竹林,激起了又一阵林海波涛的声响,响彻浓密的竹林。

  响声不仅是风声,不仅是竹林的风波,还有人声鼎沸的洛阳城。

  十年一度的武林大会,聚集了成千上万的武林人士。

  武林大会如期举行,能否发生找到娘娘腔仇人的奇迹,是阿七心里一直在打鼓的事情。

  上官羽负责主持了整场武林大会,人头攒动的会场,黑压压的都是人群。

  阿七、叶诗云、封云和楚恋依,穿梭在紧密的人群中。

  阿七根本就不关心武林大会都是什么内容,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开这样一个大会?

  阿七只是在思索自己怎样才能找到娘娘腔的仇人?

  “你在低着头干什么?还不四处找一找?”楚恋依拍了阿七一下。

  阿七这才缓过神儿来,赶紧答应着,继续四下搜寻。

  阿七很犯愁。

  为什么?

  因为他从一开始就在欺骗娘娘腔,因为他从一开始就没真正看清楚凶手的样貌。

  在三道沟的绿洲,阿七在树上睡觉的时候,是被两个人的说话声惊醒的,当时正睡得稀里糊涂的阿七,只是像下面瞟了一眼,只是从上面看到了两个人经过树下,事情就突然间发生了。

  当时,阿七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出,手脚发软一点力气都没有,怎么可能再仔细去看那个凶手?

  可是,自己又不敢说自己没看清。

  为什么?

  因为在黑风寨,如果阿七说自己根本就没看清凶手,那么,阿七知道自己当场就会被娘娘腔杀掉。

  所以,只能打肿脸充胖子,说自己看清了凶手,而且,只要再见到一次凶手,自己就一定能认出来。

  没办法,阿七只是想活着而已。

  后来,娘娘腔喜欢上了阿七,阿七也喜欢上了娘娘腔。

  阿七知道,娘娘腔不会再杀自己,可是,越是这样,阿七越是不敢说出来,阿七怕娘娘腔生自己的气,怕娘娘腔会再也不理自己。

  可是,现在事情到了这个节骨眼儿上,该怎么办?

  能和叶万龙一起出现在关外的人,绝不可能是无名小卒,他们两个是去关外办事的,而且,从事发现场和阿七的描述中可以判断,叶万龙和凶手一定在某个地方找到了某件非常重要的东西,这件东西很可能牵涉到整个武林,否则,凶手绝不可能冒险杀了叶万龙。

  凶手不是不知道叶万龙在江湖中的地位,也不是不知道叶家在江湖中的声望。

  但是,他还是冒天下之大不韪,毅然决然的杀死了叶万龙。

  这说明什么?

  说明他们找到的这件东西太重要了,不重要也不可能价值一座金矿。

  甚至比金矿的价值要大的多。

  凶手的武功很高,因为就算是叶万龙没有防备,如果凶手只是无名小卒,叶万龙也完全有可能死里逃生。

  再说无名小卒怎么可能和叶万龙一起去关外做这么重要的事情?

  无名小卒又怎么可能一剑就杀了叶万龙?

  这是,阿七和叶诗云、封云、楚恋依,在来到武林大会之前,共同探讨的结果。

  经过具体的分析,可以断定,杀死叶万龙的凶手,一定是武林各个门派中首脑,就算不是掌门也是领头的人物。

  凶手的范围一下子缩小了很多,问题的关键是,这个凶手不仅是杀死叶万龙的凶手,还是武林的叛徒,这个人,就是要用自己手上的某一件东西和新月教交换金矿的叛徒。

  事情已经不再是叶家的私仇这么简单,已经升级为武林的大事,追查叛徒的大事。

  所以,阿七才感觉到了压力,前所未有的压力。

  江湖各门派的掌门,就在高台上坐着,一共加起来只有几十人,只要转换几个角度就可以在台下看得一清二楚。

  怎么办?

  阿七的头已经大了两圈。

  自己的谎言将要被揭穿,自己不知道应该怎么去面对?

  看着叶诗云、楚恋依和封云期待自己的眼神,阿七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冷汗早已在不知不觉中流了下来。

  楚恋依一直在不断的问阿七,到底看清楚没有?

  阿七也看到了一直没有吭声,满脸期待的娘娘腔。

  阿七涨红了脸不知该如何开口。

  “娘……娘娘腔,如果我告诉你,我……我对你撒了一点点小小的谎言,你会不会生我的气?”

  傍晚,回到客栈以后,阿七还是鼓起了勇气,准备向娘娘腔坦白。

  因为,纸永远也包不住火,事情早晚都会露馅的。

  “谎言?你能有什么可骗我的?”叶诗云很奇怪,很疑惑。

  阿七尴尬道:“没……没什么,我是说,我今天没找出那个凶手……我……”

  叶诗云微笑道:“我还以为什么大不了的事,凶手的事慢慢来,不急。这次找不到,还有以后,我们有时间,不用那么自责。”

  阿七本以为娘娘腔就算不生气,也不会给自己好脸色。

  可是,叶诗云的反应和回答,让阿七大吃一惊。

  阿七惊讶道:“你一点都不生我的气?”

  “嗯。”叶诗云点头道:“我为什么要生你的气?”

  阿七好像突然间走进云里雾里一样,搞不懂娘娘腔这是在搞什么鬼?

  这不符合娘娘腔的性格。

  阿七试探着继续说道:“那如果我告诉你,我……我实际上,从来就没看清过凶手的样子呢?”

  “什么?”一个人大声的叫了起来。

  但是,喊叫的人却不是叶诗云,而是,身后的楚恋依。

  楚恋依瞪着眼睛,一把抓过阿七的衣领,愤怒的瞪着阿七,愤怒的喊道:“你刚才说什么?”

  阿七吞吞吐吐的说道:“我……我……当时在绿洲,我在树上睡着了,迷迷糊糊的被两个人吵醒了,随后,杀人的事情就发生了。我……我当时吓得腿脚发软,根本就没敢往下看,我只是从树上面朦朦胧胧的看到凶手一眼和他逃跑时的背影,所以……我……“

  楚恋依大吼着:“那你为什么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只要能再见到凶手,就一定能认出他。”

  阿七道:“我……当时在黑风寨,如果我不那么说,娘娘腔早就把我杀了,我……我也是没办法……“

  楚恋依气的一下将阿七推到了床上。

  “算了,没事的,不要再难为七哥了,他撒谎也是迫于当时的情况。”叶诗云看着正在暴跳如雷的楚恋依,表示了对阿七最大的宽容。

  楚恋依也非常的惊讶道:“诗云,你没事吧?”

  叶诗云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通情达理?

  叶诗云什么时候变得对阿七这么温柔?

  这一切看似很突然,又好似顺理成章。

  爱情的力量绝非任何人可以想象,爱情可以突然间改变任何一个人,可以让一个看似疯狂的人变得非常安静,可以让一个沉默寡言的人变得口若悬河,可以让一个心情极度郁闷的人露出难得的微笑。

  时间和空间就静止在此时此刻,就静止在三个人惊讶地看着叶诗云的一幕。

  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爱情?

  难道爱情的力量真的如此强大?

  阿七欺骗了叶诗云,原因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欺骗的结果导致了几个人寻找凶手的希望瞬间化为泡影。

  失去了寻找凶手的重要线索,叶诗云也就失去了寻找杀父仇人的希望。

  叶诗云真的能这么大度?真的能一点都没有怪阿七?

  楚恋依和封云不理解,所以他们才会用惊讶的眼神看着叶诗云。

  阿七就更不可能理解,阿七斜坐在床上,瞪着眼睛、张着大嘴,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叶诗云。

  本以为娘娘腔会痛打自己一顿,或者干脆不再理会自己,可是,现在的结果,却让阿七意外到了极点。

  夜已深沉。

  繁星点点。

  楚恋依在房间刚刚和衣而睡,突然,有人闯进了自己的房间,瞬间就来到了自己的床边。

  楚恋依吓了一跳,大叫了一声。

  楚恋依起身一看,居然是阿七?

  “阿七?”楚恋依瞪着眼睛惊讶的看着阿七。

  阿七手里抱着一个被子,满脸的惊讶,满脸的疑惑,满脸的愁容。

  楚恋依看着阿七快哭出来的样子,惊讶道:“阿七,深更半夜你抱着被子跑到我房间干什么?”

  阿七愁容满面的道:“楚恋依,我现在要发疯了。”

  楚恋依道:“有什么事不能明天再说吗?被你这一吓,我都快发疯了。”

  阿七赶紧摇头道:“不行,不能明天说,不能当着娘娘腔的面说。”

  楚恋依都快喊起来了,说道:“到底什么事?你快说啊。”

  阿七递过自己手中的被子,说道:“你看这是什么?”

  楚恋依道:“你傻了?这不是被子吗?”

  阿七道:“我知道这是被子,可是,却是刚刚我在睡觉的时候,娘娘腔悄悄走进我房间,盖子我身上的。她以为我睡着了,其实,我还没睡着,我只是不知道她想干什么,所以,才装睡的。”

  楚恋依道:“诗云去给你盖被子,你至于激动成这样吗?”

  阿七道:“不奇怪吗?”

  楚恋依道:“有什么好奇怪的?”

  阿七道:“这么久了,你难道还不了解她?她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怎么可能大半夜不睡觉来照顾我?”

  楚恋依道:“那……你是什么意思?”

  阿七道:“这不正常,非常不正常。这不是我所了解的娘娘腔,这不是我认识的娘娘腔,她……她不是娘娘腔。”

  楚恋依睁大眼睛道:“什么?你说什么?”

  阿七赶紧解释道:“我知道,我……我这么说,你很难接受,但是,你想想今天她的表现。我骗了她,我根本就没看清她的杀父仇人是谁,按常理,以娘娘腔的性格,她不把我大卸八块都已经算是手下留情了。可是,你也看到了,她表现的非常淡定,好像这件事和她没有关系一样。”

  楚恋依道:“也许……也许是因为她喜欢你,所以,才原谅你。”

  阿七赶紧道:“不会的,不会的,我知道她喜欢我,但是,他喜欢我的方式很特别,他每天不修理我一阵,她都心难受。可是,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居然对我温柔起来,近一段时间以来,她从未修理过我一次。这难道正常吗?“

  楚恋依慢慢穿上了衣服,慢慢点燃了桌上的油灯。

  楚恋依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今日白天的事情,我也很惊讶,你突然间说,你从来都没有看清过凶手的样子,连我都很激动,连我都想揍你,可是,诗云却让人意外的淡定。”

  阿七道:“就是啊,我骗了你们,害得你们忙了这么久,可是却空欢喜一场。连你都受不了,更何况娘娘腔?”

  楚恋依道:“那你觉得事情为什么会这样?”

  阿七道:“我现在,最担心的、最害怕的就是一件事。”

  楚恋依道:“何事?”

  阿七道:“你还记得上官龙的事情吗?”

  楚恋依听到阿七的话,猛然惊醒,猛然回头瞪着眼睛盯着阿七道:“你……你是说……”

  阿七点着头说道:“不错。”

  楚恋依道:“会不会是你太过紧张了,导致了你出现了误判?”

  阿七道:“我倒希望是这样。”

  楚恋依道:“会不会是因为诗云她因为太喜欢你,所以,想开了凶手的事。”

  阿七道:“我也希望是这样。”

  阿七和楚恋依在拼命想着各种可能性, 各种叶诗云变得不正常的合理的理由。

  阿七道:“可是,最不能让我接受的是,她居然叫我七哥?”

  楚恋依道:“那又怎么了?”

  阿七道:“怎么了?你知道娘娘腔多大吗?”

  楚恋依道:“这件事,我还真没问过。”

  阿七道:“她今年二十五岁,她整整比我大三岁,你觉得她有可能叫我七哥吗?而且,以娘娘腔的性格,她就算比我年纪小,都绝不会叫我七哥。”

  楚恋依点头道:“嗯,这一点,我相信。”

  阿七决然道:“所以,我相信我的直觉,现在的娘娘腔绝不是娘娘腔。”

  娘娘腔不是娘娘腔,那么,娘娘腔会是谁?

  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夜更深。

  秋风又起。

  阿七悄悄的叫醒了封云,在楚恋依的房间里,三个人分析着,目前叶诗云的情况。

  种种的迹象表明了,叶诗云和之前相比非常不正常。

  这种不正常的情况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是从上官府出来之前开始的,这一点阿七非常的肯定。

  正是在了然大师之死的事情发生后,叶诗云才开始不正常。

  上官龙的事情,三个人最清楚不过,上官府的所有人都没想到,自己面对的上官龙居然会是鹰眼假扮的?

  而且,就连上官羽居然都没看出来,自己的儿子会是假的?

  这说明了什么?

  楚恋依根据自己的了解,对阿七和封云讲述了江湖上有一个传说中最恐怖的女人,鬼婆婆。

  鬼婆婆是江湖第一易容高手,她的本事让任何人都想不到,她的易容术达到了登峰造极的水平。

  鬼婆婆能让你变成另外一个人,而且是完完全全的变成另外一个人,她制作的易容面具,就像真的皮肤一样贴在你的脸上,让任何人都看不出来。

  鬼婆婆能让你完全代替另外一个人,代替任何一个你想代替的人。

  可是,世事无绝对。

  虽然,你能够代替任何一个人的脸,可是,有一件事是代替不了的。

  是什么?

  那就是记忆。

  能代替的只是外表,无法代替的是一个人的内心。

  一个人的记忆,只有自己才能知晓,那是任何人都无法读取的。

  如果想证明现在的娘娘腔到底是不是她本人,那就只有一个办法。

  阿七坚信这一点,因为,有一些记忆是只有自己和娘娘腔才知晓的。

  这是证明自己疑惑的唯一方法。

  敬请期待下一章。

  沧桑三叔

  2018年3月23日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