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惊叹的事
沧桑三叔2018-11-11 09:397,842

  洛阳。

  城外,城隍庙。

  破旧的庙宇,似乎已经很久没有人修缮。

  满是蜘蛛网的墙壁,满是灰尘的香案。

  星夜无光。

  一堆几乎熄灭的柴火,是庙宇内唯一的光亮,也是方圆十里之内的唯一亮光。

  一个身着宽大黑袍的老人席地而坐,花白的胡须显示出老人已过古稀的年纪。

  陈年的老酒散发着浓烈的酒香。

  老人喝着陈年的老酒,仰望破旧门窗之外的远方,酒香飘散的远方。

  叹息是老人怀念往事的唯一方法。

  因为岁月已经过去,因为时间不会重来。

  无奈是老人体现自己年轻时代的唯一感慨。

  因为年轻已经成为过去,已经年轻不会轮回。

  谁没年轻过?

  谁没冲动过?

  谁没鲁莽过?

  谁不是血气方刚?

  谁不是盛气凌人?

  谁不是不可一世?

  谁不是自命不凡?

  谁不是争强好胜?

  谁不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那是年轻人的专属,那是过去岁月的痕迹。

  鲁莽将会付出代价,可能是生命的代价;

  冲动将会带来惩罚,可能是生命的惩罚。

  年轻人自然不懂,年轻人自然不知道这样的代价、这样的惩罚在降临自己身上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灾难?

  颤抖的手,似乎已经握不住光滑的酒壶。

  喝了酒之后,手就会自然而然的发抖,这是酒的作用,多年饮酒的后患。

  抖动让壶中的酒,不断发出清脆的声响,好似井中清脆的水声。

  在寂静的深夜,在无人的旷野。

  这样微小的、清脆的声响,却能意外的传出很远、很远。

  可是,没有酒,老人的手抖得会更厉害,会更加的颤抖,颤抖得自己身上的每根神经都随之而颤抖,颤抖的已经不能拿住任何一样东西,哪怕只是一个馒头。

  馒头没有酒更能吸引老人,馒头可以不吃,酒却不能不喝。

  有酒之后也就不再需要馒头。

  没有馒头却有女人,虽然,女人也已经不是老人所能拥有,因为老人已经无能为力。

  但,女人却在老人喝酒之时,突然间出现在老人的眼前。

  一个女人。

  面似桃花、媚眼如酥的女人。

  蓝色的衣裙,黑黑的长发,如雪的肌肤,婀娜的身姿。

  倾国倾城的微笑,风华绝代的回眸。

  闭月羞花的容貌,沉鱼落雁的妆容。

  这样的美人会随时出现在老人的眼前,只要老人拿起手中的酒壶,喝下陈年的老酒。

  也因此,老人才离不开酒,每时每刻都离不开酒。

  已经喝了整整六十年的酒,已经拿了整整六十年的酒壶。

  伴随自己六十年的酒壶,早已有了残破的缺口,伴随自己六十年的美人,却丝毫没有变化。

  还是六十年前的美艳,还是六十年前的面容。

  站在自己眼前微笑着看着自己的美人,依然是六十年前的回眸一笑。

  一股浓烈的玫瑰香味,是美人独有的香味。

  老人似乎已经闻到了,那股让任何男人都会痴迷的香味。

  那正是自己曾经熟悉的味道,正是自己曾经迷恋的香味。

  叹息。

  老人发出了一声叹息。

  随着老人放下酒壶的瞬间,随着老人的酒意渐退。

  女人自然不会有,因为那是六十年前的美人,因为那是六十年前早已消失的美人。

  有的只能是幻想,有的只是醉酒之后的幻觉。

  幻想未尝不好,幻想可以让那些不可能的实现的现实,变成现实,虽然只是短暂的现实。

  但,现实就是现实,决不能将幻想当做,永久的现实。

  现实中女人并不存在,男人却又一个。

  一个男人,从远方的树顶飞身飘然而至。

  慢步走进了破旧的城隍庙。

  破旧的斗笠是男人特有的标志。

  关五还没有从前日的艳遇中彻底走出来,眼神中还带着不应该有的喜悦。

  “你还没走?”老人看着慢步走进城隍庙的关五,眼神中透着奇怪。

  关五很自然的说道:“没有,我还没去。”

  老人喝下了一小口老酒,稳定了一下自己颤抖的手,盯着关五说道:“两天前,你就应该去你该去的地方,可是,你却又回来了,而且你根本就没去,为什么?”

  关五道:“因为这两天的时间里,我在思考一件事。”

  “哦?”老人很奇怪,问道:“思考一件事?”

  关五道:“是的,思考。”

  老人问道:“你思考了什么?”

  关五道:“我思考了人生,思考了未来,做了我人生的思考,做了我未来的思考。”

  “人生?未来?”老人被关五弄糊涂了。

  关五也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是的,将近三十年,我从来没有为自己的人生思考过一次。二十年前,我拜你为师,加入了新月教,我每天想的就是任务,如何执行任务,完美的执行每一项任务。每天想的都是如何才能不丢你的脸,因为我付不起那个责任,因为我是洞天老魔的徒弟,所以,我的任务必须是百分百的完成,必须是百分百的成功,没有感情,没有自由,只有血腥、只有杀戮。可是,两天前我却突然有些顿悟,我开始规划自己的人生,开始思考自己未来的路,未来的活法。“

  关五眼前的老人,正是洞天老魔,正是江湖人闻名丧胆的魔王,正是武林中人人恐惧的魔鬼。

  杀人无数的洞天老魔,几十年间杀了无数的江湖人物。

  可是,在三十年前,在武林隐者们的围捕下却突然消失了,一直消失到今天。

  三十年后的今天,洞天老魔再一次出现在江湖,隐藏在谁也想不到的地方,隐身在破旧不堪的城隍庙。

  洞天老魔对自己徒弟的感悟,没有露出丝毫的表情,没有反对的意味,也没有赞成的想法。

  酒,依然是洞天老魔的最爱,他每说三句话,就必然会饮下一口酒。

  是烈酒。

  是陈年的老酒。

  酒精的麻醉,已经让洞天老魔感觉不出什么是烈酒,什么是陈年老酒?

  都是一样的酒,没有任何区别的酒。

  不一样的却是人,和平日完全不同的同一个人。

  是自己的徒弟,是关五。

  “顿悟?”洞天老魔的眼神中,透出诡异的怀疑,问道:“你是想告诉我,你突然间顿悟了自己的人生?突然间发现你有可能是皇帝老子的私生子?你很快就会去皇宫里面享受人生?你很快就能接替快死的老皇帝去做皇帝?”

  关五笑了笑说道:“师傅,你还是那么会开玩笑。”

  “玩笑?”洞天老魔的眼神中没有任何玩笑的意味,有的只是诡异,让人猜不透的诡异。

  洞天老魔再次喝下一口烈酒,酒滴顺着嘴边流到了苍白的胡子上,滴落在稻草之上。

  洞天老魔继续说道:“告诉我你顿悟了什么?为什么会顿悟?在告诉我之前,你要先确定是一件事,先确定你自己是否是在梦游的状态?是否还是清醒的状态?”

  关五无奈的说道:“好,我告诉你,我刚才进门之前已经狠狠地掐了自己的脸,狠狠地掐了自己屁股,经过几次的疼痛,我现在已经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现在没有梦游,我现在十分清醒。”

  洞天老魔道:“那你告诉我,你的飞刀还在不在?”

  关五道:“在。”

  洞天老魔道:“在哪里?”

  关五道:“在我的心里。这是你教给我的,我们的飞刀,从不在手中,我们的飞刀,只能在心里。用自己的意念发出最不可思议的飞刀,用自己的精神发出幽灵一样的飞刀。”

  洞天老魔道:“看来,你还真是在清醒的状态。”

  关五道:“当然,该记得的事情我绝不会忘记,这只有清醒人才能做得到。”

  洞天老魔道:“继续。”

  关五道:“我方才和你说的顿悟,也不是梦话,而是清醒的话,是实话。”

  洞天老魔瞪着眼睛奇怪的看着关五问道:“你的清醒就让你说出那种梦一样的实话?”

  关五道:“是的,我觉得只有顿悟后的人,才能明白我说的是不是梦一样的实话?”

  洞天老魔道:你到底顿悟了什么?“

  关五道:“我要离开新月教,我要去做我自己想做的事,我要和我的女人长相厮守,度过余生。”

  洞天老魔的胡子在关五说过这番话之后,自然而然的翘了起来,洞天老魔瞪着眼睛,扬起眉头,撅着胡子,惊讶的看着自己眼前的徒弟。

  惊讶的事情经常发生,但却绝不会每天都有,可是,让大吃一惊、不可思议的事情,却是多年难得一见。

  洞天老魔在几十年之后,才又一次的发出了这样的惊讶,让人不可思议的惊讶。

  “女人?”洞天老魔似乎在关五话语中找到了突破口,让自己惊讶的突破口。

  关五道:“是的,女人。”

  洞天老魔道:“你是想告诉我,你有了女人?”

  关五道:“是的,我有了女人。”

  洞天老魔道:“是什么样的女人?”

  关五道:“漂亮的女人,很美的女人。”

  洞天老魔道:“那是情人眼里出西施。”

  关五道:“不,不是。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任何男人见到这样的女人,都会动心,不由自主的动心。”

  “哦?”洞天老魔心中有些疑惑,继续缓缓地说道:“她在哪里?”

  关五道:“我不会告诉你。”

  洞天老魔道:“为什么?”

  关五道:“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杀了她,不论他是多么美丽的女人,你都不会手下留情。因为是她让我顿悟,因为是她让我离开新月教,所以,你绝不会放过她。”

  关五很了解自己的师傅,很了解一个残忍的魔鬼,什么事都做得出。

  杀人,对于洞天老魔来讲就像他手中的老酒,酒喝起来很醇香,人杀起来也很舒服。

  洞天老魔道:“你为什么不试试?也许我看到她之后会心软,也许我会成全你们这对有情人?”

  关五道:“我不想尝试,也不敢尝试,我只想做一件事。”

  洞天老魔道:“什么事?”

  关五从怀中拿出了一个包裹,扔给了洞天老魔。

  关五道:“这是宝图,我的任务到此结束。”

  洞天老魔没有看那个包裹,而是继续盯着关五,说道:“你确定你的决定是没有错?你确定你不会后悔?”

  关五很自信的答道:“当然,我确定。我确定我的决定是完全正确的。”

  洞天老魔道:“你好像很自信?”

  关五道:“是的。”

  洞天老魔道:“你的自信源自于哪里?”

  关五一时语噻,因为他真的不知道,自己做出这样决定的自信源自于哪里?

  唯一的答案只有女人,只有自己心中最爱的蓝娘子。

  虽然,那只是短暂的半个时辰,但是,在关五的眼中,已经足够。

  “红颜祸水。”洞天老魔大口的喝着自己的老酒,感慨道:“越美丽的女人,越是祸水。这个女人给你带来的只有一个坟墓,一个不知何人为你立起的坟墓。”

  面对徒弟的选择,面对徒弟的冲动,洞天老魔语重心长的说出了难得的关怀。

  也许,年轻时的洞天老魔绝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因为那时的自己也同样和关五有着同样的想法,有着同样的冲动。

  冲动带来的只有坟墓,可是,躺在坟墓里的人永远都不会知晓。

  知晓的只有活人,只有曾经受过伤害而侥幸活下来的活人。

  “你要去哪里?”洞天老魔盯着关五的背影,询问着关五的去向。

  关五没有回头,慢慢说道:“杀人。”

  “杀什么人?”一提到杀人,洞天老魔的眼神突然间有些发亮,没有丝毫醉意的发亮。

  关五道:“两个该死的人。”

  洞天老魔道:“为什么是该死的人?”

  关五道:“因为那两个人杀了我女人的亲人。”

  洞天老道:“你是想告诉我,你这就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关五直言不讳道:“是。”

  洞天老魔不再说话,因为无论自己再说什么都不会有任何的意义,都阻拦不了此时被冲动冲昏头脑的关五。

  关五已经慢步走出城隍庙,已经飞身而起,飞向远方的丛林。

  丛林的另一方有什么?

  也许是关五的女人,也许是关五为之冲动的美人。

  也许……

  也许会是仇人,让关五能找到自己幸福的仇人。

  ……

  近日,让人惊讶不已的事情似乎比平时多了些。

  洞天老魔遇到的让人惊讶不已的事情,别人也会遇到。

  而且,似乎不止一件事。

  四个年轻人,也同样遇到了让自己惊讶不已的事,让人难以想象的事。

  什么事?

  是家的事。

  家,正常来说每个人都会有,或者说很多人都正在拥有,或者说有些人曾经拥有过。

  可是,有些人似乎不该有家。

  什么人?

  出家的人。

  因为看破红尘而出家的人,就不应该有家。

  有家的人就绝不是看破红尘的人。

  可是,四个年轻人,就看到了这样让人不可思议的场景。

  看破红尘的老道士,居然有家,不仅有家,还有很多孩子,还有很多女人。

  阿七等人马不停蹄的赶往武当山,可是,令人失望的是,惊云子并不在武当山。

  阿七当然不相信,可是,在和封云两个人再次夜探武当山之后,四个年轻人终于确定,惊云子的确不在武当山。

  按照武当弟子的说法,惊云子自武林大会之后,就一直没有回来。

  没人知道他在哪里。

  人不在武当山。

  人会去哪里?

  游荡在武当山山脚下一个小镇的四个年轻人,不知到哪里才能找到那个本来最不可疑而此时却是最可疑的惊云子。

  “真不知道我们怎么才能找到他?”阿七摇摇晃晃的走在街上,看着街上不多的人群。

  楚恋依道:“其实,我到觉得我们似乎有些心急。”

  叶诗云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楚恋依道:“你们想想,就算我们在武当山找到了惊云子,那又能解决什么问题?如果他真是黑衣人,那么他一定会将自己隐藏的很深,我们怎么才能找到相关的证据呢?”

  封云道:“虽然是这样,但是,我们却必须得来这里。因为如果我们不来武当山,也同样没有查找线索的根据,可是,如果我们来了,说不定就会有机会。”

  阿七点头道:“我同意封云的说法,管他呢,我们还是想办法找到人再说。”

  这也是没办法之中的办法,因为以目前的情况看,的确没有什么值得切入的突破口。

  稀稀拉拉的人群,生意冷清的店铺。

  此时,不是初一,也不是十五,所以,小镇的人很少,生意自然也很冷清。

  可是,在这冷清的小镇上,阿七却突然间看到了一个让自己永生难忘的瞬间,看到了一个让自己惊讶不已的刹那。

  阿七看到前方的一群人之后,突然间愣在了那里,瞪着眼睛、张着大嘴、惊讶的表情已经到了极点。

  叶诗云、封云、楚恋依三人突然回头看到惊讶中的阿七,都吓了一跳。

  叶诗云道:“阿七,你怎么了?”

  阿七瞪着眼睛,颤抖着举起手,哆哆嗦嗦的说道:“你们……你们看……”

  三个人顺着阿七手指的方向,看到了前方不远处的一群人,同样,三个人也一样惊呆在原地。

  前方发生了什么事?

  前方不远处只有一群人,并没有发生什么事。

  有的只是一个很正常的场面。

  是何种场面?

  是告别的场面,很正常的告别场面。

  一个男人离家,家中的妻儿送出门口,依依不舍挥手告别的场面。

  这样的场面很正常,每时每刻都能遇到,任何地方都能见到。

  场面很正常,可是,人不正常。

  为什么?

  因为离家的男人,是四个年轻人认识的人。

  这是最让人惊讶的事,因为那个离家的男人正是惊云子。

  而此时的惊云子并没有穿着一贯的道袍,却穿着一身武林侠士的衣服,一副武林侠客的打扮,已经让四个年轻人差一点就没认出来。

  挥手和惊云子告别的是十几个女人和十几个几岁的孩子。

  女人们依依不舍的心情溢于言表,孩子们天真的脸上流着伤心的泪水。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

  堂堂武当派的掌门人,武林中的泰斗级人物,为什么会突然间变成了一个武林侠士?

  不仅变成了一个武林侠士,而且还有了一个庞大的家庭,有着十几个女人,有着十几个孩子。

  为什么?

  看着惊云子从容而去的背影,四个年轻人深深的陷入了沉思。

  四个年轻人互相惊讶的对望了一眼之后,立刻心意相通。

  一定查清楚,刚刚发生在自己面前的一幕,到底是怎么回事?

  世上最天真的是孩子,最说实话的也是孩子。

  孩子喜欢什么?

  喜欢糖葫芦。

  阿七手里拿了几串糖葫芦,悄悄的接近了刚才惊云子离开的府苑门前。

  这是一个很大的府苑,从高大的门楣就可以看出,这是一座拥有庞大院落、多重套院的府邸。

  阿七一个人悄悄的接近了,正在门口角落玩耍的两个小男孩。

  阿七左手拿着两串糖葫芦,右手拿了一串,阿七不断的用嘴舔着右手的手里的糖葫芦,微笑着看着两个孩子。

  这是套路,阿七很习惯这样哄孩子的套路,这是经验,别人没有的经验。

  两个玩耍的孩子,流着口水看着阿七。

  阿七好似没看到一样,还在那里不断的舔着糖葫芦,只是舔绝不吃下去。

  两个孩子此时已经忘记了玩耍,慢慢的、很自然的走近阿七。

  阿七伸出左手的两串糖葫芦,说道:“想吃吗?”

  两个孩子咽着口水、点着头。

  阿七道:“想吃可以,告诉我一件事,这糖葫芦就是你们的。”

  一个孩子天真的说道:“什么事?”

  阿七道:“刚才你们送走的那个男人,是你们什么人?”

  两个孩子互相对望了一样,他们没想到换取糖葫芦的问题,居然这么简单。

  两个孩子异口同声的答道:“是我爹。”

  “嗯?”阿七很惊讶,问道:“到底是谁的爹?”

  两个孩子道:“是我们的爹。”

  阿七继续问道:“你爹有几个孩子?”

  两个孩子开始拜自己的手指头,随后一个孩子说道:“十二个。”

  另一个孩子道:“不对,是十三个。”

  “是十二个。”

  “是十三个。”

  ……

  “好了。”阿七打断了两个孩子的争论,说道:“那你爹有几个夫人?”

  两个孩子又开始拜自己的手指头,随后一个孩子说道:“十五个。”

  另一个孩子说道:“不对,是十六个。”

  “是十五个。”

  “是十六个。”

  ……

  阿七随后将两串糖葫芦交给两个孩子,转身就走。

  到底十几个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阿七发现了一个重大的秘密。

  这里,这个府苑就是惊云子在外面逍遥快活的欢乐窝。

  “他在这里有十几个老婆、十几个孩子,他就在这里逍遥快活。”阿七显得很气愤,在回到客栈房间后,阿七为三个人讲述着自己的调查。

  三个人也同样很吃惊。

  封云道:“虽然,已经有预感,但是,面对这样的事实,还真的一时间很难接受。”

  楚恋依道:“堂堂武当派掌门人,居然在武当山山脚下的小镇,隐藏了一个家?”

  叶诗云道:“而且还是这样大摇大摆,毫无顾忌。”

  楚恋依迟疑道:“我们会不会哪里搞错了?”

  阿七道:“搞错了?搞错什么?事实就摆在眼前,十几个老婆,十几个孩子就在那个最大的府苑里,还搞错?”

  楚恋依道:“事实虽然是这样,但是,这件事我总觉得有些蹊跷。”

  阿七道:“什么蹊跷?事实已经很明显,我们之前的突破口是正确的,黑衣人很缺钱,但是,他为什么缺钱?现在有了答案,他养了十几个老婆,还有十几个孩子,这一样一个大家子,每天的花销怎么可能少得了?所以,黑衣人才会缺钱,缺很多钱。”

  叶诗云道:“阿七说的不无道理,我们不就是针对这个突破口,才来到的武当山吗?”

  阿七道:“而且,最关键是,为什么惊云子会穿着便装,而不是道袍?”

  封云道:“如果真的是他,那么他穿着便装当然就是不想引起别人的注意,更不愿意让自己的老婆和孩子知道自己是个道士,而且是武林中鼎鼎有名的道士。”

  事情的进展很顺利,事情的经过顺理成章。

  不用过多的推测,根据眼前的事实就可以知道事情真实的经过。

  四个年轻人意外的发现了惊云子天大秘密。

  四个年轻人可以确定的是,这是江湖中无人知晓的天大秘密。

  惊云子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从眼前的事实看,他的确就是那个黑衣人。

  黑衣人的手里,有一件价值一座金矿的东西,是他背叛武林的证据。

  找到证据,就可以百分百确定,惊云子就是黑衣人,就是武林的叛徒,就是杀人的凶手。

  四个年轻人聚集在阿七的房间里,商讨着下一步的行动计划。

  敬请期待下一章。

  沧桑三叔

  2018年4月8日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