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神仙中人
沧桑三叔2018-11-09 09:387,840

  洛阳。

  南门外紫竹林。

  依然是宁静、恬静的紫竹林,依然是醉人、迷人的晚风。

  依然是精致典雅的竹林小屋,依然是蜿蜒延伸的青石小路。

  一个女人。

  竹林小屋里,本来有一个女人。

  本是一个老态龙钟,皮肤干瘪,牙齿几乎已经掉光,满头白发,最少也有八、九十岁的老太婆。

  就是鬼婆婆。

  可是,此时却不见鬼婆婆,却出现了另外一个女人。

  另外一个与鬼婆婆完全不同的女人,另外一副完全不同模样的女人。

  什么模样?

  神仙中人的模样,画中人的模样,不属于人间的模样。

  蓝色的衣裙随风飘动、乌黑的长发迎风飘逸、粉嫩的面容美艳绝伦、勾人魂魄的眼神楚楚动人。

  倾国倾城的气质、闭月羞花的容颜。

  这不是人间的女人,也不是人世间应该出现的女人。

  神仙玉骨的美人,美得让人窒息,美的让人沉醉。

  这种美能让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感觉到心潮荡漾、不能自已。

  这种美能让任何一个男人都会为之疯狂、为之失去本性。

  这是一种有着特殊魔力的美,让人陶醉的美、让人疯狂的美、让人甘拜裙下、甘心而死的美。

  能看到这样的女人一眼的男人,绝对是世间少有。

  可是,再少有也会有人看到,斗笠人就看到了。

  斗笠人觉得自己很幸运,自己能见到这样的美人,就算现在立刻死掉,都是不枉此生。

  斗笠人痴痴的站在竹林小屋的前方,痴痴的看着从竹林小屋中轻盈而出的美人,仪态万千、国色天香的女人。

  空气似乎已经凝结,在美人举步而出的瞬间而凝结。

  时间似乎已经静止,在美人一颦一笑的刹那而静止。

  在斗笠人的眼中世间万物此时都失去了色彩,世间万物此时都为之而逊色。

  只有美人。

  只有斗笠人眼中的美人。

  一股浓烈的玫瑰香味,由远及近,悄然飘入了斗笠人的鼻孔,悄然飘进了斗笠人的心中。

  “你是关五?”眼前的美人已经不知何时走到斗笠人的眼前,微笑着看着自己,甜甜的声音让关五一下仿佛进入了梦境。

  “啊……我……我是……我不是……我是……”此时的关五已经语无伦次,瞠目结舌,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呵呵呵……”美人开心的笑着,开心的看着脸红脖子粗的关五,悠然道:“你……到底是还是不是?”

  “是。”这次关五终于斩钉截铁的确定,自己就是关五,如假包换。

  “你是洞天老魔的徒弟?”美人用勾人魂魄的眼神瞥了一眼关五。

  关五好像一下子就被美人将魂魄勾了出去,已经不知如何是好。

  关五吞吞吐吐的道:“是……我……我……是洞天老魔的徒弟。不过……”

  “你一定很奇怪,很奇怪我是怎么知道的?”美人没有让关五问出自己的话,而是,替关五说了出来。

  “是……是……”关五有些尴尬。

  美人微笑道:“其实,我倒是觉得,我是如何知道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到底是不是?”

  “是,我……我真的是。”关五再一次斩钉截铁的确定,自己真的是洞天老魔的徒弟。

  关五已经不再计较,面前的美人是如何知晓自己的身份的?

  面对这样的美人,作为一个男人又怎能忍心计较?

  “那好。”美人微笑着说道:“既然你是洞天老魔的徒弟,那么,你的武功自然不会差,我需要的就是你这一点。”

  关五道:“需要……需要哪一点?”

  “哎!”美人突然叹了一口气,收起了迷人的微笑,转而换成一副忧郁的面孔,慢慢说道:“作为女人,尤其是我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需要的当然是男人的依靠,需要的当然是男人的肩膀。可是,问题是我能否找到那样的男人?”

  关五询问道:“什么……什么样的男人?”

  美人遥望远方,悠然道:“拥有高强武功的男人,能够保护我的男人,能够帮我报仇的男人,能够为我付出一切的男人。”

  这是一个女人寻找男人的标准。

  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讲这是根本达不到的标准,连一条都达不到。

  但是,对于一个江湖中人来讲,对每个江湖人来讲,这样的标准根本就不是标准,是任何人都可以达到的标准。

  为什么?

  因为武功,每个江湖人都会,可是谁的武功高?

  很多人都比自己的武功高。

  可是,那要看自己什么时候承认?要看自己什么时候否认?。

  面对神仙美人的标准,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不会承认自己的武功不如别人,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会将自己的武功说成是天下第一。

  哪怕是吹牛,哪怕吹的连自己都不相信。

  可是,绝不会有任何一个男人说实话,尤其是在这样一个关键的时刻。

  关键时刻,关五还真的是不含糊,关五立刻挺直了腰板,神气十足的说道:“哼,我是洞天老魔的徒弟,我的飞刀天下无双,不怕告诉你,就连少林的方丈了然和尚都死在了我的手里,试问这天下间,还有谁会是我的对手?”

  这是实话,不是吹牛。

  但是,关五心里明白,这样的事实连自己都不明白到底是怎么发生的?

  “真的?”美人似乎很惊讶。

  “当然。”关五拍了拍自己的胸脯。

  美人用欣赏的眼神看着神气十足的关五,说道:“我早就听说了然死了,可是,却没人知道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居然能杀了了然?他可是当今天下的第一高手。”

  关五继续吹嘘道:“哼!从今天开始,天下第一就是我的专属。”

  “那……”美人红着粉嫩的脸,慢慢说道:“你愿意保护我吗?”

  “愿意。”关五赶紧回答,生怕自己回答晚一步,美人会后悔。

  美人微笑道:“那……你愿意为我付出一切吗?”

  “当然愿意,一百个愿意,一千个愿意。”关五差点没把自己的心给掏出来。

  美人羞涩的笑着,看起来对关五很满意。

  美人忽然抬头冷冷的盯着关五,继续问道:“那……你愿意帮我报仇,帮我杀了我的仇人吗?”

  关五被美人突然改变的眼神吓了一跳,但是,仍然斩钉截铁的说道:“愿意,不管他是什么人?不管他是天王老子,还是地狱的阎罗,只要是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我一定会杀了他。”

  美人再一次笑了起来,桃花一样的脸,桃花一样的微笑。

  美人继续道:“好,我相信你。男子汉一言九鼎,我相信我的眼光,我找到的男人绝不会是一个背信弃义的男人。”

  这是一个很明显的话中有话,可是,关五却似乎没听出来。

  关五拍着胸脯道:“大丈夫说话算话,除死方休。”

  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在面对自己喜欢的女人之时,都会很自然的、很不经意的变成一个痴呆,变成一个傻瓜。

  可是,精明的关五却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此时的变化,丝毫没有发现自己突然间就跳进了一个陷阱里。

  而且是捕猎的陷阱,是美人的陷阱。

  美人当然会有目的,而且目的很明显。

  美人的眼神中再次透出忧郁,透出无奈,透出愤恨。

  美人转身看着青石小路旁边,靠近竹林小屋的侧前方。

  关五的眼神也同样随着美人的眼神而转动,突然,关五看到了一座坟墓。

  这是一座刚刚建立的新坟墓,还是崭新的泥土,还是崭新的黄纸。

  可是,没有墓碑。

  “匆忙之间,我还没有时间为她竖起墓碑。”美人的眼中此时已经泛起泪花,在看到坟墓的一瞬间,眼中就已泛起泪花。

  关五一愣,看着刚刚立起不久的坟冢问道:“这……这是什么人?”

  “亲人。”美人哭泣着说道:“这是我的亲人。”

  关五道:“她是怎么死的?”

  “她是被人杀死的,在我离开家的一个时辰之内,被人杀死的。”美人的眼中透出了仇恨,咬牙切齿的说道:“凶手不仅杀了她,还将她尸体的容貌毁掉,毁的面目全非,毁的连我都差点没认出来,这会是她的尸体。”

  仇恨带来的是怒火,怒火随着双眼瞬间喷出。

  关五问道:“是谁杀了她?是谁这么狠?”

  美人转身看着惊讶中的关五,慢慢说道:“凶手是两个人,一个叫阿七,一个叫封云。”

  “啊?是他们?”关五很惊讶。

  在关五的眼里,阿七和封云虽然不是什么武林大侠,但是,也不至于做这种丧心病狂的事。

  杀了人,还鞭尸?

  这得多大的仇恨?

  “怎么?你怕了?”美人偶然间露出了轻蔑的眼神。

  “怕?”关五挺起胸,自豪的说道:“哼!不瞒你说,他们两个都是我的手下败将,上次在白云山,如果不是了然那个老和尚横插一杠,这两个小子早就是我的刀下之鬼。”

  “哦?”美人的眼神由变化为疑问。

  “怎么?你不相信我?”关五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美人。

  “不,我相信。”美人的眼神再一次变化,变化为欣赏。

  美人沉吟道:“那……你肯不肯为了我,杀了这两个人,为我的亲人报仇?”

  面对美人含情脉脉的眼神,似乎恳求的眼神,关五的心早就融化了,早已经将自己的心奉献给了自己心中的美人。

  关五当时拍着胸脯说道:“你放心,杀这两个小子,就是我挥手之间的事情,根本就不用费吹灰之力。”

  “好。”美人开心的笑着,开心的看着眼前向自己保证的关五。

  美人娇羞着微笑道:“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我也相信我的眼光绝不会错。只要你能杀了这两个人,我……就是你的女人。”

  最后的一句话是关五一直等待的话,一直期盼的话。

  痴痴呆呆的关五,看着仙女般的美人,似乎已经失去了最起码的冷静,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刚刚认识眼前这位美人的时间,只有不到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的时间,仙女般的女人就将关五的心彻底俘虏了,彻底让关五成为了自己复仇的工具,甚至是杀人的工具。

  工具?

  也许在关五的心里,不认为自己是别人的工具,也许关五是甘心情愿的成为美人的工具。

  能成为美人的工具,关五也许还很自豪,因为这样的机会绝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美丽的女人无论何时都会受到男人欣赏,无论何时都会有无数的男人追求。

  这也许就是女人珍爱自己容貌,甚至大过于自己生命的原因。

  这个仙女一样的女人到底是谁?

  到目前为止,关五甚至都不知道美人的名字。

  可是,美人已经决定在关五帮自己报仇之后,就做关五的女人。

  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居然被无意间经过紫竹林的关五给赶上,关五的心早就乐开花了。

  “我累了,我要休息了。在你杀了他们两个之后,你就拿着他们的头颅来这里找我,我等着你。”美人说出了自己等待,讲明了自己做关五女人的条件。

  “等等。”关五叫住了转身欲去的美人。

  “还有何事?”美人转身看着痴痴站在那里的关五。

  关五吞吞吐吐道:“我……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美人没有说话,再次转身,再次前行,正当关五伸手欲留的时候。

  美人忽然转身,回眸一笑,微笑着说道:“你叫我蓝娘子好了。”

  这是惊艳无双的回眸,这是倾国倾城的一笑。

  美人占据了天下所有美人的优点,独具了世间所有美人的所长。

  “蓝娘子……”关五痴痴地看着漫步走进竹林小屋的美人,翩翩倩影让关五的思绪难以平静。

  这是梦境吗?

  这是现实吗?

  关五的心,从此刻起,从见到蓝娘子的那一刻起,就再也没有平静的一刻。

  心潮澎湃、热血涌动,这是爱情的力量,这是一个男人迷恋一个女人的冲动。

  可是,关五却从未想过,这样的爱情是否来的太快了一些,是否符合常理?

  也许爱情就是这样,有时就是这样的快,就是这样的不合常理。

  这也许就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

  美人有很多种,蓝娘子也许是世上最美的美人。

  但是,在某些人眼里,蓝娘子无论多么美,也同样不能与自己所爱的女人相比较。

  因为自己心中最爱的女人,才是这世上最美的女人,无人可以比拟的最美的女人。

  阿七的心中就是这样想的。

  在阿七的心底,无论任何人都无法和娘娘腔相比较,她是最美的女人,是自己心中最美的女人。

  面纱背后的面容,已经不再是美丽惊艳的面容,已经不再是出水芙蓉的样貌。

  可是,阿七不在乎,阿七不在意。

  阿七在意的是娘娘腔深爱自己的心,善良的心,温柔的心,在乎自己的心。

  牵着娘娘腔的手,阿七和叶诗云漫步在碧水湖畔,两个心中甜蜜的人,依偎在一起,依偎在两个人终身难忘的碧水湖畔。

  夕阳很美,火红的夕阳点缀着清澈怡人的碧水湖。

  心中已醉,甜蜜的爱情充实着甜甜蜜蜜的有情人。

  客栈。

  阿七的房间。

  四个人聚在一起,在商讨着下一步的计划。

  楚恋依道:“我们需要制定一个计划。”

  封云道:“不错,我们现在面对的是武当派的掌门,不是小角色。”

  阿七道:“哼!武当掌门?武当掌门又如何?”

  叶诗云道:“阿七,不要胡说。惊云子道长德高望重,在我们没有确凿证据以前,绝不能对道长无礼。”

  叶诗云的话,无论何时阿七都唯命是从,不论是现在还是以前。

  楚恋依道:“不错,我们需要证据。”

  封云道:“问题是,我们怎么收集证据?”

  叶诗云道:“那我们就要再一次捋顺思路,我们想找证据,就要找到问题的突破口,有了突破口事情才能线索,有了线索才能有证据。”

  楚恋依道:“不错,现在我们就像上次一样,从假设开始,按假设进行排除和查找突破口。”

  封云道:“我们现在假设惊云子就是黑衣人,那么有哪些理由让我们相信他就是黑衣人呢?”

  楚恋依道:“我觉得首先他的身份符合一点,就是能和诗云的父亲一起前往关外的人,一定是武林中的重要人物,而惊云子的身份在武林中绝对是重量级的人物。“

  封云点头道:“这一点,算一条标准。”

  阿七看着叶诗云道:“你父亲当时为什么去关外?”

  叶诗云道:“我和我爹还有云叔,当时都在长安城。是我爹带着我们一行人从襄阳一路马不停蹄的赶到长安城的,可是,我爹在一路上都没有提起过,我们为什么这么着急的赶往长安城?”

  阿七问道:“那你爹又为什么会和黑衣人两个人出现在关外呢?”

  叶诗云道:“当时,我爹和我们一行人都在长安城的客栈休息。可是,突然有一天清晨,我爹不见了,房间的被褥都是完整的,说明前一天晚上他没有入睡。一开始,我还以为我爹临时有事出去了,但是,我和云叔还有叶家的子弟,在长安城等了三天,我爹还是没有回来,我就知道事情并不简单。随后,我就和云叔带着叶家的子弟离开长安城开始寻找我爹,一直到搜寻关外,才得知我爹的噩耗。”

  叶诗云眼眶不知何时再次湿润,伤心的往事再一次浮现在叶诗云的心头。

  阿七的表情也很不自然,因为他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楚恋依道:“这样看来,事情应该是这样。首先是叶世伯发现了什么重要东西的线索,随后,才会带着你们一起赶往长安城。可是,到了长安城之后,黑衣人找到了叶世伯,并和他讲了自己的线索,两个人连夜赶往某个地点,找到了那样神秘的黄布包裹,随后,两个人在从关外回转的路途中,在经过黑风寨附近的沙漠绿洲之时,黑衣人为了得到黄布包裹,在叶世伯的身后突然下手,杀了叶世伯拿走了黄布包裹。”

  叶诗云点头道:“事情的大概思路应该是正确的,我爹没有和我们打招呼就连夜和那个黑衣人走了,这说明黑衣人一定给我爹带来了重要的消息,而且消息很急,他没时间和我们说明具体情况。”

  封云道:“这里面的事情再一次证明了黑衣人的身份,首先一定是和叶世伯很熟悉的人,而类似于惊云子这样的武林重要人物,一定和叶世伯非常熟悉。”

  叶诗云道:“不错,在上官府时我们所怀疑的这些人里面,所有人都和我爹很熟悉,其中和我爹关系最好的就是上官叔叔和惊云子道长。”

  封云道:“那么,事情就对了。这个黑衣人不仅身份重要而且还和叶世伯很熟悉,那也就说明黑衣人值得叶世伯信任,也正因为这样,在沙漠绿洲黑衣人才会很轻易得手。”

  值得信任的人往往就是最容易背叛你的人,知人知面不知心,这是常理,这是行走江湖的经验,用无数鲜血和生命换来的经验。

  楚恋依道:“现在看来事情发生了微妙的逆转,有嫌疑的几个人之中,和叶世伯关系最好的就是上官羽和惊云子,现在上官羽已经不可能了,所以,本来最没有嫌疑的惊云子却突然间成了最有嫌疑的人。因为还剩下的点苍派杜成非,无论从江湖名望还是武功方面,都不是和叶世伯、惊云子同等级的人物。”

  封云道:“那么,我们应该从哪方面开始寻找惊云子的突破口呢?“

  阿七道:“你们都忘了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楚恋依道:“什么问题?”

  阿七道:“钱。”

  楚恋依道:“钱?”

  阿七道:“不错,我们无论任何时候,都必须要把钱放在首位。因为,这是黑衣人出卖武林、杀死叶世伯的主要原因,也是最根本的原因。”

  三个人此时才恍然大悟。

  不错,所有的事情都是因为钱,才会不断的发生。

  黑衣人杀死叶万龙是因为那个黄布包裹,那个黄布包裹里面装的是什么?没人知道,知道的只有黑衣人、叶万龙和新月教。

  黄布包裹的价值是一座金矿,所以,黑衣人打算出卖武林将黄布包裹卖给新月教。

  这就说明,黑衣人很缺钱,而且缺很多钱,如果不是这样,以黑衣人的身份地位,他是绝不会冒险做这样事的。

  “现在我们要想一下,为什么黑衣人会缺钱,而且还是缺很多钱?”阿七继续围绕着钱的问题,继续分析道:“黑衣人的身份地位很高,一般的小钱他是绝不会缺的,因为连我这样的穷鬼都能随时买一壶酒,那么作为黑衣人那样有地位的人,怎么可能因为小钱儿犯愁?这就说明黑衣人缺的钱,绝不是小钱,很是很大一笔钱,很大一笔巨款。可是,问题的关键是,他需要这样的一笔巨款干什么呢?”

  封云道:“这真的是个问题,也许只有黑衣人自己才知道,他冒天下之大不韪,出卖武林同道,与邪教勾结,为了得到那座金矿,得到用之不尽的巨款,到底是为了什么?”

  楚恋依沉思道:“银子,每个人都需要,只不过每个人对于金钱的渴望,有着很明显的区别。对于我们这样的人来说,几百两就能够我们逍遥很久了,而且是很开心、很自在的逍遥。可是,对于某些人来讲就不同,他们需要的是奢华无比的生活,需要的事琼浆玉液的麻醉,这样的人别说几百两,就算是几万两也不够花几天的。所以,我的想法是我们要从这样一个方向去寻找突破口,寻找惊云子在武当山之外的生活踪迹,这一定是一个好的线索和方向。“

  问题,最怕的就是分析。

  任何问题之所以是问题,就是因为没有进行系统的、合理的分析,如果有了这样的分析,那么问题自然也就不再是问题。

  四个年轻人找到了自己寻找线索的方向,追查黑衣人、追查叛徒的方向。

  关五也找到了自己的 方向,找到了自己的人生方向。

  自己为什么要为新月教卖命?

  难道要像鹰眼那样,为了执行所谓的任务而失去生命?

  自己为什么不能为自己打算一下自己的人生?

  自己为什么不能有自己的一个安稳的家?

  自己为什么不能和自己喜欢的女人,永远长相厮守?

  女人,仙女一样的女人。

  关五见过的女人不少,见过的美人不少,见过的漂亮女人也很多。

  在新月教什么样的漂亮女人都有,虽然,自己只能看,不能摸。

  可是,关五说什么也是见过世面的。

  然而,今天紫竹林的美人,今天紫竹林的蓝娘子,却给了关五一个前所未有的震惊。

  不仅是震惊,而且是惊喜若狂。

  面对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翩若惊鸿、倾国倾城的绝世美人。

  关五早已经失去了自我,早已被美人好似拥有深深魔力的微笑,勾去了魂魄。

  人的思维决定自己的行为,有了对绝世美人的占有欲,精明的关五变成了傻瓜关五。

  人生的路需要方向,江湖的路需要方向。

  有了方向才会有继续生存的目标,才会有继续生存的意义。

  未来的路会是什么样的?

  四个年轻人的路、关五的路,都似乎冥冥之中被一个人所掌控。

  被一个人的意念所掌控。

  敬请期待下一章。

  沧桑三叔

  2018年4月7日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