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武林遗孤
沧桑三叔2018-11-11 09:397,667

  武当山。

  夜已深沉。

  明月虽有,但却黯淡无光。

  武当山的丛林中,只有猫头鹰的鸣叫。

  丛林中的两个人影,却带动起更多的声音,是衣襟带动的风声,是穿过灌木沙沙作响的响声。

  脚步很轻,速度很快。

  阿七和封云的轻功都不弱,两个人小心夜行,悄然接近了武当派的院墙。

  身形飞掠而起,两个人的身形好似正在飞行的蝙蝠。

  两个人已经先后两次来到武当派,对武当派的情况,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

  亥时。

  这正是惊云子和众弟子在大殿做晚课的时间。

  真武大殿檀香缭绕,阿七和封云看到惊云子正在为众弟子讲道论经。

  黄布包裹。

  这是最重要的物证,那是黑衣人在沙漠绿洲杀死叶万龙之后,从他的身上拿走的最重要的东西。

  小小的黄布包裹,竟然价值一座金矿。

  可是,却没人知道黄布包裹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除了黑衣人以及已经死去的叶万龙。

  黄布包裹的重要程度,可想而知。

  这么重要的东西,黑衣人绝不可能随身携带,因为黑衣人知道黄布包裹是自己的唯一筹码。

  不仅是能换来金山银山的筹码,也是自己随时有可能丧命的祸根。

  新月教对黑衣人的黄布包裹一直虎视眈眈,一直在逼迫着黑衣人赶快交易。

  当然,这种黑暗中的交易是见不得光的。

  在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之前,交易可以很轻松的进行。

  可是,现在不同,现在这个背叛武林的交易已经尽人皆知,只是还没有找到谁是黑衣人而已。

  所以,黑衣人有顾忌,他不能不顾及自己在交易之后,是否能够全身而退。

  而且还要担心武林隐者对自己的注意,暗中是否有人已经开始怀疑自己,对此黑衣人没有丝毫的把握。

  四个年轻人经过仔细的分析和精心的筹划,一致认为黑衣人绝不可能将黄布包裹随身携带。

  可是,他会放在哪里呢?

  现在,惊云子的嫌疑最大,而且以目前的事实为依据,惊云子就是黑衣人的事实,基本已经确定。

  就差最关键的黄布包裹。

  再次夜探武当山,这是阿七的主意。

  武当派亥时的晚课,和很多道观寺院的情况基本一致。

  就抓住这个时间段,四个年轻人决定再探武当山。

  惊云子的卧室和书房在后院。

  早已经掌握具体情况的阿七和封云,一前一后施展自己的轻功身法,掠过屋脊,直奔武当派的后院。

  两个人很轻松的躲过了院中巡查的武当弟子,悄无声息的接近了惊云子的卧室和书房。

  阿七和封云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心领神会。

  封云转身悄然掩入惊云子的卧室,阿七也同样悄声钻进了惊云子的书房。

  阿七进入书房看到了满屋的书籍和字画,借着黯然月光的光亮,阿七开始搜索着房间内的每一个角落。

  阿七重点搜索的是书房壁柜的缝隙,这是叶诗云告诉自己的,正常情况之下,想要隐藏自己最重要的东西,很多人都会在自己的书房或者卧室中建立一个密室。

  密室是最好的隐藏地点,无论是隐藏什么,密室都是最佳的选择。

  书房内没有黄布包裹的任何踪迹,但是,书柜后的缝隙却真的出现了。

  这是很不正常的缝隙。

  是什么不正常?

  是灰尘。

  缝隙的边缘处没有任何灰尘,庞大的书柜是不可能经常移动的,长年累月的放置,缝隙的周围有些灰尘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

  可是,没有,没有任何的灰尘。

  这说明了什么?

  这说明眼前这个庞大的书柜是经常移动的,所以,才不会留下任何的灰尘。

  阿七的眼前一亮,阿七知道这一定是个密室,是密室就一定有机关。

  阿七在仔细的搜寻着开启密室的机关,突然,阿七看到书柜上放置的一个瓷瓶很不协调。

  满是书籍的书柜,角落处竟然有一个青花瓷瓶。

  这仍然是很不正常的搭配,很不协调的搭配。

  阿七走上前,想拿起瓷瓶,可是,却拿不动。

  瓷瓶的底部好像有什么东西粘连着,阿七试着转动了一下瓷瓶。

  突然,奇迹发生了。

  庞大的书柜,很重很重的书柜,在阿七转动青花瓷瓶的瞬间,慢慢的向右侧移动,移动的结果是书柜后方密室的入口。

  一人多宽的入口,黑洞洞的入口。

  好似很深的密室,突然间出现在阿七的眼前。

  阿七惊喜万分,阿七知道自己找到了最关键的秘密。

  阿七闪身进入了深深的密室,下了数层台阶,拐了两个弯,一间灯火通明的密室出现在阿七的眼前。

  密室的陈设很简单,一侧的墙壁处仍然是装满书籍的书柜。

  迎面是一个石榻,一个厚厚的蒲团铺设在石榻之上。

  左侧石壁上的三盏明亮的油灯,清晰的照亮了密室的每一个角落。

  阿七赶紧上前搜索着那个最重要的黄布包裹,可是,密室内除了各种各样的书籍,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也没有任何的暗格可以藏匿任何东西。

  阿七很沮丧,这么重要的东西居然不放在密室,那会在哪里呢?

  “我觉得你在我这里,找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深沉的声音来自密室的入口。

  阿七大吃一惊,回头一看,走进密室的正是身着道袍,手拿拂尘的惊云子。

  本应该在做晚课的惊云子,却突然间出现在阿七的面前。

  惊云子从容走进密室,看着惊讶中的阿七,说道:“这是我闭关的密室,你悄悄来到这里,难道也想闭关?”

  阿七道:“我对闭关还是开关没有丝毫的兴趣。”

  惊云子:“哦?那是什么让你有兴趣来到我这里?”

  阿七凝视着惊云子道:“我有兴趣的是,你到底是谁?”

  惊云子一愣说道:“你难道不认识我?”

  阿七喝道:“你少装蒜,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你的所有事情。”

  惊云子看起来感觉有些莫名其妙,说道:“所有事情?那你说说看,你们知道了我哪些事情?”

  阿七一字一句的说道:“你就是黑衣人,你就是武林的叛徒,你就是杀死叶万龙的凶手。”

  惊云子微微一笑道:“哦?你有什么证据支持你的判断?”

  阿七道:“我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要找到最关键的证据。”

  惊云子道:“是什么?”

  阿七道:“黄布包裹,就是你从叶万龙尸体上,拿走的那个黄布包裹。”

  惊云子道:“你找到了吗?”

  阿七道:“还没有。”

  惊云子道:“那其他的证据呢?”

  阿七道:“在洛阳城外的小客栈,你去和鹰眼交易,你用的是腹语变声术,我们无法得知你的真实声音。可是,在你到上官府之后,鹰眼也随之而去,他是去找你的,他是想和你交易。”

  惊云子道:“你怎么知道他是去找我而不是去找别人?”

  阿七道:“在上官府有名望有地位的掌门人除了了然大师就只有你、上官羽、应玄通和杜成非,能和叶万龙一起前往关外做一件很重要的事的人,一定是江湖上有名望有地位的人,也是和叶万龙和相熟的人,符合这一条件的人只有你们四个。而其中杜成非的武功最弱、名望最低,和叶万龙也并不相熟,所以,可以直接排除。应玄通已经死了,而且事后证明他是被冤杀的,是鹰眼陷害了应玄通,他为了搅浑上官府这潭浑水,好让自己变得更加安全,所以,陷害了应玄通。上官羽本来是最有嫌疑的人,因为他杀了总管老邱,老邱是上官府的总管,老邱的死很有可能,就是上官羽为了掩盖上官府早已经外强中干的事实,而找的替死鬼。鹰眼最有可能去找的人本来应该是上官羽。“

  惊云子道:“那现在呢?现在上官羽就不可疑?”

  阿七道:“是的,不可疑,一点嫌疑都没有。”

  惊云子道:“为什么?”

  阿七道:“因为我们忽然间发现,我们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实。”

  惊云子道:“什么事实?”

  阿七道:“事实就是鹰眼进入上官府之后,第一个杀死的就是上官羽的儿子上官龙,试问如果上官羽就是黑衣人,那么鹰眼怎么可能杀了黑衣人的儿子,杀了上官龙,上官羽又怎会和鹰眼交易?如果真是这样,鹰眼就不怕毁掉这场重要的交易?所以,上官羽没有嫌疑,一点嫌疑都没有。”

  惊云子道:“这倒不一定。”

  阿七问道:“为什么?”

  惊云子道:“鹰眼杀了上官龙是为了要以上官龙的身份留在上官府,他不担心自己会毁掉交易,也许是因为他觉得他自己做的这件事天衣无缝。没有人会知道他已经杀了上官龙,自己变成了上官龙。他这样做无非是想得到他梦寐以求的黄布包裹,不管是交易也好还是偷窃也罢,总之,他一定要得到那个黄布包裹。得到东西以后,就算上官羽知道了是他杀了上官龙又能如何?黄布包裹到时已经在鹰眼的手上,鹰眼为什么还要担心?”

  惊云子的解释非常合理,阿七一时语噻。

  的确,四个年轻人都没有想到这一层,在没有事实依据的前提下,任何可能性的推测都是合理的,只不过,任何推测都需要去证实,用事实去证实。

  阿七道:“你想要误导我?“

  惊云子道:“我没有误导你,是你没有想到我所想到的这一层面。”

  阿七道:“就算你所推测的有一定道理,那么,现在的上官羽又怎么解释?”

  惊云子道:“现在的上官羽?”

  阿七道:“是的。”

  惊云子道:“现在的上官羽和十几天前的上官羽有什么区别?”

  阿七道:“有区别,而且区别很大,简直是判若两人。”

  惊云子似乎很惊讶说道:“说说看。”

  阿七道:“现在的上官府已经空无一人,上官羽在武林大会后就宣布退出江湖,不问世事。十几天的时间里,他已经从一个雄狮一样的武林大侠,变成了一个精神颓废、白发苍苍的普通老头,变成了一个心无旁骛、专心照顾自己患病夫人的老头。“

  惊云子沉思了一会儿,继续道:“你确定你看到的是事实?”

  阿七道:“我的眼睛没有任何问题。”

  惊云子道:“眼见的并不一定就是事实。”

  阿七道:“眼见的不是事实?可是,你现在解释一下,我所见到的另外一件事,是不是事实?”

  惊云子道:“什么事?”

  阿七道:“一个武林侠士离家出门,家人都到门口来送他,妻子和儿女在向他挥手告别,这是多么感人的画面。可是,我不明白的是,一个江湖鼎鼎有名的道士,为什么会突然间变成一个武林侠士?而且,还有家,还有老婆,还有孩子。不止一个老婆,不止一个孩子,是十几个老婆,是十几个孩子,这是为什么?”

  惊云子眼中透着神秘,说道:“这是你看到的?”

  阿七道:“不仅我看到,还有其他人都看到了。我想知道的是这是不是事实?这是我亲眼见到的事实,会不会就是事实?”

  惊云子道:“你见到的是事实,但是,我告诉你,那不一定就是真正的事实。”

  阿七喝道:“那你告诉我真正的事实是什么?身为武当派的掌门人,江湖上德高望重的长者,居然背地里养了十几个老婆,十几个孩子,这不是真正的事实,又是什么?”

  惊云子道:“你们四个年轻人就是因为发现了这件事,才怀疑我就是黑衣人?”

  阿七道:“这难道还不够?”

  惊云子道:“不够。”

  阿七道:“那我还需要了解一些什么事实?”

  惊云子道:“最起码你还没有确定,那些女人和孩子和我到底是什么关系?”

  阿七道:“我已经了解过了,那些孩子都叫你爹,你说,这样的称呼,能不能证明你们的关系?”

  惊云子道:“不能。”

  阿七很惊讶:“难道还会有随便叫别人爹的小孩子吗?”

  惊云子道:“没有。”

  阿七道:“既然是这样,怎么就不能证明你们的关系?”

  惊云子道:“因为你还没有了解事实的全部。”

  阿七已经被惊云子弄糊涂了,面对如此强有力的事实,惊云子居然还在狡辩?

  阿七真的怒了,阿七的右手很自然的握向了自己腰间的断刀。

  阿七龇牙咧嘴的说道:“你现在说你不是黑衣人,我说什么也无法相信。”

  惊云子处变不惊的说道:“为什么?”

  阿七怒道:“因为你太会狡辩了,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你还在狡辩,只有黑衣人那种狐狸一样的人,才能做得出这样的事。”

  刀光。

  刀光闪起。

  是漆黑的刀影,是夺目的刀锋。

  灯光仍在,灯光闪耀。

  密室的墙壁已经出现了阿七手拿断刀的影子,是黑色的影子。

  杀气已起。

  随着阿七拔刀的一刹那,杀气已出。

  阿七已经准备好与惊云子决斗,哪怕自己不是对手,自己也要拼尽全力。

  一定要杀了这个叛徒,杀了这个凶手。

  不仅是为了娘娘腔,更是为了武林。

  可是,让阿七意外的是,惊云子还是没有动,也没有任何与自己拼杀的意味。

  因为没有杀气,惊云子从始至终都没有透露出一丝的杀气。

  “你们真的想知道真相?”惊云子发出了在阿七看来只是一句废话的问话。

  “那还用说。”阿七此时真的很愤怒。

  “那好,跟我来吧。”惊云子没有理会阿七的愤怒,而是很淡定的转身离开密室。

  愤怒中的阿七,再一次被眼前的惊云子弄得稀里糊涂,不知道这个惊云子在搞什么鬼?

  武当山脚下的小镇,是香客们休息打尖的地方。

  小镇不大,但是,每逢初一、十五,这里都很热闹,像赶庙会一样热闹。

  今日恰恰就是初一。

  昨日还冷冷清清的小镇,一时间变得异常的热闹。

  仅有一条街道的小镇早已人头攒动,街道两旁的商贩、来往穿梭的香客,占据了拥挤不堪的街道。

  本来身着道袍的惊云子,此刻再一次换上了前日的那身武林侠士的服饰。

  不同的发髻,不同的装束,但却是相同的人。

  还是惊云子,还是处变不惊,坦然自若的武当掌门。

  惊云子走在人群之中,很悠闲、很淡定。

  四个年轻人跟在后面,紧紧的盯着前面带路的惊云子。

  阿七的眼神带着奇怪、带着迷惑,带着警惕。

  惊云子的武功绝对值得任何人警惕,身为武当派掌门,武林中的魁首,这样的人如果突然间变成敌人,那将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

  封云也同样随时准备拔剑,随时准备和阿七一起对付这个随时可能杀人的黑衣人。

  所有的警惕,所有的迷惑,所有的不解,所有的怀疑,所有的线索。

  在再次来到小镇庞大府苑中的一刻,突然间,出现了不可思议的逆转。

  十几个年龄十来岁的孩子,有男孩、有女孩,在再次见到惊云子的一刹那,开心的笑着,开心的围了上来。

  惊云子当然不会空手而来,拿出了自己精心准备的孩子们喜欢的礼物,开心的哄着孩子们。

  “道长,你不是要过段时间再来吗?怎么这么快又回来了?”一个中年女人,在孩子们拿着礼物开心的离开之后,慢步走上前。

  惊云子道:“因为有几个江湖上的朋友想来看看你们。“

  惊云子回身看着身后的四个年轻人。

  中年女人道:“是自己人吗?”

  惊云子点头看着四个年轻人说道:“当然,这是武林后起一辈中的佼佼者,是武林的未来和希望。”

  中年女人听完惊云子的话,面露微笑地看着四个年轻人,说道:“认识你们很高兴,介绍一下,我是晋中贺段章的遗孀。”

  贺夫人转身看着随后走来的几个中年女人道:“这几位分别是巴东大侠裘天宇的遗孀,天门大侠秦童的遗孀,横山大侠杨怀风的遗孀,平南大侠慕成天的遗孀,后院还有几位大侠的遗孀。我们这些人拖儿带女,多亏了惊云子道长和了然大师的细心安排,才保全了我们的性命。”

  阿七、封云、叶诗云和楚恋依痴痴地看着贺夫人,仔细地听着贺夫人的介绍,几个人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贺夫人看着惊呆在原地的四个年轻人道:“你们惊讶也很正常,作为替天盟的遗孀和遗孤,我们本来早就已经被仇家杀了,本来早就应该随先夫而去。可是,我们不甘心,我们还有孩子,他们是武林的未来,替天盟的希望,他们有权力长大成人,他们有义务为武林做出自己的贡献,因为他们的父亲都是顶天立地的汉子,都是为武林而牺牲的无名英雄。”

  什么替天盟?

  什么遗孀?

  什么遗孤?

  四个年轻人被贺夫人的话,弄得晕头转向犹如坠入云里雾里。

  正堂。

  只有惊云子和四个年轻人。

  惊云子拼了一口香茶,看着四个年轻人,眼神中只有赞许,只有欣赏,没有埋怨,没有愤恨。

  惊云子道:“替天盟建立于八十年前,是武林中的忠义之士秘密的集结在一起,建立的秘密组织。替天盟的主要任务是击杀武林中的叛徒和那些大奸大恶的祸害,替天盟的所有成员都是以隐蔽的身份加入的,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为了要更好的保护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可是,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奸恶之徒也有自己的组织,他们在秘密的查访替天盟的秘密,不仅是查访,还有渗透。几十年间,他们无数次的渗透至替天盟的内部,我们也因此而不断的遭受损失,我们损失了很多人,这些人都是甘愿默默无闻为武林付出的无名英雄。但是,事实很残酷,我们还是在不断的损失替天盟的成员,随后,他们的遗孤和遗孀问题,就被提上了日程。我和了然大师经过仔细的分析和探讨,决定拿出一笔资金,将替天盟死去成员的遗孀和遗孤全都暗中保护起来,他们的遗孤将来一定是替天盟的主要力量,毕竟江湖永远都属于年轻人,属于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

  这就是事实,这就是四个年轻人想要见到的事实。

  惊云子继续道:“这些孩子们都叫我爹,我也认可,只不过,我是他们的干爹。”

  四个年轻人此时的表情都很尴尬,谁都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结果。

  惊云子看着尴尬的四个年轻人微笑道:“你们很棒,你们是武林后起之秀中的佼佼者,单说你们对武林的事如此用心,就是很多年轻人做不到的。江湖需要正义,更需要像你们这样有正义感的年轻人。”

  阿七红着脸尴尬的说道:“道长……对不起……我……我不该对你……拔刀……“

  惊云子笑道:“呵呵呵,没什么,我不仅没有怪你,反而很欣赏你。你是魔刀的传人,谁都知道,江湖几百年来,魔刀的选择从没有失误过,魔刀选择自己的主人从来没错过。你现在还没有领悟魔刀的精髓,那是因为你太年轻,你经历的事情太少,不过没关系,因为你还年轻,你还有很多时间。只不过,我希望你能记住的是,江湖的经验可以积累,可以从不断的坎坷中积累,魔刀的武功可以领悟,可以从不断的错误中领悟,但是,人生的方向不能错,江湖的道路更不能有偏差,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有时只是一念之间。“

  阿七很认可惊云子的教诲,重重的点了点头。

  惊云子用自己的实际行动给四个年轻人上了人生最生动的一课。

  江湖的水很深,江湖的人很危险,江湖上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江湖中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人。

  无论何时,江湖都会有正义存在。

  无论何时,江湖都会有坚守正义的人。

  问题是,你自己是不是这样的人,以及想不想做这样的人。

  替天盟是很多江湖人闻所未闻的组织,八十年来没有人知晓它的存在,但是,事实上它却时刻存在于江湖,时刻存在于每个江湖人的身边。

  替天盟里的人,就是维护武林正义的一群人,一群默默为武林奉献的人。

  他们是真正的英雄,是默默无闻的英雄。

  离开武当山小镇。

  走在旷野中,孤独行走的四个年轻人心情很沉重。

  宽阔的旷野中,四个孤独的人。

  四个年轻人显得是那么的渺小。

  是的,在茫茫江湖中,四个年轻人的确非常渺小。

  江湖中有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有太多不为人知的人。

  年轻人的江湖路还很长很长;

  年轻人的人生路还很远很远。

  未来的江湖路还存在着很多很多的未知;

  未来的人生路还存在着很多很多的迷茫。

  问题的关键是,在于你自己,在于你如何做出正确的选择。

  敬请期待下一章。

  沧桑三叔

  2018年4月10日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