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错失的真相
沧桑三叔2018-11-14 11:457,807

  洛阳。

  古老的洛阳,见证了曾经的繁华,曾经的萧条,曾经有过的血腥屠杀,曾经有过的歌舞升平。

  历史的车轮并没有因为任何人而有过任何停止之时,

  文化的进程也没有因为任何事而有过任何退步之际。

  依然是繁花似锦的洛阳,依然是人头攒动的街市。

  依然没有改变的是江湖,依然没有改变的是困境。

  四个年轻人面临着最大的困境,面临着最难以解答的疑团。

  也许,真的是哪里出现了失误,

  也许,真的是哪里出现了错误。

  也许线索就曾经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可是,却被自己鬼使神差的错失了。

  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

  回到客栈的四个年轻人,再一次聚在一起,苦苦的思索,仔细的分析。

  “我们现在必须要再一次回到原点,不管我们之前走的有多远,都必须马上转回原点。”楚恋依第一个提出了至关重要的方向。

  “不错,我们要重新捋顺一下我们的思路,从中找到一些我们曾经错失的蛛丝马迹。”封云也同样是这样的感受。

  阿七道:“我们现在面对的无非还是之前的问题,有嫌疑的人就这么四个人,应玄通已经死了,所以,根本就不用去证明他到底是不是黑衣人。”

  楚恋依道:“第二个是上官羽,可是,上官府一行,我们已经看到了此时的上官羽,也已经证实了上官羽的情况,他根本就和黑衣人搭不上边。”

  封云道:“第三个是惊云子,事实也已经证明,我们对惊云子的怀疑,根本就是子虚乌有。虽然,他有自己的秘密,但是,这个秘密却和武林的叛徒截然相反。”

  阿七道:“最后剩下的就是杜成非,而杜成非我们虽然还没有去证实,可是,我们心里都知道,不管是否证实,杜成非都不可能是黑衣人,因为无论从心机还是武功,杜成非和黑衣人的差距都不是一点两点。而且后来我又回想了一下,我们真的忽略了一个细节,那就是身材,身材不对劲,杜成非的身材和黑衣人的身材相距甚远,根本就没有可比性。黑衣人蒙面夜行而且使用的是腹语变声术,他对自己隐藏的很成功,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可是,唯有身材这一点他无法隐藏,也没必要隐藏。”

  楚恋依道:没错,黑衣人的身材,是他唯一暴露的一点,他的身形和上官羽、惊云子两个人很相像,但是,和应玄通、杜成非两个人却截然相反。”

  阿七道:“所以,我觉得我们还是要把重点放在上官羽和惊云子身上。”

  封云道:“为什么?难道你有什么线索怀疑他们两个?”

  阿七道:“线索倒是没有,不过,我使用的是排除法。既然,我们通过身材可以判定应玄通和杜成非没有嫌疑,那么,也就说明,无论上官羽和惊云子两个人多么的没有嫌疑,他们都一定有值得怀疑的地方。真相就在他们两个人的身上。”

  楚恋依道:“我同意阿七的观点,也许我们真的错失了真相,也许真相就曾经在我们的眼前,而我们却视而不见。”

  “娘娘腔,你怎么了?”阿七看着一直没有发言,有点发呆的叶诗云。

  叶诗云被阿七一叫才缓过神来,赶紧说道:“没,没什么?”

  楚恋依道:“诗云,你是不是回忆起什么?”

  叶诗云道:“是有一件事。”

  楚恋依道:“快说说看。”

  叶诗云想了想说道:“其实……上次在上官府,我就发现有件事情很奇怪。”

  阿七道:“什么事?”

  叶诗云道:“我家和上官家是世交,我小的时候就经常来洛阳,经常到上官家做客。几乎是每年都要从襄阳赶来,所以,我从小就见过上官夫人,他是个漂亮的女人,气质幽兰,拥有很典型的大家闺秀风范。我听我爹说,上官夫人是慕容家的人,慕容家是世家大族,慕容家的女儿当然气质高雅、仪态不凡。可是,我们上次在上官家见到的上官夫人,却是另一番景象,虽然,上官夫人的脸被包裹的严严实实,我们看不清她的脸,但是,人的气质却不是几片药布能够掩饰的了的,而且,刚才阿七提醒了我,就是她的身材。上官夫人的身材高挑、亭亭玉立,可是,上次躺在床上的女人,很明显身材没有那么高,没有那么笔挺。”

  楚恋依惊讶道:“你是说,我们上次在上官府看到的上官夫人,很可能不是上官夫人,而是别人假冒的?”

  叶诗云道:“我不敢确定,所以,我才一直在犹豫。看到上官叔叔那颓废的样子,我真的不忍心怀疑他,而且,他还是我爹最好的朋友。”

  封云道:“现在不是不忍心的时候,我们需要找到真相,想找到真相就必须以事实为依据。”

  楚恋依道:“不错,事实总是很残酷,但是,我们如果想找到真相就必须学会面对残酷的事实。”

  阿七道:“这件事,很可能就是我们忽略的重要线索,我们必须抓住这条线索,我们必须弄清楚,那个躺在床上的女人,到底是不是上官夫人。”

  这也许就是错失的线索,这也许就是错失的真相。

  纵使不是,也无关紧要,最起码可以彻底的排除上官羽的嫌疑。

  上官府已经没有其他人,所以不需要夜探这么麻烦。

  四个年轻人获得了重要的线索,抓紧一切时间,冲进了上官府。

  可是,没有人,一个人都没有。

  上官羽也不在。

  后院。

  还是门窗紧闭,密不透风的房间。

  有人。

  这里有人。

  是患了麻风病的上官夫人。

  楚恋依知道麻风病的厉害,这种病极具传染性。

  楚恋依戴上了面巾,走到了上官夫人的床边。

  可是,突然间楚恋依发觉不对劲。

  是什么?

  是呼吸。

  床上的上官夫人没有呼吸。

  楚恋依伸手一探鼻息,气息全无。

  “啊?人死了?”楚恋依大吃一惊。

  三个人也围拢了过来。

  楚恋依慢慢打开了上官夫人脸上的药布,打开的瞬间,楚恋依再一次震惊,不仅是楚恋依震惊,叶诗云也同样震惊。

  为什么?

  楚恋依震惊的是什么?

  叶诗云震惊的又是什么?

  叶诗云看到上官夫人遗容的同时,大惊失色,大叫道:“不是她,她不是上官夫人。”

  无论是怎样的病症,无论受到什么样的病痛折磨,就算已经折磨的不成样子,人脸的大体轮廓还是不能改变的。

  可是,叶诗云看得非常清楚,面前这个女人的尸体,绝不是上官夫人。

  那么,这个女人是谁?

  是谁已经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楚恋依也同样大惊失色道:“这个女人没有麻风病。”

  “什么?”三个人都大吃了一惊。

  楚恋依的医术虽不能算是医道圣手,但是,对于疑难杂症也同样了解过很多。

  面前的女人,没有任何麻风病的征兆。

  这说明了什么?

  没有麻风病,也就没有病痛的折磨。

  没有病痛的折磨又何须喂药?

  没有病痛的折磨又何须上官羽倾家荡产?

  更何况,面前的女人根本就不是上官夫人。

  这又说明了什么?

  说明了上官羽在撒谎,说明了上官羽在演戏。

  上次来到上官家,上官羽的种种表现,种种话语,种种声情并茂,种种情深款款,都是在演戏,都是假的。

  上官羽就是黑衣人,上官羽就是武林的叛徒。

  鹰眼来到上官家就是来找上官羽的。

  可是,上官龙的死又如何解释?

  上官羽亲手杀了鹰眼又如何解释?

  疑问自然会有,而且还不止这两点。

  无论有多少疑问,总要找到上官羽,才能知道真相。

  密室。

  上官府一定会有密室。

  黄布包裹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所以,上官羽为了保住自己的黄布包裹,守住自己的秘密,就一定会藏在密室里。

  四个人分散开来,开始分头搜索上官府,前院、中院、后院、侧院、甚至是别院的祠堂。

  可是,四个人搜索了整整一个上午,还是没有找到任何密室。

  “怎么可能?”楚恋依惊疑道:“上官羽做的这件事情会引起武林震动,狡兔尚有三窟,更何况是一个如此狡猾的老狐狸?”

  封云道:“可是,我们已经把上官府翻了个底朝天,还是没有找到密室。”

  阿七道:“你们说,上官羽有没有可能已经跑掉了?”

  楚恋依道:“不可能。”

  阿七道:“为什么?”

  楚恋依道:“我们首先要明白一件事,就是寻找黑衣人的事情绝不仅仅只有我们四个人,之前在武当山,惊云子道长已经和我们讲过了,替天盟早已经开始调查黑衣人的事。所以,你们想想,我们既然能够找出上官羽就是黑衣人,那么替天盟这么庞大的组织怎么可能找的比我们慢?”

  封云道:“不错,按照惊云子道长的说法,替天盟遍布整个江湖的每个角落,我们所见到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是替天盟的人,甚至于我怀疑我们住的客栈里就有替天盟的人。”

  阿七道:“所以,你们的意思是,我们在上官府的行动,此时替天盟已经知道了,他们也已经开始寻找上官羽?”

  楚恋依道:“不错,此时,如果上官羽敢露面,那么替天盟就会第一时间抓住他,所以,上官羽一定躲在某个地方,我们要先找到上官府的密室,也许会有什么线索。”

  叶诗云思索着,突然说道:“我想到了一个地方。”

  楚恋依道:“哪里?”

  叶诗云道:“我刚才在回忆,我记得我小的时候来上官家,在后院玩的时候,我看到过一个枯井,枯井被一块大石头押着,不过还有缝隙,我曾经向里面张望过,可是,那里面很深,根本就看不到底。”

  四个人二话没说,封云当先而进。

  “走。”

  四个年轻人再次直奔后院。

  后院院中有一个井,但却不是叶诗云所说的那口井。

  角落。

  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这里通常都是堆放一些杂物,这里只有孩子们愿意来玩耍。

  一个很大的石头就在角落的枯草之下。

  真的有缝隙,真的有个枯井。

  由于这个枯井已经 废弃多年,枯井的上半部分已经破败不堪,露出地面的部分也已经很少。

  四个人找到了枯井。

  “等等。”封云拦住了后面的三个人。

  封云仔细的观察着枯井的周围,和那块巨石。

  封云道:“巨石有移动过的痕迹,而且周围还有脚印。”

  找到了,在封云移开巨石的一瞬间,四个人看到了深不见底的枯井。

  封云当先而下,纵身跳进了枯井。

  枯井很深,上面很窄,可是,枯井的底部却很宽阔。

  一个小小的石门就在枯井的底部的一侧。

  封云打开了火折子,一眼就看到了那个石门。

  石门很重,这样的石门通常都是由机关的。

  四个人在枯井底部,搜索着石门的机关。

  机关很好找,因为这里只有光秃秃的石壁,可是,石壁的一侧却有一盏油灯镶嵌着石壁之上。

  阿七突然间想起了惊云子密室的机关,那个青花瓷瓶。

  阿七走上前,试着转动了一下那盏油灯的灯座。

  突然,石门缓慢的打开。

  一个幽深的通道出现在眼前。

  封云当先拔出噬魂剑,右手拿着火折子,冲进了石门通道。

  密室。

  狭小的密室。

  密室没有任何装饰,也没有什么东西,只有一把椅子摆在对面。

  四个年轻人搜索着空空荡荡的密室,突然,叶诗云一回身,看到角落处一个不起眼的东西,吓得尖叫一声。

  阿七回身一看,角落处居然躺着一具干尸。

  干尸的衣服已经腐朽,干瘪的面容,破旧的衣服,依然可以分辨出这是一具女人的干尸。

  “是她。”叶诗云惊讶道:“这个人就是上官夫人。”

  楚恋依惊讶道:“你确定?”

  叶诗云点头道:“没错,虽然已经是具干尸,但是,他的身材和脸型的轮廓,我都认得,的确是上官夫人。”

  楚恋依走上前,查看了干尸的大体情况,随后说道:“她是被人杀死的,伤口很明显,一剑穿胸而过,而且从干尸的风干程度上看,可以肯定的是,她最少已经死了五年以上的时间。”

  封云道:“这么说,五年前上官夫人就已经死了,可是,上官羽却没有对外发布这一消息,而是找来了另外一个女人,假称上官夫人得了麻风病,随后,一直让那个女人代替上官夫人。”

  楚恋依道:“嗯,你的推测不错,事情就应该是这样。”

  阿七道:“可是,上官羽为什么要隐瞒上官夫人的死讯呢?”

  叶诗云道:“这就很容易分析了。”

  阿七道:“为什么这么说?”

  叶诗云道:“如果我们假设,上官夫人就是被上官羽杀死的,那又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

  楚恋依道:“如果是这样,那么上官羽就一定不敢公布上官夫人的死讯。”

  阿七道:“为什么?”

  楚恋依道:“因为上官夫人的娘家就是江湖上势力最庞大的慕容家族,慕容家族在江湖上的分支最广,人数最多。如果上官羽公布了上官夫人的死讯,那么慕容家族一定会有人来调查她的死因,这么明显的伤口,一看就是被人杀死的。那样的话,上官羽无论怎么推脱都逃不过嫌疑,最终,慕容家族的人一定能查出她的死因。所以,上官羽才不敢公布上官夫人的死讯。”

  封云道:“这间密室十分的隐蔽,所以,是隐藏尸体的最好地点。”

  楚恋依道:“看来我们真的是中了上官羽的套,他的表演实在是太精彩了。我们第二次来到上官家,他就早已经准备好对付我们。他用自己高超的演技骗了我们,骗了所有人。一个本来雄狮一样的武林大侠,为了照顾自己的夫人,突然变成了一个精神颓废、垂垂老矣的老人,这是多么触动人心灵的画面。老邱的事情,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心怀正义的武林大侠,不为人知的一面,能与一个府里的管家拥有手足一样的感情,得一知己死而无恨的感情,这又是多么的感人场景。可是,这一切居然都是假的。”

  叶诗云道:“上官府应该是早就已经没落,从那些菜农讨债的情况看,上官府的确已经是强弩之末。老邱的确没有贪污,因为他无钱可贪,因为上官府早就已经没有钱了。但是,上官羽还是冤枉了他,老邱也真的没有喊冤。”

  阿七道:“这只能说明,上官羽有威胁老邱的把柄,使得老邱不敢喊冤。”

  楚恋依道:“不错,事情就是这样。老邱是含冤死的,但是,他又不敢声张。以当时的情况,无论他喊不喊冤,他都会死。但是,如果他敢含冤,上官羽就会威胁到他的软肋,他的软肋是什么,我们现在已经无法知晓。”

  阿七道:“娘娘腔,我记得当时在洛阳城外的客栈,鹰眼抓住你的时候,黑衣人很明显不认识你,上官羽怎么会不认识你?”

  叶诗云道:“我到上官家来的那几年,是十五年前的事,当时我还不到十岁。在这十五年的时间里,我一直都没有来过上官家,我十岁起,我爹就给我找来了私塾先生,还要每天练武,所以,我和上官羽在这十五年的时间里,根本就没见过面。因此,我认识他,但他早已经不认识我。”

  女大十八变,更何况当年的叶诗云还只是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

  封云道:“我现在在想,上官龙的死是怎么回事?鹰眼既然是来找上官羽交易的,那他为什么还要杀了上官羽的儿子?这不是自绝坟墓吗?更何况这样一来上官羽又怎么可能再和新月教交易?”

  楚恋依道:“这个问题,就是我们之前忽略的问题。上官羽就是因为提出了这个问题,所以,才洗清了自己的嫌疑。”

  阿七道:“如果我们换一个角度去想,可能事情就不是这样了。”

  封云道:“说说看。”

  阿七道:“当时的情况是,鹰眼的宝图丢失了,宝图是上官羽的条件,鹰眼没有了宝图也就没有了交易的筹码。可是,新月教的交易又不能就此中断,所以,鹰眼才会冒险进入上官府。鹰眼先是找到了鬼婆婆,从她那里买来了易容面具,随后,他做了两手准备。一方面他要想办法拿回宝图以完成交易,而另一方面,如果拿不回宝图,他还得想办法继续交易。”

  叶诗云道:“没有宝图,他怎么交易?”

  阿七道:“威胁。”

  叶诗云道:“威胁?”

  阿七道:“是的,他可以用上官龙的命威胁上官羽,如果不交易,他就会随时杀了上官龙。”

  叶诗云道:“可是,他一进上官府就第一时间杀了上官龙,并且以上官龙的身份隐藏了下来,这又怎么解释?”

  阿七道:“这就是鹰眼狠的一方面,因为他知道,如果自己向上官羽提出,以上官龙的生命威胁上官羽交易,上官羽一定会恼羞成怒,一定会想办法杀了他。这一点鹰眼能想到,所以,他就干脆一点,先杀了上官龙,随后,再去威胁上官羽。可是,让鹰眼没想到的是,他带来的另一个人,也就是蝎子,帮了他的大忙。蝎子是鬼婆婆的孙女,蓝色眼泪就是蝎子带来的,蝎子为了自己的安全和鹰眼联手。蝎子帮鹰眼杀了你二叔,鹰眼顺利的拿回了宝图,这一点对鹰眼来说,应该很意外。因为,如果他能想到拿回宝图会这么顺利,就不会直接先杀了上官龙。可是,人已经死了,鹰眼就必须得以上官龙的身份继续隐藏下去,可是,意外的是,我们意外的发现了鹰眼的事情,所以,鹰眼才会暴露、被杀。”

  楚恋依道:“阿七的分析很合理,如果事情按照这样的角度去分析,那么也就说明,上官羽杀了鹰眼是必然。但是,交易却没有结束,因为还有斗笠人,斗笠人利用一幅画杀了了然大师,顺利的拿回了宝图。所以,他还会继续和上官羽交易。而对上官羽来说,虽然儿子被杀了,但是,杀死儿子的鹰眼也被自己杀了,一命抵一命,事情只能是这样。自己再怎么迁怒于新月教也无济于事,再者,当时任何人都不知道黑衣人到底是谁?可是,新月教一定清楚,鹰眼能够精准的找到上官羽、杀了上官龙就足以说明,新月教知道上官羽的身份。这是一种不是威胁的威胁,在交易之前新月教绝不会轻易拿这件事威胁上官羽,但是,如果上官羽执意拒绝交易,情况也就不好说了。上官羽当然明白这一点,所以,他还是会和斗笠人进行交易。”

  封云道:“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的交易还是没有进行。”

  阿七道:“这就是我之前所说的,上官羽不是不想交易,而是不敢轻易交易。他和新月教的事情已经被整个江湖都知道了,在没有做好全身而退的准备之前,他一旦交易,面对的可能不只是武林这方面的压力,还有的就是新月教翻脸不认人的危险。两方面的前后夹击,上官羽必死无疑。”

  楚恋依道:“所以,他在一步一步的为自己准备后路,准备全身而退的后路。武林大会一结束,他就宣布了退出江湖,不问世事。随后,就在上官府等着,等着大家上门一探究竟。所有人进入上官府看到的都将是我们之前看到的那一幕,那一幕的出现会使得所有人都不再对他有所怀疑,这就是上官羽想要的结果。”

  叶诗云感叹道:“真没想到,上官羽居然是这样的人。他可是我爹在江湖上最好的朋友,他们可是烧过黄纸的好兄弟,可是,他……他却因为钱,杀了我爹。”

  叶诗云很伤心,尤其是想起父亲的惨死。

  阿七道:“这个上官羽真是一条老狐狸,我们所有人都被他骗了。他这样阴险的人,居然一直能没有暴露,真是难以想象。”

  楚恋依道:“我现在倒是有些明白了,为什么上官夫人会被人一剑杀死?”

  阿七道:“为什么?”

  楚恋依道:“像上官羽这样阴险的老狐狸,在外人面前永远都是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谁也看不清他的真面目。但是,有一个人却早晚有一天都能发现上官羽其实就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而那个人一定就是和他朝夕相对的枕边人,上官夫人。”

  没有人比自己的枕边人更了解自己。

  任何人对自己枕边人都无法保留自己的缺点。

  上官羽再怎么狡猾,都不可能永远将自己丑恶的嘴脸隐瞒下去。

  上官夫人来自武林豪门慕容世家,怎么可能看不出自己的枕边人到底是什么人?

  就算一天看不出还有一年,就算一年看不出还有十年。

  他们做了三十几年的夫妻,上官羽再怎么伪装也不可能隐瞒自己的夫人一辈子。

  上官夫人秀外慧中,是武林世家的大家闺秀,她当然早晚有一天能看清上官羽的为人。

  可是,他看清上官羽为人的那一天,也就是离自己死亡之日不远的一日。

  这又是一个很容易推测的道理,虽然很残酷,但却是事实,残酷的事实。

  经过仔细的分析和讨论,已经证实上官羽就是叛徒,就是凶手的事实。

  可是,人呢?

  上官羽躲在哪里?

  怎么才能找到狐狸一样的上官羽?

  敬请期待下一章。

  沧桑三叔

  2018年4月13日午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