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错位的爱情
沧桑三叔2018-11-13 09:538,937

  白云点点的蓝天。

  苍鹰展翅翱翔,一声鸣叫响彻旷野,响彻耳边。

  茫茫无边的旷野。

  秋风吹拂着漫山遍野的荒草,秋风带动着沙沙作响的丛林。

  一片片落叶随秋风起舞,一丝丝秋雨随秋风而落。

  这是秋的痕迹。

  这是秋的记忆。

  四个人。

  四个赶路中的年轻人。

  四个思索中的年轻人。

  之前所有的推测都变成了空想,之前所有的线索失去了所有的意义。

  到底哪里出现了问题?

  到底哪里出现了失误?

  仅有的四个怀疑对象,已经排除了三个,难道真的是最不可能的杜成非?

  无论从任何一个角度上看,杜成非都没有丝毫的可能性。

  论武功,杜成非是最弱的。

  这和武功高强的黑衣人形成了最鲜明的对比。

  论关系,杜成非和叶万龙也基本上没有任何交集。

  这和黑衣人能秘密带走叶万龙形成了不可思议的对照。

  叶万龙没有任何理由相信并不熟悉的杜成非,在自己身边有众多帮手的情况之下,就算杜成非有千万种理由,叶万龙也不可能不打招呼就连夜跟随杜成非前往关外。

  那天晚上,黑衣人到底说了什么话才打动的叶万龙?

  两个人连夜动身赶往关外,甚至没和自己的女儿和亲信打一声招呼。

  为什么?

  深深的疑问埋藏在叶诗云的心底。

  目前的情况是,叶万龙的死已经不再是单一的私仇,而是牵扯到武林安危的大事。

  惊云子和了然大师等人早已经开始关注这件事,寻找黑衣人身份的人,早已不仅仅是四个人年轻人的事,替天盟也早已在第一时间开始暗暗查询线索。

  事实证明,黑衣人对自己身份的隐藏非常成功。

  目前没有人找到任何有力的线索,可以证明有哪个人值得怀疑。

  怀疑来自线索,线索来自细节。

  有嫌疑的四个人之中只剩下点苍派的杜成非,虽然他的可能性极小,但是,也同样不能放弃。

  因为只有事实才能证明可能性极小的人,是不是真的就没有可能性。

  四个年轻人放弃了骑马,因为四个人需要冷静的思考,思考自己之前所作出的错误判断和分析。

  看到的事实并不一定就是真正的事实,那是因为你还没有了解到真正的事实。

  世上的很多事都是表面事实,那种事实通常都是用于迷惑人的。

  迷惑人的事,迷惑人的人,迷惑人的伪装。

  可是,有些人不需要伪装,有些人不需要隐藏,有些人从来都是光明正大的出现,光明正大的杀人。

  迎面的丛林边缘就出现了这样一个人。

  一个满面春风、信心十足的人。

  是来杀人的人。

  是斗笠人。

  阿七第一时间就看到了,慢步走出丛林的斗笠人。

  关五微笑地看着眼前从远处走来的阿七和封云。

  关五不需要伪装自己,不需要偷偷的下手杀了阿七和封云。

  因为自己有信心,阿七和封云都是自己的手下败将,要杀这样的两个人,岂不是小菜一碟?

  嘴里叼着一片柳叶,抱着肩膀微笑着颠着脚,斜着身子,一副蔑视的表情看着阿七和封云。

  阿七远远的看到斗笠人之后,小声对旁边的封云说道:“封云听我的,你绕到他身后去,我在前面。”

  封云也小声道:“不,我在前面,我早就想好好领教一下斗笠人的幽灵飞刀。”

  封云的眼神中充满了喜悦,面对曾经击败自己的斗笠人,封云不仅没有惧怕,而且还很兴奋。

  阿七道:“这个时候不是逞能的时候,我有办法对付他的飞刀,百分百有效,听我的,快。”

  阿七很焦急,阿七知道封云对武学的痴迷,但是,现在却不是时候。

  面对斗笠人幽灵般的飞刀,很多人都没有把握,更何况自己和封云都曾经败在斗笠人的手中。

  楚恋依在封云的身后悄声道:“封云,不要蛮干,既然阿七有办法,就听他的。”

  楚恋依一直担心的就是碰到斗笠人这个克星,他的飞刀太诡异,好似诡异的幽灵。

  那是传说中的幽灵飞刀。

  也许只有传说才能克制传说。

  因为魔刀的传说更加的诡异,更加的让人不可思议。

  封云、楚恋依、叶诗云停住了脚步,阿七的脚步却没有停止,他径直的走向斗笠人。

  这是计策。

  阿七在吸引斗笠人的注意力,给封云创造包抄的机会。

  另一方面,阿七在不断的缩短自己和斗笠人之间的距离,这对自己有利。

  因为距离越短,斗笠人的飞刀越难以发挥他的优势,而自己却恰恰相反。

  三丈的距离。

  这是阿七的最佳距离,不能再往前,否则将会引起对方的怀疑。

  “看起来,你好像很有信心。”关五微笑的看着独自上前的阿七。

  阿七也同样微笑的看着斗笠人,说道:“看起来,你也好像很有信心。”

  “呵呵呵。”关五被阿七逗乐了,说道:“对付一个手下败将,还需要多大的信心?”

  阿七微笑道:“手下败将?那天在白云山,小爷我是一时大意,现在可不一样。”

  “哦?”关五看似很惊讶,说道:“现在有什么不一样?”

  阿七道:“现在不一样的是我不会大意,我会全力应对你的飞刀。”

  关五笑道:“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躲过我的飞刀?”

  阿七道:“是的,我不会给你任何机会。”

  再多说一句话都是废话,所以,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停止了不该有的对话。

  关五不再说话,但微笑还在,蔑视的眼神还在。

  阿七也不再言语,但微笑同样,信心满满的表情同样。

  旷野中的秋风没有因为旷野中多了一场生死对决而消失。

  相反,风声更紧。

  片片枯黄的落叶,随秋风而飘动,随秋风而翩翩起舞。

  秋的痕迹证明了秋即将结束。

  而眼前的决斗还未结束,决斗却已开始。

  在阿七走向斗笠人的瞬间,就已开始。

  突然,一片飘在空中的落叶瞬间被一道刀光斩断。

  那是魔刀的刀光,那是阿七手中断刀的刀光。

  漆黑而恐怖的刀身,在风中颤抖。

  嗡嗡作响的刀声,随着远去的秋风而飘荡。

  寒光闪闪的刀锋,杀气逼人的刀锋。

  有着吞噬鲜血的渴望,有着夺人魂魄渴求。

  这是只有魔刀主人才会知晓的渴望,

  这是只有魔刀主人才会明白的渴求。

  阿七在每次拔出魔刀的刹那,都会逐渐的感觉到魔刀的心意。

  那是逐渐心灵相通的结果,那是心有灵犀的必然。

  阿七在拔刀的瞬间,立即施展自己的魔云幻影身法,飞身而进。

  杀气逼人的眼神,杀气逼人的刀锋。

  随着阿七闪动的身形陡然发出。

  幻影一样的身形,闪电一般的刀锋。

  风声在阿七的耳边呼啸,一刹那的呼啸。

  一刹那之后的阿七就已经到了斗笠人的身前。

  关五的身形也同样不输于阿七。

  腾身而起的身形,也同样快如秋风。

  腾身、退步、侧身、挥手。

  仍然是空空的手,

  仍然是干燥而有力的手。

  空空如也的右手,在关五挥手的一瞬间,发生了同样让人难以置信一幕。

  阿七见过这样的一幕,在白云山黑云寨,在高台之上,迎着阳光,面对斗笠人的瞬间,阿七就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阿七从未见过那样的一幕,那是令人难以置信的瞬间。

  一把小小的飞刀,如同幽灵一般,突然间出现在自己三丈之外的空中。

  闪亮夺目的刀锋,寒光闪闪的刀锋。

  当时的阿七,就连闪避的时间和反应都没有,只有挥出自己的断刀。

  而在当时挥刀后的一瞬间,阿七就已经知道,自己必败无疑。

  为什么?

  因为阿七知道,这把飞刀的诡异,是自己此时的武功所不能抵挡的。

  就差一点,好在阿七的反应也同样非常快,断刀擦着飞刀的刀柄而过。

  只是这瞬间的摩擦,突然改变了飞刀的角度,也因此阿七才捡回一条命。

  可是,现在呢?

  现在阿七也同样没有领悟到魔刀的精髓,同样没有把握能抵挡这把诡异的幽灵飞刀。

  可是,现在的阿七好似信心满满,从阿七扑向斗笠人瞬间之时的眼神中,可以看出阿七没有任何的惧怕,反而信心十足。

  对于击败斗笠人,阿七早已经做好了相关的准备。

  因为阿七知道,自己早晚有一天会再次碰到斗笠人。

  准备。

  做任何事都需要准备。

  更何况是今天的生死之战。

  诡异的幽灵飞刀,没有任何意外的再次出现。

  再一次出现在阿七的眼前,再一次出现在阿七和关五的之间。

  破风而出的幽灵飞刀,突然间出现秋风之内,好似凭空出现,好似没有任何的征兆。

  只是在挥手之间,只是在刹那之后。

  楚恋依和叶诗云在远处都看到了这惊人的瞬间。

  两个人的手不自觉的攥紧了拳头,不自觉的为阿七的安危担忧。

  谁都知道这把飞刀的厉害,更何况阿七已经经受过这样一次生死的考验。

  奇怪的是,此时的阿七并没有闪身躲避,也没有挥刀阻挡。

  飞掠在空中的阿七,做出了让楚恋依和叶诗云大吃一惊的举动,任何人都想不到的举动。

  什么样的举动?

  是迎向刀锋的举动。

  挥刀而进的阿七,人在空中。

  在空中,阿七第一时间就看到了那把好似幽灵般出现的飞刀,阿七不仅没有恐惧,不仅没有躲避,反而挺起了自己的胸膛,迎着那把幽灵飞刀飞身而进。

  吃惊的不仅是楚恋依和叶诗云,吃惊的还有关五。‘

  关五此刻说什么也没想到,阿七会不闪躲、不阻挡自己的飞刀,反而挺起胸迎向自己的飞刀。

  为什么?

  关五真的很震惊。

  难道阿七要和自己同归于尽?

  不可能。

  就算是阿七有这样的想法,他也做不到。

  为什么?

  因为关五很了解自己的飞刀,自己的飞刀是随着内力发出的,内力越强飞刀的速度就越快,飞刀的速度越快飞刀瞬间的冲击力就会越大。

  阿七没有机会能在自己中刀的瞬间杀了自己。

  因为飞刀强大的冲击力,会让自己拥有足够的安全空间。

  因为阿七的手中不是飞刀,而是必须近距离攻击的断刀。

  魔刀的武功深不可测,也许魔刀可以在几丈外击杀目标,但是,现在的阿七却绝对做不到。

  为什么?

  因为关五经过上次和阿七的交手,就已经了解,阿七虽然是魔刀的传人,但是,此时的阿七,还远远没有领悟到魔刀的精髓。

  那么,阿七为什么要这么做?

  原因已经找到,因为结果已经出现。

  在幽灵飞刀,瞬间到达阿七心脏位置的一刹那,结果就已经出现。

  远处的楚恋依和叶诗云看到这样的一瞬间都大惊失色,惊声尖叫起来。

  可是,两个人看到的并不是阿七倒下的身影,听到的也不是飞刀插入心脏的声音。

  看到的却是飞刀被阿七的胸口弹回的瞬间,听到的却是飞刀碰到钢铁而发出的清脆的响声。

  “噹”一声,飞刀在触碰阿七心脏的同时,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这样的声响,让远处的楚恋依和叶诗云惊讶不已,呆呆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这样的声响,让挥手之后发出飞刀的关五,大惊失色。

  关五有点蒙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自己的飞刀怎会被阿七的血肉之躯弹回来。

  尽管如此,阿七还是被飞刀强大的冲击力击退了一尺的距离。

  就是这样的安全距离,让吃惊中的关五有了反应的时间。

  关五人在空中,再次侧身,再次挥手。

  可是,令关五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一次的挥手,却只能算是一次一半的挥手。

  关五只有挥出一半的力量。

  为什么?

  因为关五的胸前,突然间出现一段剑锋。

  是正在滴血的剑锋,好似雪一样剑身的剑锋。

  雪亮的剑锋,在苍茫大地的衬托下,更加的刺眼、更加的闪耀。

  封云没有让大家失望,面对斗笠人这样的高手,一定要用智慧。

  初出茅庐的四个年轻人,学会了使用自己的智慧。

  勇敢不等于鲁莽。

  迎难而上不等于只凭血气之勇。

  硬碰硬,需要的是实力。

  需要自己拥有绝对的实力。

  而此时的阿七和封云,并没有这样的实力。

  他们还很年轻,他们还需要更多的历练,还需要更长时间的自我修炼。

  武功永无止境,绝顶的武功绝不是一蹴而就的,也绝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练就而成的。

  只要还活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就有希望突破自己武学的瓶颈。

  希望当然是要留给活着的人,希望当然只有活着的人才能看到。

  死人是什么也看不到的,死人也自然就没有任何的希望。

  仰望碧蓝的天空,苍鹰仍在翱翔。

  眼望点点的白云,苍鹰仍在鸣叫。

  这是关五人生的最后一幕,也是关五在世间的最后一眼。

  关五的眼中看到的虽是蓝天,虽是白云,但是,只有关五自己知道,他的心中看到的却是一个女人。

  仙女一样的美人,神仙中人的美人。

  蓝色的衣裙仍在随风飘动、乌黑的长发仍然迎风飘逸,粉嫩的面容、勾人魂魄的眼神仍旧楚楚动人。

  倾国倾城的气质、闭月羞花的容颜。

  就是这个女人,就是这个突然间出现女人,就是这个不属于人世间应该出现的女人。

  神仙玉骨的美人,美得让人窒息女人,美的让人沉醉女人。

  关五最后的心潮还是荡漾不已、还是依然不能自已。

  女人的美,让关五已经为之疯狂、已经为之失去本性。

  蓝娘子。

  这是多么美的名字,多么动听的名字。

  关五为了自己心爱的女人而失去了自己宝贵的生命,这值得吗?

  值得。

  至少在关五的心里是这样觉得。

  倾国倾城的回眸一笑,深深的刻印在关五的心中。

  闭月羞花的美丽容颜,清晰地定格在关五的心里。

  无人可以想象此时的关五有多么的幸福,哪怕是自己因此而失去生命。

  除非是真正深深爱过的人,除非是真正深深动过情的人。

  关五的尸体静静的躺在茫茫的旷野中,眼神仍旧充满的微笑,充满着深深的爱意。

  好似已经见到了自己心爱的蓝娘子,好似已经幸福的拥抱着心爱的蓝娘子。

  蓝娘子还在,竹林中的小屋还在。

  午后的阳光,依然灿烂的照射着紫竹林。

  秋风掠过的紫竹林,沙沙作响的紫竹林。

  开着门窗的竹林小屋,坐于榻前的美丽女人。

  蓝娘子乌黑的秀发随风飘动,长长的睫毛眼波娇媚。

  等待。

  作为女人,除了等待还能做些什么?

  等待自己的男人归来,等待自己期盼已久的消息。

  五天的时间并不是很长,五天的等待却似很久很久。

  等待总会有结果,无论何时等待都会有结果。

  一个人走进了沙沙作响的紫竹林。

  蓝娘子看到了这个人,可是,却不是关五。

  是一个老人。

  虽白发苍苍,却身姿挺拔的老人。

  白色的胡须,褶皱的脸,身着宽大的黑袍,手里拿着一个酒壶。

  这显然不是关五,但却是关五的师傅,洞天老魔。

  步履蹒跚的洞天老魔,艰难的走在蜿蜒的青石小路上。

  浑浊发黄的双眼,凝视着眼前的竹林小屋。

  洞天老魔看到了竹林小屋内漫步而出的蓝娘子。

  美若天仙、风华绝代的蓝娘子,在洞天老魔的眼里,好似一个平常的老太婆一样没有任何的吸引力。

  也许是因为洞天老魔已经老了,已经老到对女人没有任何的兴趣。

  兴趣可有可无,可是,相熟却不能说否认就否认。

  相熟的眼神在洞天老魔的眼神之中,也在蓝娘子的眼波之内。

  蓝娘子微笑的看着洞天老魔,随口说道:“真没想到你还活着?”

  洞天老魔冷冷的说道:“拖你的福,我这条老命还得留着。”

  蓝娘子笑道:“留着?留着有什么用?”

  洞天老魔道:“留着看你是如何死的?”

  “呵呵呵呵……”蓝娘子媚声笑道:“我会死?呵呵呵,你们都死了,我都不会死。”

  洞天老魔道:“杀你只在举手之间,你怎会不死?”

  “呵呵呵呵……”蓝娘子笑道:“那你怎么不杀我?”

  洞天老魔不屑地冷笑道:“杀你,只会脏了我的手,你根本不配。你这个贱货、烂货,不知道有多少个男人,被你害死。我只想看看老天爷是怎么收拾你的?”

  蓝娘子受到辱骂,却没有发怒,仍然媚笑道:“老天爷?老天爷若是开眼第一个要杀的人肯定是你。”

  洞天老魔道:“哦?为什么?”

  蓝娘子道:“你连董天悔都可以杀了,你还敢问为什么?你别忘了,他可是你的救命恩人,还是你最好的合作同伴,还是你最好的朋友。你居然还能下得了手?我真的有些佩服你。”

  洞天老魔怒道:“你还敢提他?”

  蓝娘子道:“我为什么不敢提他?”

  洞天老魔道:“不错,是我让关五杀了他,是我让关五用你的画扰乱了他的心智,那是因为他挡了新月教的路,那是因为他手里拿着藏宝图,是他咎由自取。我已经多次和他讲明,让他老老实实的做他的了然和尚,老老实实的吃斋念佛,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可是,他却偏偏不听,就算我不杀他,新月教也同样会想其他的办法除掉他。”

  蓝娘子笑道:“还真是会狡辩,董天悔已经做了和尚,你还是不肯放过他,你还是忘不了当年的夺妻之恨,你以为我猜不到你的心思?”

  洞天老魔怒道:“呸!你这个贱女人。当年若不是你朝三暮四、挑拨离间,我和他怎么会落得如此地步?你这个蛇蝎女人,害了一个又一个,时至今日,连我的徒弟都不放过,你真是够狠。我也真没想到,关五所谓的让他顿悟的女人,居然会是你?”

  蓝娘子笑道:“呵呵呵呵……,你没想到又怪得了谁?”

  洞天老魔道:“我只怪关五那个混球,他居然连一点好奇心都没有,他居然没有看我给他的画卷,他居然想都没想,以他的功力如果没有那副画卷,如果没有特殊的原因,他怎么可能杀的了了然和尚,我真是恨……”

  洞天老魔真的很后悔,后悔自己没有早一点警觉这件事。

  蓝娘子嫣然一笑说道:“恨?恨又如何?恨你也奈何不了我,恨你也一样要在我的掌控之中。”

  洞天老魔道:“为什么?”

  蓝娘子道:“关五一定会死在阿七和封云的手上,他继承了你的武功,也同样继承了你年轻时的自负。以为自己有天下无双的飞刀就可以横行天下,就可以纵横四海。可是,他不明白,当然,你年轻时也不明白,不明白什么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明白什么是小心驶得晚年船。所以,他一定会死,而且死的会很快。”

  洞天老魔道:“你的愿望达成了,他已经死了,尸体还在荒野中被野狼啃食。你满意了?”

  蓝娘子道:“不满意。”

  洞天老魔道:“你还想怎样?”

  蓝娘子悠然道:“关五的死本就是我的计划之一,他必须死,而且还要死在阿七和封云的手里。”

  洞天老魔道:“继续。”

  蓝娘子道:“这样,阿七和封云就成了杀死你徒弟的凶手,这样,你就一定会帮我杀了他们两个,这样,你即报了仇,我也报了仇,我们各得其所,何乐而不为?”

  洞天老魔道:“你为什么要杀了那两个臭小子?”

  蓝娘子道:“因为他们杀了我的小孙女。”

  洞天老魔道:“他们杀了你的孙女,你就利用他们杀了关五,然后再利用关五的死迫使我不得不杀了那两个小子?”

  蓝娘子道:“不错,你的思路很正确。”

  洞天老魔叹了口气道:“那你想没想过,你本可以不用这么煞费心机,本不用这么转弯抹角。因为,我很可能随时都会杀了那两个小子。”

  蓝娘子道:“想过,我也知道,他们早晚都会挡住你的路,你也早晚会杀了他们两个。”

  洞天老魔突然大声怒喝道:“你既然知道,那为什么还要弄死我的徒弟?为什么还要费这么大的周章?”

  “呵呵呵……”蓝娘子诡异的笑了笑说道:“因为,我高兴,因为,我愿意,因为,我愿意看到有男人为我而死。呵呵呵呵……就像当年一样,我愿意看着你和董天悔反目成仇,我愿意看到你们分道扬镳……呵呵呵呵呵……”

  蓝娘子疯狂的狂笑着,疯狂的沉浸在自我陶醉的世界里。

  这世间好似只有她自己,好似只剩下她一个人。

  洞天老魔看着狂笑中的蓝娘子,怒不可歇的喝道:“疯子……你就是个疯子……”

  “柳从风……”蓝娘子喝住了转身欲去的洞天老魔,狂笑已经结束,狂笑之后是愤怒的眼神,蓝娘子在用愤怒的眼神告诉洞天老魔呼喊着:“我没疯,我不是疯子,我不是……”

  洞天老魔转身,木然的看着蓝娘子,慢慢说道:“我告诉你一件事,我和董天悔从来都没有因为你反目成仇,从来都没有因为你分道扬镳。我杀了他是事实,可是,那是因为我们的政见不合,因为我们各为其主。我年轻时就是魔教的人,在认识董天悔,在认识你之前,我就是魔教的人,我们从来都不是朋友,从来不是。但是,他救了我一命却是事实,所以,我时至今日才送他上路。所以,你也不用太高兴,因为你没有那么大的魅力,因为你只是一个烂女人。”

  洞天老魔再次转身,步履蹒跚的向竹林外走去,向远方走去。

  蓝娘子惊呆在那里,在洞天老魔走后,还在惊呆在那里。

  “啊……”蓝娘子疯狂的喊叫着:“不可能,你骗我……柳从风……你就是个混蛋……”

  蓝娘子疯狂地挥舞着自己的双手,疯狂地撕扯着自己的头发,疯狂地抓着自己的脸。

  圆润的皮肤,滑嫩的双手,在蓝娘子挥舞之后乱抓之后,退去了本来的面目,变成了干瘪的皮肤,苍老的双手。

  乌黑的秀发,在蓝娘子撕扯之后,变成了苍白稀疏的头发。

  闭月羞花的面容,在蓝娘子乱抓之后,变成了苍老褶皱的脸。

  将一个八九十岁的老太婆,转瞬之间变成一个倾国倾城的绝世美女。

  这就是鬼婆婆的本事,这就是蓝娘子的本领。

  可惜的是,关五看不到这让人震惊的一幕,关五看到的永远是倾国倾城的蓝娘子。

  这是一段错位的爱情,这是一段本不应该发生的爱情。

  因为如果关五有一点好奇心,他就会打开那副师傅交给他的画轴。

  同样的美人就曾经在一副画轴中出现过,就是了然大师临死前看到的画轴。

  一模一样的蓝色衣裙,一模一样的黑黑长发,一模一样的婀娜身姿,一模一样的美人。

  关五本来很容易见到画轴中的女人,可是,阴差阳错的是关五根本就没有看,根本就没想过要打开那副画轴看一看,看一看里面是什么内容?

  他接到的任务是利用这幅画轴杀了了然拿回宝图,在了然打开画轴的瞬间,就发出自己的飞刀,就能杀了了然拿回宝图。

  关五没兴趣关心什么画轴,也不想理会那是什么东西。

  关五关心的只有自己的任务,只有了然手中的藏宝图。

  这是阴差阳错的一幕,这是鬼使神差的瞬间。

  也许就是因为这样一个不经意的错位,才会导致了关五错位的人生。

  因为如果斗笠人看到了那副画的内容,他就会发现,画中的女人其实就是自己眼前的蓝娘子。

  六十年前的蓝娘子和现在的蓝娘子没有任何区别,因为都是拥有同样一张人皮面具的脸。

  错位的爱情,错位的人生。

  错位的是关五,错位的又何尝不是蓝娘子?

  永远都已假面具示人的人,即使美若天仙,又能如何?

  永远都不敢以真面目见人的人,即使艳绝古今,又能有什么意义?

  敬请期待下一章。

  沧桑三叔

  2018年4月11日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