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双面伊人
沧桑三叔2018-11-13 12:117,597

  秋。

  仍是深秋,仍是晚秋。

  乌云笼罩着大地,笼罩着旷野,笼罩着头顶的天空。

  也许是闪电的光芒,才使得眼前的景色可见。

  也许是苍鹰的鸣叫,才使得耳边的声音可听。

  凄凉的鸣叫本就是苍鹰的呐喊。

  可是凄凉的不仅仅是苍鹰。

  还有秋风。

  秋风本就凄凉,而此时却更加的凄凉。

  秋雨本就冰冷,而此时却更加的冰冷。

  柳从风用尽全力,步履蹒跚的在迎面的劲风中艰难行走,行走在无边的旷野之中,行走在苍凉的心境之内。

  颤抖的手,紧紧的握着自己的酒壶。

  可奇怪的事,颤抖的却只有右手。

  为什么是右手?

  因为那不仅是拿着酒壶的右手,还是发出飞刀的右手。

  柳从风已经不知道自己何时开始被人称作是洞天老魔,这样的外号早已经让他的名声响彻武林,尽管那只是恶名,那只是别人对自己的恐惧,那只是别人对自己的憎恨。

  也许是因为六十年前的一战,洞天山的血腥一战。

  已经进入疯狂状态的柳从风,年轻气盛的柳从风,施展了自己的全力,用尽了自己所有的功力,利用自己的天分将柳家的幽灵飞刀发挥到极致。

  这样的结果就是死亡。

  无数的尸体、无数的亡魂。

  两百余名武林高手,在洞天山为了争夺一样武林至宝而大开杀戒。

  柳从风没有等待,没有等待最后出手而可以免去很多徒劳无功的杀戮,而是选择了率先动手。

  为什么?

  因为柳从风对什么武林至宝没有丝毫的兴趣,他有兴趣的就是杀人,他只想杀人,只想通过杀人发泄自己心中的怒火。

  是什么怒火?

  是愤怒的怒火,是恨,是仇恨。

  仇恨谁?

  仇恨自己。

  柳从风仇恨自己的愚蠢,仇恨自己的无知,仇恨自己的天真。

  为什么?

  他遇到了什么事?

  他遇到了爱情,遇到了友情。

  年轻气盛的柳从风是柳家人,江湖闻名的嵩阳柳家人。

  柳家闻名于江湖是因为飞刀,是让人闻名丧胆的幽灵飞刀。

  可是,十八岁的柳从风却不理解,不理解为什么柳家的男人不允许练习本家的幽灵飞刀?

  施展闻名于世的幽灵飞刀,驰骋于江湖之内,那是一件多么拉风,多么帅气的事。

  年轻人的想法自然是这样,自然是注重自己的外在。

  强烈的好奇心和利欲熏心的虚荣,促使着年轻的柳从风偷偷的违背柳家的祖训,偷偷地找到了幽灵飞刀的刀谱,偷偷地开始练习柳家的幽灵飞刀。

  练习飞刀的过程是艰苦无比的过程,但是,在柳从风的心里却是一种享受无比的过程。

  柳从风是个练武的奇才,是柳家后辈中难得的奇才。

  幽灵一样的飞刀,就这样出现在柳从风挥手之间。

  那是一种强烈的满足感,强烈的荣耀感。

  三年的苦练让柳从风学到了天下无敌的飞刀,幽灵飞刀。

  此时的柳从风,最鄙视的就是柳家的所谓祖训,传女不传男,柳家的男人绝不允许练习幽灵飞刀。

  多么可笑的一件事。

  在柳从风的眼中,这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

  可是,事实很严重,绝不是笑话。

  在父亲知道柳从风已经学会柳家飞刀以后,大发雷霆,说什么也要废掉柳从风的右手。

  因为违背祖训在柳家那是天大的事。

  在母亲的苦苦哀求之下,在父亲慈悲的心肠之下,柳从风被刚出了家门,并且从族谱中删掉了自己的名字。

  这就意味着柳从风从今以后,都不再是柳家的人。

  柳从风并没有感激父亲对自己的手下留情,反而只有愤恨。

  柳从风一怒之下离开了柳家,走入了充满阴谋、充满血腥的江湖。

  叛逆的柳从风对武林正道充满了鄙视和愤恨,于是,他加入了魔教。

  因为在魔教自己才有施展才华的空间,才有随心所欲的空间。

  柳从风最鄙视的就是那些所谓武林正道的规矩,沉闷死板的规矩。

  柳从风不喜欢规矩,只喜欢随心所欲的活着,我行我素的活着。

  可是,一次意外改变了柳从风的一生。

  意外是因为一个女人。

  一个倾国倾城、沉鱼落雁的女人。

  柳从风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人,柳从风深深的爱上了这个女人。

  她叫蓝娘子。

  柳从风为了讨好蓝娘子,甘愿为蓝娘子做一切事,一切只要她要求自己做的事。

  于是,就有了不断的杀人。

  蓝娘子喜欢看到柳从风发出飞刀杀人的样子,说柳从风那时的样子才是最帅的样子。

  年轻幼稚的柳从风信以为真。

  面对爱情,面对艳绝古今的美人,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失去自我,任何一个男人都会变成傻瓜。

  失去自我的柳从风,变成傻瓜的柳从风,做了很多能让美人开心,也能让自己随时进入地狱的事。

  沙漠中的绿洲,蓝色的湖泊,这是蓝娘子的家。

  柳从风在这里和自己心爱的蓝娘子度过了一生中美好,最浪漫的一年时光。

  柳从风除了飞刀,还有一样本事,那就是作画。

  柳从风为蓝娘子画了一幅画。

  画中只有美丽动人的蓝娘子,在茫茫的沙漠绿洲之中,在美丽的蓝色湖泊之畔。

  站在那里迎风弄姿的蓝娘子,飘动着蓝色的衣裙,飘逸着长长的秀发。

  婀娜的身姿,神仙的玉骨,千娇百媚的容颜,楚楚动人的眼神。

  这是一种有着特殊魔力的美,这是一种让人疯狂的美。

  这种美深深的吸引着柳从风,柳从风觉得自己此生没有白活,就算此时自己立即死去也是值得的。

  柳从风的想法差一点就变成了现实,因为,柳从风作画之后,拿去装裱的时候,遇到了自己的仇家。

  那些人是谁?

  连柳从风自己都已经不记得,因为柳从风杀的人太多了,自己都不记得自己曾经杀过多少人?

  复仇者惧怕柳从风的飞刀,于是,在柳从风的酒里下了药。

  柳从风失去了抵抗能力,在自己强烈的求生意识驱使下才没有当场倒下,可是,柳从风仍然身受重伤。

  在自己已经没有任何还手之力,眼看着就要死在对方手里的时候,柳从风看到了一个人。

  这个人就是董天悔,也就是后来的了然大师。

  董天悔是替天盟的发起者,是武林中德高望重的武林大侠。

  四十余岁的董天悔,有着旁人没有的正气凛然,有着旁人没有的宽大胸怀。

  董天悔制止了那些复仇的人,因为那是阴谋诡计的复仇,而不是光明正大的挑战。

  武林正道,想要复仇就要光明正大的复仇,绝不能使用阴谋诡计。

  柳从风很佩服董天悔的一身正气,在自己伤好之后,柳从风就带着董天悔去了沙漠绿洲。

  因为两个人此时已经成为了朋友,一正一邪的人成为了朋友。

  董天悔没有介意柳从风是江湖上的恶魔,杀人无数的恶魔。

  董天悔慈悲心肠,处处以武林大局为重,他只想通过自己感化,希望柳从风能回归正途。

  因为柳从风有着天下无敌的飞刀,他是嵩阳柳家最后一个会使用幽灵飞刀的男人。

  这样的高手,如果回归正途,那对武林的大业有百利而无一害。

  董天悔用真诚的心感化着走入魔道的柳从风。

  柳从风差一点就被董天悔所感动,如果没有后来的事,就绝不会有今天的惨剧发生。

  那都是因为一个女人,都是因为蓝娘子。

  蓝娘子看到了跟随柳从风回来的董天悔,蓝娘子知道这是江湖上鼎鼎有名的董天悔,一代武林大侠。

  蓝娘子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看可以利用的男人,更何况是武林大侠,更何况自己已经和柳从风玩腻了,早已经打算抛弃柳从风。

  于是,就有了后来的事。

  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承受蓝娘子的魅惑功夫,因为,蓝娘子不仅拥有世间最美丽的容颜和身姿,还有的就是很多女人没有的本事。

  那就是,了解男人的心,了解每个不同男人的心。

  哪怕他是刚直不阿的武林大侠,哪怕是不食人间烟火的隐士。

  只要是男人,蓝娘子就有办法在几日之内,了解这个男人需要什么样的女人?

  需要什么样的女人,蓝娘子就可以变成什么样的女人。

  于是,董天悔就在几天之后进入了陷阱,是蓝娘子为他设下的温柔陷阱。

  在柳从风出去办事的一天时间里,董天悔就上了蓝娘子的床,温柔的床,拥有特殊香味的床。

  董天悔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但是,自己身为男人的强烈欲望,却控制了自己的本性。

  突然推门而入的柳从风,看到了眼前发生的让人羞耻的一幕,是一对裸身男女躺在床上的一幕。

  董天悔此刻突然间清醒,已经羞愧难当。

  柳从风的怒火刚要发作,可是,却看到了另外的一幕,让自己永生难忘的一幕。

  柳从风看到躺在床上侧身面向自己的蓝娘子,居然在笑,在媚笑。

  还是一样的笑容,好似什么也没发生的笑容。

  这样的笑容深深的刺痛了柳从风的心,也深深的让柳从风明白了,自己在蓝娘子的心里,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位置,有的,只是玩物,自己只是蓝娘子的玩物。

  她从来就没有爱过自己,从来没有。

  因为此时此刻的笑容,证明了一切。

  自己太天真了,自己上了这个贱女人的当,自己落入了温柔的陷阱。

  柳从风没有发怒,因为这样的女人不值得自己发怒。

  柳从风慢慢的收起了墙壁上的一幅画,那是自己为蓝娘子作的画,那是自己在这里留下的最美好的记忆。

  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不管是对活着的柳从风而言,还是对已死的董天悔来说,都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深深刺痛内心的往事,深深烙在心底的烙印。

  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个女人,一个以玩弄男人为乐的女人,一个面如桃花、心似蛇蝎的女人。

  看到两个因为自己而分道扬镳的男人,蓝娘子的心获得了万分的满足感。

  这是多么大的成功,这是多么让自己满意的成绩。

  世上真的有这样不知羞耻而又狠毒的女人?

  也许会有。

  蓝娘子真的会因为玩弄男人而感到快乐和幸福?

  也许是这样。

  世上有很多事都只能是也许,因为,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事情的真相,也无法了解到真正的真相。

  无论如何事情已经过去,已经整整过去了六十年。

  此时的蓝娘子已经是一个孤独的老人,她已经彻底的撕去了自己的伪装,从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变成了一个老的不能再老的老太婆。

  倾国倾城的只是一张人皮面具,只是一张跟随自己六十几年的人皮面具。

  蓝娘子喜欢这张人皮面具的脸,因为它的美丽给自己带来了无数男人贪婪的目光。

  蓝娘子不敢面对自己本来面目的脸,那是自己永远也不想面对的一张脸。

  蓝娘子本来的面目和已经变成鬼一样的叶诗云,相差无几。

  蓝娘子的本来面目也同样是鬼一样的脸,同样尽是被小刀划破之后的伤痕。

  褶皱的脸,带着无数道深深的刀痕,这才是鬼一样的脸。

  为什么?

  为什么蓝娘子的真面目会是这样的一张脸?

  这其中的原因,除了蓝娘子,又有谁会知晓?

  这背后的痛苦,除了蓝娘子,又有谁能体会?

  女人。

  永远是最弱势的一方。

  女人。

  永远是最被动的一面。

  女人没有选择的权力,女人只有服从的义务。

  为什么?

  为什么女人要这样活着?

  不,蓝娘子不甘心,蓝娘子不情愿。

  哪怕受到伤害,哪怕受到毒打,哪怕受到折磨。

  蓝娘子在抗争,在抗争自己的命运。

  蓝娘子要改变自己的命运,要挺起腰,抬起头,有尊严的活着。

  于是,蓝娘子诚心诚意的乞求上天,一边承受毒打、折磨的痛苦,一边乞求着老天开眼。

  老天当然有开眼的时候,也许就在你坚持乞求的最后一刻。

  最后一刻奇迹就会发生。

  奇迹就发生在蓝娘子奄奄一息的时刻。

  蓝娘子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女人,一个很美的女人,美的让人沉醉,美的让女人都会动心的女人。

  美丽的女人给了蓝娘子选择的权利。

  想要有尊严的活着,就要有一副美丽的容颜。

  想要美丽的容颜,就要毁掉自己的容颜。

  为了有尊严的活下去,为了能够骑在男人的肩膀上,为了能够向所有的男人复仇。

  蓝娘子选择了后者。

  于是,蓝娘子拿起了一把锋利的小刀,是美丽女人递给自己的小刀。

  蓝娘子疯狂的割破了自己的脸,本来还算很美的脸,最起码不丑的脸。

  不丑的脸变成了鬼一样的脸,变成了让蓝娘子自己都恐惧的脸。

  可是,鬼一样的脸转瞬之间却变成了美丽的脸,倾国倾城、沉鱼落雁的脸。

  改变的不仅是脸,还有自己的身姿,还有自己的眼神。

  蓝娘子学会了改变,学会了玩弄男人,学会了利用男人为自己复仇。

  向那些欺辱自己的男人复仇,向天下所有的男人复仇。

  复仇的种子,深深的埋在了蓝娘子的心里。

  任何男人都可以成为自己复仇的工具,任何男人都将是自己的裙下之臣。

  这是多么无上的荣耀,这正是自己向老天乞求得到的荣耀。

  但是,荣耀的背后是什么?

  是孤独,是只有自己才知晓的寂寞和孤独。

  孤独的女人,狠毒的心肠。

  寂寞的女人,伤心的眼泪。

  这是不成正比的对比。

  这是一个双面人的心情。

  这是无人可以理解的感触。

  这是一个拥有两个面孔的女人,心底惆怅无比、表面风光无限的女人。

  孤独的生命里,只有自己和自己对话的过程。

  伤心的世界里,只有自己为自己安慰的经历。

  晚风依然吹拂着宁静的紫竹林。

  沙沙作响的紫竹林,此时并没有惊涛骇浪般的景象。

  因为此刻是温柔的秋风。

  温柔不应属于秋风,温柔应该属于女人。

  温柔的女人,是融化男人的良药。

  温柔的女人,是让男人迷恋的良方。

  此刻的紫竹林仍然有女人,却不知是否温柔?

  因为那虽然是个女人,却已经是个死人。

  一条白绫系在一根本是挺直,此刻却是弯弯的紫竹之上。

  白绫上吊着一个女人的尸体,挺直的尸体。

  是一个女人,是一个很老的女人。

  老的不能再老的女人。

  苍白稀疏的头发,满面褶皱的脸,脸上还布满了刀痕,看起来已经受创多年的伤痕。

  像鬼一样的脸,像鬼一样的人,像鬼一样的尸体。

  就直直的吊在宁静的紫色竹林之中,蜿蜒的青石小路之上,别致的竹林小屋之前。

  生命已到了尽头,生命已经失去了意义。

  这是一个可恨的女人,也是一个可怜的女人。

  可恨是因为她变态的行为,可怜是因为她不堪回首的往事。

  人,总有有别于他人的经历,那是只有自己才会知晓的经历。

  有些经历是我们值得炫耀的,炫耀在所有人的眼前。

  有些经历却是我们必须隐藏的,隐藏在我们自己的心底。

  旷野中的柳从风仍然在慢慢的前行,不知目的是何处的前行。

  每个人的道路,总会不同。

  每个人的生命,永远一样。

  永远都只会有一样的归宿,永远都只会有相同的尽头。

  那才是唯一的归宿,那才是最后的尽头。

  柳从风的手在颤抖,更加强烈的颤抖,因为手中的酒壶已经变得空空如也。

  自己的右手,颤抖的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

  柳从风此时此刻才真正明白,才明白父亲当年为什么要执意废掉自己的右手?

  才明白为什么柳家的祖训不让柳家的男人练习幽灵飞刀?

  因为此时此刻的柳从风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手,无法控制自己杀人的欲望。

  幽灵飞刀?

  为什么叫幽灵飞刀?

  为什么飞刀会是幽灵?

  因为柳家的飞刀,在出手的一刹那,真的好似幽灵一般突然间出现自己的眼前,出现在对手的眼前。

  因为柳家的飞刀,在出手的一瞬间,根本就不受自己的控制,根本就不是出现在自己的手中。

  柳从风发出过无数把飞刀,可是,没有一把飞刀,是出自自己的手中,出自哪里?

  有时连自己都无法弄清,自己的飞刀,到底发出自何处?

  人有双面,刀有双刃。

  人有风光无限的一面,人也有暗自落泪的一面。

  人有心存善念的一面,人也有歹毒心狠的一面。

  刀有杀人于瞬间的一面,刀也有被人击落一面。

  刀有所向无敌的一面,刀也有失败告终的一面。

  人和刀都有两面,也许不止是两面,也许还是多面。

  多面的人生,多面的自己。

  此时的阿七等人,就是这样,就是这样突然间发现了一个拥有双面甚至是多面的人。

  是什么人?

  埋葬了关五尸体之后,叶诗云看着阿七奇怪的说道:“阿七,你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中了斗笠人的飞刀,却什么事都没有,不仅没事,还将他的飞刀弹了回去,这到底是这么回事?”

  阿七得意的说道:“呵呵呵,这就是我之前所说的,我有办法对付斗笠人的飞刀。我这个办法已经准备好久了,是专门对付斗笠人的,呵呵呵……”

  阿七得意的笑着,开心的笑着。

  三个人都很纳闷,不知所以然。

  叶诗云一瞪眼睛,喝道:“你说不说?”

  阿七最怕娘娘腔瞪眼睛,赶紧收起了笑容,说道:“你们看,这是什么?”

  阿七从怀里拿出了一块铁板,好似护心镜一样的铁板。

  三个人一看,才明白,血肉之躯怎能抵挡幽灵一样的飞刀?

  能挡住飞刀的,当然是比飞刀还要坚硬的铁板。

  阿七得意道:“我上次差一点死在斗笠人的手里,但是,当我看到了然大师之死的时候,我突然间发现一个问题。那就是斗笠人有个很不好的习惯,这个习惯很有可能就是将来我击败斗笠人的致胜法宝。”

  封云道:“什么习惯?”

  阿七道:“斗笠人的习惯就是,杀人只针对对方的心脏,他绝不会将自己的飞刀射向对手身体的其他任何一个地方,只有心脏。所以,我就在那时偷偷地准备了这块铁板,很坚硬的铁板。”

  楚恋依道:“阿七,真有你的,没想到你还挺聪明。”

  阿七吹嘘起来说道:“那时,我什么时候蠢过?如果我换成是斗笠人,我就绝不会只射对手的心脏,我会多点开花,让敌人摸不清我的路数。可他倒好,专射心脏,其他地方你就是暴露在他面前,他都不会发出飞刀,这不是自己找死吗?”

  封云道:“他并不是自己找死。”

  阿七道:“那是什么?”

  封云道:“他是太过自负,他是自恃自己的飞刀无敌,才会这样有恃无恐的逐渐形成了自己的杀人习惯,如果他能清醒的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今天死的一定是我们两个。”

  这是实话,这是封云了解对手的心里话。

  阿七还是不屑一顾,叶诗云上前就狠狠地掐了阿七一下,疼的阿七直叫娘。

  叶诗云喝道:“你也学学封云,长长脑子,让你侥幸的赢了一场,就把你得意成这个样子。”

  阿七委屈道:“我怎么不长脑子了?”

  叶诗云喝道:“你再犟嘴?”

  阿七立刻不敢再言语。

  楚恋依和封云微笑的看着委屈的阿七,知道只有叶诗云才能治得了赖皮的阿七。

  四个年轻人一边赶路,一边仍然在思索着目前遇到的困境。

  到底哪里出现了问题?

  事情没有问题,思路没有问题。

  那么剩下的就是人有问题。

  人有什么问题?

  人有很多面,人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一面。

  难道是有人隐藏了自己不为人知的一面?

  会不会是杜成非?

  他很可能隐藏了自己高强的武功。

  会不会是上官羽?会不会是惊云子?

  他们又隐藏了什么?

  尔虞我诈的江湖,以真面目示人的人,不是没有,而是凤毛麟角。

  勾心斗角的江湖,以诚心待人的人,不是没有,而是屈指可数。

  这就是江湖,这就是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江湖。

  这就是江湖,这就是永远也没有真情实意的江湖。

  敬请期待下一章。

  沧桑三叔

  2018年4月12日午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会说话的刀之断刀阿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