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头骨碎片
漠然成空2018-10-09 23:388,201

  王东睡得很沉,很香。他梦到了父母,梦到了小伙伴,在梦中,他又回到了从前,拥有了一切的幸福、温暖。

  不知过了多久,清晨的一缕阳光打破了夜的寂静。慢慢的,黑夜褪去,黎明到来,又是新的一天。阳光透过窗和缝隙,照射在了王东含笑熟睡的面庞上,显得那么静谧。

  而在一旁盘坐的男子,似乎彻夜未眠。当阳光映照在他略含沧桑,却不失英俊的面容上时,他睁开了双眼。看了看熟睡的王东,悠悠一叹:“唉,要是什么时候,我能像他一样安稳入睡就好了。”

  过了一段时间,王东翻了个身,而后慢慢坐起来,伸了个懒腰:“啊,睡得好舒服啊。这太阳好暖,衣服都干了。”王东手撑地,然后站起身来。环顾庙内,却发现昨夜那男子早已不知去向,而后便甩了甩头。这破庙之内并没有什么出奇的,真要说有什么奇特的,恐怕也就是那个满是灰尘的神像了吧。王东看着神像,觉得青面獠牙太过吓人,对着神像做了鬼脸。

  不过,兴奋了没多久,王东又变的愁眉苦脸了。眼下有一个大问题要解决,他该怎么回家?被人一路绑架而来,好不容易逃脱,才乱闯到这里。连这里是哪都不知道,这该怎么找。于是,一时之间,王东再度陷入了迷茫,第一次离开家这么远,第一次父母不在身边,难免显得不知所措。

  不过消极终归是没用的,他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我要去问问其他人,或许他们知道无魂镇怎么走。这样,我就可以回家了。”在这充满美好的期望下,王东的脸上,又恢复了笑容。

  “咯吱”,推开破门,虽然灰尘四起,但是阳光照耀在身上的温暖,让王东感觉很是惬意。他轻快地迈着步伐,往昨晚客栈的方向走去。

  乌柴镇中

  王东慢慢走着,不住地欣赏四周的风景,看人来人往,炊烟袅袅,小贩行走吆喝,人们面带笑容。走过昨日那道巷口,王东踏上了一座石桥,俯首看桥下流水。流水并不湍急,而是较为平静,忽地一看,还以为是一块碧玉铺在桥下。感受着此等静谧之意,王东不禁摇头晃脑,轻吟一句:“小桥流水人家。”

  “呵呵。”过了一会儿,王东似乎回过神了,他是为了问无魂镇在哪才来的,却是被这小镇的祥和所打动。他的父亲是一个普通的木匠,每天都兢兢业业的做着木匠活。母亲呢,则是一个标准的家庭主妇,但在此之前可是一个大家闺秀。闲时总是喜欢作画,或者刺绣。在王东的印象中,父亲总喜欢说母亲不务正业,但却没有丝毫反对。父亲的木匠手艺在小镇里小有名气,不少人都请他的父亲做活。因此,家境收入也是富足。

  摇了摇头,不再多想,继而走到一个小贩面前,那小贩也是机灵。他看到王东走来,虽然衣着并不华丽,但长得也是清秀,一看就不是受苦人家的子弟。立刻笑容满面的开口:“小兄弟,来看看,要买些什么呀?”

  王东讪讪地摸了摸头:“那个,不好意思,我想问问你知道无魂镇怎么走吗?我迷路了。”

  小贩闻言,却是一脸迷茫:“无魂镇?没听过,我走南闯北也有个十来个年头了,从没去过?要不你去问问其他人?”

  王东闻言,却是不太相信:“怎么会,我来这里,也就花了两个多时辰。你会不会记错了?”

  小贩却是面色一沉,显然不高兴了:“我这么多年了,哪没去过。两个多时辰,别说你走来,你就是坐马车而来,我都知道是哪。没事不买就走开,别耽误我做生意。”

  王东听了,有些懊恼,也管自己走了,没有多说什么。心中却是大为疑惑:“这小贩,走南闯北十几年,不应该啊。两个时辰左右到这里,也不会太远。我是怎么来的,坐马车吗?那些绑架我的人,又到底是为了什么啊。”

  王东虽然懊恼,但并不气馁。然而很快,他就开始有些惶恐了,他问了大概二十人,然而所有人都对无魂镇一无所知。内心不安的王东,只好又回到了破庙中。

  依旧伴随着一阵牙酸之音,破庙的门被缓缓推开。王东迈步进去,发现那位不知应当叫大叔,还是大哥的男子,已经坐在篝火前,烤着两只鸡。一阵飘香,看着那冒着油的脆黄酥皮,王东不禁吞了口口水。

  男子看到王东这副样子,不禁开怀一笑:“哈哈,王东小兄弟,来来来,特地为你烤了一只,别客气,坐。”

  王东使劲地点点头:“谢谢大哥。”然后匆匆跑到男子身边,学着他盘膝坐下。

  男子递给王东一只,然后开口询问:“给,别客气,吃吧。你先前去哪了呀?”

  王东狼吞虎咽着,听到男子的询问,嘟囔着:“我去问其他人知不知道我家在哪。对了,大哥,你知道无魂镇吗?”

  男子闻言,却是一脸疑惑,显然他也并不知晓:“我不知道无魂镇,也没听说过?会不会,不在青石国啊?”

  “怎么可能,我被人绑架,到逃脱来这,也就是三个时辰不到的事。大哥你会不会记错了?”王东不满的抗议着。

  男子略一苦笑,摸着王东的头:“我怎么会记错呢?这里方圆,整个青石国我都差不多熟了。方圆两个时辰多路程的村庄小镇,并不是没有。倒是你会不会记错名字了?这样吧,今天天色已晚,我们在这里先歇息一晚。明日一早,我便带你去看看?”

  王东听了,目光中满是崇拜之意:“谢谢哥哥,等明天要是找到了,我请你到我家做客。我父亲木匠手艺可好了,我让他给你做好多好玩的,有趣的。还有,雷叔的手艺,也是很好的。他做的那些菜啊,我都没怎么见过,味道……“

  ”好了,好了。瞧你的样子,你也不小了,也算是一个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还这个样子,和小孩子一样啊。“男子好笑地开口。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是心里,却是对王东充满了亲近之意。一个眉清目秀地少年,第一印象给人都不会差。况且,王东自幼便接受母亲的教育,又知礼数,还没有世俗书生地迂腐之气。怎么看,都是一个天真无邪的孩子,自然有着好感。至于凡人的那些木匠活手艺,还有什么美食,他都早已辟谷了。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间溜走,渐渐的,夜色囊括了整片天空。白日的晴朗已经消散于无,伴随而来的,又是阵阵冷风,以及夹杂的雨点。冷意不断地侵蚀而来,王东打了寒颤,慌忙去把门推上。紧接着跑回男子的身边,坐下烤火,好暖和自己。

  庙外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庙内也在下着小雨,王东不禁抱怨着:”这什么鬼天气呀,明明白天还好好的。“不过虽然这样讲,但是比起昨晚的垂死之意,今天却是极为满足。这火是那么的明亮,温暖,身边的大哥也是极为温和,而且,明天就能回家去见爹娘了。想必爹娘一定很担心呢,我可不能告诉他们我是被绑架了,不然娘肯定又要啰嗦了。

  在温情的幻想之下,王东渐渐抵挡不住困意的侵袭,眼皮好似重于万钧,沉沉的盖下了。他,睡着了,在火焰的映照下,显得不再稚嫩,似乎有点像个男子汉了。

  在一旁的男子,微笑的看着王东,这个少年,很符合他的胃口。心中也希望着他,能够一生平稳的生活着吧。至于那个无魂镇,他倒是蹙起了眉头,”青石国内,还有什么地方是我没去过的呢?不过这孩子,除了资质很好之外,似乎也没什么不得了的地方。而且这么单纯,估计是我多想了,可能真的是他不知道,那个小镇叫什么名字吧。“摇了摇头,觉得是自己多心了,而后就不再言语,继续闭目打坐。

  夜,深了;风雨,更加冰冷了;雷霆,愈见凶狠。

  不知过了多久,篝火逐渐黯淡,男子倏地双目开阖。紧接着,他的双目散发出丝丝蓝芒,宛若神灵之目,一股神圣之意慢慢升起。

  ”咯吱~“破庙的门缓缓打开,但却不见丝毫异常。男子一拍腰上的一个小布袋,取出了一块莹白,宛若玉佩大小之物,放入王东怀中。

  ”轰隆!“一声响彻天地的雷声轰鸣而起,风雨更盛,连庙内都下起了大雨。

  ”啊。“王东突然坐起,吐了一口气,擦了下额头:”原来是雷声啊,竟然这么大,太反常了吧。“继而,坐直,忽然觉得怀里有什么东西,拿出来一看,入手温润如玉,但散发着光芒,看不清到底是什么。

  王东转头,却看到男子双目散发蓝芒,”大哥,你这是……莫非你是仙人。太好了,大哥,你能不能教教我。“王东兴奋不已:”这个东西也是你给我的吗?“

  男子看着王东,面带微笑,缓缓点头:”是,但我不能教你。现在,马上走,离开这里,越远越好,越快越好。发生什么都不要回头。哥哥不能带你去找回家的路了,对不起,食言了。“

  ”你在说什么呀,哥哥。我……“王东还欲多问

  ”快走,拿着这个东西,跑,头也不回地跑。不然你会死,会被我连累,时间来不及了。“男子额头上已经有着细密的汗珠。

  王东不明白,但是看到眼前温和的大哥哥这么急切,而且说会死。他点点头,站起身,往庙外迈出,在快踏出庙门之时,转头问:”我走了,哥哥你呢?哥哥你会有事吗?“

  男子沉默,吐了口气:“我叫施昌华,你放心好了,我是仙人,不会死的。快走吧。”

  这一瞬,一道闪电划亮了天际,王东看着施昌华,看着他背后的神像。这一刻,他觉得神像是那么的狰狞,好像一个来自地狱的修罗魔鬼。

  不再停留,他全力跑走了。他不知道该往哪跑,但他知道,仙人哥哥这样说了,那就肯定不能停。才刚跑开不过数里,到了一座小丘的脚下。

  天上就传来破风之音,他一抬头,却是几道长虹横跨天际。却在王东的上空顿了顿,一道中气十足的男子声音传来:“一个凡人有什么好看的,先拿重宝才是。那家伙可不好对付,他如果一心想溜,我们未必能将他留下。”高空中,其他人纷纷附和:“此言有理,我等先离去吧。一个凡人,没什么好看的。”

  “这……”一道声音传来,略显迟疑。

  “怎么?徐师弟有什么疑问吗?”一道妩媚的女声传来,似乎略带不满。这也正常,他们都是高高在上的仙人,哪有心思浪费时间在一个凡人身上。

  “嗯?这小子似乎资质不错。怎么,徐道友动了收徒之心?”一道略有威严的声音传来。

  听到这人开口,其他人不再言语。那姓徐的仙人讪讪一笑:“不敢不敢,我等还是先行取宝,再言其他吧。”

  一行长虹再次横空而过,不再停留,而所取之处,从目前看来,正是施昌华所在的庙中。王东,在这些仙人面前,感觉身体麻木,一句话都不敢说,他的生死,不过是那些仙人抬抬手的事。当这些长虹再度跨走后,王东才感觉身体恢复了行动能力,背后的衣衫,也不知是出汗湿透的,还是雨水打湿的。

  王东继续头也不回地跑,坚决听从仙人施昌华的话。

  破庙之中

  施昌华盘坐在神像之前,一动不动,双目依旧散发着蓝芒,目光平视着门外。过了数息,他对着门外微微一笑:“怎么,来都来了,还不敢现身?”语气之中充满了嘲讽。

  “哼,把那东西交出来,能让你死个痛快。”一道长虹径自踏出,露出一个光头大汉,满目凶恶,残忍开口。

  施昌华斜睨了他一眼:“就凭你,也配?把那几个都叫出来吧。追杀了施某一载有余,这仇,可是结的不小啊。”

  “咯咯咯,道友何必执着此物,此物分量之大,恐怕不是道友一人的胃口能吞下的。”又一个妖娆女子走出。深夜,哪怕只有闪电,也依然不影响她的妩媚。话语虽讲的和谐,但其中的杀意,却是丝毫不曾掩盖。

  “哈哈哈,本尊胃口大,但是你们两个资格也不够。不用一个一个来了,兰王,你还不现身吗?是要等我把这些炮灰都抹杀干净?你也好在最后坐收渔翁之利?”施昌华淡然开口。

  这言语虽然显得狂傲,但是其余人闻之,明显面色大变。他们虽然是暂时联盟,但是修真界的联盟,又有多少可信。怕是自己一旦受伤,也就沦为了他人的猎物。当下,都不再言语,虽然都知道施昌华这是在挑拨离间,可真的确实如此。于是一个个盟友,都相互拉开了距离,保持着警惕。

  “呵呵”,一声沧桑笑容,加上缓缓的掌声,一个黑袍之人就这样凭空出现在了众人面前。“没想到啊,当年赫赫有名的华尊,今日身负重伤,实力不知还有没有从前的强横,但口才,确实依旧不减当年的毒辣。”

  看到这个黑袍之人,施昌华的眼神不禁凝重了几分:“塑骨后期,看来你的修为增长的很快啊。这些年没少杀人吧,不知道多个头骨,才能堆出现在的境界。你身旁那几人,恐怕要不了多久,也会成为你的养分。”哪怕此刻,他也依旧不放弃,对方人心已分,若是能让他们不再联手,各自为政。那么,对于他而言,形势将越有利。

  黑袍人闻言,登时目光一凝。气势飞扬,破庙一瞬之间崩毁。一时之间,五彩斑斓的灵气道道升起,照亮了四周。吐了口气,黑衣人沉声开口:“好,不愧是华尊,果然厉害。放在当年,我可是只能仰望于你。呵呵,既然如此,我此行一行共五人,特来领教华尊之威。不过在此之前,我兰王璋,对骨道起誓。绝不在此背叛盟友,若违此誓,人亡道消。”

  继而,他转头对其余四人开口:“如此,四位道友可能相信于我?”

  四人闻此誓言,皆松了一口气,但面上确实连道不敢。毕竟实力差距,还是有些大的。而且四个人,除了那一对同门之外,其他人也是心思不同。

  在这种情况下,施昌华只得无奈一笑:“好气魄,竟然舍弃了这等养分啊?”戏谑之意不言而喻。

  “呵呵,华尊好算计,不愧是当初名震青石国的人物。只是现在,我要把你的骨头全拆掉,在你活着的时候,撕裂你的天灵,吸收你头骨之上的修为。哈哈哈,相信要不了多久,我必然能迈入聚骨境。届时,天下何处我不可去?”兰王璋阴狠开口,双目死死地盯着施昌华。

  “当今修真界,强者人人自危,你就不怕你身后的四人,贪婪你头骨上的修为,然后把你干掉?”施昌华再度开口,心中则是想着:“王东啊,能跑多远跑多远吧,我尽量为你争取时间。那东西,便给你当礼物吧。”

  “是啊,强者自危,哪怕你这般的强者,也遭人暗算,欲要夺你修为,更遑论是我。但是,呵呵,毕竟是盟友,方才,也已起誓。那么……”话音未落,但见兰王璋袖袍一甩,一道漆黑如墨般的剑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向施昌华攻来。

  施昌华略微摇头,一拍储物袋,取出一块青色阵盘,随即掷出,化作一处阵法。方圆三丈之内,地面上浮现道道纹络,将五人困于阵法之内。那道剑光,本有着穿山之威,然而,却在阵法之中,进退不得。

  “青灵玄阵,此阵可控可守。足矣斩杀塑骨前期,然而华尊你怕是没料到本王的修为吧。呵呵”。兰王璋嘴上缓慢诉说,然而手上的动作却是丝毫不拖泥带水。只见他手掐法诀,大步一踏,轰然间,地动山摇。方圆十丈的大地,尽皆碎裂,化作了一个深有两丈有余的大坑。

  而那四人,瞬间上前,封锁着施昌华的四相方位,丝毫不予他逃脱的机会。兰王璋眉心闪起一道乌光,身躯浮于半空之中,低喝一声:“煞骨斩。”乌光似乎有着吞噬人心的威力,兰王璋手附乌光,一记手刃,向前劈去。

  望着面前横跨而来的光芒,施昌华猛地站起,但周围四人各祭法宝,毫不留情地向着他轰击而下。施昌华斜睨一眼,眉头一皱,暗道麻烦,但手上的法决行云流水地掐动。一股令天下臣服的气势散发而出,乌柴镇中的凡人,感受到这种惊天的气势,无一不向破庙拜倒。不但如此,嘴中还念念有词的祈求着神灵赐福,也是可悲。

  “砰”的一声,大地四分五裂,四人皆吐血倒飞,身负重创。这一瞬,大地碎裂,山川崩塌。施昌华大步迈出,如无敌战神降临人世,充满了至高无上的威严。兰王璋面色阴沉至极,他确实没想到,施昌华修为竟然还能恢复到聚骨境。

  施昌华丝毫不带感情地开口:“接下来,你们做好道消的准备了吗?”

  兰王璋被这气势足足推出十丈有余,但却是丝毫不慌:“原本以为你已经不过是塑骨中期罢了,但毕竟底蕴深厚,所以才带了几人过来。没想到啊,呵呵。不过没关系,那就让你死得痛快点好了。”话音未落,一枚骨符捏出,一口精血喷在其上。

  但见骨符乌光闪烁,其中之势,震彻天地。兰王璋登时目光一凝,他发现了一个问题,一个很大的问题。宗门之所以愿意让他执行此事,允许他吸收寄予施昌华头骨的修为。完全是因为那个东西,而那个秘宝,据骨符探测,此刻竟然不在施昌华的身上。他略显慌乱,竟然略微迟疑了,但却因为气息定位,能够推演出大概在十里开外。

  兰王璋目光一凝,他知晓了。施昌华一开始就是在拖延时间,他知道此次自己必然做着十足的准备,他能够猜到面对自己的布置,怕是命不久矣。所以,那件密宝,被藏于附近。或者,那个从这个方向离去的凡人身上。修士虽然不太好滥杀凡人,但是随便杀几个,还不是问题。

  施昌华手持利剑,一记登龙剑术划过天际而来,比闪电更为炫目。兰王璋大惊,慌忙扔出骨符引爆,自己倒射而出。一声惊天巨响响彻云霄,甚至震裂了云层,使得此处,经暂时处于无雨的状态。

  在十里开外的王东,扶着一棵树,大口地喘着气,感觉自己似乎无法呼吸了。大雨,淹没着他瘦弱的身子,脚下皆是泥泞。突然,听到破庙方向传来一声巨响,震得他头晕目眩。他甩了甩头,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你会死,快走。你会死,能跑多远跑多远。”那一幕似乎又浮现在他的眼前,他意识到了什么。“不,昌华大哥,你不会出事的。是啊,你可是仙人,一定不会有事的。你说过要带我找家的,你还要到我家做客的。”

  他不敢在逗留了,他要继续跑,因为,如果连施昌华都遭遇不测,自己怎么能活得下来。先前那些长虹中的身影,每一道都可以杀他这个凡人无数次。

  回看破庙之处,原先的破庙,小山丘早已不复存在,彻底消散殆尽,化作了一堆废墟。“咳咳”兰王璋连吐数口鲜血,抚着胸膛,极为狼狈,受伤不轻。而那四人,修为更弱,虽然离得相对较远,但伤势更重。滚滚尘埃消散之后,兰王璋仰天大笑:“哈哈哈,施昌华,任你再强,终究也得死在本座手下。届时就可取出你的头盖骨,好好吸收你的修为了。”

  “你等四人,先去周围十里左右,搜查那块头骨碎片。我要在此,吞噬施昌华的修为。至于事成之后,所需之物自然会给你们,无需担心。”兰王璋心下想着:“先吞噬修为,而后再去杀了那个凡人,呵呵。至于这四人,不过是四分修为罢了。”

  然而,当尘埃落定,兰王璋定睛一看,登时面色阴沉。没有意料之中的施昌华尸首,而是留下了一个方圆半丈,深不见底的通道。兰王璋登时大怒,为了击杀施昌华,损失了骨符,这可是重宝。乃是破例给他暂时使用,结果却毁了。施昌华并未见尸,虽然在爆炸中心,九死一生。但是,就怕他还有一线生机。

  更为重要的就是那个凡人小子,若头骨碎片被施昌华交给了他。那么,事不宜迟。倘若毁了重宝,却还未能得到头骨碎片,那么他要面临的,将是生不如死。这样的落差。不是他想要的,更不是他能接受的。他现在双目猩红,恨欲狂,仰天怒吼。

  百里之外,“咳”一口鲜血喷出,施昌华连站立都做不到,双目一黑,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兰王璋感应不到施昌华的气息,一拳猛然轰击地面,拂怒而去。四人见状,面面相觑,却不愿与兰王璋相近,向四处散开,搜寻那枚头骨碎片了。

  兰王璋看了他们一眼,冷哼一声:“一群废物,不过,谅你们也不敢私藏百骨邪座的东西。”而后向着王东先前离去的道路,踏空而去。

  从在见到王东的地方起,兰王璋便不断地打出法力匹练,将一座座山丘夷为平地。

  相隔不过数里之地,王东感受着身后不断炸毁的山丘,意识到敌人的到来。看样子,哪怕自己把东西交给他们,他们也不会放过自己。于是,王东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缓缓前行。他真的是没有力气了,从离开到现在,连半个时辰都没到,跑出十里有余,若非胸前地莹白碎片,他估计已经倒在地上了。

  然而,也不过十数息而已,他已经感受到了身后越来越近的破坏。他双目有着前所未有的坚定,继续向前跑着,绝对不能倒下。然而,修士的力量,又怎能是他一个凡人能抵挡的。刚下山丘,一股冲天而起的毁灭之力,便将山丘击的粉碎。“哼,”王东闷哼一声,旋即被震的飞起,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山石粉碎,如同洪流一般淹没在他身上。

  王东忍着剧痛爬起,继续迈步也许,“要死在这儿了,爹,娘,孩儿不孝。爹,娘,孩儿不想死,快来救救孩儿啊。“他呜咽着。雨,下的更大了,好像是瀑布冲入凡间。他的衣衫早已湿透,他清秀的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在不住的掉落地面,溅起阵阵涟漪。

  又是一道轰击,兰王璋双目赤红,已然走火入魔,他不敢承担丢失秘宝的后果。他发了疯的破坏万物山川,他要把王东翻出来。

  又是一堆山石从天而降,一块一丈有余的巨石,毫不留情地砸在王东瘦削的身体之上。王东七窍流血,听到了自己身体内骨头粉碎的声音。满是鲜血的嘴,裂开了一个自嘲的笑容,而后仰面摔在了地上。

  一个时辰过去了,兰王璋终究还是没能找到秘宝,找到王东。带着愤怒,带着不甘,带着撕心裂肺地咆哮,回到了百骨邪座。他,不敢不回去……

  在一堆泥石流之下,有一个少年埋在其中,他紧捏着一块莹白如玉的头骨碎片的手,抚在额头之上。在不见天日的泥石流之下,不断地散发着光芒,滋养着少年,维持着他的生命……

继续阅读:第三章无意入修路,青玄宗收徒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溯源逆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