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你可听过悲伤
弦下月2019-01-20 03:301,566

  醉意正浓时,一群人嗨唱嗨的正欢时,我感觉到正圈抱着我的人的胳膊颤了一下。

  我勉强把眼睛睁开一点缝,满目醉意地把仅剩的眼神聚焦在玄玄身上,轻声问道,“怎么了?”

  良久玄玄没有说话。

  我抬起头,这次看清了,玄玄的脸色苍白,紧咬着牙关,我醉意全无,蓦地起身,“玄玄你怎么了?你别吓我!”玄玄抬眼,拉我重新坐在他怀里,揉了揉我的头,“没事没事,乖别担心。”我的脸埋在他怀里,看不见他的表情,一屋人都在玩,没有人注意我们。

  感觉到玄玄又拿起了手机,颤抖着,越来越厉害。

  我抬开头想去看他究竟看到了什么,他又毫无温柔可言地把我按回他怀里。我不服气的哼了一声,挣扎着。

  玄玄恍然站了起来,脸色仍是极白的,却从容的把我按在沙发上,“乖我有点事,你先好好在家待着,让他们陪陪你,一会儿要是他们要走,你就自己在家待会儿,听话,实在不行你就先睡觉。”

  我撇撇嘴,“别走,我怕黑。”

  玄玄拨开我的手,“我很快就回来啊乖,听话。”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甚至没有给狂欢的一群打一声招呼。

  你可知道,我所谓的怕黑,只是怕你忽然离开我,留我一个人在黑暗中,无依无靠。

  我真的很害怕。

  仅一眼,瞥见了玄玄的手机丢在沙发上,出于好奇,我也承认,也是出于怀疑,鬼使神差般拿起手机,还没等我拨开锁屏,就出现一个来电显示,备注仅仅只有一个字。

  银。

  我的呼吸滞了一下。

  我的心脏快速跳了一下。

  还是手指颤抖着点了接听。

  轻轻甜甜的女声传来,“玄,你快来,快来,求你了……求你了……”本该是说着情话的甜美嗓子,此时染上了哭腔,哭的撕心裂肺,似乎拼劲所有的力气说出来的这句话。

  她一着哭着,也不挂断。顿了一下,我缓缓开口,“他已经去了。”

  那边的哭声也顿了一下,“什么……”

  我的声音多了几分不耐烦,但仍保持着冷静,“我说,他已经去找你了。”

  她似乎忘了哭泣,怔愣的一句,“你是……谁啊……”

  我再也装不下去了,大声哭喊道,“我是谁?!你不用知道我是谁!你只用知道你抢了一个人最爱的人!你挖了一个人的心!你知道吗!你都知道吗!你还我的玄玄!”

  不知不觉中,四周已经安静了,所有人的目光聚集在我的身上,是醉醉先反应过来的,她跑过来一把夺过我的手机,“不管你是谁,你敢把我们弦弦惹哭惹急,你还想不想混了?”说完便恶狠狠地挂了电话,把我扯进她的怀里。

  “傻丫头不哭不哭……你还有我,还有我们。”醉醉满脸醉意,目光却还是清明的可以一眼看到真挚。

  “他还是爱苏银的,苏银一句话就可以让他那么紧张,苏银一哭就可以让他什么都不管不顾冲到她面前。”

  我伏在醉醉肩上,不住的流泪,“我早该知道的,我不该自以为是的,我还以为他会喜欢我,我早该看出来了……”

  库库来握住我的手,“咱不想他了,咱以后不喜欢他了好不好?”

  我咬咬牙,“算了,再给他一个机会,你们都不要告诉他,他说一会儿就回来,如果他一会儿回来解释清楚,我就原谅他,好吧。”

  “你别这么善良,”醉醉心疼的看着我。

  我眼中还含着泪,却牵了牵嘴角,“我现在还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去找苏银了,要不是,我岂不是很冤枉他。”

  都什么时候了,我还在自欺欺人。

  我赶走了一屋子的人,连醉醉都被我撵回了家,我就说了句,“我没事,我想自己静静。”让阿楼带醉醉走,库库的父母把她接走了,老常也带走了京呆,最后的单方执也理所当然被我赶了出去。

  一夜未眠,月色相伴,我等到他的一个电话,甚至是短信。

  我还在自己骗着自己,他手机都忘拿了,肯定不会打电话和发短信啊。但我就是这一夜,拿着手机,坐着,眼神不敢离开一刻,没有等到玄玄的电话,却等来了醉醉的电话,我噩梦的开端。

  接听,是醉醉奄奄一息,虚弱的一句,“弦……快来救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喜欢你,仅此而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