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回眸一眼的沦陷
弦下月2018-10-12 23:351,210

  说说我的事吧。

  我其实很是惊讶,当年我表白的事情传的风风火火,可名单上竟然没有我的名字。

  我的上一任同桌因为一次口误,把我喜欢人的名字叫成了玄玄,后来这便成了我们的叫法,时时叫他二玄。

  很早之前,啊不,是期末考试前两天,搬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回宿舍,筐子在手上勒出来了一道道血痕,后面还有沉的要死的书包,那是学校难得灯光照耀的地方,所有的灯火集中之地,有风微凉,那挺拔的影子被灯光斜斜地打在地上,我悄然回头,他淡笑着,眼神却略略飘忽,嘴角的弯度镀上了一层银色的月光。

  我想,这便是世上最美好的景象吧。那一刻,忘记了手上的疼痛,身后的沉重,脚步陡然变得轻快。

  其实在见到他之前,我不相信这世上有什么一见钟情,但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微微的心动,让我措不及防,尽管我不知道他叫什么。

  后来,千方百计的打听到他的消息,我们宿舍的人也都知道了,都怂恿着我去表白。

  我的好宿友库库,好闺蜜醉醉见证了我的表白历史。

  玄玄走读,我在出学校的必经之路上堵住他,拽住他袖子,“你是不是玄玄。”不是疑问句,是肯定句。他还是很给面子的“嗯”了一声。

  多年以后,我和库库重新提起这件事,她笑着说我,“你说你啊,给人家表白还问人家是不是玄玄。”

  后来……“给你说一件事不要惊吓。”玄玄仍笑着,“嗯。”我鼓了鼓勇气,“我喜欢你。” 出乎我的意料,玄玄还是“嗯” 了一声。脸上应试很红吧,我说完便转身离开了,不敢看他的表情。

  下午,我便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的朋友阿楼,阿楼和玄玄还是认识的,阿楼想了想,“其实……玄玄有女朋友了,长得挺好看的,我见过。”

  我没听他的话,“那又怎样?我喜欢他,又不用他喜欢我。”阿楼弯了弯嘴角,“身为你的朋友,我当然是怕那小子伤到你,既然你不在意就好。”

  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我真的受伤了无数次,无数次独坐月下哭泣。没有办法,谁让我先喜欢了他。

  但那是我第一次给人表白,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沉溺在心动的喜悦中。

  醉醉是很给力的,考完试的当天晚上,我和阿楼在小吃街的小吃摊上拼酒量,我是一喝及醉,但阿楼酒量无比好,所以阿楼就一直往我的红酒杯里灌可乐,手机突然响起,点开,是醉醉给我发来的一串QQ号,和一行字,“弦弦,去吧,我相信你,这是玄玄的号。”我笑了起来,拿着手机给阿楼展示,阿楼淡笑着,看着疯疯癫癫的我,我转手给醉醉发了一条语音,“醉醉,我太爱你了。我和阿楼在你家楼下的小吃摊,限你三秒钟下来。” 醉醉果然立刻下来了。

  我们三个喝到了半夜一点钟,其实我很想感叹一句, “这都是那时的青春啊。”

  最后我们集体跑到醉醉家里住了一夜,我和醉醉睡一起,阿楼睡在隔壁,反正醉醉的爸妈都出差了。

  早上4点多的时候,准时起床,打开手机第一眼,看到玄玄通过的好友申请,高嚎着展示给醉醉看,醉醉揉着睡眼,一脸不想理我的表情。

  这许就是年轻的资本吧,快乐而疯狂着。

继续阅读:第三章 每次的回忆都如此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喜欢你,仅此而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