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梦回楼兰(1)
妮菱2018-10-10 20:415,958

  【元凤四年,    大将军霍光白遣平乐监傅介子往刺其王。   介子轻将勇敢士,赍金币,扬言以赐外国为名。   既至楼兰,诈其王欲赐之,   王喜,与介子饮,醉,将其王屏语,   壮士二人从后刺杀之,贵人左右皆散走。

  介子告谕以:“王负汉罪,  天子遣我诛王,当更立王弟尉屠耆在汉者。        汉兵方至,毋敢动,自令灭国矣!”

  介子遂斩王尝归首, 驰传诣阙,  悬首北阙下。封介子为义阳侯。   乃立尉屠耆为王,更名其国为鄯善,   为刻印章,赐以宫女为夫人,备车骑辎重,   丞相将军率百官送至横门外,祖而遣之。

  王自请天子曰:“身在汉久,  今归,单弱,而前王有子在恐为所杀。   国中有伊循城,其地肥美,   愿汉遣一将屯田积谷,令臣得依其威重。 ”于是汉遣司马一人、吏士四十人,田伊循以填抚之。       其后更置都尉。伊循官置始此矣。】 班固《 汉书·西域传》

  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塔里木盆地东部罗布泊洼地的西北边缘   有一个风沙肆虐的沙漠地带,   闻名世界的楼兰古城遗址就静静地躺在这个几乎完全被        沙丘所淹没的、死寂的神秘世界中。   千年的烽燧、古怪的雅丹地貌、   漫天的绝域风沙,还有时隐时现的罗布泊交织   构成了一个神秘莫测充满异域风情的西部传奇。

  玛依努尔掀开镶满明珠的幔帐,   亲眼目睹汉朝使臣傅介子   携带大量黄金织绵绸缎等贵重礼品觐见楼兰王安归。

  傅介子,   这个年轻英俊、风度翩翩的汉朝使臣   已经是本年度内的第二次到访楼兰。他笑容可掬,   看起来显得格外亲切宽厚不但没有为安归近年对待汉朝   屡次不友好行为而再次问罪。 

          酒过三巡之后傅介子    让随行人员献上黄金珠宝和精美艳丽的织锦,   有长寿光明锦、长乐光明锦、长葆子孙锦、   望四海富贵锦延年益寿、       大宜子孙锦、寿为国庆锦、   登高望锦还有罕见的瑞兽纹锦、瑞禽纹锦、   龙纹锦、鱼纹锦、鹿纹锦、水波纹锦等等,可谓琳琅满目令人赞叹不已。   譬如那匹瑞禽锦,   锦地色为褐红又以黄绿两色线显花在锦面的攀枝云纹中   织出一对对展翅高飞的大雁颈项前伸高昂着头,   形态逼真栩栩如生。   能将这些繁复的花纹图案如此协调地组合在锦面上真是绝妙神品!

  安归对汉家织锦情有独钟,   他的目光是随着织锦徐徐展开而熠熠升辉。   虽说从小生活在贫瘠的西域,   长大后又在荒凉的匈奴当了若干年质子   但贵为楼兰王族宗亲的他仍然对这些云霓霞霭般的   东西耳熟能详。没错。   他看得爱不释手,加上汉朝使臣频频敬酒称颂有加,   这也使得围坐在四周的王族和重臣们格外高兴,   貌似气氛相当友好。乐师扣弦而歌吹觱篥相和,   舞者击掌撼头翩然起舞。

  酒宴进行到高潮。

  玛依努尔   看见喝得醉醺醺的安归摇摇晃晃站起来,向她挥手示意。   她此时还没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   但发现迈步变得非常快,   居然直接就从幔帐中间横穿过,走到安归身边。

  奇怪。乐师明明在扣弦而歌,   吹觱篥相和,   玛依努尔却惊讶地发现自己没有任何听觉与触觉,   唯独能感得到时间流逝很慢很慢比现实中慢了很多。   据说梦的层次越高时间就越慢,   她估计只有现实的十分之一而已。原来……这是在做梦!

  玛依努尔看着楼兰王   安归这个高眉深目金发碧眼的吐火罗男人,   越来越确定自己在梦中,而且是梦中有梦!   她感到惊喜和恐慌并存,   惊喜的是自己身处于梦境中而且能瞬间清晰地感知到   脑海内部最深的第四层梦境。   因为意识仅仅在大脑物理结构最里层活动对外面层次则毫无知觉,   这就导致身体貌似不属于自己,   而是属于另一个未知的人——安归的爱妾、 侧王后黎帕那。  然而惊喜之余她又觉得恐慌, 记得一部电影说造梦师   女主角厌倦现实生活而甘愿一直留在梦中不愿醒来。   所以她生怕自己也会像女主角那样沉瀣在梦中,   再也醒不来。故而恐慌感越来越强烈。

  安归让爱妾给傅介子敬酒。   可是玛依努尔内心有种莫名的直觉,   酒里被下了二十四种西域剧毒植物制成的断肠剧毒。   这是毒酒!不过,她   猛然又想起某部科幻大片里说过想要在梦中醒来,   就要刺激梦中的自己。她于是仰首喝下了毒酒 …… 

  玛依努尔醒来后   清晰地感觉出自己从脑海最深处跳到了外面一层   但还不是最外层,   从第四层跳到第三层脑海依然在思考运作。   按照生物知识控制运动、知觉、呼吸和心跳等   分别是大脑由外而内不同的区域,她能清楚知道这是第三层梦。   皮肤开始微微有一点知觉,   就是在这第四层跳到第三层的霎那间开始感觉到的。   判断应该是第三层大脑   负责接收皮肤知觉的区域开始觉醒,但是听觉还是没有。

  雕琢六瓣相连弧线雕花图案的   隔梁天花板,香炉青烟袅袅,   水晶玉璧制成的烛台光影朦胧,   六尺宽的胡杨木阔床边悬着的幔帐上遍绣各种色彩鲜艳,   形象生动活泼的飞禽走兽   以及眼花缭乱的异域风格几何图案。偶尔大风掠过,   烛影忽明忽灭香炉内氤氲着青烟似随着风声慢慢流动,   宛若坠入云山幻海,步入天上仙境……  这里是楼兰王的寝宫。

  汉朝扶立的新王尉屠耆   坐在桌边面无表情地看着羊皮折子,   玛依努尔看见一个银须飘散的老者突然进来, 匍匐在地。  她虽然依然没有听觉,   但从老者焦虑的表情判断其像是乞求宽恕某人之类。   尉屠耆大发雷霆,   将手中的羊皮折子狠狠摔在地上如疯子似冲着老者咆哮,   他的双眼布满红红的血丝模样狰狞可怕像野兽要吃人,   画面就在这里定格。

  玛依努尔琢磨着,   自己需要一层一层地醒来将【灵魂】       或者是更愿称为【意识】   的东西从脑袋内部一层层抽出来抽到最外层才能回到现实世界中。   于是寝宫画面定格后她又次苏醒,   这次置身在一座巍峨的异域行宫里。咳咳咳,   从这一层开始稍微有了听觉。   行宫里到处都体现出陌生的异域风情,   廊柱不是传统的方或圆而是凹凸相衬的多边造型,   上面镂刻的浮雕图案夸张色彩绚丽。

  玛依努尔好奇地东想西望,   到处冷冷清清。耳边传来细丝般微弱的声音,   她循声望去发现僻暗角落里有   两个金发碧眼的小男孩,大的约九岁,小的约五岁。   他们仿佛看见救星,   扑到玛依努尔怀里痛哭流涕,   嘴里叽叽喳喳地说着鸟叫般古怪的吐火罗语。   玛依努尔惊愕地发现自己居然能听懂失传两千多年之久的吐火罗语,   小男孩说王叔也就是尉屠耆谋朝篡位   将国名更改为鄯善,   还派出刺客叫嚣着要将前王安归的子嗣赶尽杀绝…… 玛依努尔没听完, 地面突然出现剧烈的晃动,  哇啊,第一反应是不好了,地震了!

  大理石地板颤抖得像波浪般起伏。   廊柱坊檐破碎成巨大的石块滚落下来,   整座宫殿瞬间塌陷; 来自中亚T国远赴中国新疆探险队的天才少女队员玛依努尔   无从遏制地坠入无底深渊,   耳边的风呼呼呼呼地吹过,脑子里一片空白,   好像曾经的一切美好都骤然间闪过,   只剩躯壳在无力地往下坠……  

  玛依努尔蓦地睁开眼睛,   发现自己躺在完全处于封闭状态的越野车里。

  车窗外火球般猛烈的太阳   让天空失去了原本蔚蓝的光彩。   云层仿佛被烧化消失得无影无踪,       梭梭草被烤炙得几乎要冒烟,   呆在车厢这样密闭的空间里瞬间大汗淋漓热气饶身   仿佛一种置身于桑拿室的感受,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玛依努尔   挣扎着爬起来扒开车窗想透透气然而玻璃被扒开的瞬间,   干燥的热风直接往脸上喷,哇啊,   车顶上的小电扇勤奋地摇着头工作仍然丝毫敌不过   塔克拉玛干沙漠四十多摄氏度的高温热浪,   耳旁的鬓发不争气地慢慢   黏在一起顺着脸庞缓缓低落打湿了衣襟。       尽管如此她觉得很开心,她很享受这种酷热,   因为这能让她感觉到自己就是在现实生活中,   身体完全属于自己,   不会像最深层梦那样属于别人即所谓“意识”出体,     其实用科学解释应该是意识活跃于脑海最深处而   外部的知觉接收区域尚在沉睡中。

  “咚咚咚”耳边传来急促敲窗声,     玛依努尔抬头,   定睛,   原来是爷爷阿迪里·库图鲁克教授的得意门生兼助手米勒,   这个家伙一副急得满头大汗的模样:     “原来,原来你在这里,  吓死我了!”  

  玛依努尔出生于中亚,   自从六岁时读了一本介绍中国人文地理的书 便对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产生了浓厚兴趣。   她的爷爷阿迪里教授是中亚著名的历史学家、   考古学家与探险家,   年轻时就非常痴迷丝绸之路文明直至现今七旬的   高龄依然孜孜不倦从未停止相关方面探讨和研究。

  阿迪里教授本次率领探险队   远赴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若羌县东北部的罗布泊地区探寻古   代丝绸之路的遗迹,   不忘带上同样痴迷博大精深华夏文明的小孙女玛依努尔,   还雇佣当地土牧民罗布人  阿卜杜热西提·伊明为向导。仔细回想起一个多月以来艰苦跋涉的   行程还真别说,收获不小哟。   这收获一部分在于荒漠的风餐露宿,沟壑的颠簸崎岖,   更大的一部分则在于探险队员们   在伟大自然魅力下所找回的真诚与真实。       身处于没有信号,各种陷车翻车,   各种不能洗澡等等各种艰苦卓绝的环境反而让诸位   探险队员相处得更融洽更像一家人般亲密和睦。

  现在,在米勒的身后不远处,   阿迪里教授和探险队员正全神贯注   投入到古楼兰太阳墓地的发掘工作当中。   前些天探险队意外在距离米兰古城遗址四十多公里处   发现了二千多年前西汉时期鄯善王   尉屠耆妻子的陵墓线索的玉简,  并在阿卜杜热西提·伊明带领下  顺利找到了埋葬着鄯善王后 的太阳墓地发掘出大量精美玉器如玉锄、   玉铲、玉刀、玉矛、玉镞、玉铲、   玉刀和玉佩等。

  对罗布泊有些了解的都知道,   这片寸草不生的不毛之地一年当中   只有四五月份早晚温差不是很大,   白天气温三十几摄氏度,晚上气温不过零度。   况且此时正值六月底,   严酷的气候开始显现尤其是中午时分,太阳就像毒火一样烧灼着戈壁,   而且时不时刮来高温热浪,   让人仿佛置身于火炉之中无处可藏。   尽管如此探险队员们依然顽强地忍受着煎熬持续展开   古楼兰陵墓的发掘工作。

  米勒突然发现阿迪里教授   十三岁的小孙女玛依努尔不见了   可被吓得够呛,要知道这里可是罗布泊啊,   亚洲大陆上的一块大名鼎鼎的“  魔鬼三角区”,   古往今来很多孤魂野鬼在此游荡枯骨   到处皆是诡异事件层出不穷。   他手忙脚乱到处找了一阵,终于发现了正从越野车里   探出头来大口大口地呼吸几乎要被闷坏了的小姑娘。  “原来你在这里,吓死我了!”  

  探险队员将通体碧绿的   玉器发掘出来按照形状从小到大排列,   整整齐齐放置在沙地上,   放眼望去简直就是一部描绘西域古国富饶与繁华景象的历史残卷。   阿迪里教授在它们面前蹲下来,   小心翼翼地捧起一个玉壶翻来覆去仔细欣赏,   他老人家除了   在历史与考古学界拥有非凡成就,业余对玉石珠宝也颇有研究,   很快鉴定出这批玉器全是由   大漠极品楼兰漠玉打磨而成。

   楼兰漠玉发现于楼兰  出产于大漠,古称“赤玉”或“琼玉”,  科学定义为宝石,是丝绸之路的瑰宝,   关于它还有一个美丽动人的传说:    公元六三零年整个   古国神秘消失留下的只有两件宝贝:   一是让人们看不见而着了迷的楼兰美女,   二是让人看得见又能摸得着的楼兰漠玉。   传说楼兰美女早已化身成了美丽的楼兰漠玉,   她们就藏身在无边的沙海中期待着与人们结缘。   漠玉之美,在于它那份水润之间的亦真亦幻,   经过雕刻抛光之后,   如同绝世佳人清水出芙蓉般光彩焕发       呈现出水般通透莹润的骨肉。色彩流溢在玉石之中浓淡有致。   倘若逆光细看,   隐约可见如积雪般的纹理因如云般捉摸不定这被称为祥云背纹,   属于楼兰漠玉独有的特色。

  阿迪里教授把玉器小心   翼翼捧在手上翻来覆去鉴赏时, 他  的小孙女玛依努尔也发掘到了一把玉斧头。   圆柱形斧柄,线条简约流畅,   二千多年前的玉器打磨工艺实在是太精致了,   玛依努尔捧着斧头仔细端详,有种奇怪的感觉,眼熟,   似乎在哪里看见过   可明明就是刚从太阳墓地里发掘出来的。她没有多想,   爱不释手地赏玩,玩着玩着就莫名睡过去,   做了个离奇的四层梦中梦,   醒来时就躺在越野车里。

  米勒打开车门将小姑娘拎下车,   无意发现她抱在怀里的玉斧与   其他出土的玉器不一样,   碧绿玉质中带着丝丝血色脉在阳光下清晰可见, 吃惊道:    “    斧头上怎么有血丝?” 

   玛依努尔回答说,  早在发掘出土时她就已经发现,估计是血玉之类。

  米勒不认同   小姑娘的观点因为罗布泊虽然多产名贵矿石却从来没有   发现过血玉的相关记录,  “罗布泊这地方根本不具备形成血玉的条件。”  

  玛依努尔则坚持己见:    “ 血玉是透了血进去的玉石,不管是翡翠、   和阗玉或者黄玉等诸类只要真的透了血就是血玉。” 说罢将玉斧头往肩膀上一扛   扮成砍柴姑娘的样子在组成墓地的树桩之间来回转悠。   

  太阳墓地,顾名思义,   地表有七圈规整的环列木桩由内向外粗细有序,   环圈外为放射状四展的列木,   井然不乱蔚为状观很像四射的太阳,   该墓葬不惜以大量树木为代价而建造步入其中可以看到   一组组用七层胡杨木桩围成的同心圆圈,   木径粗达三十余厘米。   整座墓地远远望去如一轮古老沧桑的太阳镶嵌在戈壁荒原上。

  大自然万物生长靠太阳,   太阳象征着光芒,光明,前程,希望。   据说楼兰人相信人死后生命依旧存在即灵魂不灭,   同时希望死去的人所做的好事可以   帮助到后代子孙,如同太阳光芒般四射。   早在一九七九年冬,   中国考古学家侯灿和王炳华等在罗布泊以东发现   位于孔雀河北岸的小沙丘上的太阳墓地南北长约   四十五米东西宽约三十五米,   面积约一千六百平方米。入葬姿势沦为身体伸直,    头向东、脚向西,意为太阳在东方升起从西方落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鄯善王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