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逃离
A木非楠A2018-10-12 17:231,171

  “看守走了吗?”

  “小姐,都走了,快出来吧。”

  殷执妆得到肯定的回答,松了一口气,悄悄从藏匿之处溜了出来。四下又看了看,确定没人以后,悄儿没声地向门口溜去。

  一步一步,殷执妆走得很谨慎,生怕被发现,大气都不敢出一下。一寸一寸的挪动脚步。只见门口渐渐的近了,殷执妆的心越发跳得快了。“只差一点只差一点我就可以逃离这深渊了”,她心里激动得发颤,上齿紧咬下唇。

  “念儿,你在干什么?”突然,似问非问的话从后面传来。念儿,是殷执妆的小名。

  殷执妆一下定住了,心里一阵呐喊:“完了完了,这次真的完了,这个月已经第三次被发现了。”殷执妆一把扶住脑袋,想了个理由,随即便道“我今日倒是很想吃芙蓉阁的桂花糕,但是我怕那些下人买错了,我想吃的口味,便想亲自去买。父亲,您不会介意吧。”殷执妆端着一张皮笑肉不笑的脸,眼巴巴地盼着今天能放她出去。

  “三个月了,我相信父亲已经被我打动了。三个月,我坚持一共斗争了八次。我就不信他还不放我。”殷执妆瘪着嘴,一脸可怜巴巴望着她父亲。

  “不行。”不出所料的回答,但这一次的不行,似乎说的格外严厉,也格外大声,似乎在告诫殷执妆不能再有下次。

  “不行就不行嘛,干嘛那么大声…”殷执妆嘀嘀咕咕地抱怨。随即又一挥衣袖,行了个礼,说道,“父亲既不允许,便是有它的道理,孩儿自是不会再去了。”话罢,又迈着规规矩矩的步子回屋去了。

  “为什么还不放我走啊。”回去的路上,殷执妆一直咬着嘴唇。

  殷执妆不明白,一旦她想要到集市上去走走看看,父亲便总是不同意。但倘若她说要去宫中陪公主们读书学画,父亲总是很乐意,但却一定派人与她同去,生怕她会丢了,或者跑了似的。

  “我又不是小孩子…”

  家规抄到一半,殷执妆一下子抛开手中的笔,拉下头上的发髻,躺在床上看着屋顶。

  “我是真的搞不懂啊…”

  殷执妆想着自己这么多年来的点点滴滴,几乎就没有什么市井的印象。也不知道是喜是悲。

  “做一个大家闺秀,怎么这么难啊…”

  殷执妆经过这么多次教训,暂时放弃了出逃的念头。

  “再犯错,以后怕是连房间都不能出了…”殷执妆心里叹息,却不再说什么。毕竟,说错话也算犯错。

  “小姐…”

  殷执妆看了一眼,是刚刚带她出逃的女孩。见她一脸惊恐,便道了一句安慰的话。

  “不怪你,也不关你什么事,你也不会受到牵连的。”殷执妆仰面看着屋顶,声音也没有什么波澜。

  她已经习惯了。

  殷执妆缓慢地将脸埋进被子里,一声不吭,一动不动。寂静半晌,再扬手让所有人都出去。这是三个月以来她第八次这么做了……

  这次她却突然又想起了父亲的话,那声音言犹在耳,“只要你有一天能够达到‘我的要求’,你就能够做自己想要做的事……”

  “究竟所谓的‘要求’是什么样的呢……”

  “不管怎么样,我都愿意试试看……”

继续阅读:中秋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念半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