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宴
A木非楠A2018-10-16 20:471,198

  距离殷执妆上次的出逃行为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月,这一个月以来她老老实实地待在自己房间里,除了到书房上课,几乎足不出户。

  殷执妆自从想起了父亲的话,就一直在琢磨着所谓的“要求”究竟是什么。她对此十分在意,因为这是目前为止唯一能够让她光明正大离开这偌大庭院的机会。

  但今天她的思绪不得不中断,更准确的说,是被打断。

  因为今天是中秋节,她们一家人都得参加宫中的祭月礼。

  “哥哥他今天应该也会回来吧……”殷执妆正盘发时,忽而又想起自己的哥哥今天应该会回来,继而又想到了另一件事。

  殷执妆的哥哥比她大四岁,今年也才十九岁,去年便被派遣去秣陵一代治理当地水患,并且留任于秣陵一代。

  “算起来和哥哥已经半年多未见了,就算是中秋也只能在家待三天,既然他那么忙,那半个月后我的及笄礼,他大抵也是来不了的。”殷执妆对此似乎很在意,闷闷不乐的。也许是因为注定要去和亲的命运,父亲已经说了,及笄礼当天她就会被册为公主,但背后的真实目的不过是让她十八岁那年去和亲。

  不过在祭月礼上,她不但见到了她哥哥,还见到了另外一个人,一个似乎往年都没有出现过的人。

  说是祭月,其实倒不如说是中秋宴,一早就摆设的宴席,巳时人便到齐,摆明是要谈天说地讲一整天。然而今年却有不同,尤其是对殷家来说更是如此。

  “殷萧宇私自扣留赈灾钱银……”本来昏昏欲睡的殷执妆听到在污蔑她哥的话,一下子清醒了过来。刚想开口,却瞥见母亲看向自己,犹豫半刻,也就不再有所动作。

  好几个人一同表示确有此事,元帝顿时大怒,底下的人一见,个个寒蝉若噤。眼看自己的哥哥被构陷,殷执妆心中万般难受。却只能看着哥哥一动不动地跪在那里,“父亲出面反而会连累全家,所以哥哥很难脱身……”

  殷执妆几次将手握成拳又缓缓松开。手心都有了血痕。

  “依我所见倒不一定……”

  听见有人替哥哥伸冤,殷执妆一下子松了一口气。当看到元帝瞬间又相信哥哥的样子,殷执妆却反而有了疑惑。“这个人,往年似乎……没见过……”

  不管怎样,事情总算过去了。

  移步去祭月坛时,殷执妆同哥哥去答谢那人时,殷执妆发现了一件令她更加疑惑的事情。

  就在哥哥与那人交谈时,殷执妆发现他的眼睛是蓝色的。侧面看得更真切,月光刚好从这个角度照过来,映得他眼睛蓝幽幽的。

  殷执妆一下子呆滞了,其实她自己眼睛也不是黑色的,而是棕褐色。但他的眼睛白天明明是黑色的,这才是最奇怪的地方。

  “多谢苏公子。”

  殷执妆一下回过神来,他哥已经道谢完,殷执妆也跟了一句。

  “殷公子不用客气,另外,令妹观察力似乎很不错呢……”

  殷执妆呆了一下,“原来自己刚刚看到他眼睛是蓝色的事他知道的……”殷执妆心里想到。

  走远后,苏皓冉默默一手捂住眼。摇了摇头,又回头看向来时的方向。

  苏皓冉看了看天,喃喃道:“现在不是戌时吗,亥时还离得远呢,为什么……”

  ……

继续阅读:密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念半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