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叫我孙哥哥2018-10-11 16:1013,422

  鄙人姓孙,孙权的孙。名叫孙浪,浪荡的浪。

  从小一无是处,除了好色。每天吊儿郎当,放浪不羁。从小父母亲戚都夸我,我只有两样不行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日子平淡无奇,不悲不喜。不出意外我没有考到一个理想的大学,不对,是我没有考到大学,一米七的身高,普通的脸,注定我只是个小屌丝,每天只能在梦里和女神相约。

  然而,惊喜却总是在不经意间发生。前面说过了,我姓孙,孙权的孙。然而我上的大学虽然只是一个小城市,但离南京只有一站之遥。南京也就是三国时的建业。

  事情还得从大学刚开始,刚从高中解放出来,来到大学,看着来来往往露着大白腿的学姐,不禁咽了咽口水。可惜,我也就只能看看了。谁叫我有一颗浪荡的心,屌丝的命呢。大学刚开学,班级聚餐,喝的烂醉如泥。

  虽然我不会喝酒,但是必要的应酬少不了。觥筹交错间,不可避免的会达到酒量的极限。“噗”的一声我吐了出来,正好吐到旁边人的衣服上。

  这个时候场面陷入尴尬,没有人说话。旁边人是北方人,人高马大,借着酒劲,就想揍我。半醉半醒之间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那人一把抓住我,附近的人见事不对,都上去拉。

  只是那北方人壮的很,借着酒劲,竟没有人能控制的住他,嚷嚷着揍我。

  只是我半醉半醒,完全不明白之后发生什么。

  那个北方汉子,见那么多人拉他,更觉得没面子,上来就拿起酒瓶准备扔我,正当他扔出酒瓶时,一个古装将军男子出现在我的身前,虽不壮硕,但是能感受到英气。

  本来已经在空中扔向我的酒瓶,竟被他用手硬生生给拦住了。这是得多快的速度。

  “末将孙策,救驾来迟,请主公恕罪”那男子,也不回头说道。“给我打死他,居然敢用酒瓶砸我”当时酒意还没醒,发着酒疯说道。

  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床上了。旁边就是那个名叫孙策的男人。

  “你是孙策?”我惊呼道。

  酒劲缓过来,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末将孙策,罪该万死,救驾来迟”男子随即跪下说道。

  “等等,你能说清楚到底什么情况吗”我望着他,一脸莫名其妙。

  随机,他便向我解释。原来,他便是三国时代的孙策,孙权的哥哥。此次过来,是认定我是孙家后人,扶持我上位,称霸天下。原来人死后,也没有这么简单。死后的地底世界,仍然是一场纷争。地底灵域同样是群雄并起,昔日古代帝王不甘心,就此没落。便是做鬼,也要称皇。

  比较有名的便是秦始皇,然而秦始皇,只知其一,却不知其二。灵域确实有纷争,但不是说非要建兵马俑你才有兵。皇帝死后都会有追随者,那些追随者都是死后心甘情愿跟随的。

  灵域群雄逐鹿,但是三国的帝王却一直没有抉择出来。众所周知,三国尽归司马氏,然而司马氏的政权也没存在多久。

  以司马氏的威信,是不足以代表三国的。而且司马氏树敌太多,基本得罪三国所有势利,所以三国的灵将都纷纷表示要重新选出继承者。

  然而生前天下三分,都没统一,死后也是谁也不服谁。最后真论不下,还是阎王派人干涉,说是选出曹,刘,孙 的后人进行竞争,看谁才能真正代表三国。阎王竟然干涉,灵将也只有服从。

  刚刚酒醒的我,听得还是云里雾里,不过我大概知道是什么情况。

  其实,在此之前我也的确知道我是东吴孙权之后,是帝王之后。

  大学阴差阳错来了个离南京这么近的地方,以至于我虽然还没到南京,在我们学校我都能感受到龙脉。只是我以前一直没有在意。

  话说,现在在我面前的应该是孙策了,号称江东小霸王,奠定江东基业的孙策。我这才留意到,孙策一直是跪着跟我说话的,

  我赶忙把他扶起。说道“我就当作你说的都是对的,即使我是帝王之后,但以你的身份不必对我行此大礼啊”

  “不然,尊卑有别,你是皇帝我是臣,末将就是因为当时太过骄傲,所以才被小人所害,导致大业未成,有愧父亲。”

  此刻我多少理解到他的心情,孙策年少成名,和周瑜并称江东双雄。如果他没死,天下是否三分真的未可知,那时候不是三分而是东吴和曹魏二分天下。我祖上孙权虽也是一代枭雄,但确是个守天下的主。论开疆辟土,他远不如这个哥。

  “那么,我该怎么做。”我自言自语道。

  “末将定当誓死跟随,扶持主公成惊天大业。”孙策掷地有声的说道。

  东吴,其实在三国之中不算强势,人才也不算多。但孙策的确是不可多得一个,他对孙家的忠心也是毋庸置疑的,这个时候的孙策比当初也是成熟不少,或许真的能成就一番霸业也说不定呢?我在心里默念道。

  话虽如此,可在灵域统一三国又何其难呢!

  曹阿瞒虽与我祖先孙权为敌但毕竟也是一时枭雄,雄居北方地大物博兵多将广。

  连那样不世出的枭雄都无法统一三国,我又何德何能呢。

  正思考间,一阵零零散散脚步声传过来。原来同学们是想看看我到底怎么了,哪个人不想当皇帝呢,只是皇帝又哪有这么好当呢!

  同学们有说有笑完全没把我一个躺在医院里面的病人放在眼里,我虽然有点失落但随即又释然了,从小到大自己都只是个普通人,没有什么过人的能力,也没有什么过人的条件,能过来看看我就不错了,我自我安慰道。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实话说我还有点小紧张,说不定有女的会来看我呢,正想着脚步声已经来到了门口,稀稀落落的脚步声却没有停下,咦,我正嘀咕着呢,隔壁的宿舍门却敲起来了,也是,人家长的又高又壮,在班级里面还是学习委员,平常就有不少人围在他身边,更别说现在了。

  我虽然不爽,但却无处宣泄,旁边的孙策像是看出来了我的想法,

  “主公,要不末将略施小法给他点颜色看看?”

  “不用,虽然我是看他不爽,到现在我已经明白我的身份和使命,也就没有必要跟他多计较什么。”我淡淡说道。

  “遵命”孙策说到。

  “对了,你能隐形吗,我不想要太多人知道你的存在”

  “没问题,我跟他们本就不属于一个世界,主公没有命令,我也不愿跟他们多接触”孙策在旁边说到。

  有孙策在旁,我心里安定了很多。实话说从小到大我就是弱势群体,人群中不起眼的角色,如今我却有了能够在地底逐鹿地底中原的能力,想想真是不可思议。

  正沉浸在自己世界里时,门外急匆匆的脚步声却朝我靠近,噗通,门很大声的被打开了,原来是昨天跟我闹得壮汉,他跟我是室友,叫阿杰,开学初就选上学习委员,在班上颇有地位,虽然相处时间不长却有摩擦,昨天借酒劲,便是我跟他的爆发点,“呵呵,你过来干嘛,昨天还没被打够?”

  实话说,昨天虽然我晕了,但是我最后向孙策下的最后一单命令我却记得清清楚楚,看他一脸鼻青脸肿就知道他被揍的不轻,幸亏没打死,不然我还得负法律责任,不过今天就能活蹦乱跳,看来打的不够重啊,回头我要好好批评一下孙策。

  胖子看到我这么硬气,不由得慌了起来,因为我之前跟他相处一直都是比较怂的状态,经昨天一顿打之后他也有所忌惮,不敢像以前那么嚣张。

  “你敢跟我这样说话?你不知道我随便就能整死你?”虽然有那么一瞬间韩俊杰慌了,但他看到他后面这么多同学的时候自信也就来了,他毕竟还是学习委员,在班上还有一定权力威信的。

  虽然在他后面的同学更多的吃瓜群众,但也给了他勇气。我还没生气,孙策率先发话:主公,末将愿为主公收拾这个小喽啰!

  我下意识的看向同学们,但是他们却好似什么也没听到什么也没看到。

  “主公,末将上次饶她一条狗命,只是因为那是主公酒后之言,末将也不想给主公惹是生非所以并未下死手,只是随便教训可他两下,没想到他这么嚣张,看来死有余辜”

  “只是你该怎么帮我,又不让人家知道你存在呢?”

  “末将可以借用主公龙体一用”

  “鬼上身?”我惊呼起来。

  门口的同学们也就在那静静等待着好戏,因为他们只能看到我在望着床头柜的墙壁,嘴巴也看不到我在动。

  那胖子看我在那发呆没有说话,一时也不知道如何是好,那胖子也就没有说话,旁边同学也就在呆着傻傻的看着。

  突然那胖子再也呆不住了,走过来拿着旁边的枕头往我身上甩,我问你话呢“昨天那个打我的人是不是你朋友?就那个玩cosplay的那个”

  这个时候我再也忍不住了,我和孙策已经合为一体上来就是一巴掌,胖子被我甩的翻了个跟头,趴在地上起不来。

  “还装逼吗”我淡淡的问道。

  这个时候他旁边的兄弟跑了过来准备打我,又被我甩了一个巴掌,他这个兄弟叫阿伟,是我们班的老大,之前我调戏过他女朋友被他甩过巴掌,这这一掌算是我还给他的,只是他的数量多,而我的质量凶。

  这时候阿伟几个小弟也都上来了,三下五除二全部倒地。这个时候他们才意识到我已经不再是当初的那个我了,缩在地上畏畏缩缩的。旁边几个女生看我的神情也不一样了,学校其实也很残酷,虽然大专也是大学,但同样强者为王,适者生存,他们也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了,从今天开始我们班就要易主,从今天开始我是我们班的老大。

  不要问我是谁给我的勇气,是孙策给的。

  二。

  那个老大的女朋友叫张若,学生头,成绩好,长的很不错,之前刚开学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她是阿伟女朋友调戏他,被阿伟打过。

  他还跟我们班同学炫耀过,不过也跟啊伟说过叫他以后不要打我,不过我一直都不甘心被女孩护着,可是我又没有足够的实力,虽然阿伟个子不高,但打架却狠,所以是我们班默认的老大,大家都给他面子,他也打过我们班不少人,很多人跟我一样都是敢怒不敢言,也没有人去跟老师说,因为毕竟被打也是一件很丢人的事。

  但是,现在我跟以前不一样了,我有足够的实力,虽然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不过我也有心情跟他们玩一玩。

  其实啊伟女朋友张若,我一直是想要不敢求,以前是自己配不上她现如今我要她求着我。

  其实自从医院那一站之后我在班上的地位就直线上升,张皓若对我的态度也变了样,我也慢慢变成了学校的名人,走在路上也有很多女孩讨论。

  我很享受这种感觉,从出生到现在好久没有被人这么关注了。

  阿伟胖子后看到我也是绕着走,张若,还有一个娃娃音萌妹子洪诗敏也经常找我去图书馆看书,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平淡无奇的过着,突然有一天张若在网上跟我表白说我想我们可以试试。

  我别提多开心了,一直以来她就是我爱慕的对象,长得漂亮成绩又好,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这个时候张皓若已经和阿伟分手了,但是阿伟却还不死心,还扬言要找隔壁班的人要打我,我这下乐了,我本来还愁没理由打他呢,他自己找上门来了,不出意外叫了十几个人,自然不够我也就是孙策打的,在一段时间里,我和张若幸福快乐的谈起恋爱了。

  “主公,我有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但说无妨”

  孙策欲言又止,“我们在人间逗留了一阵子了,虽然人间和地底的时间不一样,但末将唯恐主公玩物丧志啊!毕竟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切不能因为儿女私情而耽误了大事啊!”

  “的确,但是寡人既不想放弃人间也想逐鹿地底该怎么办呢?”

  “主公,末将有一计,俗话说的好天上一天,地下一年,而人间的一天,却抵的下地底的一年,主公大可白天在人间睡觉时回地底逐鹿中原,这样岂不是两全其美,末将保证,主公的肉身还在人间,而且,在睡眠当中有任何问题主公都可以随时回人间,毕竟人间半天,也抵得上地底半年,我们有足够的时间去逐鹿中原,也有足够的时间及时回来,其实地底和现实时间不同步,陛下想什么时候回来都可以”

  “哈哈哈,伯符,真是一大全才啊,知我者谓我心忧啊”

  “好,那就依伯符之言”。虽然没去过地底,但是孙策给了我安全感,让我也没有那么怕,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提示孙策,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下,我来到了地底,地底跟现实的古装城倒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更加虚浮灵异些,普通百姓也是安居乐业,街道也是车水马龙,在孙策的带领下我也在巡视着我脚下的城池。

  “这些都是我的子民吗”我忍不住问道。

  “是的,陛下目光所及都是陛下的领土,正所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哈哈哈,寡人这么厉害的嘛”

  “陛下,您应该称自己为朕,在人间无关简要所以末将也没有去提醒你,但是来到了地底,尤其还是陛下的领土就更要注意了,咱们东吴虽然不是什么大国,但毕竟陛下乃是一国之君,还是有身份的”孙策尴尬的说道。

  “啊哈哈,是嘛,寡人,不,朕明白了,下次朕会注意的。”

  不一会就到了金陵,来到了金銮大殿,地底的帝王大殿比现实生活中的还要气派,是因为地底下的灵魂,比现实生活中的普通人要厉害的原因?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恭贺吾皇即位”

  “众爱卿平身”

  “谢陛下”

  没吃过猪肉,难道我还没见过猪跑吗?虽然是第一次见这么大的场面,但是我还是下意识的回了一句。

  谢陛下之后,大臣们开始逐渐起来。

  “臣周瑜有事要报”说着,一个身披银色铠甲的儒将出列顺道。

  “都督,有何事要奏?

  “臣在有生之年,没有帮助先主孙权统一天下,实乃臣生前一大憾事,而且后世对臣的评价也有误会,臣恳请陛下让臣洗刷冤名,证明自己”

  “其实朕又何尝不想统一天下呢,只是朕出来乍道,对这边也不太熟悉,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陛下不用担心,张昭主内,国泰民安,臣主外,这么多年来臣一直在演练军事,等的就是陛下登基这一天”

  “那都督,可否带我见证一下成果?”周瑜这么说,把朕的雄心壮志都勾起来了。

  “陛下,请闭上眼,一会就能到”周瑜说到。

  “是嘛”我刚闭上眼,并就听到将士们演练的神音,这些就是东吴最精锐的战士,我一眼晚去都往不到头,数量整齐规模庞大,乍一看我也被吓了一大跳,

  “这得多少人?”

  “能在这里的都是人中龙凤,即使是这万里挑一的人中龙凤,我们都有十万余人,所有的部队加在一起有几千万人,东吴虽然建国时间不长,但从最早的孙坚开始起兵开始到东吴灭亡有几百年时间,这里面有数以亿计的士兵,曾效力于孙家,死后愿意继续效力孙家的士兵也有千万,所以我们可以说是兵强马壮”

  “那其他两个国家怎么样呢”我没有被眼前的壮相冲昏头脑理智问道。

  “理智分析,东吴根基深存在的时间也是三国中最长的,而且东吴在人间存在的时候大多数还都是国泰民安远离战乱的,从孙坚开始孙家便在江东有一定威信,孙策扩大,直至孙权在位的时候达到巅峰,所以愿意投靠我们的人是三国中最多的,虽然蜀国一直打着匡复汉室的幌子,刘玄德也假仁假义收买人心,但是蜀国本来在人间就是我们三国中综合实力最弱的,魏国那边虽然在人间管辖的区域最广,但是因为常年征战,而且魏国很多士兵本来就是降兵,人心本就不齐,所以我们还是很有希望的”

  “但是,蜀国综合国力一直就不强,但他们有五虎上将有诸葛亮,所以即便综合实力在三国之中是最弱的,但任何一方都不敢小看,魏国在人间的时候就是老大哥了,综合实力一直是最强的,北方人也勇猛可以说也是兵精将广。”

  周瑜有些吃惊的望着我,像是没有想到我这么年轻,居然对战局的分析也有独到的见解。其实我虽然念书不行,但对历史还是比较感兴趣的,三国的历史我还是略知一二的。周瑜一愣,一时也不知道说啥是好。

  “都督,我理解你,我知道你肯定从后来者嘴里知道了后世对你的评价虽然还是美名多,但也受到了污蔑,周郎你年少成名,心高气傲一生征战,未尝一败,想必也十分爱惜自己的羽毛吧”

  周瑜听我说到这里居然有些哽咽了,我是在灵界的时候听到一些荒谬的传言,偏偏这些缪言却好似深入人心,后来者的人只听到我的名声便说我气量小,能力不如诸葛亮,贪生怕死,哼,火烧赤壁明明末将是主要指挥者,孙权登帝,赤壁之站主战我都是力排众议,力挽狂澜,末将斗胆说一句如果没有末将力排众议,力挽狂澜,何来的今后的三分天下,而那时的诸葛亮还只是个小人物,三气周郎根本就是子虚乌有,我明明就是积劳成疾而死的,而后世妇孺皆知却道我是气死的,想我泸州周公瑾战无不胜,年少成名人称没周郎又何曾受过这种委屈?

  “公瑾,我知道你受委屈了。谣言止于智者,知道你承担了很多你不该承担的东西,朕相信你会证明给我看,你依然是战无不胜的周公瑾,我理解都督渴望得到战功证明自己但是这事急不来,朕出来乍到,你还是先给朕介绍一下这边的情况吧”

  “好的。如你所见我们这是地底是灵界在逐鹿三国代表人的战场,我们虽然已经死了,而且在地底我们会有灵力,能做到很多人间做不到的事,但是我们也会死,一旦死了就灰飞烟灭,但是陛下您是九五至尊,陛下有九条命,但是陛下没死一条命,陛下的龙威就会减少一分,直至九条命全部完结,陛下也会跟普通人一样,但是有一样东西可以克天子,那就是囚龙锁,囚龙锁,囚龙锁能让天子和普通人一样,压抑住天子的龙威。”

  “囚龙锁,怎么得到?”

  “囚龙锁不用得到,两国交战,如果有一方投降,便要投降方的天子向另外一方的天子行君臣之礼,届时投降方的皇帝和他的子民都会重返灵界,皇帝也会被套上囚龙锁,囚龙锁刚套上会显性,之后就会消失,待皇帝回到灵界时,他就会发现自己已经没有了龙威,在没有能力震慑将士,也没有九条命的能力,成为一个普通的人。”

  “既然这边是战场,那要些普通人干什么”

  “陛下有所不知,我们虽然是灵将,不用吃喝但是我们的铠甲兵器需要制作,所以这些人其实都是后勤人员”

  我看着地下的领土,才发现我已经悬在空中了,而且旁边也没有任何人,大概是太兴奋了,想多看看地底下的世界,这时我忍不住的问了一句“为何朕也能飞?”

  “陛下本来就是九五至尊,只是之前没有登基,所以灵性被封印了。陛下龙威护体,一般的二流将领是打不过陛下的。臣这边有金丝软轴,万年金丝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延年益寿,请陛下笑纳。”

  “在入大殿的时候我已经身披龙袍了,这龙袍金光闪闪,而且非常轻。这时再穿上金丝软轴居然一点感觉都没有,果然是个好东西。“这样吧,都督你从这十万人当中再挑选一万人当做敢死队,只听我一人好令,要求只能听我一人,而且必须是精英不怕死绝对服从”

  “属下明白”

  “你这边加紧训练,时常留意其他两国动向,敢死队这边你要多上心”

  “属下明白。”

  这虽然我在地底才待几天,但是我也想我的小女朋友了,虽然知道现在地上才过了几分钟,但是在地下还是思心似切,把周瑜张昭叫了过来交代了一下就准备走了。

  这时候孙策请见,他知道我要走,不放心我要跟我一起走,我毕竟是东吴的代表人,在这场战争里面我至关重要,如果我出了什么事,那就意味东吴也失去了竞争资格,所以孙策不放心非要跟我一起,我没办法,不过让一个大将当贴身保镖的确太奢侈了。

  回到了人间,室友才刚睡,打开手机才发现张皓若找我了。

  在嘛?

  我赶忙回到,嗯嗯,还没睡吗?

  是的,睡不着,想你了 老公(害羞)

  我不禁笑了起来,想起了若若呆萌的样子。我去找你。

  消息一回我便在女生宿舍楼底下了,等了将近十分钟,她下来了,看着她湿漉漉的样子,我不禁春心荡漾,忍不住把她抱了起来。

  孙哥哥,我想你了。

  他这一叫把我整个心都酥化了,我紧紧的抱着她,不停的说‘‘到你不知道我有多想你,我比你想我还要想你。

  “讨厌,孙哥哥你抱的人家疼死了”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我报的太重了,连忙送来了手,皓若的小拳头也没有继续锤我肩,看着她娇滴滴的样子我实在忍不住亲了下去。没人的小嘴很香,舌头很灵动,大眼睛调皮的看着我一眨一眨的,若若很会接吻,舌头很灵动,牙齿我很会咬,从上嘴唇到下嘴唇从牙齿到舌头,都轻轻的咬了一遍,很轻很香。

  这个时候我手也老实不下来,摸着小若若的酥胸。

  “孙哥哥你真坏”说着若若低下了头,灯光下隐约看到若若泛红的脸,在灯光的照耀下更显娇柔。若若的胸并不算大,但我却喜欢,看到她娇滴滴的模样我忍不住在她羞红的脸上亲了一口。

  有这样的女孩夫复何求?若若在我的抚摸下娇滴滴的呻吟着,头已经低的看不到脸了。我知道今天差不多就够了,若若也是个保守的女孩凡事也得一步一步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变跟若若点到为止,去了门口的夜市买点东西吃。

  吃完东西夜色也彻底暗了下来,我把她送到女生宿舍楼底下,依依不舍的分别了。

  回到了宿舍,室友们都已经熟睡了,我却怎么样也睡不着,也不想回地底,回想着这几天感觉真的不可思议,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不过不管是好是坏,我平静的生活在孙策来的那一天起就被打乱了。

  第二天平静的上课,辅导员却找我有事,问我是不是打人了,这一问我就知道什么情况了,肯定是阿伟和胖子告的状。呵呵,他们打不过,居然还好意思跟老师说,男人的脸都被他们丢光了。

  我急忙否认,虽然我今时不如以往,但是我也不想节外生枝,起码人间对外我还是想保持我普通人的身份的,“老师,我没有,再讲我也打不过他们啊”

  老师看到我一副怂的样子,联想到我以前老实人的身份也疑惑了起来,并把胖子和阿伟也叫了过来对质。

  “他们两身上的确青一块肿一块,但是这也就不能说明是我干的啊”

  “不是你?”在老师面前他们有老师给他们的勇气,他们本想说“不是你,还能有谁?”

  我眼睛一跟他们对视却说成了 “不是你,那肯定就是别人了。”

  老师听他们这么一说也蒙了,不知如何是好。

  “老师,他们这是再污蔑我!”我说道他们两个竟像傻了一般说道,是的,是我污蔑他,老师也没办法只好让他们罚抄学生手册,并警告他们下次别这么无聊,诬陷同学。

  我能读出他们大脑的想法,他们知道私底下肯定是斗不过我的,所以想要通过老师给我来个处分甚至开除,顺便再勒索一笔医药费。

  只要我被开除了,阿伟还是那个小霸王,若若也迟早会回到他的身边的,可惜今时不是以往,孙哥哥我再也不是当年那个任人安排的小人物了。

  “孙浪,你自己也注意点,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你也要洁身自好”

  “是的,老师,我下次会注意的”我唯唯诺诺的说道。

  临走前,啊伟还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脑子在想,孙浪你给我等着,我总有一天要玩死你。

  本来我只想给他点小教训,看来我也要玩点狠的了,不然他是不会服气的,也是,一个星期前还是任自己宰割的小人物,如今却已经爬在自己头上把自己安排的明明白白,还抢走了自己的女朋友这换谁谁也受不了,我本意也只是想给他们教训,但是如果他们一直作,挑战我的极限我也会失去耐心。

  现在在我眼里他们只是蚂蚁,我真的没有太多耐心跟他们浪费时间。

  晚上他们在吃饭,我出现在他们旁边,他们开始没注意,注意到吃了一惊,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感觉到我是怎么过来的,还在那讨论着今天遇到老师那个时候的灵异事情

  “我不说废话,你们愿不愿意做我的部下今后绝对服从我?”

  我这话听得像是笑话,但经历了这么多他们却不笑不出来。

  我响指一打,两个敢死队成员便出现在我身后,他们吓得差点躲到桌子底下,食堂其他人感觉很奇怪,因为他们就看到他们对我很惊恐,看不到敢死队。

  我不急不慢的说道:我实在没有耐心这么跟你们玩下去了,本来是想给你们个教训,没想到你们一直作。现在你们有两个选择:第一,让他们上身,他们会替你们服从我。而你们会魂飞湮灭,你们的肉身也不再属于你们 。第二,从现在开始绝对服从我。

  我虽然很平淡的表情再说,可把他们吓坏了,唯唯诺诺的说道“ 二 二 二”

  是被吓得话都说不好了。

  “行,我希望你们能记住你们说的话,你们的灵魂只是暂时寄放在你们身上,如果你们做的不好会有人来取代你们的,包括你们的记忆”说完我就走了。

  他们还沉浸在刚才,敢死队身穿银色铠甲突然现身够他们震撼的,原本敢死队在地底那也是王牌中的王牌,更别说面对的是普通人,光是气势他们就起不来。

  我不把他们做傀儡是有原因的,一他们虽然惹烦了我但罪不至死,二,我需要几个人做我的手下,敢死队虽然厉害能控制他们的肉体,但是他们的灵力没有我和孙策那么雄厚,不能完全的掩藏住,如果遇到三国的后人,对面也是灵界的高手的话,他们可能会很快暴露。

  所以我需要完全的人来为我办事,说不定以后还有用得着的事呢。

  “陛下。大事不好,蜀国派四十万大军攻打我国”回到宿舍我正准备休息,敢死队来报。跟室友假意说要休息,躺在床上灵魂就去了地底。

  此时两军打的战火连天,难解难分。

  “大都督,周瑜何在?”我在金銮大殿上喊道。

  “末将在”周瑜回到。

  “快给朕分析下,到底是什么情况?”

  “禀告陛下,在你离开的那几年末将每天都在加紧训练军队,在人间由于地理和人种原因我们江东子弟兵只是水军厉害,在底下这一万多年我们加紧练习陆军上的短板,现如今我们的步兵骑兵一样厉害,蜀国那四十万军队敢来挑衅我们,我让他们有去无回。”

  “蜀国以前能维持屹立不倒主要有三。一,是靠人才,蜀国虽然后期人才凋零,但前期的人才还是可圈可点的。二。是靠匡扶汉室这个幌子,当年刘玄德靠那点基业全靠坑蒙拐骗。三便是靠蜀国的天险自然优势,如今三个优势已去其二,我们也弥补了自身的劣势,而且我们的兵还比他们多,那四十万就敢来挑衅我东吴?江东子弟听令!我们要让他们有去无回!”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全场齐呼。

  “周瑜,你随我来,”

  “诺”来到了单独的房间我问道,“公瑾,实事求是说现在战况如何”

  刚才我的话只为激励人心,其实我自己心里也没有底。

  “回禀陛下,他们打了一年都没打下我们一座城池,末将觉得他们只是在试探,现在不同人间各国兵力都超过千万。那四十万想要灭我吴国真的痴人说梦”

  “我也这么认为,我们和蜀国的关系一直很尴尬,蜀国可以说是利用我们才发了家,也可以说是因我们而亡,关羽刘备张飞三兄弟都直接或间接因我们而死,他们对我们有意见是正常的,但是这都是他们咎由自取,刘备借我荆州一借不还,污蔑我祖先,你辛苦一年才打下的南郡也被蜀国夺了去。世人都说刘备仁义,我却觉得他就是个伪君子,那么点基业全靠他厚着脸皮坑蒙拐骗,这笔账他们不找我们我也会让他们还的”

  “他们攻是攻不进来,但是诸葛亮的诸葛连弩和木马确实厉害,攻不进来也能维持不退。”

  “现在蜀国能仰仗的也就那么几个人了,我倒是要看看诸葛亮是不是真的能够逆天,既然司马懿能阻止他逆天改命那么朕也能够做到!”

  “走,带我去战场”只是一瞬间便已经来到了战场,双方你来我往,总的来说是我们优势,毕竟对面只出动了四十万,不过我们也没有反打出去,只是一直被动防守,等待时机。

  “为首的先锋是谁?”

  “回禀陛下,是张飞”

  “其实朕也隐约猜出来了出来了,蜀国还有谁这么猛呢,这翼德威猛不下当年啊。可是蜀国虽然厉害的人多,但是总体人才匮乏,后期能拿得出手寥寥无几”

  眼看张飞在我军大军一出一入有如入无人之地,“周泰,黄盖你二人听令”

  “末将在”

  “上去拖住张飞”

  “末将领命”

  也只是一瞬间他们便在天上斗了数十回合,不分胜负。

  他们在三国就是猛将,如今死了有了灵力更加如虎添翼,三个人厮打起来有如神仙打架难解难分。

  “呦,以一打二,碧眼老儿的后人真没出息,跟碧眼老二一个怂样,蜀国五虎良将,魏国五子良将,你东吴搞个什么十二虎将真是笑死爷爷了,老子生前遭你们算计,死后定要出这口气!”

  “闭嘴,吃老夫一棍”黄盖显然生气了,棍子抡的比之前更快更凶了!

  “太史慈,何在?人家说我东吴没人,以一敌二,你可愿意出站替我教训下他?”

  “那兄弟好大的口气,我成名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在那呢,真当我江东无人了?吃我一箭!”

  话音刚落,只见一道凌厉的剑向张飞飞去,张飞以一敌二本就有些吃力,箭附带灵性,速度又快,一时躲避不及右臂挂彩,落了下来,周泰刚想再补一刀。

  一把刀飞了过来,这把刀充满灵力,通体发绿一看就是神器。

  周泰一心想要了结张飞,却没有注意到那把刀,幸亏黄普用双棍挡下,即使如此身子也被逼的后退数步。

  一攻一守虽然黄盖是吃了亏,但直此一击就把老将黄盖逼到这个地步的三国应该没有几个。周泰眼看就要砍到张飞,却被人救下。

  那人身长九尺,髯长二尺,面若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不用说关羽无疑了。

  “呵呵,江东小儿三个打一个算什么好汉,还说江东有人?笑话真是笑话”

  话还没说完,关羽已经和太史慈厮打了起来。

  原来在箭飞出来的那一刻,太史慈也跟了出来,本想一鞭结果了张飞但听关羽这么一说也很想会会他,太史慈在灵界早听说过关羽的武圣的名声,只可惜自己在人间死的太早没能跟他好好打一场真是可惜。

  “看鞭”

  “原来是太史慈,只可惜你死的太早了,你的江东后人说真的正大光明能跟我打的还真没几个”

  “别废话,看鞭”

  言语中两人已经打了数百回合,不分胜负,周泰和黄盖也就站在一旁没有动手静观其变以策万全。

  百回合之后依然不分胜负,不过关羽越战越勇,太史慈却有些跟不上了。

  太史慈心想道:近战并不是我的长项,这关羽有两下子,再这样下去我体力跟不上他迟早也要败下阵来。

  变佯装体力不支,动作也渐渐慢了下来,关羽见太史慈攻势减慢,便越战越勇,太史慈也装作越来越难以支撑,旁边的周泰和黄普想出手,却被我隔音拦住了,我知道关羽虽然英勇,但是我东吴战神太史慈也是有牌面的。

  关羽刚开始也只是试探再发觉太史慈真的没有什么进攻能力的时候,便越打越凶。

  直至二人已经斗了一千多回合的时候,关羽手持青龙偃月刀借助从天而下的力一下猛劈,太史慈双鞭迎上却是再也抵不住青龙偃月刀刀身上的浑厚灵力了。

  “能和老夫打到一千多回合,你也对得起你东吴战神的称号了,你能死在老夫的青龙偃月刀上是你的荣幸”

  说罢右膝盖对着太史慈的腰就是一顿猛踹 ,踹完之后腾空而起想要最后一刀了解了太史慈,这时候所有人都站不住了,距离最近的黄盖周泰刚想出手,无奈刀势太快太猛。

  “砰”的一声,青龙偃月刀的浑厚灵力连虚空都被划出了口子,可是本该在半空中等死的太史慈却不见了踪影。

  关羽正疑惑,突然有暗箭飞来。

  “哼,雕虫小技也敢来献丑”暗箭居然被二爷凭空抓住了。

  然而被抓住的箭只是一愣又化为无数小箭。关羽一时躲避不急,多处挂彩。

  这小箭虽然不大却是由灵力幻化而成,普通灵界小兵一箭就灰飞烟灭,而关羽中了数箭也只是半跪在地。

  “是条好汉”,太史慈笑道,“其实若真是近战恐怕我还真的打不过你,但是你的打法太过单一而且为人太过骄傲,先前因为太过骄傲已经丢过性命,现在却又跌了一次跟头,该怎么说你呢”

  再次出现的太史慈感觉就像刚才的大战与他无关,身上的铠甲也焕然一新,全然看不出来是大战过的人。

  我心里笑道,这个太史慈真该给他个奥斯卡影帝。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关羽头一愣说道。

  这时我走过去问道:“你们那四十万大军打我们意欲何为啊?”

  “呵呵,在人间我们三人都因为东吴而死,蜀国夷陵之战也是元气大伤,这口气我怎么咽的下?”这时在一旁的张飞说道。

  “我就知道是你想要过来打的,这既是真打也是试探对吧,诸葛亮拦不住你们,刘备也不在看来新主管不住你们啊”

  我这一说,张飞不回话了,像是默认了。

  也是,关羽和张飞资历何其老,蜀国新主哪有这么大能力管的住他们呢?

  “对了,你们蜀国新主是谁”

  “你别做梦了,这次的确是我执着想打,但他毕竟是我大哥后人是我们的主公,即使我们听调不听宣我们也不会出卖他也会追随他”张飞不服气的回答道。

  “放他们回去吧”

  “陛下,这”

  太史慈不理解的问道“这可是个好机会啊”

  张飞和关羽也抱着必死的决心了听到这句话也很惊奇。

  “听朕的,放他们回去”

  “末将遵命”

  “慢着,保险起见把他们送回去,并替朕向新主问好。”

  蜀国主将一倒剩下的士兵也群龙无首,也都毫无战意。

  “把他们遣散吧。

  我们并没有能力把他们遣送回灵域,又不好杀了他们只好把他们遣散了。

  回去的时候我见周瑜心事重重变说道“公瑾,你一定想问我为什么要把他们放回去,吃了这几十万大军在折煞两员蜀国大将势必会让蜀军元气大伤,说必定还有机会可以扶摇直上直捣黄龙是吧?”

  “陛下英明,属下的确心存疑惑。这的确是个很好的机会”

  “你忘了,在三国人间时,对了,你就没听到后面人提过,东吴和蜀国关系破裂不只是一个荆州,更重要的是我们杀死了关羽,荆州虽然是兵家必争之地,但毕竟只是一座城池。

  如果只是一座城池的丢失,张飞和刘备犯不着拼了命的找东吴拼命。他们三人是真兄弟啊,张飞为了关羽可以命都不要,刘备为了关羽和张飞可以江山都不要,这一点我还是很钦佩刘备的,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就是为了替关羽和张飞报仇,自己这么多年的心血这么多年的忍辱负重,都可以不顾。

  关羽是个重感情的人,这次我们即使要杀也怕是杀不死,诸葛亮肯定做了周密的布局,他不会让我们轻易坑杀他两员大将的。

  如果我们强杀可能得不偿失,最后双方又称为世仇,魏国又渔翁得利,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放了他,既示威又示好。再者朕也好才,两个都是人才,若是朕侥幸获胜成为三国的代表人。

  朕要跟历代王朝逐鹿光靠东吴的人才也是不够的,所以还是不能杀他。

  “那陛下就不怕他们卷土重来吗”

  “朕能抓他们第一次就能抓第二次,而且自我感觉经此一战我相信他们之后再也不敢小巧我们东吴,这可谓杀人诛心,毕竟在我们东吴他们已经跌倒两次了,如果还有下次,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继续阅读: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皇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