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不会是喜欢吧
朵颜三卫2018-10-12 06:342,348

  “艹!怕你呀!”见那男人先动手,蒋越特别高兴,本来就想找他报仇,可算逮着机会了!

  一招佛山无影脚就把他踢出了一米之外。

  “季晨!”金月见爱人受伤,尖叫一声扑上去:“你怎么样啊?!”

  “老婆。”男人倒挺会把握时机,见金月心疼,当即萎缩得越发可怜,可怜巴巴的哀求她:“你不要生气了好不好,我在努力了,我也想和你结婚啊,可是我”

  “你要是真想和她一辈子,就和她扯证啊!”沐冬阳实在看不下去这肥皂剧一样的情景了,指导那小子:“既然你舍不得她和别的男人结婚,那你就赶紧和她结啊!没结婚等你发迹和结了婚等你发迹不都是等吗?!结了婚再等,她还等得踏实点!再说,你说你觉得现在没钱,结婚是对不起她,人家还担心等到你有钱结婚那天万一对不起她呢!人跟你过了十年了,除了那个证,你们俩该干不该干的不都干了吗?!现在拿你没钱和她结婚说事儿了,当初去酒店的钱你咋有呢?!”

  这一顿嘴炮下来,不止当事人,就连看热闹的都安静了,然后,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掌声!

  话糙理不糙,的确是这么个理儿!

  就这样,在一片雷鸣般的掌声中,那对有情人互相搀扶着,说是去扯证了。

  “那个,哥啊,我想起个事儿。”看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蒋越反应过来:“今天周末,民政局不开门吧?!”

  “那就明个儿呗!多大点事儿!”觉得用嘴炮干了件好事儿,沐冬阳很是高兴:“你等会儿,我洗个手去!”

  “哎!”坐回座位,蒋越看着被自己搅得乱七八糟的咖啡图案继续闹心。

  咋就弄不回来了呢!

  “哎呦,这点劲儿让你费的!”沐冬阳一回来,就看见蒋越扒拉着那个咖啡杯,一脸隐忍想摔杯冲动的阴郁。

  “看着!”是显摆,也是哄,沐冬阳拿着吸管就那么一绕,一只小猫的图案就完美无瑕的复原了!

  “哎呦我去!”蒋越惊艳了,她不可思议的看了看咖啡图案,抬头一脸迷妹的崇拜沐冬阳:“大神,教教吧!”

  “想学啊?!”沐冬阳笑得桃花眼风情万种:“你和我结婚,你不会的,我都教~~”

  ‘教’之一字,念得百转千回,潜意众多……

  “哎呦……”听他又提这件事,蒋越烦的不行:“你这事儿能过去不了!”

  “不能!”沐冬阳正襟危坐的对蒋越谆谆教诲:“妹儿啊,你终归得嫁人不是!既然要嫁人,嫁谁不是嫁,嫁我多好!咱俩从小玩到大,我还给你换过尿布呢!好得跟亲兄妹似得,脾气秉性各方面那都磨合好了,总比你找一外人,就像我刚才遇到的那个似得,啥也不了解强吧?!”

  “再说了,都说亲妈看姑娘,咋看咋将就,婆婆看媳妇,越看越别扭。别人家婆婆说把儿媳妇当闺女是假话,但我妈把你当亲闺女那绝对是真的!所以在咱家绝对不会有什么婆媳问题,要是咱俩吵架,我妈都得为你撑腰,我敢保证,你真都找不着再比我妈对你好的婆婆了!”

  “是,那倒是。”这一点蒋越必须承认:“我要是摊这么个老婆婆,是不遭罪。”

  “对嘛!”见蒋越被自己说得有点迷糊了,沐冬阳决定再接再厉:“我记得你之前说,再两年你这期士官到期就退伍,想去世界各地旅旅游。可你旅游得花钱吧,旅游完了得有地方住吧!你现在是住部队,可是一旦退了伍,咋办?!这帝都房价这么高,你就是不旅游手里的钱都不够个首付的,这要是嘚瑟完了,之后咋办?!”

  “你啥意思?!你能给我个房子不成?!”蒋越白了沐冬阳一眼,说他:“刚才你和那女的说的我都听见了,说真的,听得我都想削你!所以你就别给我画大饼了。和你结婚是有地方住,可一旦有天你不要我了,我不还是会被扫地出门?!我啊,就溜达完了,回东北咱老家那小镇买个房子,再找个农村男人,和他种地喂鸭子,再养只橘猫,嗯,那田园生活不错,是我想”

  “蒋越!”沐冬阳瞬间暴怒!拍案而起,他赤红的眼睛愤愤瞪着蒋越,整个人气得发抖:“你能不能别胡说八道!”

  “你干嘛啊?!”蒋越让他吓了一跳,捂着扑通乱跳的小心脏一脸懵逼的瞅着他,感觉到周围人投过来的诧异目光,瞄了一圈的她小声埋怨沐冬阳:“这大庭广众的,你吼啥呀?!多丢人!”

  “抱歉!”深吸一口凉气,沐冬阳努力平复自己暴躁的情绪,甩下一句:“去厕所。”就冷着脸又去了卫生间。

  冷冷的自来水在脸上胡乱的拍,沐冬阳还是觉得好生气。

  他对这丫头从小好到大,因为蒋家夫妻常年不在家,蒋越也算是在他家长大的,而且可以说几乎就是他把她拉扯大的!就连她父母去世,都是他抗住她的伤心绝望暴躁愤怒一直陪在身边。

  就他们这关系,搁古代除了没给钱,那就相当于童养媳!

  他宠着惯着,好不容易养大了想娶,结果她却宁愿惦记着去别的男人!

  一个什么也没为她做过现在都不知道在干嘛的男人!

  “我是喜欢她吗?!”看着镜子里自己湿漉漉的脸,沐冬阳扪心自问。

  他不知道啊!

  真的不知道!

  他对蒋越,从来没有过心动,没有过害羞,甚至都没有刻意的在意过她的性别。

  他会在某一瞬间不经意的想起她,然后想听她声音,他会在每个月给沐冬雪零用钱的时候给蒋越也发过去一样多的。甚至他扒的咸水虾都会是双份,一人一只。

  他会因为担心而跟着沐冬雪一起去旅游,他会因为想照顾而跟着蒋越去爬山。

  当沐冬雪在他面前穿短裙,他会像老父亲一样呵斥她注意形象,而蒋越……额,她还真的没有过那种情况。

  但是沐冬阳一直觉得,蒋越和沐冬雪没什么两样,他想和她结婚,也只是因为她和自己没有血缘关系却很合拍的人。

  毕竟没有血缘关系,即便和她的亲密不会让他有负罪感。

  他一直以为,只是这样而已。

  但是刚才,听到蒋越说想找别的男人,他那一瞬间的暴怒不是生气这丫头的不识好歹,不是生气她对自己百般讨好的不在乎,只是脑海里想象出她嫁给别人的场景慌乱了他以为当她是妹妹的心。

  所以,这是喜欢蒋越吗?!没有怦然心动只有强烈占有欲的喜欢?!

继续阅读:第七章 二十八岁的初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个青梅有点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