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相亲不容易
朵颜三卫2018-10-11 15:562,315

  一间露天咖啡厅里,蒋越拿着根吸管学着抖音上,兢兢业业的努力复原被搅乱的咖啡图案。<p>  但是不知道是角度不对还是手劲儿不对,都第三杯了,她还是做不到!<p>  气鼓鼓的一口闷掉失败品,蒋越撅着长了胡子似得嘴,看着隔壁桌到现在还没有唠完的沐冬阳和相亲对象,不满的小声嘀咕:“还说不来呢,唠上就没完!口是心非的大猪蹄子!”<p>  她以为,就他昨儿那态度,应该是三五分钟说拉倒的速度,结果,这只大猪蹄子生生坚挺了十五分钟了!十五分钟啊!她三杯咖啡都没了!<p>  摆摆手,叫来服务员,又跟她要了杯咖啡。<p>  妈了蛋的,她就不信她弄不明白了!<p>  “沐先生,你平日里也是这样不爱讲话?!这可不太像我对老师的印象。”<p>  一身红裙映得皮肤越发白皙,高学历高品质生活滋养出的高雅气质,让三十岁的金月充满了成熟女性应有的所有魅力。<p>  “还好。”毕竟对方都问到这个份上了,他再笑而不语,八成人家要以为他是个哑巴。<p>  只是这简短淡漠的语气,除了证明他能说话之外也让人觉得他不会说话。<p>  面对一个美女,居然这样的语气,要是他怜香惜玉的大表哥在,一定收拾他!<p>  “刚好。”金月冲沐冬阳温婉一笑:“我不是很喜欢过于健谈的男人,那样有些呱噪。”<p>  哎呦?是吗?!沐冬阳听得眼前一亮,清了清嗓子就开讲:“金小姐这样说,不太好吧。健谈是一种社交能力,怎么会是呱噪呢?!”<p>  金月被他说得愣了一下,旋即附和:“也对,是我形容不当,只是我性格有些冷,不太适应那样的人。”<p>  “哎呀,有点可惜,得承认,我是那样的,是属于对着猫能自言自语五分钟的人。”<p>  金月不太信:“你刚刚……”<p>  “啊,那不是还不清楚金小姐性格嘛。”早知道你不喜欢说话多的,我唠死你!<p>  说着,目光直白的打量了一下金月,有几分咄咄之势的问金月:“金小姐会做家务吗?!做饭好吃吗?!我觉得吧,女人结了婚就应该学着做饭洗衣服,毕竟要伺候老公照顾孩子的。”<p>  沐冬阳越说越激动越说越期待,他有信心,这几句话下来,对方不泼他,那都是好涵养了!<p>  可惊悚的是,金月不止没有生气,甚至还很认真的回答他的问题:“嗯,会家务,饭也可以,不是特别好吃,但是能做。”<p>  沐冬阳有些尴尬,不是什么大男子主义的他说那些本来就是昧着良心为难自己的,现在对方又那么回答,他有点不知所措。<p>  他是遇到奇葩了还是遇到古代穿越的了?!这么三从四德?!<p>  顿了顿,他决定换了个方向:“我婚后是要和父母妹妹一起住的,而且我家房子是我妹的名字,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我个人呢,工资虽然不是特别低,但是朋友多,花销比较大是个月光族,也没什么积蓄,所以如果结婚的话,估计是裸婚。”<p>  “没关系,我可以付首付,你和我一起供房子就行,而且房产证上,写你我的名字。”<p>  沐冬阳:“……”<p>  他有点懵。<p>  真的,如果这人说的是真话,要不,他就跟她处着看看?!毕竟长得漂亮又这么懂事和善的女人,在现如今这个社会,比大熊猫都特么稀有!<p>  然而就在他琢磨着要不从了她的当口,就听那女人说:“只要你答应,咱们现在就去民政局登记!”<p>  额……他是跌进了言情小说的情节里了?!大姐咱俩认识都没到一个小时啊!<p>  虽说结婚这件事需要激情需要冲动,但是,你这也太冲动了吧?我咋这么不踏实?!<p>  正斟酌着怎么让她冷静冷静,沐冬阳猛的被人从椅子上拽了下去。<p>  猝不及防,他以一个特别不帅的姿势趴在了地上。<p>  “你干嘛?!”他喊,那边的蒋越也喊。<p>  还不等他爬起来,看到他受欺负的蒋越一个百米冲刺就冲了过来,一脚把那人踢翻,心疼的扶他:“有没有受伤?!”<p>  “没,没。”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他嫌弃的举着双手看那个被金月扶起来的男人:“兄弟咱认识吗?!有仇吗?!你这是想咋地?!”<p>  虽说十五岁就过来帝都了,但他那东北口音只要一激动就会不自觉的飙出来,碴子味儿十足。<p>  “她是我女朋友!”那人有几分醉意,在这个上午十点不到的时间就喝酒,一看就是为情所困。<p>  再瞅瞅那个心疼得直给他擦脸上划伤的金月,沐冬阳瞬间明白了他俩的别扭。<p>  呵,他就说嘛,一个正常的,那样优秀的女人,怎么会听他胡诌八咧瞎掰呼还不急眼还答应做贤妻良母!<p>  合着不是人心复古,而是此人已死。<p>  这就是想找他陪葬啊!<p>  “你干什么啊?!不是你说不和我结婚的吗?!我找别人结婚你还不愿意?!你到底要怎么样?!”金月看着那男人,红着眼睛质问说。<p>  “老婆,我不是不结婚!”男人急了,拉着金月的手,把一张帅脸哭得梨花带雨:“我只是希望你再给我几年时间,最起码我要能给你一个房子,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啊!”<p>  “还几年?!你还要几年?!”提起伤心事,金月愤怒的松开手,对他咆哮:“我从二十岁等到三十岁,十年啊,我把我最美好的青春都给了你。现在我什么也不要,就只想和你有个夫妻名分,你再穷,难道连那九块钱都没有吗?!”<p>  听金月哭喊出九块钱,一直在给沐冬阳拿纸巾擦手的蒋越一愣,不可思议的小声问沐冬阳问:“扯个证,这么便宜哪?!”<p>  “是啊,特便宜。”沐冬阳笑眯眯的小声回她:“要不咱也占个便宜,去扯个证吧!”<p>  “滚!”没好气的白了沐冬阳一眼,蒋越回头看着还在那哭的俩人,扒拉沐冬阳:“走吧,别看了,没咱戏份了。”<p>  结果她话音刚落,那边的金月就甩开男人的纠缠冲到沐冬阳跟前问他:“你说的我都答应,你和我结婚吧!”<p>  “你有病啊?!”不等沐冬阳开口,一直就在窝火的蒋越炸毛了:“你和你男朋友闹别扭,关我哥啥事儿?!你丫让人睡了十年现在找我哥接盘,还特么当着你前男友的面,你”<p>  “你再骂一句!”男人一见金月受辱,当即暴怒,冲着蒋越就挥起了拳头。

继续阅读:第六章 不会是喜欢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个青梅有点帅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