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天星墨斗
黑大白2018-10-10 15:363,630

  云端黑色重重,纠缠的云朵像是被染上墨汁的棉絮,有狂风呼啸,吹动挞跋赤也黑色的衣袂,他轻轻挥手,天色就变了。

  雪十三向前走了一步,一双眸子精光闪烁,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很想一步步走到云端上去,亲眼看看这个魔族的将军。

  百里小歌一把拉住他,低声道:“小雪儿,你干什么?”

  雪十三回头看了他一眼,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只是看到他,忍不住有一战的冲动。”

  “你疯了。”百里小歌脸色一变,看了看前方战马上的叶海,道:“别忘了咱们到天门关的目的,你若是现在就暴露了身份,之后的路可就难行了,再说挞跋赤也是为叶海而来,咱们这位大将军自然有敌对之法,你给我安安分分的待着,别搞出乱子。”

  雪十三叹息一声,他明白百里小歌说得没错,虽然他心中战意燃烧,像是火海一般蔓延在胸腔深处,可若真的暴露修为,那他这趟天门关之行,就失去了意义。

  他退了回来,坚决果断,眼眸中冰冷的杀意像潮水一样逐渐退去,冷冽如刀的气息,转眼消失不见。

  云端上的挞跋赤也眉头一皱,有些惊异的咦了一声,修为高绝的他,自然察觉到刚才的杀意,那道杀气冰冷如霜,寒彻之中透露着绝对的杀伐,可是杀气出现的快,退得也很快,只在短短的呼吸间,就再也寻不到踪迹。

  他知道,这支队伍里,有高手存在,刚才那道杀意,并非来自于叶海身上,他不禁有些不安,如果除了叶海还有高手,那么他的这次截杀,注定失败。

  他精心筹划了一月之久,得知叶海会从这里回天门关,才亲自潜伏于此,打算彻底解决这个九州人族镇守边关的大将,只是现在看来,事情有变了。

  叶海神情专注,面对挞跋赤也,他不敢有丝毫的松懈,那是在红河两岸名声滔天的将军,魔名响彻九幽,他们在之前也都交过手,多年前三大将军一同袭击天门关,那时候的挞跋赤也就让人族军队头疼,若非叶海用万眼妖弓击杀了另一个魔头挞跋烈,魔族也不会退兵。

  现如今挞跋赤也半路截杀,想来是酝酿已久,看他立在云端之上,虽说只有一人,但只要拖住自己,那后方的千人小队,也就毫无施展的可能了。

  因为在挞跋赤也的面前,一般的兵甲犹如蝼蚁,他翻云覆雨之间,就能将他们全都埋葬。

  叶海手持万眼妖弓,看了一眼挞跋赤也,转身对着身前的步兵校尉吩咐道:“卓凡,一会你护着十三先生和百里公子,我拖住赤也,你们尽快赶赴天门关。”

  卓凡看着他,沉声道:“将军,让我留下来吧,护送的任务你可以交给别人么?”

  “这是命令。”叶海脸色一沉,道:“照我说的做。”

  卓凡低下头,道:“是,将军。”然后骑着马缓缓靠近雪十三等人。

  叶海看着黑云朵朵,突然呼啸一声,身体猛然拔起,像是穿天雄鹰,披风烈烈,妖弓霍霍,轻描淡写间,他便落在了天空云端的另一头,和挞跋赤也遥遥相对。

  “赤也,多年未见,你老了。”叶海缓缓一笑,像是拉家常一般说道。

  挞跋赤也用手拿起胸前散落的黑发,看了一眼,叹息道:“岁月蹉跎,人都会老的,叶大将军你还不是一样,不知道现在的你,还能不能驾驭得住万眼妖弓。”

  气势莫名紧张起来,两人说话之间,云层来回冲击,挞跋赤也身前黑色魔气涛涛,周围电闪雷鸣,纠葛的云朵化成条条怒龙,张牙舞爪朝着叶海奔袭而来。

  叶海脸色不变,罡风吹过,纹丝不动,看着远处的黑色云龙,他嘴角微微扬起,手中万眼妖弓发出一声轰鸣,像是上古神兽猛然从熟睡中苏醒,一道无穷威力,带着绝世的真意,四散而开。

  他弯弓搭箭,只有弓弦不见箭矢的万眼妖弓此时青光冉冉,叶海呼啸一声,声音和万眼妖弓重叠,数只灵气凝结的长箭,在弓弦上一阵抖动,然后带着缥缈的尾巴,急速的刺向了黑色的云龙。

  有多少条黑色云龙,就有多少只利箭。

  每一只箭都那么准,每一条龙都那么真实。

  当两者相遇,空气中发出阵阵摩擦,灵气像是从一个临界点发生爆裂,升腾的气浪形成一个光圈,朝着四面八方蔓延而去。

  远处的山峰被波及,齐刷刷的拦腰而断,尘埃满布,砂石冲天,山中鸟兽来不及飞起逃走,被气浪包裹,纷纷化为齑粉。

  雪十三和百里小歌仰头观战,云朵上黑色密布,挞跋赤也看着云龙纷纷消散,并不在意,冷笑道:“叶将军风采依旧,赤也心中很是欣慰。”

  叶海手持妖弓负手而立,沉声道:“赤也将军不远万里从红河两岸赶来,不是为了一睹我的风采吧?”

  “将军多虑了,像将军这般英雄人物,我魔族一向敬佩,魔君对将军也是仰慕已久,若将军能成为我魔族一员,何愁这九州天下不统?只要将军肯降,魔君答应为你封印加爵,九州任何一州,你可以任意挑选。”挞跋赤也双手挥动,说话间豪迈顿生,云朵受到影响,纷纷跌宕缥缈。

  叶海却哈哈大笑,脚下的云幕清澈如纱,他看着挞跋赤也,冷哼道:“魔族屠我生灵踏我山河,九州男儿人人奋起抵抗得而诛之,你却要我降?真是天大的笑话。”

  挞跋赤也脸色不变,缓缓道:“九州人族千百年来占据肥沃土地,却不思进取淫奢度日,千年前若不是神族和妖族,我魔界早就一统天下了,现如今神族覆灭,妖族被封印在蛮荒十万大山,你们九州人族的帝国朝野早已经腐朽不堪,我魔君仁慈,特来解救万民于水火,叶将军何必故步自封不识时务呢?”

  叶海脸色一寒,喝到:“魔族狼子野心,觊觎我中原土地,杀我百姓,毁我家园,还好意思说救万民于水火,如此冠冕堂皇不知廉耻的话从你口中说出来,我都为你感到脸红。”

  他顿了一顿,又道:“虽然神族覆灭,但我九州人族依旧团结一心,帝国朝廷的事情自有皇家决断,轮不到你来说三道四,我九州人族与你魔界势不两立,誓与你们周旋到底。”

  他此番话铁骨铮铮,云端之下的叶家军听到,纷纷呐喊起来:‘誓与魔族周旋到底,誓与魔族周旋到底。’声音铿锵,斗志昂扬,兵甲闪亮之间战意抖擞。

  这便是叶家军,让魔族深深忌惮的叶家军。

  挞跋赤也深吸一口气,衣袖一挥,浓烈的杀气像是漩涡,便朝着底下的千人队伍席卷而去,他冷冷道:“吆五喝六有劲儿?那就到阎王那里吆喝去。”

  叶海脸色大变,万眼妖弓一声嘶鸣,他手掌一开一合,道道灵气组成一张大网,将挞跋赤也的漩涡挡住,声音也缓缓传来:“赤也,当我不存在么?别忘了这是你我二人的战场,跟他们无关。”

  挞跋赤也冷冷一笑,英俊的面容下有一丝阴狠,他背负双手,对着叶海说道:“叶将军,识时务者为俊杰,九州天下迟早土崩瓦解,你又何必为帝国朝廷那个昏君效力?我魔族虽然身处红河两岸,但对将军一定会以礼相待,若将军肯跟我走,日后荣华富贵加官进爵,魔君绝不会亏待与你。”

  叶海矗立在云浪之间,身形缥缈,眼神中气流升腾,看着一身黑衣的挞跋赤也,他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你又何必浪费口舌?赤也,既然你苦心积虑半路截杀,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话音落下,叶海弯弓搭箭,披风在风浪里展开,像是宣告永不服输的旗帜。

  挞跋赤也叹息一声,道:“叶将军这又是何苦,你我二人在疆场这么些年,也算是惺惺相惜,莫非正要兵戎相见么?”

  “真是笑话。”叶海哈哈笑道:“赤也,咱们每次在战场上不都是兵戎相见的么?废话少说,接我一箭。”

  万眼妖弓呼啸有声,灵气化作的箭矢组成一个大阵,朝着赤也当头罩下。

  那么密,那么急,那是叶海对魔族永不可磨灭的恨意。

  赤也眼睛微缩,曈昽深处看着越来越近的箭雨,他笑了,笑得很坦然,仿佛那些箭雨只是三月春风中的雨滴,他微微侧身,黑衣纷飞之间,他手中突然出现一块圆盘,圆盘也是黑色,像是打饭墨斗染上的漆黑。

  雪十三眼神一挑,缓缓道:“天星墨斗。”

  百里小歌也认出赤也手中的东西,有些惊异地说道:“天星墨斗乃是无上神兵,我记得在你炼神榜上它排第六,如此神兵利器,没想到会在挞跋赤也手中。”

  雪十三嗯了一声,道:“万眼妖弓对上天星墨斗,叶将军这回遇到对手了。”

  百里小歌撇撇嘴,道:“他两本就是对手,早晚都得遇到。”

  “是啊,只是不知道咱们这回还能不能安然抵达天门关了。”雪十三吐出一口气,抬头看着天色,道:“小歌儿,你的十方山河扇能容万物,一会你将这千人小队收进去吧,我想魔族不会只有他挞跋赤也一人前来,若还有埋伏,这支队伍可能会遭灭顶之灾。”

  百里小歌点点头,将手中折扇打开,上面山河缭绕雾气氤氲,正是名器十方山河扇,他摇摇扇子,笑道:“放心,交给我了,安顿好他们,我们怎么办?”

  雪十三回头看看他,道:“你以为魔族能留得下我们?”

  百里小歌顿了顿,嘿笑道:“我把这茬忘了,咱们小雪儿可是云中殿主人,修为高超,就连那个挞跋赤也,怕也不是你对手吧。”

  雪十三不置可否,缓缓道:“少谷主,别贫了,准备一下,咱们该走了。”

  百里小歌一愣,追问道:“走?去哪儿?”

  “当然是天门关。”雪十三看着云端之上斗的激烈的两人,说道:“挞跋赤也奈何不了叶将军,叶将军也制服不了他,两人打一会就会罢手的,咱们在这里也无济于事,这些兵甲都是叶将军亲随,难免让叶将军分心,用你的十方山河扇将他们收了,我们先去天门关等叶将军。”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云罗雪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